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百三十五章 当众开炉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看到她惊讶的神色,玉阶真人轻轻拍拍她的手“莫惊,为师当从北海回来,能捡回一条命就很不错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接着,他面有难色的看着苏青“清华,你,你能不能帮他清泉”

    “师父,我不怪清泉师兄,你看,连随缘师叔还有散盟盟主都被夜叉设计了呢!”苏青故作轻松的说。

    落在身后的洛阳闻言,心头一阵苦涩还没开始清算此事呢,苏青已经开始为那人撇清了。

    随缘师叔很明显被人附身,如今还在昏迷之中,那破天好像一直都很清醒,而且,若不是他献上的化婴丹丹方,也不会引出这么一场劫难。

    想必,这般想的人也不少,首当其冲就是在场的近三百位结丹真人,因为,在灭灵阵中,他们灵力被抽取的最多。

    若不是牧卿真尊极时出现,怕是大部中高阶的,就要因灵力被耗过多而跌落修为。

    所以,在座所有结丹中后期的修士也最为义愤。

    待众人确定各自灵力之失,以及师长弟子无恙之后,便把眼光转向散盟盟主身上。

    “破天,你可有什么话要交待?”身为浮云派修为最高之人,执善真君自然首当其冲,神色肃穆的看着他问道。

    孙仪将神色紧张的吕秋儿拉到身后,然后,躬身行礼“晚辈破天,见过真君!回禀真君,是晚辈一时为人所惑,才会带来这么大的祸事!请前辈降罪!”

    他这么一表态,执善真君倒不好直接发火,他肃着脸也继续问道“那么,今日之事,你可有参于?”

    “晚辈不知!”孙仪依然弓着身子,声音平静的答道。

    执善真人并没有招他起身,只轻哼了声“我再问你,那幕天之席从何而来?”

    “当年晚辈在北海历练之时偶得,只怪我有眼无珠,把那至邪之物当古丹方赠于清华,方才引来这等祸事”说到这里,他顿了顿道“请前辈责罚!”

    他这般坦荡的态度,倒是让许多认为其有份参于此事的人心里也直犯嘀咕若真是有份参于,当时也没必要冒险挺身而出去救清华吧。

    虽然说之前有传清华曾倾心于他百年,但他携道侣一同前来,而且,看上去也一副情深意切之色,总不会仅为了旧情而最终让强大无比的夜叉毁于一旦吧。

    不过,那夜叉既然选定他,也绝非偶然吧?

    不管怎样,在座诸位失了那么多灵力,总得有个说法吧?

    “真君,这位散盟盟主当年可就是在北海,以区区筑基修为莫名取代原盟主的,看来,他跟北海夜叉颇有渊缘啊!”一位玉隐宗的结丹后期真人空然出声道。

    此言一出,本来有所动摇之人,均目光不善的盯着孙仪,只见他仍然弓着腰,身子不动如松。

    一直立一旁的隐闲真君目光微闪“如此说来,这位盟主还真有可疑啊!”

    且不说这件事处处透着蹊跷,怎么看这个破天都逃不了干系。最关键的是,散盟近些年来真很不讨人喜欢。

    各大宗门优秀的低弟子频频被其所抢,也着实让人恼火,他们也曾暗中派人去收拾过散盟几次,破天却十分滑手,每次都被他带核心弟子溜掉。

    之后,仍然有不少资质上佳的宗门弟子转投于散盟。

    哼,这次现成的机会,他们岂能轻易放过他?

    随着一片质疑责难声响起,孙仪就这般弓着腰,不辩,不争,不出声,只说任由前辈责罚。

    眼见成功激起众怒,两位真君正要出声严惩孙仪之时,只听一个清朗的声音越重而出“在幕天之席中,我确实看到化婴丹的丹方!不过”她顿了顿,看向孙仪。

    此言一出,所有的目光都聚中的苏青身上。

    “当真?清华,你真的得到了化婴丹丹方?”第一个激动出声正是,一向重利的隐闲真君。

    别人可能不知,但他却明白,如今修真界几乎无元婴大能所用之丹,但是化婴丹不仅仅可提高结婴成功,更重要的是它还能可帮卡在元婴期瓶颈的元婴修士进阶。

    元婴虽然也分初,中,高阶,但是其中又分三十六个小境界,每进一个境界,不但寿元加二百年,而且,能力也更胜一等。

    他虽已修至元后,但却卡在二十八婴灵境近千年无所寸近,若得了那化婴丹?

