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百零四章 轮回阵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南夏真人轻拥着她哄道“好,好,我也想你快点恢复冰肌雪肤,玉颜膏就快配制成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听他这般说,紫灵脸眼里才算闪出欢喜之意,回身楼住他的腰,伏在其怀里。

    对于这位对自己呵护有加的真人,紫灵从心底是有些感动的,他不在意自已的容貌,尽力为她寻找恢复姿容之法。

    两人之间虽然十分亲昵,但他从未有过非分之求。

    其实,她虽然每次都催促他灵自已寻美颜之灵药,实事上她身上烧伤已结痂脱落,只余双颊迟迟不能愈合。

    两人耳鬓厮磨许久,南夏真人放才不舍的放开怀里娇软的人儿,起身离开。

    紫灵轻舒了口气,回房换了件天青色的飞仙裙,洛阳最喜欢这个颜色的衣服。

    想到洛阳,她心如针刺一般隐隐作痛。

    自从第一次看到他

    那年,她才十四岁,正是情窦初开之时,洛阳才筑基有成,一袭白衣,如谪仙之人。

    那绝世风华从此驻进少女之心,为了能有一天站在他身边,为其所瞩目,她作了太多的努力。

    可当她如愿以偿有机会跟相处之时,却只能在深夜看到他留恋的目光。

    是的,每当夜深人静之时,她虽然从未见到他的身影,却能感觉到他深情目光!

    可是,当白天看到他时,仍然是一幅极冷清,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情。

    一度,她曾无比后悔,希望能换一副姿容来面对他。

    不过,渐渐的她明白,洛阳可能本性冷清,对自已也非全无情意,比如,他从来不再意她直呼其名。

    就在她十分安然的陶醉在跟洛阳极简单,却又让人心醉的相处模式之中时,那个传说中的女人出现了。

    当她第一眼看到那位相貌极普通,却自持堪高的女子时,心里是十分不屑的。

    可当看到洛阳脱口而出,直呼其名的惊喜之时,紫灵发现他好像变成另外一个人。

    他竟然还破天荒为那女人打开上房门,自看到清华始,从未出现过的笑容像是画在脸上一般,再未退去。

    原来,洛阳并非如她所认为的那样,冷若冰霜,高高在上的模样,在清华面前,他跟其他男修没什么区别。

    唯一不同的绝尘的气质跟倾世容颜。

    是清华,让她心中的谪仙染上了世俗之气,但是,破坏了在她中几百年美好的形像。

    但是,气息生动的洛阳,更让人迷恋。

    紫灵,紧紧的纂着脸上的面纱,双目拼出摄人的寒光当初洛阳护她如生命,却差点失手取自已一条命。

    呵,原来那个传闻竟然是真的!

    清华,果然是住在他心里的女人,不过,也是要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人!

    苏青一个激灵从梦中醒来,她呼出一口气,闭上眼摇摇头这还是大白天呢,怎么会做那么可怕的梦?

    习惯性的盘脚坐在床上片刻,感觉有些口干,下床趿了鞋子去客厅倒水,却见高几之上放着一套她最常用的茶具。

    苏青揉了揉额头,才明白过来,她早已不再现代,可能因为那个梦的缘故吧。

    “苏青,你起身了?感觉可好?”洛阳突然出现在面前,关心的问道。

    苏青轻轻将花茶放入玉壶中,冲入沸过的灵潭水,随口应道“恩,我还好。”

    说完,倒一大杯灵茶仰面饮尽,这才转身从容的给洛阳添上茶。

    洛阳盯着她手里那个十分奇特的琉璃杯子问“苏青,你手上的灵盏”

    听他这么一说,苏青认真看了眼手上的广口玻璃杯,心里暗惊这个不是在梦中被砸到头的那个杯子吗?

    怎么会出现在手里?

    而且,还毫无所查的饮了一杯灵茶下去?

    想到这里她手一松,那玻璃杯应声而落,洛阳眼神一缩,伸手接住疑惑的问“苏青,你”

    “我刚才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被这个杯砸死了,转眼,它却莫名出现在我手里,洛阳,你说,这倒是底是怎么回事?”苏青打断他的话,神色惊恐的看着洛阳。

    洛阳狐疑的转动着手里的琉璃杯“你说,这本是梦中之物?”

