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百章 被妖所摄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苏青两人相视一眼,身随心动,不过瞬间就来到一朱门大院前。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里,正是他们前些天来过的地方一位镇中长者的家,当初苏青还赞过这家人丁兴旺来着,不过半月功夫,宅中那股祥和之气被一极若有似无的妖气取带。

    她转头看了眼洛阳,两人心照不宣这家有妖气!

    当他们随着关心的街坊进入院中之时,发现院中三具已经腐臭的尸体,正是那位长者的三个儿子。

    莫名其妙的,苏青突然想起当年在洛城发生的那起壮丁被害案,虽然,最后,凶手伏诛,但苏青心里仍然有着深深的遗憾。

    那件事慕后之人很明显是那青衫人,但是,当时他们根本惹不起他。

    希望,此次,她跟洛阳不要再重蹈覆辙才好。

    若是插手此事,一定揪出慕后之妖才是。

    “两位仙人,你们可要为我儿做主啊!昨天,他们还好好的,只隔一晚就成了这个样子!”那位长者看到苏青两人之后,扑上前跪在地上哭道。

    一股腐尸之息随其扑面而来,洛阳不由皱了皱眉“你说,他们昨天还健在?”

    面含悲色的老者十分艰难的点点头“他们三个昨晚上还跟我商量六十大寿的事,今天一早我起身,都不见了影儿,我还以为他们——”

    说到这里,他缩着身子,双手掩面而泣。

    此时,因为苏青两人修士身份,涌来看究竟的街坊都自觉离的远了此,苏青趁机让他们先行散去。

    “这三具尸身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待众人离开之后,洛阳方才神色凝重的问。

    那位长者抽咽一会儿,方才开口回答“就是刚刚儿媳在他们房各自房间发现的。”说完,看向缩在门口处的三个妇人。

    此时,他们正紧张的围着那位已昏死过去的老妇人,十分紧张的看向这边。

    “是你最先发现尸体的吗?”洛阳看着那位最年轻的妇人问“你家夫君最近可有什么异常?”

    那小妇人低垂着头,声音细若蚊蚋“没有,昨天还很好。”

    洛阳眼神一闪,然后又问过另外两位妇人,三人的说法基本一致。

    他正欲开口,只觉得袖子被人扯了下,原来,是那位痛失三子的老妇人醒了过来。

    “仙人,救救我,救救我的儿子们吧!仙人!”她爬起来,紧紧纂住活阳的衣衫哭求。

    “阿婆醒了!”其中一个妇人激动的叫道。

    听到她的话,刚醒过来的阿婆身子一颤,又昏了过去。

    不等其三个儿媳上前,苏青抢先一步扶助阿婆,她感觉到已‘昏’过去阿婆身子在强烈的颤抖。

    就在共三位几媳满带关切围上来之时,苏青清喝一声“你们是何方妖孽,竟敢如此残害百姓?!”

    边说边施法,漫天火箭结成一张巨网,将三人罩住。

    于此同时,洛阳领会其意,出手数件法宝激发,将意欲逃跑的长者困于其中。

    这厢,三位身着重孝的女子,早已扯去白服,现出原形,跟苏青缠斗在一起,只见她们时而分开,忽又三合为一,其形飘忽不定,苏青手持一把灵剑,游刃有余的跟三人斗法。

    她被困北海十年,根本没机会跟人动手,回宗门之后又专心恢复修为,如今有机会跟妖兽斗法,自然不会放过。

    对于她的意图,洛阳也心照不宣的由着她,出手制住那个化成长者的妖兽之后,就在一旁观战。

    为了隐藏形踪,苏青并没祭出赤心剑,手里只一把十分普通的灵剑,但在她手上仍然剑意禀然,威不可挡。

    随着万剑归一之势击向合在一起的妖兽,苏青决定结束这场争斗,但剑下只余下三具早已腐烂的尸体!

    被洛阳困在阵中的那个六阶大妖则突然化成一滩血水!

    “竟然被它们逃脱了!”苏青握着灵剑,有些惊讶的说。

    “仙人,救命!”就在这时,被苏青以符阵护住的阿婆伸手叫道。

    苏青随手将符阵收回,亲自上前扶起惊惧不已的阿婆问“你从何时发觉家人不对劲的?”

