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93章 囊中取物,胜败由他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姜元辰这个作弊类型的人物,气运之子,在世界的关照下基本上什么都知道,而这也是唯一可以改变局面的机会。

    林晨知道,这个就是世界气运之力在发挥作用了,想要借姜元辰解决这件事情。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是姜元辰的能力,但实际上一切都在世界意志的控制之中。

    林晨冷笑着,看着事情的发展,接下来肯定是不管如何都会凑齐先天五玄珠的碎片了,不过他是不会让他们这么容易就成功的。

    云门道人拿出来的是木行五玄珠,而且碎片份量很足。

    姜元辰本身就有水行的五玄珠,大师兄林子轩本身有火行的五玄珠,这就三种五玄珠了。

    好死不死的凑在一起,这就是气运的作用。

    而此时,罡风层中,道门一方的元神真人也在商量对策。

    他们也没有料到妖族竟然是技高一筹,居然把五离大阵给真正催动了,他们的真正目的不是为了什么妖王传承,也不是复活某个妖王,而是真正催动大阵,将炎州化为蛮荒环境。

    “天门前辈,若是事有不及,我等还是尽量救了羿王殿和此地的人族吧。”

    天门老祖虽然运算天机,之前就察觉这次不会有太大危险,但此刻他心中也没有把握,毕竟天机不可能百分百准确,有许多影响天机运转的因素。

    他们也都想到了布下先天五行大阵,利用先天五玄珠的力量来挽回这一切。

    灵虚真人摇摇头道:“我太虚道宗主要是水火的碎片居多,但是金属性的玄珠碎片和木属性的玄珠碎片就太少了,而且我们也无法来得及炼制五玄珠。”

    “这阵法还是需要在内部破坏才来的有利,现在就看阵中的小家伙们如何了。”天门老祖说道。

    “老祖,您卜算天机,可有卜算到生机?”赤霄剑派的真人问道。

    天门老祖笑了笑:“生机在神道,不在我道门,如果要化解这趟危机,就看神道方面了。”

    “神道?”

    几位真人都是相互看了看,彼此间若有所思。

    大阵之内,姜元辰等人基本上商量出来了办法,而且还基本凑齐了五行玄珠。

    林晨在一旁看得暗暗惊异,果然不愧是气运世界,这变着法的都能把最大的难题给解决了。

    姜元辰自己有水行,林子轩有火行的,云门道人的是木行的,在这之前姜元辰走了一趟雷州,从神灵,灵电母手中夺取了两块金行的玄珠脆片,就缺了土行的而已。

    不过一会,缺什么来什么,有土行玄珠碎片的雷州神灵慕容婉儿出现在他们面前,原来却是之前趁着妖族与道门,羿王殿的厮杀,偷偷从羿王殿潜入到了炎州,更是来到了五离大阵之中,不得不说是巧合的不能再巧了。

    这这种巧合运气,实则就是慕容婉儿察觉到了天机,特意来到炎州的,也是气运作用的结果。

    “既然如此,我们赶紧行动吧,早一分动手,炎州的情况就好一分。”

    姜元辰忽然道:“师兄,你送我去一趟外界战场,我手上的两块金行玄珠碎片需要借助先天杀伐之气重新洗练一边。”

    他又对一旁的慕容婉儿说道:“慕容道友你去帮助灵电母恢复神体,杨师兄和木师妹,你们跟云门道友一起帮忙解析五离之阵,明日我等就试着汇聚五玄珠镇压五离之阵。”

    灵电母之前受了伤,在神霄剑中养伤,此刻闻言却是冷笑一声:“我是雷州神灵,凭什么要帮道门?而且那金玄珠碎片可是我的东西。”

    灵电母一点都没有身在敌营的觉悟,毕竟神道和仙道是彻底敌对的关系,她此刻又受了伤,现在还一副冷嘲热讽的模样,简直是把别人当傻瓜。她完全是没有脑子的。

    慕容婉儿虽然也是雷州神灵,但肉身本体经常在九州之地游历,她本身又是大地之神,蕴养大地,所以对于炎州的大难是很乐意帮忙的。

    虽然慕容婉儿和灵电母是对头,但此刻也暂时抛弃对手关系,低喝道:“别胡闹了,事关炎州众生大局,岂容你这般胡闹。”

    其实她们说是对头,一直是灵电母在找她麻烦,同为女性神灵,灵电母就一直看不过慕容婉儿,她又是雷州最强神灵大雷神一系的神灵,自认为高高在上,看不起慕容婉儿这个后起之秀,所以经常找碴,很多时候都是刁蛮无理,雷州许多地方都被她祸害过。

