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02章 突发事件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林晨年纪还太小不允许外出,因此网络成了他与外界联系的主要的手段。

    林晨的网络技术就不用说了,虽然无法运用超凡力量,但也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能比的,他的经验与知识摆在那里。

    通过网络,林晨知道了“大陆风云”这款游戏的大致情况,一切在他的预料之中。

    接下来,只要慢慢发展就好了,他想。

    如何让人的意识进入虚拟的世界林晨还没解决这个问题。现在他一有空就在研究这方面的问题,但几乎没什么进展。

    可以确定的一点是,肯定需要借助高科技手段,超凡的力量是不用想了,根本发挥不出来。

    论到高科技还是西大陆的美利坚合众国最厉害,至少领先汉国二十年,林晨黑了美利坚合众国许多研究机构的资料库获得了一些有关如何提取脑电波的技术资料,与自己掌握的知识进行对比,寻找可靠的办法。

    实验也是个比较麻烦的事情。

    林晨常常待在家里,脱不开身,试验的事情就渐渐搁置下来,毕竟他才三岁,在外人眼中还只是个小孩,再厉害也不会随意让他外出的。

    主要是林晨也不急,准备等时机成熟的时候再进行实验。

    这方面的实验不能假手于人,林晨选择自己亲自来做,这就要求前期准备工作得做好,设备,人选,地点等等,不能出差错,否则就少不了麻烦,在这个世界上,林晨没有以前的超凡伟力了,凡事都得小心。

    林晨都是在网上联系的人员,买卖设备,暗中筹备实验室。网上终究少了一份保障,有的事情还得自己亲自出面。

    但他一个三岁孩子真要出现在现场,那就不是买卖能否顺利的问题了,绝对会有性命之忧。

    不过,这个性命之忧是相对于别人来说的,只要对方没有强大的火力武器,林晨还是不怕的。

    这天晚上,林晨偷偷从林家溜了出去。

    中海市的三花街,十分著名,与其他步行街的繁华不同,这里是另类的繁盛,这里有各地的文化交流,国内的,国外的,本地的,外地的。

    从另一个层面来说,这里又是比较混乱的。

    简单来说,就是混杂之地。

    林晨赶时间,打车赶到了三花街。

    出门前,林晨花了一番妆,戴上了帽子,墨镜,贴上了胡子,装作是身材矮小的青年。声音也控制着发出较为浑厚的声音。

    一般人绝对看不出来。

    下了车,林晨就径直往三花街的天聚酒楼走去。

    整个三花街的布局构图都在林晨脑子里,就是闭上眼睛,林晨也不会走错。

    进了天聚酒楼,报了一下预定的包间号,林晨跟着服务员进了303包间,等待另一个合伙人的到来。

    只不过令林晨没想到的是,合伙人没等来,倒是等来了一群亡命之徒。

    包间里面中间放着一个方形桌子,布置的还算压制,放置着餐具以及就被等必备之物,两套面对面的座椅分列方桌两旁。

    林晨坐下后就没有点菜,他也不缺这点饭菜,一直等着。

    他有心出来透透气,倒是提早来了,合伙人还没到。

    林晨的包间是靠窗的,打开窗户可以看到外面的夜景,挺漂亮的。

    正想着事情,突然外面传来一阵喧闹的声音,好像是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林晨的灵魂之力散发而出,感应酒楼外面的情况。

    绝对有事情发生了!

    林晨一皱眉,看来事情还不小。

    这时,包间外传来一阵敲门声,敲了几下后一个服务员走了进来,满脸歉意的对林晨说道:“客人,实在不好意思,刚刚接到警局通知天聚酒楼要立刻关门,所有的客人不得擅自离开,等警方通知了才能继续营业。”

    看来果然是遇到大问题了,否则一般情况不会要求酒楼停业的。

    “知道是什么事情吗?”林晨问。

    服务员摇头,“这个我也不知道。”

    这时一个女服务员走了过来,一脸的紧张。

    “甜甜,你怎么来了?”男服务员问。

    “天哥,听说正有匪徒往我们这边来,我们是不是现在离开啊?”叫做甜甜的女服务员神色紧张,语速很快,将听说到的大致情况说了出来。

    “应该不会过来吧。匪徒来酒楼干什么。”男服务员面色一变,安慰了一声,然后对林晨说了声对不起,立马离开了。

    林晨心想麻烦还不小,他正想离开,不想趟这个浑水,突然感应到正有一批人过来,进入了酒楼,他们每个人身上都带着一把枪,有小枪,冲锋,还有手榴弹。

    我去。

    什么事情这么大阵仗。

    来的一批十五人很快就将酒楼包围。

    林晨听见楼下传来吵闹声,还有小孩子的哭泣声音,更有很多人低声抱怨,虽然也有人想要提前离开,但正好被逃犯们撞见,开了几枪之后老老实实的重新回来。

    外面的街道上,一辆辆警车将天聚酒楼包围了,一名名警察在底下聚集,每一名警察都是荷枪实弹,也不知发生了什么大事。

    外面,此刻有数十名警察将天聚酒楼团团包围,但是没有轻举妄动,逃犯们明显进了酒楼,让他们投鼠忌器。

    “人都到齐了吗?”

