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38章 那要改变的人生啊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两声啪啪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不过这次这两个细微的声音却并没有引来关注的目光。因为教室里此刻已经热烈了起来。

    三三两两的学生在前前后后的讨论交流,那景象足以让人感觉这是在开一个热烈的讨论会。

    不过黄平还没有功夫注意到这个,他的所有心思都在接下来的捣乱上。

    齐东和向楠都回过神来了,明白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了,都有些傻眼。他们何曾有个连续两小时听课的纪录!

    太他妈诡异了!

    齐东感觉一阵毛骨悚然,看向方澜的目光中竟隐隐带着一丝畏惧。

    正好方澜的目光也向他们三人看了过来,齐东心底一颤,身子微不可察的一抖,好似打了个冷颤,齐东下意识的将目光硬生生的移开,落到了黄平脸上,想要从那里找到些许的勇气。

    幸好此时黄平的目光没有对方澜对上。

    他看着齐东,奇怪道:“东子,你咋了?”

    “没,没什么。”齐东结巴道。他才不会说是因为看到了方澜的眼神害怕了。

    “还有一个多小时我们不能浪费了,一定要记得咱们的计划,不能再走神了。”黄平语气中颇有些语重心长的意味,又有些恨其不争。

    向楠在一旁沉默不语,不知在想些什么。

    黄平想的捣乱方法很简单,那就是问问题,故意问一些稀奇古怪让方澜答不上来的问题,然后另外两人再添油加醋,在一旁趁机起哄。

    “上课了。”

    随着方澜的声音落下,教室里陡然安静下来,所有学生都回到自己座位,然后等待方澜授课。

    这一番诡异的情况再次让黄平三人感到悚然。

    授课持续了一小段时间,一个刺耳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这个声音独属于齐东那个性的嗓子。

    “方老师,我有个问题要问!”

    齐东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已经预料到自己将成为教室里众人的焦点。

    但他绝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焦点是如此的烫人,自己好像被要融化了,被其他人的目光杀死。

    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齐东身体突然表现出一阵毛骨悚然的反应来,身体瞬间一颤,鸡皮疙瘩爬满全身,一道道带有疑问,责备,不满,敌意的目光直刷刷的向他射来,落在他脸上。

    齐东感觉其他人的目光是如此的刺人,他感觉自己好像变成了游街示众的囚犯,等待老百姓的唾弃。

    “这个人要干嘛啊。”狄梦云小声抱怨着,一双明亮的眼睛却是紧紧盯着方澜的脸,似乎在等待他的回答,眼中无比期待。

    “捣乱的家伙。”林然然脸上满是气氛的表情,恶狠狠的盯着齐东,恨不得咬他一口。

    在一众学生对齐东生出种种诸如不满,责备,不解等情绪的时候,这个时候,方澜的目光也落到了齐东的身上,目光中带着莫名的意味。

    “哦,你有什么问题?”

    方澜淡淡笑了一声。

    齐东感觉心里产生了无名寒意。

    方澜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只是看着齐东,等待他的提问。

    齐东忍受着周围学生火热的目光,冷汗从头上滴下,嘴上结巴道:“我,我想问的是,看一个人不顺眼是不是也是视觉表现?”

    齐东感觉周围人的目光更加刺人了,这些目光中,齐东分明能够感觉到嘲讽的意味,带着不屑与蔑视,这种目光他太熟悉了,以前经常能感受到。

    齐东感觉到了羞辱,他强忍住心中怒意,连忙向黄平和向楠看去,打算向两人求助。

    这两人在干什么呢?

    原来,这两个人从齐东开口发声之后就被众多学生的目光盯住了,那盯着他们的目光一点也不比盯着齐东的少,好像有着深仇大恨,恨不得冲上去。

    黄平和向楠两人给齐东一个自求多福的表情,然后默默低头,掩饰自己心中的不安。

    周围人的目光实在太火辣了,稍稍抬头就能看见不少眼中带着敌意的眼神,还有脸上威胁警告的表情。

    刚才一瞬间,黄平两人感觉自己好像突然被洪水猛兽给盯上了,一动都不敢动弹,也根本想不到要起哄,添油加醋了。

    “嗯,你这个问题很好。我打个比方吧。就以你为例,比如我现在看你很不顺眼,那么究竟是什么地方令我看不顺眼呢,你的外貌?你的表情?你的语气?你的身份?你的神色?你的性别?还是对我有不满?”

    “其实,这些方面的东西都通过你自己这个人向我表达了出来,而我接收的地方一方面有精神,一方面就有视觉。我所见到的你,一切,包括你的所有状态,不管是外貌,表情,语气,还是身份也好,通过一种视觉表现的方式呈现在我的眼前,而我眼睛看到的将会反应给我的大脑从而做出判断,这就是视觉表现,他涵盖了你很多方面的特点,视觉就是接收这些信息的一个大方面。”

    “由此我们可以推断出,想要抓住一个人的目光,吸引他的注意力,除了外表样子外,气质精神,身份地位,甚至是一个声音都可以,这些都会被捕捉到,呈现视觉表现的样式。这可以运用在许多方面,广告设计,应酬谈话,艺术创作,动作舞蹈等等,可以运用的地方实在有很多。”

    “好了,你坐下吧。你能想到这个问题说明你动脑思考了。但是上课期间,有什么疑问可以自己找办法寻找答案,这样印象更加深刻。这次因为新来了许多同学,我就额外给你解释了一次,但下次就不会了。你明白了吗?”