    之前姜元辰去雷州拜访慕容婉儿,离去之时就因为这个灵电母就对他千里追杀,更要剥夺了他身上的神印神力化为己用,可谓是十分的蛮横无理,是个十分任性狠辣的神灵,也是因为这次千里追杀,她来到了炎州之地,卷入了这次的妖族与道门的事端。

    而姜元辰也剥夺了她身上的两块金玄珠碎片。

    在进化盟的时候林晨接到过消息说灵电母进入了炎州之地,此刻见她再次,再细细分析就明白了大概的事情。

    姜元辰皱眉看着灵电母的态度,心中厌恶,但此刻知道不是计较的时候,说道:“灵电母,要是这次你肯出手,事后我就将你那部分金玄珠碎片还你!”

    “不行,明日金玄珠重炼之后这颗宝珠就归我了!”灵电母睁开眼,气场十足。

    林子轩和杨凌都大皱眉头:“这可不行!”

    一旁的木青伊也觉得灵电母实在是过分,嚣张还罢了,还狮子大开口。

    一番讨价还价,众人还是同意了灵电母的要求,只不过对于灵电母这人确实很不感冒,打定主意日后碰上了一定要她好看。

    然后一行人按照各自的安排去准备。

    隐在暗中的林晨则跟上了灵电母几人,这样一个奇葩,愚蠢又白痴,而且还刁蛮贪婪,简直是最适合下手的对象。

    “按道理这样的货色就是炮灰龙套,将来肯定是会死的,只会成就别人罢了。既然如此,就让我提前送你一程吧。”

    对于灵电母这样的货色,林晨也是没有丝毫好感,尽管是个女性神灵,但性格糟糕之极,态度也是让人恶心的类型,直接击杀了是再好不过了。

    本来林晨还想着对哪个下手,这下可好,完全不用浪费脑细胞了,灵电母是非常合适的人选。

    “先杀了灵电母,然后抢了他们的金玄珠,这样一来他们就没办法对抗五离大阵了。”林晨望了望天色,淡淡一笑:“皓天世界,看你怎么来阻止我!”

    慕容婉儿带着神霄剑准备为灵电母治疗,给她恢复神力。

    “谁!”

    慕容婉儿顿时一惊,看向某处。

    神霄剑颤动,电光闪闪,也暗自戒备。

    林晨自暗中慢慢走出,他全身被一层气流所包裹,看不清面目,一道道强大气劲切割空间,使得身体周围空间扭曲。

    慕容婉儿和灵电母两人如临大敌。

    “你是谁?!”慕容婉儿挥洒出一道神力,凝结成一座神山。

    林晨向前漫步,单手劈掌,掌上闪过一道白光,神山被斜斜劈开,林晨一步不停走向神霄剑。

    噼啪!

    一道霹雳闪电打来,林晨眉头都不皱一下,任由它打在自己身上。

    慕容婉儿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他已经通过神域与姜元辰梦界连通的力量通知姜元辰,他很快会赶到。

    林晨的杀意直接锁定神霄剑中的灵电母,控风动云,一道气劲风暴撕裂空间,破开慕容婉儿的神力防御,将神霄剑卷了进去。

    “啊啊啊!你是谁!我是灵电母,你想要跟我整个雷州神道为敌吗!只要你敢动我,大雷神会将你打入雷州地狱,永不超生!”神霄剑中传出灵电母疯狂威胁的声音。

    慕容婉儿大急,都这个时候了还不忘仗势威胁,她身上一道亮黄之光闪耀,连忙催动神力想要阻止林晨击杀灵电母。

    “希望你口中的雷神会为你报仇!”林晨不理会灵电母的威胁,抓住神霄剑,无尽的气劲之力涌入神霄剑中,神霄剑上雷电闪烁,一道道霹雳闪电窜起,但皆为气劲粉碎,那凶猛的力量好似有着无穷镇压的威势。

    灵电母口中发出恶毒的诅咒。

    此时,远在雷州的一个雷霆海洋之中,一个模糊的人影慢慢清晰,从里面传来了怒喝:“谁敢动灵电母!”

    天上凝聚一道雷霆,破开空间劈向了炎州的五离大阵,大部分被挡了下来,但有一部分向林晨劈去。

    林晨淡淡一笑,一挥手,风云雷动,,将那雷霆彻底淹没。

    林晨五指一抓,神霄剑断,灵电母恶毒的诅咒声音彻底消失,幽光一闪,灵电母的神魂也彻底湮灭,甚至连转生都不能。

    慕容婉儿的攻击被周围的空间挡了下来,她脸色极其难看,似还有些不敢相信,灵电母就这么死了?她感应的到,灵电母的气息彻底消失了。

    林晨却像是做了一件小事,脸上一副毫不在意的表情。

    转过头来,目光看向了慕容婉儿,林晨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是敌人就该早早灭杀了,这等聒噪的货色不嫌扰人么。”

    慕容婉儿心中警兆大响,危机感极大,她此刻虽然是一具分身,但也在金丹层次中属于极为厉害的,要是拼命,堪比玄光,但在眼前之人面前,却无丝毫还手之力,让她感到一阵深深的挫败。

    玄光境?天一境?还是元神?