    “情况怎么样?”

    “西面已经封锁完毕。”

    “北面已经封锁完毕。”

    “东面已经封锁完毕。”

    “注意,匪徒共有十五人,每人都持枪,做好强突准备,注意酒楼里的人质安全。”

    不断有警察布置的声音,匪徒们竟然逃进了一座繁华的酒楼也让他们十分紧张,一个处理不好将会造成极其严重的恶**件。

    此时,酒楼所有的人都被集中到了大堂,一个个脸上惊惶失色,透着不安。

    匪徒也全都在大堂中,足足十五个匪徒足以将所有人镇住,特别是他们手中的枪,对普通人来说简直就是大杀器。

    尽管人群中有人可能地位不普通,但面对这群有枪的匪徒,他的身份地位也丝毫不值一提。

    对匪徒来说也就是一条命的事情。要是在这里死了,那就太冤了。

    每一个匪徒手上都有枪,林晨也不想冒险,就跟着众人来到了大堂里面,静静的蹲在地上,心想如果事情顺利解决更好,他也不必麻烦了。

    酒楼里的所有人都被集中在大堂,一个个匪徒都带着黑色面罩,但说起话来都是凶恶,动不动就要杀人,所有人都一脸的恐惧,担忧之色明显,有的人低声哭泣着,小孩子的声音尤其刺耳,孩子的妈更是脸色连变,生怕匪徒要杀孩子。

    “都他妈给我闭嘴,不想死的就老老实实闭嘴,要是不配合,老子先毙了他。”

    “阿虎,看着他们,谁敢乱动,直接杀了。”一个头戴黑色面罩的壮年男子直接对一名匪徒说道。

    “让他们把手机交出来,统统砸碎。”一个同样头戴黑色面罩的矮个子,手持一把冲锋,冲着人群走了过来,他挨个拿枪指着,让每个人将手机等通讯工具都交出来。

    轮到林晨了,他直接将手机扔到了地上。

    矮个子低头看了一眼林晨,嗤笑了一声,“原来是个侏儒。”

    林晨不以为意,低着头,一副很识相的样子。

    “老大,那群混蛋警察已经把这里全都包围了,我们怎么办?”不久之后,一个同样打扮的匪徒跑了过来,对壮年男子喊道。

    其他匪徒也都看向了壮年男子,等着他拿主意。

    “叫什么,包围了算屁,我们手里这么多人,他们不敢乱来,六子,你对外面的那群警察说,赶紧让他们给我们准备一辆越野车,不然十分钟我们杀一个人。”壮年男子训斥了一声,满脸的杀气腾腾,目光在大堂中几十个人身上扫着。

    众人一听匪徒要杀人,全都慌了,有的更是惊叫起来。

    一个男子慌张的叫了一声,同时站了起来。

    “叫你麻痹啊,给我坐下,不然老子毙了你!”一个匪徒拿枪指着那名男子骂道。

    那男子吓坏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背后一个匪徒直接拿枪把砸在了他肚子上,冷笑着道:“听不懂人话啊?”

    男子弯腰直呕,痛的眼泪都出来了。

    壮年男子瞧着来气,骂道:“妈的,一会带人质的时候这小子拿第一个,不行就给杀了让那群警察看看。”

    其他人都战战兢兢的低下头听着,心中祈祷着一会不要挑我当人质。

    林晨低下头,在观察着,在思考着以他的速度能否将所有匪徒击毙,默默推测了一下,发现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他的速度并没有快到无视枪械的地步,所以可能不小心就被会子弹打中,一旦打中就危险了。

    而且,即使将人全杀了,酒楼外面也全是警察,更加麻烦。

    所以,林晨打算暂时静观其变。

    “外面的警察听着,马上给我们准备两辆装满油的越野车,把路上那些狗屎路障都给我撤了,否则我十分钟后开始杀人之,每拖十分钟我就杀一个,死几个人就看你们的了。”一个匪徒拿着扬声器对着外面喊着。

    外面的警察顿时一群骚动,尽管知道匪徒可能拿普通人做人质,但没想到竟然这么狠辣,这么快就要杀人质,顿时纷纷心惊,在互相联络讨论。

    有的警察开始和上级联络,报告现场情况,情况很复杂,也很麻烦,不通知上级的话简直是不想活了,已经不是追捕匪徒的问题,而是要保证人员安全的问题,闹出人命来就是大问题。

    酒楼外面,一个男子站在外围,看着被包围的酒楼,露出一丝无奈之色。

    “这下麻烦了,不知道那人来了没有。”男子低声说了一句,随后叹了一声,“只好等这件事情结束了再联系了。”

    匪徒们给出了十分钟的时间限制,明显不想让警察们有充分的时间进行布置,规划更多的解决方案,要把主动权抢在手里。

    警察方面自然有人向匪徒回话,大概就是正在准备之类的云云,要求不要杀人人质,再多给一点时间。

    十分钟后,警方还没有将越野车准备好,毕竟准备越野车也是需要时间的。

    这个时候,壮年男子一指刚才吓得站起来,干呕了一阵的男子,“带上他,跟我出去。”

    一个匪徒立刻将那名男子架了起来,脸上冷笑着。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男子吓死了,挥舞着手臂。

    匪徒一枪砸在他肚子上,男子立刻又眼睛凸了出来,满脸涨红,一脸的痛苦之色。

    “麻痹,叫个几把!”

