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百一十七章 故人交锋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苏青虽然对李其并没什么好感,但如今她看不出其修为,而且没有一击灭掉那些妖兽之力。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既然他开了口,那么故且送他一个人情。

    不过,苏青还是做足了准备,为防李其反脸跟那些妖兽合伙加害于她,苏青虽同意放众妖一道生路,但却要它们服下息妖丹。

    “息妖丹?”李其好奇的问道“是什么灵丹?”

    苏青淡然一笑“此丹服下之后十二个时辰,不能动用妖力,还有,刚才既然你已保证这些妖兽不再伤人。所以,它们服下之后,若是伤害无辜,那么妖力就永远回不来了。”

    李其哈哈笑道“此丹甚妙!我这就让它们服下!”非但无一丝迟疑之色,反而十分的兴奋,苏青此时倒有些年不透他了。

    更让让她吃惊的是,李其只一句话,那些妖兽都十分服从的吞下息妖丹。

    见状,苏青也信守承诺,收回符阵放众妖离开。

    看到一张张灵符自不同的地方飞回,李其不由瞪大了眼“苏青,这可是传说中的符阵?乔晓嘉近年还好吗?”

    当年,李其也是乔晓嘉的倾慕者之一呢,苏青心底不由感叹时光飞逝,如今,桃源镇可能已不复存世了吧。

    亲眼看到一众妖兽离开之后,李其方才笑对苏青恭维道“苏青,若我没猜错,你就是名满修天下的天才丹师清华吧。”

    本来,他只是以为苏青已悄然结成金丹而已,必竟轻松制住数只五阶妖兽,纵然有阵法相助,对筑基修士而言,也很难办到。

    后来,当苏青收回符图之时,他方明白,原来她就是剑法双修,名满天下的清华。

    盖因,他一直都留意着乔晓嘉的消息,知道她如今仍浮云派的长老,而符阵便是出自她的手。

    在修真界因一手丹术,以及儿女情事而名声在外的清华下好也是浮云派弟子。

    他知道乔晓嘉跟苏青向来交好。

    经此一战,看得出她绝非徒图有虚名之辈。

    想到这里,他脸上笑容更加灿烂“苏青,你我百年未见,如今再见,乃是机大的缘分,不如寻个地方喝一杯?”

    见他殷殷相邀,苏青也不忍拒绝,点头应道“也好,不如去洛阳城坐坐?”

    “好,请!”李其舒臂请苏青先行。

    “陆大,我们回洛阳城!”目赌苏青两人御器而去的少年,突然改变了主意。

    一直跟在少年身边的男子有些惊讶的说“少主,我们都已经到舅祖门前了,怎么”

    那少年看了眼依然平静的郭家村道“舅祖晚些拜访也无妨,而仙那仙缘却稍纵即逝。”

    陆大见他神色坚定,便亲招呼车夫调转车头。

    “再加快些吧!”不顾及车内颠簸,少年面色有些焦急的催促道。

    陆大看他一眼,亲自到车外驾车。

    再说苏青两人来到洛阳城之后,李其直接领她来到东大街一处不起眼的宅院中。

    只见满院草木生的错落有致,暗合阴阳,出面招待之人竟然有修为在身的练气一层修士。

    没想到洛阳城中竟然也有专门招待修真者之处,原本,她以为只有仙城才有呢。

    李其见她面带讶色,微笑着解释道“这是散盟近些年开的修真仙馆,专门招待有修为之人。”