    慕容婉儿深吸一口气,打定主意拖延时间:“我看你并不像是妖族之人,你知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灵电母虽然与我敌对,但此刻却有关炎州大局,你杀了他,我们就无法破开五离大阵,炎州将生灵涂炭,这等罪孽你可担当的起?”

    想到缺了灵电母破除五离大阵的胜算大大降低,慕容婉儿心中一阵惊怒,她怎么也没料到事情竟然会发生这样的变化。

    “你到底是谁?”她暗暗推算,但是推算不出林晨具体来历,只知道与灵州北地有关,“你是九国联盟的人?”

    “哈哈哈!妖族与人族,在我眼里都是一样,对于这世界来说,都是生灵,众生平等,上天有好生之德,却也不会为炎州人族死亡而忧心。你们想多了。”林晨笑道。

    慕容婉儿目光冰冷:“难道阁下不是人族?”

    林晨淡淡一笑,目光幽幽:“我是人,人道的人!”

    慕容婉儿心灵一震,似有所感触,但又抓不住:“你是人道之神?不像!你身上根本没有神力波动。”她心有疑惑,对于林晨的力量十分迷惑不解。

    “也该来了。”

    林晨说完,姜元辰悄然到来,林晨目光看过去,他顿时现形出来,幻术被迫。

    “你竟能堪破我的幻术!”姜元辰心中大惊。

    林晨淡淡一笑:“些许小道,不值一提。”

    突然,林晨出手了,只见一道无形之光一闪,他就到了姜元辰身旁,好似刮过了一道旋风,绕着姜元辰不知转了几圈,再出现时,林晨手中出现了一颗祭炼到一半的金玄珠。

    “不好!金玄珠!”姜元辰再次大惊,龙虎如意打了出来。

    紫金葫芦也喷出一道耀眼白光。

    慕容婉儿也同时动手,刷出一片浑黄光芒。

    “你们尽快去通知人族离开炎州吧。”林晨哈哈一笑,身影消失,隐入暗中,所有的空间都打到了空处。

    “这不可能!”姜元辰惊呼一声,“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是怎么出现的!”

    慕容婉儿的攻击也落在空处,她的神力展开,却没有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她满脸严肃:“这样的本事,绝不仅仅是金丹境界!”

    “难道他是元神,如果是元神,几位真人不可能不发现!”姜元辰脸色难看,第一次感觉事情彻底超出他的掌控,他面色阴晴不定,暗中推算天机,又暗中寻找消失的林晨,但都一无所获。

    “只知道他是灵州北地的势力,什么时候灵州北地有这样的人物了?!”姜元辰大皱眉头。

    突然他脑中灵光一闪,脱口而出:“难道他就是幕后之人?!”

    慕容婉儿不解,看向姜元辰,一直以来她对任何事情都是胜券在握,但这次,也同样感觉事情超出她掌控,她隐隐感觉到不妙。立在一旁,她的分身与本体都在推算着什么。

    “姜道友,莫非你认识对方?”她又问道。

    姜元辰神色一阵变幻不定,说道:“我也只是隐隐有所猜测,之前好几次我都感觉有一只幕后黑手在谋划一切,但都无法推算出来,不知是谁,之前在灵州北地那蜃龙无故消失,恐怕就与他有关,甚至古源,吴语,冯良之死也与他有关。”

    慕容婉儿之前听说过姜元辰说的这几件疑问之事,此时想来,也不禁悚然:“难道真是那幕后之人,他们究竟有何目的?”想到对方竟然轻而易举瞒过自己,在最关键的时刻击杀灵电母,抢走金玄珠,这样的幕后之人实在可怕。

    不过多久,林子轩,杨凌,云门道人也都赶来,看到在场的情景,顿时都脸色一变:“除了什么事了,灵电母呢?”

    “我感应到神霄剑的气息消失了。”木青伊一脸的不敢置信。

    “难道?”

