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弟1476章 奇异来历三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他们却不知道,这一切都被朱隶给听了去。

    以他激发了灵相的实力,离开之后又悄悄的返回了,他们都没有发现丝毫。

    既然发现了他拥有虚拟引导器的事实,那而且还打着他的注意,那么他肯定不会就这么离开的,一切为了小心起见,他必须要小心谨慎。

    如果有必要,他绝对会把知情的人全都解决了。

    “为什么知道我拥有虚拟引导器呢,虚拟引导器我一直独自使用,谁都没有告诉,老管家不可能泄露消息的,那么就是一下下人了,或许是通过最近的一些行动推测的,真正看到应该是不可能的。看来得好好整顿一下了,否则什么时候死了都不知道。”朱隶分析着,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冷哼了一声。

    “上官无心,既然知道了我的秘密,又要对付我,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朱隶淡淡冷笑着,一股杀意直上心头,心中已是有了计较。

    随后,朱隶看见那个叫做冰冰的女人也离开了房间,朱隶想了一下,打算先跟着她去看看情况。

    郊外某处,有一处老旧的居民区,叫冰冰的女人就进了一栋带围墙的三层小楼。

    这栋小楼位于居民区的最外围,位置很偏僻,一般人绝对不会到这里来,最近的一栋建筑都在几百米开外。

    朱隶无声无息的来到小楼前面,悄然进入到了小楼之中。

    轻轻一跃,朱隶就翻过了几米高的围墙,朱隶双眼明亮闪烁,看到在围墙下的一处阴影中,有一条狼狗,正趴在地上睡觉,听到朱隶落地的声音,睁开了眼睛。

    朱隶身影一动,捏住了狗头,微微一扭,狗头发出咔的一声,这狼狗直接被扭断了脖子,连声音都没有叫出来半点。

    在确定周围无人之后,朱隶小心的将狼狗的尸体藏好,然后迈步进入到小楼主体内。

    小楼中。

    在某个小楼的客厅里,几个男女聚集在一起,男的凶悍,女的妩媚妖娆。

    这几个男男女女不是在干别的,却是在看东瀛国特产艺术片,看的呼吸粗重,神情狰狞,身体温度迅速身高,艺术片中姿色上佳的女优的表演,强壮的男优卖力的耕耘,把几人刺激的都如野兽一般兽血沸腾了。

    几个男的顿时就都有点控制不住了,咸猪手开始不老实起来,在各自女伴身上来由游弋着,惹得几个女人传出咯咯的笑声,笑声妩媚,又撩拨得几个男人更加加大了力气。

    “不行了,哥们先去运动运动,你们慢慢看。”一个男人越摸越上火,终于受不了了,嘿嘿一笑,神情急切,他一把拉起女伴,跟几个同伴打了声招呼就开门出去了。

    男人走到一间卧室门口,女人吃吃笑着,不断说着挑逗的话语,惹得男人更加急切,还没进卧室呢,就开始动手脱起女伴的衣服来,露出白花花的身子,同时他又一边掏出口袋里的钥匙整备开门。

    突然,男人听到身后传来咚的一声,好像是有什么重物落地的声音,回头一看,就看到一个陌生人出现在他的眼前。

    他正准备大叫,陌生男子快速上前一步,他就感觉眼前一黑,接着脖子上一阵剧痛,隐约听到骨骼断裂的声音,接着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旁边的女伴正闭着眼睛享受男伴的抚慰,突然察觉到没了动静,不由娇嗔一声,“死鬼,怎么不继续了?”

    等她睁开眼睛,只见一道黑影一闪,然后就一声不吭的躺在了地上。

    朱隶掏出男人的钥匙,打开了卧室门,将两人扔了进去,低低的冷笑了一声。

    进入小楼之后,朱隶就明白这些应该是上官无心的手下,所以他也就不客气了。

    当然,朱隶也有试试自己实力的心思,正好这些人撞到了枪口上。

    ……

    客厅里面,早已不是之前的景象。

    此刻,六条身躯赤.裸的肉虫,正在客厅里面毫无顾忌的翻腾着。

    每一对占据了一个地方,旁若无人的狂欢着,肆意发泄着心中的欢愉,男人的喘息声和女人的呻吟声交织在了一起,整个客厅里都充满了一种淫.靡的味道。

    突然,客厅的大门无声无息的打开了,一个诡异的男子站在旁边冷冷的注视着他们。

    一个女人原本正在自己的男伴身上起伏着,却是突然毫无征兆的倒了下来。

    男伴正在兴头上,察觉到女伴没了动静,不由大为恼火,不禁骂了起来,嘿嘿挺动了几下,可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就感到脖子一凉,然后整个脑袋都歪斜了过去。