    原来是这样,看来散盟在孙仪手下,发展的很好嘛,苏青不由自主的抚了抚腕上的珠串。

    两人来到一间临湖的房间,四周开着窗子,贴着精致清雅的窗花,坐在房间可以透过其间的缝隙看到外面波光粼粼的湖水。

    两靠窗坐下之后,一位练气一层女修微笑着端上一壶灵茶,一付铭牌。

    苏青随手拿起那铭牌,原来,是茶单。

    当她看到几样十分眼熟的小点心时,心里不由涌上一股说不清感觉那正是之前她常做几个点心。

    而且,都是她或者孙仪爱吃的点心。

    她从来没想过,孙仪竟然会观注这些,每次她烹饪吃食,他从来都没有关注过。

    一时间她心底感慨万千。

    “苏青,你尝尝这个,听说是盟主夫人亲手做过的。”李其的一句话,如一瓢冰水浇灭了苏青心底刚冒出的火苗。

    呵,她怎么忘了吕秋儿呢。

    当年,在桃源镇,她也没少见自己制作点心,还曾好奇入厨房学过几次。

    现在想想也不过是想偷师来讨好孙仪罢了。

    苏青突然有些意兴阑珊,竟是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呆下去。

    既然那点心是吕秋儿所传,那么,这间仙馆也可能是她名下之业,苏青一想到这些,心里不禁有些犯腻。

    不过,她看着出李其对这里倒是很满意,还点了一壶灵酒,十几道佐小点,菜品。

    差不多将馆中所有灵点,菜肴都点了一份。

    “恩,这里菜色虽不如你烹饪的美味,但也尚可入口,你尝尝。”李其殷勤的给她倒了灵酒说。

    看着他热情的近乎殷勤的笑脸,苏青突然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他对自己视而不见的情形,脸上的笑意更淡。

    苏青端起灵酒杯,正准备饮下,看到李其那殷勤中带着期待的神色,想起当年她跟乔晓嘉受其之邀到云家论道,他也是如今殷勤以待,心里不由提起十二分警惕,悄然将灵酒倒入随身空间之中。

    若是以灵力化去,或都倒在地上,都容易被查觉,不过,若是倒入玲珑楼中,便不会为人所查。

    所幸,当初洛阳曾教她隔空入楼之法,不然,今日怕是不能这般从容与李其这位老朋友周旋。

    李其见苏青饮下灵酒,脸上笑容更盛,殷殷的劝她吃菜点,更是频频举杯劝酒,苏青则将这些东西全部倾于玲珑楼中。

    酒过三巡,李其才开始试着打探乔晓嘉之事,苏青虽不愿于他多谈,不过,念及他当年也曾倾慕过乔晓嘉,应该没什么不良具心。

    于是,就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跟他聊了起来。

    纵然如此,李其还是听十分投入“没想到乔仙子年刚过百便结成金丹,位列长老之席,真让人钦佩。”

    “乔仙子如此大才,就算当年张天师一门再现,也少有人及。”李其由衷的赞道。

    苏青仍然笑而不言,他不由将身子往前倾“我听闻早年被封的鬼道,已有现世之兆头,若无与之相抗衡的张天师一门,这天下怕是要大乱。”

    鬼道?闻言,苏青不禁想起鬼域童子,以及那住着生的跟孙仪一模一样灵体的代黄城。

    如若代黄城真如鬼域童子所言,乃鬼道王城,那么它的现世,是不是意味着早年被封的鬼道有重现之机?

    张天师作为鬼道的克星,却迟迟未能现世,这样下去

    苏青也不敢再想下去,她心底有一丝暗悔,此次未能顺手除掉鬼域童子,一为报当年之仇,顺便也拔去这个可能为祸人间的隐患。

    苏青虽已入道百年,终究还是心慈,不愿世间百姓为厉鬼所荼毒。

    而今,修真界一心对付神出鬼没的妖兽一族,以及随时可能现破关而出的魔道,却是忽略了鬼之一道。

    而今,众神离世,张天师一门陨落,只留正统修真者,若要对付魔,妖,鬼,三道,怕是有些吃力。

    更别提天道蒙蔽,千年元婴现世,这才是修真界最大危机。

    “苏青,听说乔仙子筑基之时便已制出符图,传言可是真的?”李其饮下一杯灵酒,继续问道。

    苏青放下筷子淡声道“这个我确是不太清楚,我手上的符图也是最近得其所赠。”

    李其亲自为她满上一杯灵酒,状似随意的问道“不知乔仙子手里可有圣灵符?”

    “这个你需亲自拜访她才能知。”苏青举起杯郑重的说。

    她不但知道乔晓嘉能纷制圣灵符,而且,她手里也有几张六阶圣灵符,所以,她才有底气跟鬼域童子一战。

    只是,当时他态度过于谦和,又时时以老朋友自居,苏青才强忍着没有发作。

    最为关键的是,她不知那童子跟妖兽有没有勾结在一起。

    若是它们真的有所勾结,那么,修真界就有些不妙了。

    想到这里,苏青对前眼的李其报了十二分的警惕,不知他当底是妖兽一方的,还是投身于鬼道?