    闻言,阿婆流下两行浊泪,抓住苏青的说“从小养到大的孩子,有一点不对,我都十分清楚,我那三个儿子,其实,在几天前已有些让人琢磨不透了,最可恨是那三个女妖,把他们缠的紧,所以——”

    她再也说不下去,失声痛哭起来。

    从她语无伦次的描术之中,苏青两人得知,原本只有三个儿媳被妖兽附体,当她发觉不对时,老伴也同样被妖所控制。

    “我就小心移移的顺着他们,明知道,他们可能已经被妖兽所附身,他们虽然装的跟我的亲人一样,但我怎么也走不出这个院子。”阿婆泣不成声的说。

    “到底是什么妖兽,行踪如此诡异?”洛阳看着那已化成腐烂水三具尸体问。

    苏青沉思片刻方道“若我所料不错,与我对战的那只应该是魅妖,至于那位长者,很可能是被妖魂所控的傀儡而已。”

    苏青被困妖兽界十年,虽无法走出妖月谷,但从各色大妖口中,也了解不少妖兽特征。

    “魅妖?”洛阳惊异的问道,他从未听说过这种妖兽。

    苏青点点头“我也从没见过魅妖,只是听一位大妖说起过。据闻,它们虽然只有五阶,但却可以变幻成任意形态,还能十分形象的模仿其生前平日所为。”

    洛阳疑惑的问“如果只有五阶,怎么能从你手下脱身?”

    对此,苏青也十分纳罕当时,她已将魅妖所有逃走都封死,不明白它们最后是如何莫名消失的。

    同时,更郁闷的还是洛阳,他一个金丹修士,竟然让几个六阶以下的妖兽从眼前逃脱,而且,他在北海以屠妖而名声传播。

    苏青看了眼已幽幽醒来的阿婆问“我记的你还有几个孙子,孙女,今日怎么都没见?”

    闻言,阿婆身子一顿,立时号啕大哭起来“当时,儿媳说让孩子们去姥娘们串门,我根本没放在心上,如今想想,他们怕是也难有命在。”

    两人也不知何安慰这位失却全部亲人的老妇,他们本打算带她离开这座宅子,但她却要坚持在这里等孙子们回来。

    苦劝无果之后,洛阳特意在宅子外面设了一个防御阵法,方才跟苏青一起离开。

    说实话,当时,他真的没有对长者以及其儿媳起疑,若不是苏青突然叫破,他仍然被蒙

    本来,他也不喜多管世俗之事,但自跟苏青认识之后,深受其影响,对于世人渐渐仁慈许多。

    两人一回到住处,洛阳立刻问道“你是如何看出那几个人是妖兽所幻?”在鼓里。

    苏青挑了挑眉“难道,你没看出来?他们就的全都是假话?那三个人明明已死了好几天,他们却一口认定其新亡。”

    洛阳一挑眉“我也看出那三具尸体已腐烂,但也不能由此认定他们就是妖兽所化。”

    苏青微微一笑“一开始你没闻到那长者身上的腐臭气?自从闻到他身上那股非活人之息后,我又看到他的手其实已经紫涨。”

    洛阳神色一动“你一开始就发觉他非常人了?”

    苏青摇摇头“我只是看出来,他已身亡而已,进而仔细观察之下,才发现那三个魅妖。”

    洛阳有些赧然,他一心只想着查出妖气的来源,从而找出祸乱的妖兽,一时竟没注意到这些细节。

    “看来,那些妖兽已经不满于占领整个北海之地了。”洛阳叹了口气道。

    此时,苏青想的却是那三只魅妖的去处,以及它们会不会祸及其它人家“真是奇怪,那三只魅妖身上竟无一丝妖气!”

    洛阳点点头“是啊,这样,我们也无法追其形踪。不过,我最惊异的还是在我手上逃走那个六阶大妖,竟是连原身都未现。”

    闻言,苏青但笑不语,慢慢的走进他“洛阳,你今日气色看上去绝佳啊,这——”她的含笑的双眼有些飘忽的看着他,洛阳一时竟然呆立原地,感觉全身的血都要沸腾起来难道苏青她也——

    他的绮思刚开了头,只见她神然突变,一扬手数张玉符兜头盖脸的激发!

