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77章 请了尊老虎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观察者报告。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末日世界。

    此末日世界因地灾天灾,野兽变异而成形,威胁度较低。

    ……

    末日世界所在是一个小型世界,有广阔的蓝色海洋,以及一块拼凑起来的小型陆地,这里的人称之为新大陆。

    新大陆的结构是……

    此末日世界主导的生灵是人类,为浩瀚世界中存在较多的一类生物,吾等一向称之为矮人。

    正如吾等以往的称呼一样,矮小的身躯,发达的大脑,是他们的特点……

    人类矮人目前进化程度较低,目前处于工业化阶段,处在人类历史的底层处,民智也未开,完全如一群愚民一般。

    ……

    总结:此末日世界的人类不具备任何威胁,弱小的身躯,还未被开发的大脑,脆弱的意志,孱弱的精神能量……天地灾变以吾等文明技术亦在可控制范围内,主要有……变异野兽就如达拉斯大陆上的普通魔兽,是吾等的食物……

    观察者建议:可进行殖民,驯养程度良好。

    在末日世界地壳深处,有一个黑暗的空间,空间中有一个金属圆球,金属圆球银白色,上面密密麻麻的闪烁着光点,这些光点是一连串的信息流。

    一份有关于末日世界的观察者报告正通过不为人知的方式从末日世界发送向世界之外,不为人知的地方。

    ……

    安平城只是个小城,但能从末日时代以前一直完好的留传到现在,也有其特殊之处。

    安平城不大,但风格样式却是走的古老王朝的路子,根本上来说它已经是从古代留传下来的,并不是末日之前那个叫做现代的年代建造的。

    “现代年代”的城,其实不过是有个城的形,概念意义更大于实际意义,指的是人口密集,工商业发达的地方,不似古代的时候,城,就是占据一方四野,外有城郭的建筑。

    安平城,就是这样一座城,外有郭,内有城,笼罩四野,将人牢牢保护在内。

    安平城这样的城不多见啊,大多已经淹没在历史之中了,古时候的人想必不会想到他们年代建造的城会成为人类最后的救命稻草,成为灾难之后的庇护所。

    安平城在古代也不过是座小城,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开了四个城洞,供人进出。后来,灾难之后,人类占据安平城,为了抵抗变异野兽的进攻,也就没有再开城洞,依旧保持着四个城洞的模样。

    每天都有进出的商人,武者,一辆辆车,一排排队伍,在城洞中进进出出,旁边有武者公会的武者守卫在一旁,倒不是收取入城费什么的,而是警惕来外城外的威胁。

    也有与其他武者联络的意思,在城外巡逻,探查的武者将消息传回武者公会,第一时间采取防卫措施的就是在城洞附近的武者。

    城南一角的街边,有一栋挺老的建筑,像是客栈模样,实则是个小酒馆,当然,也可以喝茶聊天。

    这里,也是个小道消息聚集流传的地方,常常流传安平城中大大小小,各种各样,从武者公会,到某家某户的小道消息。

    刘二与三位朋友来到这家小酒馆,年轻的叫莫桑的看了一眼小酒馆:“闲聊酒馆”,嘿了一声,道:“还真有意思。”

    旁边年纪大的叫杨环,示意他不要大惊小怪,不要引人注意。

    最后一个冷着脸,保持沉默的王石默默点头,表示同意杨环。

    小酒馆里一派悠闲独特的景象,喝茶的,大口喝酒的,小口抿的,坐大堂的,开包间的,独自一个人儿的,带着女人一起来的,默不作声的,指名道姓的,闲聊歪嘴的,咋咋呼呼的,在这里应有尽有。

    有几个人的闲聊进入了几人耳中,语气带着好奇,疑惑,畏惧,期待等等。

    “昨天,一个外来人被王家逮去了,这都第三个了,为的啥你们知道不?”

    “还不是因为那个传言么,举头三尺有神明啊。”

    “哟,老方你一脸滋润是闹哪样,莫非你见过?”这人语带嘲讽,意味很足。

    “见不见咱不说他,但我信,这与我见不见也没关系,信了就敬畏,不信就像你,就拉倒吧。”

    “我宁愿不信,信的人都被抓了,谁知道现在还活不活。”

    “随便抓人,武工的人能罢手?我看过两天也就放了,估计是打听点消息罢了。”

    “哪里的消息?嘿,这传言是从哪里开始的,好像也没人知道吧,突然之间就有人说这个事情了,难不成真是神明搞的鬼?”

    “我倒希望如此,这鬼世道,也该变一变了,咱不求富贵荣华,至少也回到以前的日子啊,安居乐业,比什么都强,现在外面那变异野兽,忒操蛋了。”老方说着说着,感叹一声,又骂了起来。

    “你咋不求求神明呢,兴许神明一高兴,给你个属性内气玩玩,你就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呗。”

    “兴许啊真的行。”

    “嘁,鬼信呐。”

    “老方你就做梦吧,异想天开,神明能在上头?要是在上头,当初末日的时候咋不出来,偏偏这个时候冒出来,冒出出来干啥?!”