    齐东感觉对面的目光带着莫名的意味,让他想到了某种大型凶猛异兽,冷汗瞬间就下来了,下意识的就点点头道:“我知道了。”

    随着齐东的问题结束,众人的目光再次回到了方澜身上,注意力回到了讲课内容上。

    齐东感觉自己好像经历了一次生死存亡的时刻,那无数目光的洗礼将他整个人都洗了个遍,也洗去了他心中继续捣乱的念头。

    捣乱念头同样消失的是黄平和向楠。

    某处不时有充满了威胁,敌意的目光投过来,那冰冷敌意如即将捕食的异兽盯着猎物。

    黄平和向楠感觉这次来课上捣乱简直就是个笑话,周围人的目光瞬间就摧毁了他们的胆意,让他们生不出勇气来。

    周围的氛围与他们格格不入,让他们分外难受,刺头也是需要环境映衬的。没有合适的环境氛围,刺头也得乖乖老实。

    那种不管不顾捣乱的刺头是呆不长久。黄平自认为还是一个有原则有抱负的刺头,因此在意识到周围的环境不允许之后,就渐渐熄了捣乱的心思。同时他也对杨术埋怨起来。

    说到底还是这个老师的怂恿才让他决定来捣乱。

    不过很快,黄平就觉得他要感谢这个老师了。这其中还包括了他的两个兄弟,向楠和齐东。

    没有了要捣乱的心思,黄平三人就将心思都放在了听课上。这一听还真不得了,渐渐的就进入了状态。

    他们再次入迷了,沉浸在了方澜的讲课内容当中。

    不可自拔说的就是视觉艺术课中的众学生。

    方澜的讲课内容,不仅包罗万象,涉及的知识极多,还被方澜以别样的方式讲授出来,通过有趣的方式将知识教授给学生们。

    同时方澜施展的神术,使得学生们能够以最理想的效率接收到他所讲的知识内容。

    每一个上课的人学生心里都会觉得自己好像变聪明了,变得记忆力理解力强了,方澜讲课的内容都牢牢印在了脑子里,稍微回想一下就能回想出来,然后加以运用。

    这种愉快,进步又很明显的学习方式,让的学生们不可自拔,沉浸在了吸取知识的快乐当中。

    而且,方澜的这种方式还没有丝毫的副作用。

    甚至有潜移默化影响学生身体素质的作用。这些作用学生们日后才会渐渐发觉,当时却不会意识到这些。

    第一次八十人的授课出乎预料的成功。

    那新来的二十名多学生也在第一时间就被方澜的讲课内容吸引,心中证实了这些日子以来有关方澜上的视觉艺术课的传言。

    下课后。

    二十多名新来的学生一脸的兴奋的谈论着课程内容,其中不乏对方澜的赞美与崇拜。

    “果然厉害!”

    “听得内容我全都记住了,比任何时候感觉都好!”

    “这就是一个好老师的作用啊。”

    “以后我要将使视觉艺术课当成了必上课了。如果真能做到方澜老师说的,以后出了学校找工作应该不会太困难了。”

    “而且是好工作,工资高的工作!”

    教室里一阵阵的热烈讨论。

    黄平三人听在耳中,心思复杂。三人对视一眼,都从眼中看出了特殊的意味。

    齐东小心的说道:“黄哥,以后我们来不来听课啊?”

    齐东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听课也不是那么的无聊,还是挺有趣的,心里面想要下次再来。

    黄平目光看向了向楠,向楠将头一低,说道:“这个老师好像还挺有水平的,听听应该不错的。”

    黄平难得露齿一笑:“那以后咱们三个就来听吧。”

    齐东,向楠两人脸上露出笑容,对,听听也没什么,在学校里反正都是要听课的。

    也都是要听课的……

    ……

    阳景别墅区。

    一辆豪华飞车在大门口停下,车上走下一个年轻人,他手上是一些特殊的学习工具。

    年轻人将钥匙交给保安,走进了别墅里面。

    里面一大片别墅都是他家的,他想了一下,选择了一个方向走去,选中了其中一座别墅。

    他选择的别墅稍小一些,但实际上这座别墅比较特别,其中甚至有一样道具,能够在一定时间内运用起来。

    年轻人进了别墅,就打开了那样道具,顿时年轻人感觉空气中有着特殊的气息波动,他只能隐隐感应到,但却无法捕捉。

    “道力的力量,我才初级道者,没办法运用。”

    “不过其中加持了道力,能使用一段时间,但是效果好像还没有学校里的好。”