    苏青盯着他手里的大号杯子,紧张的点点头“正是这样。”

    “你,梦境中都出现了什么?”洛阳神色郑重的问道,他心里明白苏青未必肯说。

    果然,苏青面有难色的看着他“我只能说,梦到置身于一个光怪离陆的世界,没有修士,却有着极不可思义的,可媲美各种法宝的工具。”

    苏青没有说那是她原来的世界,不是因为不信任洛阳,而是那二十六年的光阴,是她在这个世界最深刻的秘密。

    洛阳把手里的琉璃杯放下,看着她若有所思的问“你梦到了一个跟此界截然不同的小千界?”

    苏青有些茫然的问“小千界?不,那是一个大世界。”

    前世的地球怎么会只是一个小千界,且不说高度发达的文明,单从地域上来说,就比这里更大啊。

    话说,她一直很困惑,金丹真人御风而行,到底有没有飞机快。

    这个问题只怕要成为无解之谜了,她虽有信心结成结丹,但前世潦倒的苏青,却从未坐过飞机。

    “苏青?你想什么这般入神?”洛阳侧头看着她道“跟你说话都不应一声。”

    “啊?你刚说什么?我回忆起那个离奇的梦境而已。”苏青低下头小声说。

    洛阳扶随手拿起那个玻璃杯说“若是我没猜错的话,你入梦之时,可能入轮回阵。”

    “轮回阵?”苏青紧皱眉头,她还从未听说过这个阵法,而且,光名子听上去都有些让人心底发毛。

    轮回,莫不是她穿越到这个世界,不是偶然,而是有原因的?

    一时间,苏青心底惊骇不已,她突然又想起当年目堵孙仪跟吕秋儿结成道侣,因情伤差点走火入魔之后,那段时间每晚的梦境。

    不但真实,而且,还连绵不断,每晚都不同。

    想到这里,她有些紧张的问“进入轮回阵会不会迷失自我?永远被困阵中?”

    洛阳挑了挑眉“最严重的莫过于此,你也知道?”

    苏青神色呆滞的摇摇头“不,我只是这般猜测而已,因为,那些梦实在太真实了。”

    “那些!?”洛阳双目一凝,紧盯着苏青问“你不是今日才做的那个光怪离陆的梦吗?难道”

    他不敢再问下去,若是苏青真的一直在做几乎同一个梦的话,如今,她又从梦境中带出了东西,那么

    一定是深陷轮回阵,也许,他不敢再想下去,若是苏青真的迷失在轮回阵中,他此生还有何意义?

    自从明了心意之后,他为苏青连宗门都抛却,耐心等她结成金丹,此生若是没有她,他一定也踏上大道颠峰。

    但是,纵然立于九重天,没有人陪他一起看遍世间风景,又有何意思?

    “洛阳,你不必担心,大不了以后入眠小心些就好了。”苏青很明显的感觉到他紧张之意,反而温声安慰他道“我也只是今日睡太沉,才会生出这等梦境。”

    洛阳深深看她一眼“若是真的入了轮回阵,不单单要入梦才会入阵,随时都有可能入阵。”

    听他这么说,苏青反倒放下心来“我清醒之时还从未有这等恍惚之时,放心吧,可能今天只是个梦而已。”

    洛阳强忍着没问那这个奇怪的琉璃杯怎么回事?

    既然苏青不想多说,而他对轮回阵又不堪清楚,那就先放下吧。洛阳暗自吐了口气。

    不过,他一定要弄明白苏青到底有没进入轮回阵。

    看来,还要拜访一下高原了。

    稳定心事之后,他神色稍霁,对犹自神游的苏青说“你先歇着,我去去就来。”

    刚行止门外,复又折回来,一桌子鲜香四溢的菜肴出现在苏青面前“你睡了那么久,一定饿了,快吃吧,我很快回来。”

    面对着一桌子热气腾腾的饭菜,苏青心底窜过一阵暖流只是看到洛阳消失的背影,感觉心里有些空空的。

    “灵儿,快看为父给你带了什么?”高原真人兴冲冲的紫灵所居院子,扬起手里小小的玉盒激动的说“你洛阳师叔亲自送来的上等玉雪膏!”