    怪不得她都看不出其一丝修为,看来,他早已不正统修士了吧。

    既然这样,姑且于他周旋一番,看看他到底找上自已有何目上的。

    想通之后,苏青但开始主动问及他这些百年来的经历,可能是她之前太过于冷淡,以及江湖传言之故。李其对她能主动问起自己平生,感到十分惊喜,开始滔滔不绝讲起他所谓的平生。

    苏青心里明白,他的绝对不实,不过,却装作深信不疑的模样。

    从李其口中得知,他一直都是散修,几十年前外出游历之时,得天大的机缘一举筑基成功,而后,又机缘巧合遇到一处灵山,索性开山立宗,成立了个小宗门。

    对于他修为不显之事,也作解释为当年所得功法奇特之故,却未说明是否结成金丹。

    “李兄如今身为一派掌门,日理万机,还能拔冗与我把酒言欢,真是让人感动。”苏青首次举杯叹道。

    对于她的恭维,李其相当受用,不禁聊起自已开山立派的光荣事迹,苏青边频频举杯,边认真倾听。

    不管慌言有多假,总会有那么一点真实之像,说的越多,暴露的就越多。

    果然,李其虽然一直说如门下弟子甚广,但却始终未提及任何一名弟子灵根属性,更没有说起教他们修练之事。

    反正只说这些弟如何忠心于他,为他驯服多少妖兽。

    驯服妖兽?苏青心头一紧,她所了解的修真界,根本没有门派会去驯服妖兽为已所用,这样太费时费力,倒不如直接杀死取其妖丹所用。

    “李兄果然胆识过人,慧眼识珠,门下弟子也个个忠勇,令人羡慕。”苏青笑着赞道。

    李其哈哈一笑“过奖,过奖!不敢当一代丹师清华盛赞!”眉眼间却是满满的自毫之色。

    在苏青的有意引导之下,李其大淡其百年来的光荣事迹,不知不觉天色暗了下来,当待者手捧着夜明珠进来时,苏青双眼一凝。

    只见那位练气一阶女修手里那莹莹生光的珠子,竟然是魂珠!

    若不是她身上带着一颗巨大的魂珠,有所感应,她还真的以为那是东海明珠!

    苏青淡淡扫一眼那女侍,却见她神色鲜活灵动,不像是被练魂之人,心下稍定,看来她可能也不知手里东珠的真正历。

    魂珠,顾名思义,乃以活人生魂所练就,据闻手法极残忍,练成之后,无魂魄之人便被制成活傀儡。

    魂珠则用来舍夺他人功法,吸取普通人生机,阴阳之气所用。

    这些,都是苏青游记异志中所知,没想到这间仙馆竟拿它来到夜明珠之用,真是不对!

    正在思绪间,苏青发觉那颗话身边不远的魂珠正缓缓的转动。随着它转动,一丝若有似无的阴气袭向自已。

    而李其看她的目光更加明亮,笑意更浓。

    原来,他是打得这个主意!想用魂珠夺取自已的修为啊,呵,孰不知,她身上还有一颗更大的魂珠呢。

    只是,不知为何到晚上才拿出来,难不能怕她发觉离开?

    不过,这个魂珠注定要牺牲掉了,因为,苏青已感应到她所带的那颗大魂珠,已迫不及待的想把它吞噬。

    “苏青,真是好酒量啊!”见她身侧的魂珠转的飞快,但苏青依然神采奕奕,李其不由有些着急。

    苏青淡然一笑“李兄,你难道忘了,我本来也会酿制灵酒。”

    李其收住笑容“哦,这个我倒是不记得了,不知今日这美酒可入口?”

    苏青兀自笑道“而且,这百年来,我虽修为未能进益多少,但酒量可是不人称千杯不醉!”

    随即,她素后一指“这珠子转得人眼晕,倒不如油灯好用!”

    寻颗魂珠立刻化为齑粉,散落一地,取而代之的那是一盏琉璃灯。

    “不愧是名门高徒,清华,你这手移形换物之法,真是浑然天成!”李其高声赞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