    年轻人摇摇头,将心里的疑问压下,然后进了一间书房。

    书房里有不少学习的资料,都是他最近收集与打开的。

    过了一会,年轻人就开始了校外的再学习。

    如果有熟悉的人看见这一幕,必定会大跌眼镜,因为印象中的年轻人绝对不是一个对学习感兴趣的人,绝对不可能晚上回家了还学习。

    相反,他能坚持去学校就不错了。

    但眼前的一切,却真实发生着。

    晚饭时间,年轻人与父亲一起吃饭。

    年轻人的父亲是一名高级道者,在清潭镇的地位不低,身拥不少资财。在清潭镇是风云人物。

    但此刻在家里,他就只是个父亲。

    两人沉默的吃着饭。

    突然父亲开口说道,脸上难得的带上了笑容:“听人说翰儿你最近的学习成绩又进步了,今天也是一大早就回家学习了。很不错!”

    年轻就是在“清潭艺术科技学校”上学的刘翰。

    听到老爸的称赞,刘翰顿时脸一红,声音也变得低了:“也没什么,就是觉得比较有意思。在学校的时候有不懂的地方,就回家来查查。”

    “你能这么想很好,知识是能够改命人生的力量,你修炼一途上没什么天赋,那就努力学习知识吧,也并不是只有成为修士才有出路,说到底我们还只是普通人,在普通人的世界,修士的身份反而不适合。”刘明华一脸的欣慰之色,对儿子最近的表现感到十分满意,目光中又带着好奇。

    父亲的称赞,这是极为遥远的事情了。对刘翰来说,除了在小时候听到,长大之后,就基本没有听到了。

    因为早早就失去了母亲,刘翰与父亲的关系并不好,两人也十分疏离,平时见面的机会也不多,一个忙着工作赚钱,一个忙着玩乐。

    但最近父亲回来的时间长了,也常常跟他说话,表达着关系,也称赞了他的进步。

    刘翰发现他竟然十分享受这样的感觉,父亲的称赞也让他更有动力学习。

    这也是它这些日子一直坚持上课学习,下课也学习的原因之一。

    学习是获取知识,直接与以后的生活,人生挂钩,可大可小。

    “我们老师讲的课非常有趣,否则我也没那么多心思花在上面。现在讲的视觉艺术,我觉得对老爸你也有用。”刘翰说起了课上的内容。

    “哦?说来听听。”刘明华笑眯眯的看着刘翰,儿子的懂事让他发自心底的高兴。

    刘翰接着说了视觉艺术的上课内容,许多内容对于刘明华来说都十分新颖,尤其是经常从许多角度来解读视觉艺术,更让他大开眼界。

    视觉艺术,刘明华也都接触了解过,但现在听儿子所讲,跟自己所知道的完全不同。

    听着听着,刘明华感到动容,刘翰说的东西对他都有很大启发,心中有了新的感悟。

    甚至,刘明华感觉自己的修为都有所反应,似乎是因为他的某些思想感触。

    不知不觉,父子俩个讲了好几个小时,晚餐也换上了甜点,餐后茶水。

    今天,这一对父子俩说的话比过去十几年说的都多。这是两人都没有想到的。

    在过去,两人也不可能耐下心来。

    无形中,方澜的课竟然让刘翰的人生似乎都发生了变化。

    父子俩个聊完,时间已经比较晚了。

    刘明华叹了一声:“你们那个老师真是了不得,竟然能将视觉艺术讲的如此透彻,真不简单!厉害厉害!”

    刘明华连连赞叹。

    刘翰脸上放光,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那是自然。方澜老师真的很厉害,我从没见过这么厉害的一个老师,竟然能将课讲的这么有趣,而且学起来一点都不觉得无聊。今天,我们视觉艺术课人数限制已经扩展到八十个人了。以后或许会有更多的人来听。”

    刘明华打听了一下方澜的情况,脸上惊奇道:“竟然这么年轻,之前我还以为是个老教师呢,没想到才二十多岁。这么年轻就这么厉害,更加了不得。儿子,跟方澜好好学,他说的东西很有用,对你有好处。”

    刘翰点头应道:“不用老爸你说我也会的。以后我就是方澜老师的专职学生。”

    刘明华笑了起来。

    这一个夜晚,因为一个人变得格外不同起来。

    事实上,刘翰心中已经对方澜佩服的五体投地,崇拜尊敬,将方澜作为了自己的榜样,当作是最尊敬的老师。

    远在小公寓的方澜,此刻却是感觉到有一点点微弱的神力从远方被他吸收而来。

    每天晚上,方澜也都会接收到来自莫名的神力。

    “应该是来自学生的了。或许是因为信仰力量增强了。又或许是因为有其他人提供了信仰力量。”方澜的脸上微微露着喜色。

    如今,方澜接受到的神力渐渐变得多起来,让他心中振奋。

    “教学应该不是唯一的增加神力的办法。或许我该试试其他办法了。”方澜的脑中闪过了一些念头想法。(。)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