    闻言,紫灵一阵风似从房里奔出来,欢欣不已的盯着父亲手里青色玉盒问“真是洛阳亲自送来的?”

    高原真人将玉雪膏递给她慈爱的说“为父还能骗你不成?”

    看着女儿兴高彩烈的回房,高原真人眼里闪过一丝苦涩呵,若不是为清华,洛阳又怎么会这般好心?

    轮回阵啊,他也只懂些皮毛而已。

    不过,他也不想真的跟那位天才丹师兼药师闹翻,只不过灵儿确实得罪她狠了,自已无法再开口讨人情,不得以才出此下策。

    原来,当日苏青自代黄出来,精神正恍惚之时,正巧被高原真人看到,随即给她设下轮回阵,所以,她才会感觉疲累不堪急于入眠。

    高原真人的初衷不过是想以此为挟,请她出手帮女儿恢复容颜而已。没想到洛阳这么快就寻了过来,兴好,他并未曾发觉是自已下的手。

    苏青一餐还未用完,只见洛阳满脸笑意归来。

    “苏青,我寻到轮回阵的破解之法了!”他一个箭步冲入房中高兴的说。

    苏青咽下口中的饭菜惊喜的问“真的?!”

    洛阳冲她神密一笑,转手拿起那个她从梦境中带出的琉璃杯笑道“其实,很简单,你只集中意念,以精神之力击碎它即可。”

    苏青轻轻眨了眨眼,洛阳手里的玻璃杯随即化为齑粉。

    希望过去永远过去吧!她在心底轻叹一声,纵然回到现代,自已怕是不能再适应没有灵力,太过于平淡的日子吧。

    “怎么还有这么多菜?你不介意我陪你吃完这顿饭吧?”洛阳笑着坐在她对面。

    苏青起身给他盛一碗百合冰莲汤笑道“求之不得呢,多谢你为我寻得破阵之法。”

    将玉碗中的汤一饮而尽,洛阳冷冷的看了眼浮云派驻地方向道“苏青,且莫说当初我已言明从你手里得了灵丹,救下他们父女,枉你当初连夜给紫灵炼制灵丹续命,如今,却被高原算计。”

    这么快就寻到破解之法,苏青不难猜到,洛阳可能去寻高原真人求教,但却没想到自已所入轮回阵,是其亲手所为。

    苏青突然没了胃口,她放下筷子轻声道“若真想要玉雪膏,直接跟我支会一声便可,何苦要设阵法要挟?”

    上品玉雪膏生肌去疤圣品,兼美颜之效,传闻极难配置。

    但对苏青而言,她手上不但有上品千年生雪莲,更有灵力浓郁的灵潭水。

    所以,要配制出上品堪到于极玉雪膏并不难,而且,如今她手上就用数十盒之多。

    “你怎么知道是他做的?”苏青还有些不相信,看上去坦荡和蔼的高原真人,会设阵给她。

    洛阳冷笑道“本来,我并没怀疑是他设的阵法,但当我提及轮回阵时,他便迫不及待的问你的情况。哼,若不是做的,怎么会知道我是为你陷入阵法而来?”

    “不过为一盒玉雪膏而已,此等行径委实太过卑鄙!”洛阳越说越气愤。

    苏青重新为他添一碗汤道“算了,想来他也是为女儿,不得已才出此下策,可怜天下父母心。”

    洛阳接过苏青递过来的汤碗笑着摇摇头“你这心肠,也太过仁善!怪不得那些人总觉得你好欺负!”

    他放下手里的玉碗说“高原就这么惯着女儿,总有一天会让他自食恶果的!”

    本来,对于误伤紫灵,洛阳还有些愧疚,但见她得了苏青的灵丹挽回性命修为之后,非但不知感恩,还恶语相加,肆意诬蔑之时。

    他堪到有些失望,当时她怎么没被灵之烧死!

    本来,对于高原真人的识大体和隐忍,洛阳对他还有着深深的歉意,不过,随着得知他给苏青设轮回阵,变成了满腹的不满。

    苏青给他布一道笑道劝他道“其实,这也是人之常情,作父母的,最看不得就是孩子难受,你且放宽心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