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百六十二章 开山立宗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倒是赵春秋,一见他进来,脸色不由自主的黑了起来。

    一直冷眼关注几人的洛阳在心底不由暗叹这下子跟梅岭有关联的男人们都聚齐了,不过,作为当事人倒只顾着跟乔晓嘉热聊,根本没意识到这三人之间的尴尬。

    “呵,今天很热闹啊!”无面一身广袖白衣从外面进来,正想多调侃几句,见乔晓嘉看过来,立刻收敛神色道“再下无面,几位道友好。”

    “桐城胡家重欢真人到”殿外小童的声音未落,便听到一声惊叫“师父,就是这个人打伤惜花师叔的!”一个身着紫色华服的筑基修士,突然冲进来指着无面大叫道。

    接着,只见身着玄色道袍的重欢真人怒气冲冲的指着无面问“当真是是你毁掉了我师弟的修为?”

    无面哪里肯认?

    他故作一面惊诧的样子“这位道友,想必是误会了,再下羽冠,仍符宗长老,不曾与人结怨。”

    闻言,苏青心底不由暗叹这家伙为怕惹祸上身,竟再羽冠当挡箭牌。

    本来,他生的极俊,让人过目难忘,但往日总喜欢大红大紫的往身上穿,又是一幅风流不羁的模样,跟现在白衣胜雪,气质如仙的模样大不相同。

    重欢真人见他神色坦荡,双目平晶亮平和,也不似说慌,便回头问身后弟子“你确定就是他伤了你惜花师叔?”

    无面满面微笑的看着那位筑基弟子“你可要看仔细了,莫要误会他人。”

    听他这么一说,那筑基弟子觉得虽然眼前这人跟当天打伤师叔之人,生的一模一样,但言谈气质却完全不同,他不由也有些不确定了。

    见状,乔晓嘉笑着上前打圆场“呵呵,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人有相似也再所难免,羽冠一直在符宗未曾出去,也许是高徒认错人了吧。”

    闻言,重欢真人看了眼弟子,见他也是一副惊疑不定的莫样,向乔晓嘉道贺之后,立刻向无面表达了歉意。

    “呵呵,无妨,认错人也是常事,重欢兄,请上坐。”无面一副宽和大度的模样,若是不知根底之人,还真认为他是位谦谦佳公子呢。

    一个时辰后,上清宫主殿竟然迎来了近百位各宗门的结丹真人,就连乔晓嘉都想不到符宗开山,人有这么多人来捧场。

    不过,当她看到围在苏青身边的一堆人时,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些人都是奔着这位修真界极品丹师而来。

    招呼弟子将礼单收好之后,她有些焦急的看向山门外,却始终未见恩师的身影。

    “崇光真人还没到吗?”苏青来到她身边悄声问道,同时,抬眼看了下天色再过两刻钟就到吉时了

    乔晓嘉之前明明说,崇光真人点头同意她离宗的,纵然心里一再不舒服,这样的大日子也要出现身吧。

    “乔姑姑,不如我再回峰里一趟吧!”不知何时,正阳也来到主殿。

    乔晓嘉叹了口气道“不用了,新入门弟子都安排好了么?”

    正阳正要回答,只听一惊喜的声音“正阳?还不过来迎接你师父?”却是一脸春风得意的慕云扶着一脸疲色的崇光真人匆匆赶来。

    “师父,您来了!”乔晓嘉闪身上前,满脸激动的行礼问安。

    崇光真人环视一眼巍峨的上清宫,才语带欣慰的说“好,符宗建的很好,清灵,以后好好教育弟子,且莫堕了张天师一门的名声。”

    乔晓嘉见他好似突然苍老许多的模样,心底不由一酸“弟子谨尊师父教诲。”

    崇光真人落坐不久,身为符宗第一任长老的玉芥子便宣布开山典礼开始。

    苏青看着坐在殿前,接受乔晓嘉拜谢师恩的崇光真人悄然给洛阳传音道“崇光真人仅几年未见,怎么苍老至此?”

    洛阳轻叹一声“连失两名爱徒,受打击太多了吧。”

    “苏青,你有没感觉,乔真人的师父有些不太对?”突然,坐苏青一侧的玉天枢悄声道。

    苏青忙布上隔音结界问道“你看出有什么不妥?”