    男子眼中有的尽是不甘,他也算是身手厉害的人物了,一身武者实力都有好几级,一般的人都不是他对手,但就在此刻就这么轻易的死了。

    客厅内旁边的两队男女此刻正沉浸在欢愉中,居然没有发现自己的两个同伴已经成了两具尸体。

    一个短发,身躯异常强壮的男子脸上带着极度欢愉的表情,嘿嘿一笑,将女伴抱了起来,扛到了墙上,女伴眼睛微闭着任由男子施为。

    男子抬起女伴的一条光滑大腿,下身狠狠的往前一刺,然后就是一阵猛烈的冲刺,突然,他看到自己的女伴微闭的双眼陡然睁大,似乎是看到了什么,露出惊慌不已的表情,他猛地意识到了不妥,只是那已经晚了,等他想要移动身体,躲闪开来的时候,他就感觉到脖子一痛,异常恐怖的剧痛传来,看到自己的女伴好像整个人都歪了过去,然后就彻底失去了知觉。

    女子看到自己的男伴整个脖子都歪了过去,一张嘴就要大叫,突然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嘴巴,然后另外一只手同样是一动,扭断了她的脖子。

    最后一对男女,此时终于感觉到不对劲了,因为他没有听到同伴的剧烈喘息声,要知道在之前,对方的喘息声可是非常强烈的,而女人的叫喊声也没有了,这明显不符合常理。

    不过他还没有第一反应过来是遭到了偷袭,只是想着对方这次怎么这么快就完了,只不是最近没吃饭啊,他回头看过去,然后他就看到在客厅里竟然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陌生的男子。

    “你是谁!”他刚刚说了一个人,就看到那个陌生男子向他一脚踹来,速度快的他都反应不过来,脑袋里第一反应出来的念头竟然是:好快的一脚。

    男子凭借昔日矫健的伸手就要闪避开来,但此刻他和女伴两人像是一个八爪鱼一样的纠缠在了一起,又哪里这么容易闪避开来,他无奈只能反射性的举起了右手挡在了身前,就感觉到胸口传来剧烈的疼痛,人一下子就飞了出去,那女人也立刻就反应了过来,就欲拿出藏好的一把枪。

    但朱隶速度不是他们可以想象的,身影一动,他就来到了女人的身后,双手在女人脖子处一转,女人脖子就转了个一百八十度。

    “你好。”朱隶打招呼道。

    女人是不知道对方什么意思了,彻底陷入了黑暗中。

    那个被朱隶踢飞的男子一脚被踢的直接胸骨碎裂,巨大的力道直接作用到了他的心脏处,强大的力量几乎使得他的心脏爆了开来,但也依旧是的破坏了心脏,让男子很快就没有了生机。

    他还不知道自己的女伴已经先他一步去了地府。

    朱隶处理了一下尸体,然后走出了客厅,向另外一个房间里面走去。

    ……

    在这栋三层小楼的某个设置好的会议室里,此刻正有三个男人正在商量着什么事情。

    坐在正中间的是一个神情威严的中年人,他就是这栋小楼的拥有者,刘霸天,而另外两个则是他的两个得力手下,一个是肖亮,一个是辛文东,两个人都是四级武者,实力非常强,而且对于枪械也非常精通。

    “老大,真要听那娘们的话找朱家麻烦?”肖亮咧嘴笑着,问道,“朱家在庞山市可是非常厉害,大大小小,如蜘蛛网一样,捅一个,根本就是捅了马蜂窝,对我们很不利的啊。”

    辛文东冷冷一笑,“就算他朱家厉害又怎么样,老子照样惹,难道我们还怕他们不成?”此刻,辛文东是一脸鄙夷的表情,看的肖亮一脸的火大。

    “放屁,老子什么时候怕过,老子还不是怕老大的势力有所损失。搞朱家我们不怕,事情哪有这么简单,朱家的反扑我们肯定要承受吧,除非我们不想在这里混了。”

    老大刘霸天却是笑着说了一声,“我们不是去跟朱家拼命的,只是计划对付朱家一部分人罢了。这次的主要目标是朱隶,对付他就行了。”

    “老大,冰冰那娘们一向是在老板身边,这次出马肯定是为了大事情,那娘们有没有说是为了什么?”肖亮眼珠子一转,问向刘霸天。

    刘霸天摇摇头,眼中也有着疑惑之色,“这件事情必须要保密,老板有过吩咐要保密,连我都不知道,但是只要把事情都解决了,我们自然都会知道。这次的任务老板很重视,因此你们都给我好好做,别再多做些小动作了。”

    肖亮和辛文东两人相互看了一眼,眼神中都有一丝隐晦的光芒闪过。

    “老大,我们知道的。”

    几人正谈论着,突然,锁着的门被任一脚踹开,大门被一股巨大的力道直接踹的飞起,在房间里都挂起了一阵狂风,刷的一下,从三人身边飞过。

    三人立刻就冒出了冷汗了。

    “什么人!”

