章节目录 第四百七十三章 阴差阳错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苏青,这次出去,都经历了什么?……”洛阳兴致勃勃跟苏青攀谈起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对于此次出山游历所遇之事,苏青根本不想提及,她只是轻淡的说“出去不久遭遇大妖,无法只得在原娇的界域躲了一年多!”

    至于其它的,她均没有提及。

    洛阳十分担心的看着她问“你可有受伤?怎么会招惹了大妖?”

    苏青自嘲一笑“可是能是我气运不佳吧!”

    此时,洛阳方知她不愿多说,于是,从善如流的转换了话题,说起天机门宣布出世的消息。

    “天机门?”苏青对于这个门派的认知,仅从玉天枢的只言片语中了解一些,反正知道这个门派有些神密。

    尽出些能算命的神棍,其它的倒是不太清楚。

    洛阳见她感兴趣,便开始跟苏青讲起有关天机门之事原来,天机门是一个传承很久的神秘宗门,门中尽出占卜高手。

    每当修真界有大事发生之时,各大宗门世家都会收到其所发出的天机令。

    天机门一旦出世,就意味着修真界可能有大事发生。

    “真是风雨欲来啊!”苏青叹了口气。

    洛阳轻笑一声说“若不是碧桐真人在北海自暴金丹阻止妖兽之门现世,如今,修真界早已大乱。”

    苏青端起茶杯说“是啊,纵然如此,妖兽也没少作恶。”

    洛阳身子往后靠在椅背上,语气轻松的说“不管怎么样,它们的这次谋化算是失败了!”

    苏青却是没有那般乐观,她总觉得妖兽的阴谋不仅仅在北海而已。

    而且,还好像并没有结束。

    但一时也想不到哪里不对,主要是她不愿回想此次游历之事,因为一相起来,汉城之伤,会让她懊悔不已。

    而且,孙仪的突然离开,也是她心里一个打不开的结。

    明明他都已经开始领会自已的情谊,只因那些妖兽的追杀,却又十分突然的离她而去。

    洛阳见她总是走神,好像有些心神不宁的模样,不由倾身靠近她关心的问“苏青,你怎么了?可是此次出去游历伤到了神识?”

    闻言,苏勉强笑道“没有,只是最近一直忙着练丹有些精神不济罢了。”

    其实,她不知道的是,自已心境已经十分不稳了。

    本来,孙仪的突然离开,对她打击就很大。之后,又见汉城因她之故被屠,之后,她的心境就已出现了漏洞,只是苏青不知道罢了。

    她又不愿吐露心声,自然没有人洞查到,所以,只是看上去没有精神罢了。

    洛阳认真打量她一眼问“我本不该问太多,不过,你此次出去,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还是受到什么重创?”

    “我刚才不是已经过说了吗?都没有,只是有惊无险罢了!”苏青颇有些不耐烦的说。

    洛阳狐疑的打量她片刻问“苏青,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或者困惑?”

    他还以为是因自已所言的情劫一事,让她感到不适应,所以,才小心移移的问。

    苏青抬头十分自然的看他一眼说“没什么心事,倒是你,过不了情劫,还有心情关心我?”

    洛阳定定的看着她说“若是你好了,我的劫也就过了。”

    苏青只觉得他这话说的有些莫名其妙,而且,她听了有种说不出感觉,这种突如其现的心慌之感,让她十分烦燥。

    苏青只是冷冷看他一眼,借着低头喝茶,压住心里的烦燥之意,没有接话。

    但她的举动落在洛阳眼里,却是另一种意味,他以为苏青是不好意思而已,这样的想法让他十分兴奋。

    这次冲击结丹虽然失败,但也让他真正认清内心原来,不知何时开始,苏青的身影已然驻进了他的心底。

    也许,就是从他不愿见紫云的那一刻?还是在更早她无私的分给他筑基丹之时?甚至是更早,在那些酷寒之冬,她带给自已的温暖?