    几人都是望着姜元辰。

    姜元辰神色凝重的点点头:“有人杀了灵电母,并且抢走了我手中的金玄珠。”

    “这不可能!”几人都是惊呼,望着将元辰。

    特别是杨凌林子轩,他们两人对姜元辰尤其熟悉,知道他算计无比厉害,实力也深不可测,一直都没有真正展现出实力来过,可以说是一个从不吃亏的人。竟然有人能从他手中抢走金玄珠?这明显不可能!

    姜元辰苦笑一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次我的确是败了。那人手段诡异莫测,神出鬼没,我不是对手。”他想到自己竟然被对方直接拿走了金玄珠,而他丝毫没有反应过来,他就感觉到一阵惊悚可怕。

    “恐怕,他要杀我也不是太困难的事情。”他语气苦涩,心中也觉得这大有可能。

    “这怎么可能!难道那人是玄光,天一?”

    慕容婉儿苦笑一声:“那人竟然看不出来,不过我觉得绝对不是玄光,天一这么简单,灵电母在他手中有如孩童,雷神的万里雷霆也没能奈何对方,我就更挡不住对方了,对方似乎对于空间之力非常熟悉,更有风云气劲,手段匪夷所思。”

    几人听慕容婉儿叙述具体过程,都感觉不敢置信。

    “随手绞碎神霄剑,灭杀灵电母,这等实力恐怕也只有元神真人才做得到吧。”木青伊不由望向云门道人。

    在场只有云门道人对元神真人级数的力量最为了解,他毕竟是当初的元神真人转世。

    云门道人一脸沉思,轻呼口气:“这样的手段我记忆中也没有,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人的力量超出了一般的金丹境界,不可力敌。”

    几人心情都十分沉重,任谁想到身后可能藏着一个可怕的敌人,他们的心情都不会好过。

    见气氛沉重,姜元辰打破僵局,首先开口:“放心吧,对方的目的不是我们,应该只是想破坏我们布置先天五行阵,否则的话之前就对我们动手了。”

    姜元辰这么一说,几人感觉轻松了一点。细细一想,的确如此,要是对方真有歹意,在火凤秘境之中就应该对他们动手了,但是那时候却没有动手,而在最后关头出手,明显是冲着他们破解五离大阵去的。

    而如果他真对他们动手,宗门的几位真人也绝对会不顾一切的出手,所以想想他们的性命应该是无忧的。

    “他的目的又究竟是什么?”

    “难道他与妖族有关?”

    “如今先天五行阵布置不了,我们下面又该如何?”

    姜元辰苦笑一声:“接下来,只能看几位真人的了,我们这里的情况想必几位真人已经察觉到了才对,应该再想办法了。”

    罡风云层中,察觉到五离大阵中的情景,天门老祖推算一番,脸色一变,叹了口气:“诸位道友,尽快做好准备吧,尽量将羿王殿的人和凡人百姓迁走。”

    诸位真人脸色同时一变,心中推算,脸上神情难看,“天机有关,这其中出了差池。”

    “本该有一线生机,但有人生生将一切生机剥夺了,该杀!”赤霄剑派的一位真人满脸冷意。

    “唉,生灵无辜。”

    另一边,天妖宫宫主却是面有喜色。

    林晨离开五离大阵,来到炎州各处,走走停停,这里有大量人族,还有适合炎州生存的生灵。

    “虽说此世界不知真假,但生灵毕竟无辜,我夺了你们一线生机,自会给你们一线生机,这是因果。”

    林晨深吸一口气,身躯膨胀,一口气喷了出去,顿时风云涌动,天地震动,气流鼓荡,动摇天地,无数的气流凝聚在一起。

    “怎么回事,难道五离大阵提前转化了?”

    在炎州之地,无数区域内,有一个个气流人形显露出来,凝聚成模糊的人影,人影一动,风云激荡,裹挟着一股横扫天地的飓风,笼罩四方一切。

    在笼罩中,无数生灵建筑消失,好似在原地被抹掉,陷入了空间。

    无数的气流人影将炎州之地走了个遍,将凡人,各种生灵都包裹进了一个个空间世界,然后气云涌动,从炎州各自涌到了其他的州,无数的生灵建筑凭空出现在当地,这些生灵建筑皆是一脸茫然。

    一脸数天,炎州之地都发生大变。

    除此之外,九州之地的许多元神真人也施展神通,转移炎州生灵,还有羿王殿的势力。

    不过他们这种比林晨的效率要小了一些,而林晨转移了大部分的生灵后,便暗自消失了。

    林晨将炎州的生灵都转移到其他几大州,中州,云州,其中有一小部分转移到灵州北地,原来翼州的所在。

    不是他不想将所有的生灵都转移过来,而是过程太过浩大,必将引起巨大麻烦,他没有把握在那么多元神真人手下抢人。

    而转移一小部分,就不会太过引起注意。(。)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