    就在洛阳本能的想要反击之时,苏青突然抓住他的手笑道“这玉冠上的玉蝗,实在是微妙微肖啊!”

    “呵,被你看出来啦!真该早点动手才是,别以为你现在困住了本尊,哼,只要我意念一动,这个人的头就得离身。”一个阴测测的声音从洛阳头顶传来。

    没想到那头六阶大妖根本没逃走,而是化作本身玉蝗,隐在他头顶的玉冠之上!

    想到被这妖兽耍弄,而且,还是当着苏青的面!洛阳怒不遏的想出手制住它,却被苏青牢牢抓住手,以指轻轻按按他的手心以示意他稳住。

    一股异样的感觉自手心直达心房,将一腔怒火全部扑灭,他下意识的反手握住苏青的手,随即,一股极纯正,清灵之气顺着他手心直冲向头顶百汇之穴。

    正当他疑惑之时,只听苏青紧盯着他的头顶道“呵呵,玉蝗之力,我自已十分清楚。不过,你之所以一直没有动手的原因,是寻不到气门吧?”

    气门?洛阳心下一惊这妖兽竟然想附身于他!

    玉蝗不以为然的说“我一开始是想着占了这具绝佳的法身,不过,现在既然被你发现了,大不了跟他一起死!”

    苏青冷笑一声“不妨告诉你,他塑成了金身之体,妖邪不侵!你莫要在做这等春秋大梦了!”

    说完,快如闪电的伸手,迅速将洛阳头上的玉冠摘下。

    随即,洛阳一挥手,一个紫金灵盅凭空出现,将那正欲逃走了玉蝗收入其中。

    看着在盅内挣扎不已的玉蝗,苏青彻底松了一口气“还好,刚才没有失手,不然,就危险了。”

    洛阳有些惭愧的说“我竟然一点都没察觉,一个六阶大妖伏在头顶,刚才,真的很感谢你——”

    苏青笑着打断他的话“我原来也以为它跟那三只魅妖一样跑了呢,不过,当你说到妖气之时,我才发现你身上竟然有一丝极淡的妖气!”

    说实话像玉蝗这种小个子的妖兽,洛阳还从未见过,他之所以感觉不到妖气,因为,这只玉蝗一开始就悄然现出真身,伺机隐在他的玉冠之上。

    虽然它将自身妖气敛的极深,但苏青在妖兽界,跟大妖一起呆了十年,对于妖气十分敏感。

    一开始她感觉到身边若有似无的妖气时,还以是这些妖兽没有走远之故。

    不过,当她无意靠近洛阳之时,却感觉到妖气加重,而这时洛阳却说他竟没有感应到妖气!

    要知道,身为结丹修士的洛阳,对妖气的感知要比苏青高的多。

    当年,就是他教苏青识别妖气的,若说苏青如今对妖气的感应大部分靠直觉的话,那么洛阳则是全凭其敏锐的触觉。

    所以,苏青才会疑心那只大妖很可能就隐在洛阳身上,不过,她发现洛阳身上所着的法衣实则是一件妖邪难近的法宝。

    那么,当她看到他头上的玉冠时,方才了悟。

    不禁为他捏了一把汗!

    被六阶大妖伏于头顶,真的太危险了!

    所幸,洛阳当初练成金身不坏之体,全身气门内收,不然,分分钟被妖气侵体,既而为其所控,就如当年的玉阶真人一般。

    不过,纵然不会被妖气侵入,但正如那玉蝗所言,它想取洛阳之首级还是不难的,所以,苏青才会道出洛阳金身之体,以分散其注意力,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擒拿。

    “真没想到还有这等狡猾的妖兽!”洛阳不禁叹道。

    他本是身无心感叹之语,苏青听后却心头一惊是啊,她在妖兽界十年,所见到的大妖都是性子简单,直接,很少有这种狡诈之类。

    但是,在修真界所遇的妖兽其智远超常人。

    难道,这其中有什么蹊跷不成?还是修真界的水土格外养妖?

    “苏青,我感觉这几只妖兽并非出自于北荒。”洛阳郑重的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