    在历劫之时,他一直苦寻这个答案,但却不得解。

    原来,在不知不觉间,苏青那温文淡雅的笑颜已烙在他的心头。

    在历劫之时,他跟苏青一起,就这么平淡温馨的一起生活在云中涧,就像还未筑基之年的那些年。

    他每天都能看到她,吃她精心为他烹制的饭菜,还有特意为他炼制的灵丹,日子过的十分充而轻松。

    当他沉侵在这种满足感之中时,天空却突然传来一声直入心头的声音那么,苏青心里也有你吗?

    也许,这就是他心底一直想知道的吧?

    洛阳虽然知道,苏青待他十分真诚,但是,她会不会也倾心于他,却是不能肯定。

    于是,当他冲击结丹失败之后,并不气馁,而是极切的想知道这个答案。

    所以,一听说苏青已回到宗门,他立刻便跑来云中涧。

    本打算开直接问她可否钟意自已,但真的见到苏青之后,他又因情而怯,不敢直接说出。

    于是,便以情劫为引自以为隐晦的表达出来,苏青的反应虽不是很明显,但好像对他也有好感吧。

    不然,当他说出情劫之时,她也不会神情恍惚。

    在刚陷入情网之中的人眼里,其所钟意之人的每个动作,都会被解读为对方可能也在意自已。

    并以此为基础,暗自对所倾幕之人的言行分析,并极力暗示自已,她的言谈举止处处表明,她也同样心仪于已。

    对于洛阳来说,苏青虽不是他第一喜欢的女子,但却是第一个真正心正爱恋,牵肠挂肚的女人。

    不过,对于他的一腔情丝,苏青根本没查觉到,也没有心思去细究。

    她只是突然觉一向清朗的洛阳变得有些让人烦。

    心道,可能是因为冲击结丹失败,心内失落之极所致。

    所以,她极力忍住越来越不想搭理的情绪,故做平静的听他兴奋不已谈其结丹过程。

    当然,这些宝贵的经历,也让苏青受益匪浅,但是洛阳那间或看向她的目光,实在让人十分不舒服。

    事情就这么的无奈,当洛阳终于明白心意之时,却正是苏青心情最为失落之时。

    若是他就此表明心迹,也许还能赢得心上人之的好感,但他偏偏自以为苏青可能对他也有意思。

    是啊,他们相识这么多年,一直相互扶持,苏青总不能对他没有一分情谊吗?

    但他却不知道,在苏青心里,早已驻进了别人。

    “苏青,不如,你随我一起前往主峰,拜见下师尊?”洛阳突然开口提议道。

    “不去!”苏青十分干脆的说,她早已不耐烦听他滔滔不绝的说下去了,趁此机会说“我最近好像心境有些不稳,准备闭关些时日,待日后有机会再去拜见真君。”

    心境不稳本是她的一句托辞而已,但出口之后,苏青突然觉得自已好像真的是心境出了问题。

    她性子一向温和平静,本日与人相处,极少有不耐烦之意。

    今天,她却无缘无故的总想让洛阳闭嘴离开,看来,她的心境真的是出很大问题,让令她时时感到沮丧烦燥。

    不过,洛阳对于她的反应却只是有些微的失望,不过听她说有机会去拜见师尊,却是当了真,并十分高兴的回答“心境之失确实不容忽视,好,你什么时候有时间,跟我说声——”

    不等他说完,苏青连声应道“好,待我结丹之后,一定会去拜见真君的。”

    洛阳一愣,不由脱口而出“要结丹之后才去?”

    苏青理所当然的说“不然呢?我一个筑基修士,也没什么天大的事情,怎么能随意求见元婴真君?”

    听她这么说,洛阳还欲说什么,只听原娇在外面大声叫道“主人,有您的玉符!”接着,一阵风似的跑了进来。

    苏青从她里拿过玉符,随即打开,然后笑着对洛阳说“是乔晓喜发来的,问我可曾回宗。”

    边说,边当面回复一道玉符,灌注了灵力发出去。

    “苏青,我前段时间发给来的玉符,怎么都没回?”见状,洛阳有些委屈的问。

    他出关之后,可是往云中涧发了十数张玉符,竟是连一个都没回。

    “啊?你有发来吗?可能是没看到!刚回来那几些,直忙着炼丹,没怎么关注烟儿送来的灵符,对不住了!”苏青回来之后,根本没看那些符,听洛阳问起,不由有些心虚。

    “若不是我前日经过回事处,还以为你仍然在外未归呢!”洛阳看着她嗔怪道。

    苏青心道,你不是早把这里当成第二洞府了吗?想来就来了,还用去回事处查?