    其实,自崇光真人一现身,她便感觉有些不太对,具体也说不上来,只是觉得太过于苍老。

    玉天枢凝神看着崇光真道“这位真人最来灵元大失,你看,他神色也极其萎靡。”

    灵元?苏青有些不解的看向他。

    她只知道修士有元气之说,还没未听说过灵元一事。

    玉天枢头微微向她道“灵元跟修士的精神气有很直接的关联,比如你现在灵元很充足,气色精神都很好。”

    接着,他继续道“但这只是从表面所见,实质上灵元相当于修士灵体的寿元。”

    闻言,苏青方才恍然原来,灵元相当于一个修士的精神之力的寿命,若是耗尽,纵然法体修为还在,但却无法动用。

    再看一眼大殿上的崇光真人,似是有些撑不住,眼睛时不时的闭上,面上的疲惫之色渐浓。

    “这位真人最近可是精神力受到过重创?”玉天枢小声问道。

    苏青摇摇头“这个我却是不清楚,不过,他作为结丹后期修士,能伤到其精神力,怕是也不容易吧?”

    玉天枢摇摇头“不对,他好像对自已灵元虚耗之事毫无所察。”

    “是不是因为弟子离宗伤神至深”苏青试着问道。

    玉天枢轻笑一声“不会!黯然伤神虽能影响到一凡人灵元,但对于修士,特别结丹修士而言,绝不对伤到灵元,因为修士结丹之时,皆经历过情劫洗练,道心极坚者方能结成金丹。”

    苏青还欲再问,却听大殿之上已开始升长老座,便起身随洛阳,无面三人列席长之位。

    这是苏青第一次做为长老接见预选入门的弟子,之前都是她作为弟子拜见一众前辈,如今作为高阶修士为人敬仰,心里还是有些激动。

    升座接见预选入门弟子之后,玉宴大开。

    几乎所有前来庆贺的真人都过来跟她敬酒,幸亏洛阳在身边帮她挡了不少杯,不然,怕是要喝醉了去。

    这灵酒本是她亲自教洞府弟子半年前酿制的,这次来作为贺礼之一送给乔晓嘉当迎宾酒水。

    没想到最后喝的最多的却是自已。

    当实,她为求灵酒更醇香,教弟子以蒸馏之法提到酒精浓度,结果,灵酒入口清醇绵长,饮下之后,便身生暖,但却易醉。

    果然,灵酒一出,便为一众结丹真人所喜,但不过三巡便有人醉倒。

    “苏夫子,这美酒可是出自您之手?真是香浓无比。”林昊有些大舌头道。

    “恩,确实出自我之手。”苏青爽快承认道。

    “众道友,今日这灵酒由清华道友亲自酿制,大家可要多喝一杯啊!”一位听到他们对话的修士大声嚷道。

    闻言,乔晓嘉也豪气的说“今日符宗大喜之日,正阳叫弟子再抬灵酒来,众位道友不醉不归!”

    话音一落,欢呼声顿起。

    身为结丹真人,宗门长老,这些个修士极少有这般放浪形骸之时,一般都是端着架子面对一众弟子参拜。

    上次这般放开了温酒论道,高谈阔论还是在苏青结丹玉宴之上。

    说起来上次虽然虚惊一场,但一众人都收获颇丰。

    此次前来符宗,但看新入门弟子的厚赐,就知不会空手而归。

    这样一想,心底更加舒畅看符宗一开山就气势非凡,底蕴定丰厚啊,难道那传闻是真的?

    自符宗重世修真界的消息传出之后,便有传言说浮云派的清灵仙子仍符宗传人,得了五千年前符宗秘宝。

    其实,纵然没有这样的传言,修真界的人也不免如此想。

    “清灵师妹,哈哈,你如今成了符宗之主,不会不认师兄了吧!”慕云借着酒兴冲乔晓嘉大声嚷道。

    本来,作为筑基修士,他没有资格坐在内殿之中的,不过,他一直紧贴着崇光真人。

    加之,负责玉宴的正阳也极不愿多理他,就放任他坐在崇光真人身边了。

    一开始他还摄于内身边皆为结丹真人,老老实实的服侍崇光真人用宴,几灵杯灵酒下肚之后,见一身道袍,乌发结冠的乔晓嘉因喝了杯灵酒后那双桃花眼更加潋滟夺目,心头一热便脱口而出。

    乔晓嘉却根本没理他,而是看向崇光真人,却惊然发现一向严谨利落的师父竟然在打起了瞌睡!