    “能干啥?闹着玩儿呗。”

    ……

    几个年纪不小的中年,老年人聚在一起,谈论着,也没避讳的意思,旁边其他的人也饶有兴致的听着他们的谈论,不时点头摇头,有赞同的,有欣赏的,也有鄙视反对的。

    在酒馆里其他几个地方也有谈论的,对神明之事看法不一,也有分析这一传言的,其中更有特意在酒馆里面打探消息的人,眼珠子转动,小心注意着每一个人,试图找出一丝蛛丝马迹。

    刘二四人不动声色的听着,面色不变,并未显露出有多少兴趣来。

    四人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下,点了几杯茶,要了一些吃的,安安静静的坐着。像他们这样的人,在酒馆里面多了去了,也没人会多注意,更加不会想到此刻他们口中谈论的神明竟然与他们有关。

    过了一会,一个年轻男子走进了酒馆,向四周看了一下,目光在刘二四人身上略过,目光移动到一旁,然后走向了其中一张桌子坐下。

    年轻男子百无聊赖的吃着东西,听着其他人的谈乱。

    时间慢慢的过去,有人离开,有人进来,无论是刘二四人还是那个年轻男子都静静的坐着,没有离开。

    刘二旁边的一张桌子上有人离开,年轻男子移动过来。

    “事情怎么样了?”刘二轻声问道。

    年轻男子轻笑了一声,故作迟疑道:“有点难办啊。”

    刘二头微微抬起,眉头一扬:“有什么问题?”

    “嗯,的确是有点问题。”年轻男子微微点头,继续以一种很低的声音说着,好似是自言自语:“虽然你给的有关尚动俱乐部的资料非常详尽,让上层知晓了许多尚动俱乐部的秘密,足以让你从尚动俱乐部撤回来,让你当个大队长的位子。但俱乐部内部还是有高层不太满意,觉得不能浪费了你这个探子。除非……”

    说到这里,年轻男子止住了话头,似乎在等着刘二的回答。

    “除非什么,有什么要求就说吧,走到这一步难道我还会退缩吗!”刘二语气之中有着不满。

    “嗯,是这样的,其实是俱乐部高层需要你在安平城帮个小忙罢了,帮完这个小忙,你就可以回俱乐部了,大队长的职位也会被你准备好。”说着,年轻男子颇有些期待的等着。

    刘二能感觉到他的情绪,心中微微诧异,只是对于他说的一个小忙,却是不屑一笑:“高层那些人脑子里在想什么!如果真是一个小忙也就算了,要是别的,我就要好好考虑考虑了。”

    刘二并没有直接拒绝,也没有说答应。

    “是要你去帮一个人,这个人对俱乐部很重要,带着重要的东西出安平城,俱乐部高层要你辅助他离开安平,就这么简单。”

    刘二突然嗤笑一声:“你要是什么都不说,那我就直接拒绝了。”

    年轻男子急道:“那个本身有着武师实力,只是受了点伤,而且对手也不简单,主要是人多,所以需要帮助。”

    “武师…你觉得我能插手上?”刘二不为所动。

    “实在是没办法,俱乐部没人手了,如果是你,或许有办法,毕竟你现在在尚动俱乐部,而且你不是要离开尚动么,离开之前就算暴露了也没事,到时候天启会护着你。”年轻男子苦笑几声,语气有些急,

    “什么时间,什么地点,我怎么找他?”

    刘二的直接让年轻男子微微一怔,然后语气中带着几分喜色,然后低声说了几句。

    “尽量保证那人的死活,如果实在不行,至少要把东西待会俱乐部,这是高层给你的任务。”说完之后,年轻男子急急忙忙走了,好像真的很急似的。

    刘二戏谑的看着年轻男子离开,他知道年轻男子这么急的离开,无非是怕他反悔罢了。

    而且,他们可能也没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找他来,不过是打上一层保险。

    “二哥,干么?”莫桑小声问刘二。

    “不干也得干啊。”刘二不在意的笑了一声,顿了顿,他说道:“或许干完之后还有意外收获。”

    ……

    安平城,春风街,某个小巷。

    一个中年男子拎着个包,出现在小巷中,看上去就像是工作结束回家的人,但只要看一眼就知道他绝不会是普通人。

    他的腰间挂着一把剑,剑鞘上斑驳的痕迹,看上去十分古老,他的神情从容平静,目光落在小巷中的某处。

    “既然来了,就都出来吧。”

    中年男子的话音落下,然后是一阵长时间的沉默。

    长时间的沉默,确定只有中年男子一个人的时候,隐藏的黑暗小巷中的敌人不再隐藏自己的行踪,渐渐现身出来,接连的脚步声响起,声音很轻微,但人数不少,足足有上百名脸色肃然的男子从小巷中走出。

    静静的看着不断走出来的人群,中年男子微微一笑,“火龙帮,林玉成,还有南城派的宋之先,原来是你们两个来了,看来是收了不少好处吧。”

    百名男子身后走出两人,一人身形微胖,一人身穿青衣,却是个瘦高个,两人走出来看着中年男子:“老李,你还是将东西交出来吧,你没有任何胜算的,把东西交出来,或许我们还会给你留个一条性命,要是不交出来,那就对不起了,只能让你尸骨无存。”

    中年男子平静的看了两人一眼,目光平静,“就凭你们两个吗?”