    “你们是上官无心的人?”朱隶扫了一眼,刚才他们的对话他也知道了,知道是这里的负责人,是老大,因此也就不用隐藏了,直接找他们算账。

    也辛亏他跟了过来,否则有这么一群人打朱家的注意,那是很麻烦的事情。

    朱隶扫了一眼,看出来无论是坐在中间的中年人还是两边的人实力都不简单,应该是厉害的武者。

    不过他不在意,他自身是2级武者,但是有着灵相的力量,足以直接媲美顶尖武者,虽然看不太出来三人具体的武道修为,但也不会太放在眼里。

    “你是什么人?竟敢闯到我的地盘上来,真是好大的胆子。”刘霸天冷冷笑着,眼睛看着闯进来的朱隶。

    “你们不是计划着对付我么,我直接来了,让你们省点功夫。”朱隶冷笑着。

    “什么,你就是朱隶?”肖亮大吃一惊,刘霸天和辛文东也都非常吃惊,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刚才还在谈论对付别人,现在竟然直接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心里都泛起了诡异的感觉。

    “朱隶,我们还没去对付你,你倒是直接上门来了!你到这里来有什么事,难道是直接来求饶吗?”刘霸天心里转着各种念头,想着怎么会突然被人找上门来,而且还是在冰冰那女人上门之后,这里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心里有着疑问,暂时没有轻举妄动,刚才突然飞起的大门也让他对突然出现的朱隶十分忌惮。

    朱隶冷冷的注视着他:“我来自然是要直接解决你们,这不是很方便的事情么。”

    “哈哈哈哈哈。”辛文东听了不由大笑起来,他一眼就能看穿朱隶的实力,才不过是低级武士的水平,他可是中级武士,实力比低级武士强大多了,再说这里可是他们的地盘,一呼百应,手下众多,要对付朱隶实在是太简单了。

    肖亮,刘霸天两人也不由笑了起来,就在刚才他们已经确定就只有朱隶一个人过来,没有其他的埋伏。

    两人也不禁轻松了起来。

    “你找死!”肖亮一边笑着,竟然直接跳了起来,身体如风一般迅速,冲向了朱隶,他的手中不知什么时候握着一根粗如手臂的铁棒,猛地抡了起来,发出呼啸的风声。

    朱隶身体一动,目光一闪,脸上带着冷笑,在瞬间挡下了打过来的铁棒,一用力,然后直接从肖亮的手里抢了过来。

    “怎么可能!”肖亮大惊。

    当更令他惊悚的还在他后面。

    抢过铁棒之后,朱隶手指一动,将铁棒转了个圈,往前一送,铁棒在朱隶激发了灵相拥有强大力量的手里爆发出嫉妒恐怖的力量,咻的一声,穿破了空气,射进了肖亮的身体,然后直接从他身体穿过,盯在了后边的强上。

    “这……不可能!”肖亮一亮难以置信的表情,缓缓的向后倒了下去,只见他身上从胸口上多了一个恐怖的洞口,里面的血肉,鲜血全都消失无踪,竟是直接被穿透消失了,他整个人也渐渐彻底事情了温度,变成了一句冰冷的尸体。

    “好强的力量!”辛文东和刘霸天两人都大惊,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四级武士的肖亮居然一个照面都没有,在对方面前竟然连一招都没挡住,直接被杀死了。

    不过,两人到底是凶悍的亡命徒,一个还是有很多手下的老大,这等场面也见过了许多,虽然心中震惊于朱隶的实力,但到底没有失去了胆色。

    辛文东更是被激起了凶性,杀气腾腾,整个人都疯狂了,提起身边的一张椅子就朝朱隶扔了过去,趁此机会,刘霸天则是来开抽屉,拿出了一把手枪。

    他刚刚举起枪,还没来得及开枪,就看到眼前身影一闪,一只拳头在他眼前放大,朝着他的脑袋而来。

    他下意识的就举起手来阻挡。

    这只拳头直接穿过了刘霸天的手,刘霸天的手臂都发出了骨骼碎裂的声音,拳头打在了刘霸天的脸上,一拳把他的脸都打扁了。

    “啊!”刘霸天一声惨叫,然后倒了下去,渐渐没了声息。

    刚刚扔掉了椅子的辛文东这是满脸傻眼的表情,不可思议的望着朱隶,目瞪口呆,刚才一瞬间,朱隶的速度太快了,不仅躲过了他的攻击,而且还直接一拳打死了刘霸天。

    刘霸天的死让他心中大震,刘霸天平时不显山露水,但实际上辛文东可是清楚,他的实力绝对比他还要强,厉害无比。

    但就是这么一个人,竟然直接被朱隶打死了!