    她一个箭步上前,轻轻晃了下崇光真人道“师父,您可是有些不妥?”

    “师父那有什么不妥?他只不过是困了而已!”谁知,她刚问出口,慕云忙大着舌头辩解道。

    乔晓嘉嫌恶的看他一眼问“师父最近怎么了?可是功法有差?精神怎么这般委顿?”

    慕云双目迷离的看她笑道“师妹,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可能师父只是因为你离宗伤神过度而至此吧。”

    “我想令师绝不会因些面伤神成这般,别忘了崇光前辈可是结丹中期修士。”坐在不远处的玉天枢忍不住开口道。

    慕云见他也不过是筑基中期修为,顿时底气足了许多“你算那根葱?一介筑基修士什么混到这里来了?”

    闻言,玉天枢淡然一笑“在下不才,添为天机之主,修为微薄,还请见谅!”

    “慕云,你难道结成金丹了吗?不过是蹭着师父的名头赖在这里罢了。”乔晓嘉不客气的道。

    正在这时,崇光真人突然抬起头道“慕云,扶我回去休息会儿。”

    “师父”乔晓嘉十分担心的看着崇光真人,刚一伸手,却见慕云已摇摇晃晃扶着崇光真人站起来。

    他因贪杯有些醉意,而崇光真人好似疲惫至极,浑身没有立撑一般,刚踏出一步便向前扑倒。

    一直紧关注着他的乔晓嘉,身子一矮忙扶住他,却见他已双目紧闭,气息全无!

    “师父!师父,您怎么了?乔晓嘉,你到底对师父作什么了?他怎么没有一丝气息?”慕云扑上前,怒目圆睁的盯着乔晓嘉道“因你执意离宗,还非要带走正阳,师你本来伤心成疾,今天,你竟当着一众真人之面,下手加害于他!”

    乔晓嘉被他这么一吼,一时有些懵了她不敢相信,两年前还十分健朗的师父,怎么会突然

    “慕云,先别急着泼脏水,你师父还有生息!”苏青将手轻轻一招,将崇光真人置于殿侧的玉塌之上。

    突如起来的变故让一众吃席之人都放下手里的灵杯围拢上来,想看个究竟。

    几乎没有人相信乔晓嘉会在大厅广众之下对恩师下手,更不相信一个结丹中期修士说不行就不行了。

    纵然没金身护体,除非寿元已至,否则,金丹长老根本不可能这般脆弱。

    只见那位极品丹师从拿出一枚灵丹迅速塞入崇光真人口中,接着双手抵住其后心为其渡灵。

    不过半刻钟,原本已无生息的崇光真人突然张开眼“这何在何处?”

    乔晓嘉见师父眼底已恢复清明,激动不已的扑上前道“师父,您感觉好些了吧?这是符宗,今日开山。”

    崇光真人有些吃惊的问“我怎么了?这”

    他见一众结丹真人都好奇的围在四周,不由惊讶不已。

    “真人,恕我直言,你身内灵元几近竭枯,最近可有动用真元?”苏青一脸凝重的问道。

    崇光真人有些茫然的摇摇头。

    本来已冲上来的慕云眼神一缩,伸出的手又退了回来。

    正好被立于苏青身后的洛阳看来,他神色一闪悄然跟苏青传音“那个慕云有些不对。”

    苏青抬眼扫了慕云一问“慕云,近来,可有发觉你师父有何不妥之处?”

    “师父精神力大不如以往,我只觉得是心志不畅所至。”慕云正了正色道。

    他这样的说法本身也没问题,但苏青总觉得有些过于敷衍。

    更奇怪的是,崇光真人本身根本丝毫没意识到灵元之失。

    就连玉天枢也颇觉得不可思义。

    “师父,我近来一直忙于立宗之事,也没有好好在您身侧侍奉,不如,你在符宗留些时日”乔晓嘉见苏青示意她留下崇光真人,不由上前动情的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