    “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已经受伤了,你以为你还是原来李阎王吗?别开玩笑了,今天就让你尸骨无存。”

    “是么,你们可以试试。”

    中年男子伸手握住腰间的剑柄,刹那间一股杀气从他身上散发出来,转眼间中年男子就变得杀意凛然,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李阎王之所以被叫做阎王,就是因为他杀人无算,死在他手里的人不知有多少,凡是见过他出手的人也早没了性命,所以基本上没人见过他出手,所以在外人眼里,根本不清楚他的真面目,只以阎王称呼。

    “大家不用怕,他早就受了伤,发挥不出一半的实力来,我们这么多人,还怕杀不死他么,一起上!”

    在林玉成的鼓动之下,身后的一群男子叫嚣着从四面冲了过来。

    “一群笨蛋而已,”看着冲过来的敌人,李阎王只是冷冷的笑了一声,然后只见他腰间的佩剑如蛟龙出鞘一般,看似缓慢实则迅速无比的刺向了冲在最前面的一人。

    李阎王的剑很普通,只是有些古老罢了,不过这也是个问题,就好像一把随时都要断掉的老剑,让人觉得只要多用几下就会坏掉似的。

    但就是这样一柄长剑,如灵活的毒蛇一般,刺了出去,平直的剑身,从前段强行弯曲了一下,拍打在最前面暗刃的胸膛上,一股强大的力量从剑身上传递而出,啪的一声,直接将那人的胸膛拍的凹陷了下去。

    随后才传来一声沉闷的如击中败革的声音。

    还有一声异常响亮的惨叫。

    就这么,冲在最前面的那人成为了最倒霉的一人,几乎是连李阎王的脸都没见到就被当成一块肥肉给拍扁了,又好似风筝一样,凄惨之极的破空飞了出去,落到了十几米外,看上去好像已经完蛋了。

    这么直接利落的就被杀了一人,其他冲上来的人的动作都齐齐一滞,他们的目光下意识的就落到了那最先倒下的那名同伴身上,然后他们才想起来他们要对付的是赫赫有名,杀人如麻的李阎王。

    一把剑就有那么大的力量,将一个人拍飞十几米。

    一把剑就有那么厉害的杀人手段,简直恐怖!

    “好厉害的武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眼中透着恐惧之意。

    只是这还没完,李阎王再次踏出,挥动长剑,挥舞的长剑绽放出嗡嗡剑鸣,极尽灵活之态,如鞭子一般。

    每一次挥动长剑,就有一道人影飞起,飞起的人影都被重重击中,短时间之后就没了声息,这些人可都是至少中级武士的实力层次,不少还都是高级武士,内气强大。

    人影不断横飞出去,惨叫声音不断,响彻了小巷。

    虽然李阎王看上去挥动长剑十分的轻松写意,但从他脸上不时会出现的痛苦表情来看,实际上他攻击的很勉强。

    只不过对付这些人或许还不放在李阎王的眼里,因此他似乎不觉得有什么。

    “太厉害了!”

    这是所有围攻他的那些人心里面的想法,就连林玉成和宋之先都心中震惊,难掩脸上的惊色。

    “李阎王,没想到受了伤你还这么能杀!幸好我们人多,不然还真被怕杀光了。”

    不声不响的,从四面八方又涌出来不少的武者,初级武士,中级武士,高级武士都有。

    李阎王往那边看了一眼,手上的动作不由加快,出剑速度更快,飞起的身影也增多。

    只是,武者真的很多!

    要是李阎王还处在全盛时期,这些武者不值一提,还不够他杀的。

    但现在他受了不轻的伤,每一次如常的发挥都消耗他极大的精力,本打算速战速决的,但没想到对方准备的人还真够多,杀都杀不过来了。

    应该怎么办呢。

    李阎王正在苦恼之际,好整以暇的林玉成与宋之先两人也在看着自己的手下兄弟一个个被杀,一个个被长剑击飞,刺死,就好像在李阎王手中的不是生命,而是一片片落叶。

    两人的心里也忍不住一阵阵颤动,为李阎王的杀人如麻而心惧,身躯微微颤动着,不敢动作。

    “再等一会,再让他费点力气,还有大餐等着他呢,等一会我再出手,那时一定宰了他。”

    “大家加把劲,他不行了!”

    小巷中响起一声声厉吼,那群武者仍旧是悍不畏死的冲向李阎王。

    “怎么,我们现在帮忙么?”小巷某处黑暗中,一个声音在某处神秘的地方传递。(。)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