    因为洛阳筑基前曾在她这个小院住了近十年,到现在西厢还给他留着,所以,在苏青心里认为,他早将这里当成他自已行宫一样,随时都能来。

    听了她的解释,洛阳心里的不快立刻消散。

    两人刚坐下不久,只见乔晓御器而来,身后还跟着正阳。

    “苏青,听说你又出去历练了,没遇到什么危险吧?”乔晓嘉一进来,一屁股坐在软椅上,舒服的靠着椅背问。

    “没有,我这次出去仅一年多,只遇到几个大妖,不过有惊无险的躲开了!”苏青径自坐在她身边轻描淡写的说。

    乔晓嘉拿手指点她额头下说“你啊,没几回出去平平安安的,总是要招点灾。”

    苏青笑着说“没办法,我就这么倒霉,总会遇到这些灾祸。还好命硬,不然早化成土了!”

    听她这么,洛阳不由紧张的回道“你以后不要总一个人出去了,若是想出去的话,我跟你一起,也好有个照应!”

    乔晓嘉白他一眼说“你?跟她一起只会跟着遭灾!”

    洛阳有些不愉的说“不管怎么说,我自认修为高一些,再说,两人一起总有个照应。”

    乔晓嘉不以为然的说“随你的便,只要苏青愿意跟你一起就好!”

    洛阳随即走到苏青面问“苏青,你愿意跟我一起出去游历吗?”

    这人今天怎么这么讨厌!苏青收住面上的笑容回道“我最近不打算出去。”

    洛阳还想说什么,只听乔晓嘉哈哈笑道“那正好,帮我绘几张五阶上品灵符!我最近手气不好,出不了上品符。”

    “你又开始研究新符阵了?”苏青好奇的问。

    乔晓嘉点点头“恩,不过,灵符还没有凑齐呢!”

    看着苏青笑语如花的跟乔晓嘉一起畅谈,他虽然插不上话,但听着她清柔的声音,神彩飞扬的神色,心里也十分欢悦。

    “洛阳,听说你冲击结丹失败了,怎么还呆在这儿傻乐?”乔晓嘉见洛阳脸上笑容不断,忍不住出口刺他一下。

    自从当年得知他隐姓埋名“欺骗“苏青,至少,她这样的认为。

    之后,乔晓嘉就总看他不顺眼,两人也曾有过口角之争。不过,因为洛阳自知理亏,时时让着她,见面时倒也相安无事。

    “乔晓嘉,听说你前段时间去了北海,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洛阳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扯开话题。

    闻言,苏青也很好奇的看过来,只听乔晓嘉轻描淡写的说“我去北海倒没遇到什么,只是为了带正阳开开眼界!不过,倒是遇到一件十分蹊跷之事。”

    “什么事?说来听听?”苏青兴趣盎然的看着她问。

    乔晓嘉扭了扭身子,坐直了说“你们知道北海散修联盟吗?”

    见两人点头,她接着说“我到北海之时,偶遇他的盟——玄灵,当时,他跟另一位筑基初阶的散修在海边论道,突然,一股极浓的血腥气传来,那位结丹真人竟然倒身暴亡!”

    “你说,玄灵死了?”洛阳惊讶的问“那北海一众散修皆不成了一盘散沙?”

    乔晓嘉横他一眼说“管他散成什么样,关键是玄灵身为一介结丹修士,就这么突然暴亡,死的也太过于蹊跷了吧?”

    苏青点点头说“的确如此,结成金丹,就意味着拥有了不坏之身,除非暴丹,否则,很难被杀死。”

    接着,她又问“金丹修士无故陨落,总得有个说法吧?”

    乔晓嘉摊了摊手说“这个,我倒是没有关注!”(。)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