    “外面的警察听着,我们要求的越野车准备好了没有?”壮年男人脸上冷笑,向外面喊着。

    外面的警察立刻回话,“请再给我们十分钟时间,越野马上就到……”

    警察们的意思很简单,其实就是要拖延一些时间,争取些变数。

    而且,越野车也确实在路上,还有五分钟才到。

    壮年男子却不想再听他们废话,大声向外面喊:“说好十分钟,你们没准备好,那就别乱我们心狠手辣了,记得这个男人就是因为你们死的。”

    大堂里所有人这个时候也有人把头抬了起来看向门口,满脸恐惧。有的人蹲在地上更是瑟瑟发抖。

    男子听到匪徒好像要杀他,恐惧的再次叫了起来,鼻涕眼泪流了一脸:“不要杀我,我给你钱,我给你钱,要多少钱我都给,求你不要杀我。”男子使劲挣扎,更是吓得尿了裤子。

    壮年男子闻到了一股骚味,脸色一变,“艹尼玛,孬种,给老子死吧。”

    “嘭!”

    壮年男子朝着男子太阳穴开了一枪,立刻男子太阳穴被开了一个血洞,鲜血流了出来,叫喊声戛然而止。

    所有听到枪声的人都恐惧的抖动起来,有的人更是全身颤抖,出门来吃饭之前他们哪会想到挥出这样的事情。

    匪徒们将男子的尸体扔了出去,砸在地上,渐渐的一滩血迹扩散开来。

    外面的警察一阵寂静,气氛凝重到了极点。

    “外面的警察听着,再过十分钟不来,我们就再杀一个人质,反正酒楼里人质多的是,就看是你们耐心多还是我们人质多,哈哈哈哈……”

    匪徒们大笑起来。

    警察们脸色很难看,这是一伙穷凶极恶的匪徒,杀人成性。

    说起这群匪徒是抢劫一家珠宝行的,阴差阳错逃进了酒楼,现在变成了这种两难的局面。

    本来,根据线报,警察们就等着守株待兔了,但谁知道在关键的时候也不知道匪徒们是怎么察觉了,竟然死命逃了,后来就逃到了附近的天聚酒楼。

    就这样过了忐忑不安的几分钟时间,就在壮年男子又要杀人的的时候,外面的警察向里面喊了起来。

    “你们听着,我们已经准备好了你们要的越野车,西面的路障也已经全部撤了,你们马上释放人质,不要试图抵抗……”

    “六子,你去看一下。”壮年男子使了个颜色,立刻一个匪徒走出了酒楼,去查看准备好的越野车和路障。

    虽然是晚上,但此刻周围都是灯火通明,周围还远远的围了一些人,在遥遥看着。

    六子很快就看到外面听了两辆军绿色的越野车,西面的路障也都撤了,立刻返回酒楼向壮年男子报告。

    “老大,车子就在外面,路障也已经撤了。咱们现在可以逃了。”六子有些兴奋的说着。

    其他人听了也露出几分激动的神情。

    壮年男子听了稍微露出一丝笑容,“很好,算那些警察识相。”

    “阿虎,你去选几个人一起跟我走,想要逃走,人质是少不了的。”

    阿虎冷笑着应了一声,好嘞。

    壮年男子又叫一个匪徒去发动车子随时准备待命。

    本来听见警察答应了匪徒的条件酒楼中的众人还有些高兴,但是一听见匪徒老大要抓人质,立刻就慌了,心里面一个个都在祈祷,千万不要找我,千万不要找我。一个个低着头,生怕耳边听见匪徒的声音。

    “你,你,你,还有你,你们几个给我出来。”匪徒阿虎最后还点了在一旁蹲着的林晨。

    林晨慢慢起身,眼底闪过一道寒光,既然你们要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

    等出了酒楼他就打算找机会动手,脱离了警察的范围他也没那么多顾虑。

    匪徒总共找了四个人,其中有两个女的,一个是酒店女经理,一个是十七八岁的少女,一个是林晨,还有一个是瘦弱的二十多岁的男子。

    一名匪徒走过来,看了眼那名少女和那个女经理,笑的很特别,“乖乖的,大爷们心情好就放了你们,否则就让你们跟那个孬种一样。”

    匪徒指的是之前被他们打死的那个男子。

    现在那个男子的死去的样子还留在众人的脑中,少女和那个女经理立刻吓得不说话了。

    那个女经理似乎知道匪徒指的是什么脸色很难看,但也知道此刻还是要保住命的好,否则什么都别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