    隐闲真君坚信,只要清华得了化婴丹的丹方,就一定能炼制出此丹。

    接着,执善真君问出了所有人的心声“清华,你可炼得出此神丹?”

    表对着成几百灼灼的目光,苏青垂下眼“不能!”随着一阵不解的抽气声,她接着说“因为,那幕天之席中的丹方不全,只有一半!”

    执善真君面带疑惑的看着她“哦,真是如此?”

    苏青恭谨的回道“晚辈绝无虚言,因为,那幕天之席根本不完整,只有一半而已。”

    “所以,散盟盟主并没有欺骗我们,更不可能跟夜叉合谋!”苏青看着依然弓着身子的孙仪十分郑重的说。

    若是这样,那破天也却实有可能被夜叉作套所骗,只是大家也不想就这么放过他。

    见状,苏青继续说“刚才诸位有目共睹,若不是盟主舍身而出,我绝对出不了幕天之席,一定会被血祭门所吞噬,这样的话,玉白灵鹤根本没机会重伤大夜叉,后果将不堪设想!”

    听她这么一说,大家也都觉得有道理,只是如此放过破天,那他们为灭灵阵所夺去灵力怎么办?

    隐闲真君清咳了声道“依清华之言,破天并没有错,只是被夜叉所惑,才招致今日之祸。不过,经过灭灵阵之威,一众结丹弟子可是损失灵力不少。”

    他的话简直说出了所人的心声不管怎么说,都是破天招来的祸,这损失得补尝,至于惩罚另外量商。

    孙仪到也识趣,他将身子弓的更低,也明白各大宗门因何看他不惯“我散盟法宝,灵草,灵丹,皆不多,唯赖在世俗界广施恩德,得些俗宝”

    不待他说完,苏青抢先道“刚才若非盟主大义出手,清华可能早已陨命,为报救命之恩,我愿当即众开炉三日,为众位炼制上品补灵丹!”

    说到底孙仪也是好心拿化婴丹丹方给她,才惹出这么大的祸事,况且,大夜叉也说过,它为今天已布局百年之久。

    这个大黑锅只让孙仪一个人背,她真的于心不忍。

    “哈哈,清华果然大方!”一听说上品补灵丹,还是当众开炉,四周诸人皆兴奋起来。

    听说清华但凡开炉皆为上品,开炉之时暗合天道,丹鸣阵阵,清香袅袅,所泽之人心境空灵,极易进入顿悟之境。

    所以,这样事真可遇不可求啊!

    说是万年一遇也不为过,纵然上古丹神,也没有哪位炉炉皆上品。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目光热切的看着苏青,没有一声异议,只是隐闲真,执善两位真君却未松口。

    见状,孙仪立刻表态“本人识物不明,有眼无珠,本不足承一盟之领,奈何盟中开脱不得,为表愧意散盟百年之内不纳徒,闭门反省自身。”

    “恩,盟主革新之心确实坚定!这件事你也受伤不轻,不如留下几日好好休养一番?”执善真君终于放睛了脸色,语气也舒缓了不少,方才抬手招他起身。

    事已至此,孙仪也不好再留下,他再次躬身“多谢真君美意,不过盟内事务甚众,晚辈还是早些回去才是。”

    闻言,苏青拔开众人走到他身边十分关心的问“盟主可等伤势稳定之后再言离开?”

    边说边拿出数枚七阶丹阳果给悄然给他,众人只见她手里灵气闪动,却看不到是灵物。

    孙仪拿到之后,心里大为震撼,却见苏青只神色平静的看着他,显然不想为人所知。

    没想到她手里竟然有七阶灵果!丹阳果乃此界极难得之灵果,具闻其生在极南之地,历经数十年无雨之季方能成果,聚天地至阳之精华,对于结丹以上修为之人,极是益补。

    “这个木系灵宝还给你!”孙仪微笑着将木之精华给她“抱歉,搅了你的结丹大典,还累你当众开炉”

    不等他说完,苏青笑着打断他“我真的看到半副神丹之方呢,真是构思极妙,受益非浅啊!”