    难以置信。

    满心的凶气化作了胆怯和退意,辛文东心中萌生了强烈的退意,心动化作行动,猛地就向窗户冲了过去。

    “想跑?”朱隶目光一凝,脸上带着笑意,脚下一勾,立刻就带起地上的地毯,猛地向后一拉。

    只听噗通一声,正在逃跑的辛文东一下子摔了个狗吃屎,此时,他离窗户也只有不到一米远了,可这点距离,就是生与死的距离。

    朱隶其实也可以直接冲过去将辛文东抓住,不过却不想这么费事,地毯被他再次一卷,直接将辛文东给卷了起来。

    辛文东发出惊恐的叫声,然后快速的被地毯卷了进去,完全淹没了。

    朱隶直接踩在了地毯上,狠狠的踏了下去,地毯里面的辛文东立刻就喷出了大量的鲜血,双眼也渐渐失去了神采。

    朱隶撵了一会,确定辛文东完全被他踩死之后,才松开了脚。

    “那女人怎么不见了。这才短短时间,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之前,朱隶都没有找到那叫做冰冰的女人的踪影,

    本来他是打算一口气就把上官无心爪牙都解决掉的,但好像这里只有一部分,那女人进入了小楼里面之后,也很快就失去了踪影。

    “早知道就问一问了。”朱隶有些懊悔,自己动作太快了,应该不要太狠的,应该问一问那刘霸天关于冰冰这女人的踪影。

    朱隶摇了摇头,然后离开了房间,继续去小楼其他地方搜索一下,他就不信那女人会在他眼皮子地下逃掉,以他估计来看,应该是在小楼的某处,一个很秘密的地方。

    后来,找了好一会,朱隶终于找到了一个可能的地方。

    在小楼的最顶层有一个特殊装修的地方,隐藏起来,表面上看着是普通小小楼楼顶,其实内有乾坤,经过了特殊的装修。

    朱隶也是依仗自己强大的体质得到的强大反应才发现的那个隐藏起来的地方。

    “找到了。”

    朱隶小心的潜入了进去。

    或许是因为小楼里面都是上官无心的人,所以那个叫做冰冰的女人也并没有太过小心。

    在顶层的特殊空间内,总共有八个强大的保镖守卫着,应该是冰冰那个女人的直属手下,这八个保镖手下每个人都住了一套房间,此时都在休息了。

    朱隶的第一目标自然就是叫冰冰的女人了,这个女人看起来就好像是上官无心的军师智囊,给他出的注意,才让朱隶彻底重视起来,打算先一步斩草除根。

    不过也是她给了朱隶检验自己实力的机会。

    嘿嘿一笑,朱隶挨个在八个保镖的房间走了一遍,直接让八人在没有防备的时候被杀死,省了他再解决的功夫。

    然后朱隶就摸向了那个叫做冰冰的女人的房间。

    似乎这个小楼是冰冰的特殊的一个据点,里面被她装饰的十分精美,而且非常华丽,从外面看根本就看不出来里面竟然有这么大变化。

    朱隶一边赞叹着,一边查看着,以免给了冰冰逃走的机会。

    朱隶走到了客厅里面,凝神听了一下,那女人竟然不在客厅,跑到浴室去了,然后他听到了哗啦啦的水声,似乎是在准备洗澡水。

    “在洗澡么。”朱隶眼中异样之色一动,然后悄悄摸向了浴室门口。

    朱隶握住门把手,直接一用力,将金属的门把手给扭断了,发出很小的一点声音,然后朱隶感觉浴室内的某个人影滞了一下。

    朱隶满脸笑容的走进了浴室。

    浴室之内,有一个大型的浴池,旁边铺设着地毯,在前面是一扇巨大无比的有着花纹的毛玻璃,将浴池内的情景朦胧的遮挡住了。

    在浴池内中,此时正有一个女子的身影坐在了浴池边,修长的双腿在池中划动着,身姿曼妙,前凸后翘,毛玻璃外看去,朦朦胧胧,只能看到大约的轮廓,但也极为的诱人了。

    朱隶眼中露出一丝欣赏之色,小声的慢慢走过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