    隐在孙仪身后的吕秋儿疑惑的看她一眼,而后嘴角微扬,又迅速低下头。

    看着他们相携离去,苏青心底微微叹道谢谢你,再次救了我,孙仪。

    对于他的道号,苏青始终叫不出口,总觉得十分别扭。

    两人被夜叉所困之时,他还直呼苏青,让她觉得他还是百年前的那个孙仪。

    也许,之前那眼看到只是错觉吧,是她潜意识中始终不愿面对的吧。“就这么放他离开,真的有些太”“是啊,总觉得他”孙仪离开之后,高台上下一片议论之声。

    不过,当苏青盘腿坐高台正中,面出摆出六尊丹炉之时,台下台下一片寂静。

    虽然整山门前落针可闻,但所有的心里都无比震撼竟然能同开六炉!简直是神一样的存在!

    就连隐闲真君也惊叹不已,以密语传音于执善“这孩子果然非同凡响”

    执善真君虽不喜苏青,但却为本门出了这么个丹,法,剑三绝的人物而自毫,闻言,脸上的笑意也忍不住“谬赞,若不是雪原当初引她入道,也不会有今日的成就。”

    看到隐闲脸上极肉痛的神色,他接着道“据闻,当年她跟门中的清灵一起以特长之术入门,两人当散修之时私交极深。”

    哼,心痛死你!

    同时,隐闲真君心底将梅仙子跟赵春秋两人责骂了上千遍这两个孽徒,当年遇到这么优秀的人物,为何不招入六中?

    这样的人才,天资,就是直接拜在他门下的也使得啊!

    如今,却便宜了这浮云派。

    且不提两位元婴真君之间言语硝烟,只说苏青六炉同开,开辟丹道创立以来首次当众开炉。

    是的,自古至今,开炉炼丹都讲求心境澄明,精神宁静。

    所以,从来没有人像苏青这样当着无数人的面开炉,上有元婴大能,下有刚入门的练气弟子。

    众止睽睽之下,只见她从容不魄的双手结印,随即,六道火灵飞至丹炉之底。

    接着,将处理好的灵草,一一投入到丹炉之中。

    大家只看到她从容不魄的结印,那灵草同时自行飞入炉中,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自然,同时,带着一丝说不出轻灵之意,让大家不自觉得放松精神,沉醉于淡淡的灵草香中。

    就连两位真君也忍不住为之吸引,宁神静气看着眼前这极清灵的女子结丹。

    置身于六尊丹炉之后的苏青,眼皮微垂,一双细腻的灵活的双手,如捻花拂草般结出一个个极繁复的手印,让人观之心旷神怡。

    洛阳痴痴的盯着高台上的女子,他虽于苏青相识已久,但却从未见她开炉过,没想到专心炼丹的她竟是如此让人心动。

    不过,在场所有人也只有他会心动,其他人只会心神更加宁静,空灵。

    这种让人轻松惬意的美妙之感,随着一声如鹤戾般的清鸣而终结。

    丹鸣!一众还未惊呼出声,只见突中乍然变色,六朵祥云降于六尊丹炉之上!

    一时间所有人都呆住了传说中的成丹天像!六炉皆成瑞祥之兆!

    隐闲真君离坐而起“真是夺天地精华之神手啊!”

    随着他的话音,只见六尊丹炉同时起盖,接着数十枚六阶灵丹冲天而其。

    随之,极清冽馥郁的丹香袅袅散开,高台上下诸人来不及惊叹,皆凝神静气感悟这难得丹息。

    有些人甚至就地打座起来。

    见状,苏青并未慌着收回起丹,而是随它们绕着成丹祥云上下翻飞,随着其动静,丹香不断散出去。

    足足有一刻钟功夫,苏青方才将这些生机盎然的六阶上品补灵丹收入玉盒之中。

    一众仍然沉侵在丹香之中时,苏青已开始炼制第二波灵丹。

    幸好,这次结丹大典她收到不少高阶灵草,而且,听到她当众开炉之后,管着门内灵草园的清鼎师兄悄然塞给她一个储物袋,里面全部都是高阶灵草。。19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