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六十七章节 死战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六百六十七章节 死战

    刑天可不知道在无尽虚空的雷域一角,三清、准提、接引他们之间则是有了分岐,要知道他们离开死海可是没多久便有了这样的分岐,不得不说是一大讽刺,当然就算刑天知道了他也不会有什么表示,这一切都是三清、准提、接引他们自己选择的路,一切后果也都要由他们自己去承担,与刑天没有什么关系。

    如今刑天则是借助着眼前这头杜美莎之手在不断地磨砺着自身,让自己的实力则是有了飞速的增尽,刑天一次又一次地放松‘战神棋盘’对杜美莎的压制,渐渐‘战神棋盘’已经不在对杜美莎有丝毫的压制了,这让杜美莎的心中不由为之兴奋起来,自己斩杀眼前这只蝼蚁的机会来了,可惜她却忘记了刑天早已经不是之前那个武旦虚有其表了,以她的实力想要斩杀刑天还有着不小的差距,随着大战刑天已经掌握了自身的力量,而杜美莎则是渐渐落入了下风,这是刑天不凭借‘战神棋盘’的压制,以自己的实力压制了杜美莎。

    “不,本王不相信,一定是先前本王被那‘战神棋盘’压制的时间太久了,以至于自身实力受到了严重的损耗,所以方才给了这蝼蚁机会,只要本王能够恢复实力,绝对可以轻松斩杀眼前这只蝼蚁,让他知道本王的厉害!”杜美莎的心中在疯狂地呐喊着,仿佛是她这样做能够缓解自身那紧张的心情,能够发泄自己心中的那份恐惧一样。

    其实,杜美莎越是如此,她心中的恐惧越是厉害,最终会让她的心中形成心魔,彻底断去她的修行之路,可惜这头杜美莎根本就不了解这一切,更是不明白自身的情况有多危险,因为她是凶兽,凶兽根本不知道心性对于修行有多重要,这也是为什么凶兽一族一直很难有人成就神皇至尊,因为它们的心性不足以让其成就神皇至尊。

    想要磨砺心性,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那需要面对种种的磨难,而且在每一次磨难之中都有着巨大的危险,稍有不慎那就会彻底断送掉自己的前途,而现在这头杜美莎便遇到了这样的情况,被刑天给一手断去了她修行的前途,再也没有机会踏上神皇至尊的境界。

    其实,就算刑天没有断去它修行之路,那这头杜美莎也没有机会成就神皇至尊的境界,因为刑天根本不会放她离开,在它踏足雷神宫指引这一场凶兽狂潮之时,它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它只有死路一条,只有这头杜美莎身死魂消,那方才能够让刑天收手。

    在刑天那步步逼压之下,这头杜美莎面对着恐怖的压力,在这压下它的心神受到了巨大的影响,心神失守之下,这头杜美莎不由地爷天发出一声怒吼:“蝼蚁,就凭你也想杀本王,这不可能,就算是死本王也不会死在你这蝼蚁的手中!”

    都到了这个地步,这头杜美莎还没有认清眼前的局势,竟然还敢用蝼蚁来称呼刑天,如今它与刑天之间的强弱那已经是很清楚了,谁是蝼蚁那也是一清二楚,若不是刑天一直都在用这头杜美莎来磨砺自身,它早已经殒落在刑天的手中了。

    先前这头杜美莎对刑天还有用处,可是现在当刑天已经完全掌握了自身的力量之后,这头杜美莎的使命也就到头了,它也就不该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之上,刑天冷哼一声说道:“好,很好,没想到你死到临头还敢口出狂言,老子就送你下地狱,让你还敢在老子面前嚣张,给我去死吧,下地狱去见你那些手下去吧,杀!”

    刑天一声怒吼,身上暴发出浓烈的血煞之气,强大的血煞气息冲天而起,将整个虚空都染成了一片血红之色,那恐怖的血煞之气一出,整个‘战神棋盘’都有了一丝颤抖,那是被刑天这恐怖的血煞之气所震骇,本能地在畏惧这血煞之气。

    能够让‘战神棋盘’这样的无上至宝都为之畏惧,可想面临着在刑天身上所攻发的血煞之气有多么恐怖,不过刑天有这样的血煞气息那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毕竟在他的手下已经不知有多少亡魂,仅仅只是先前的那一战之下便有数千万的凶兽殒落在他的手下,虽然并不是他亲自动手,可是却都死在他所掌握的‘战神棋盘’之中。

    刑天这一爆发,那恐怖的战力则是疯狂地挥洒出来,一道道惊人的拳劲疯狂地轰向这头杜美莎,而那手中的‘噬血剑’也是在不断地爆发出惊人的杀气,无数的剑光将那杜美莎的身体给笼罩住招招都斩向了这头杜美莎的要害之处。

    这时,刑天用手中的‘噬血剑’将速度发挥到极致,让所有人见识到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的境界,而同时刑天又用自己的拳头配合那本命神兵‘噬天之手’将力量爆发到极致,让所有人见识到了什么要做以力破万法,每一拳都能崩灭虚空,刑天的本命神兵‘噬天之手’还有那‘噬血剑’不断地与杜美莎那四件刀臂对轰在一起,迸发出恐怖的波动来。

    这时,刑天已经完全放弃了用‘战神棋盘’来压制这头杜美莎的力量,他要用自己本身的实力来斩杀这头杜美莎,虽然刑天这样做有点疯狂,可是一但刑天成功斩杀了这头杜美莎,那对他的修行将会有着无尽的好处,让他的心神会更加坚定。

    当然,刑天做出这样的决定也不是没有危险的,毕竟这头杜美莎的实力摆在那里,而且以这头杜美莎那恐怖的速度,一但让她有所恢复,那必会冲出刑天的困杀之局,最重要的是,杜美莎的防御要比刑天想象的要强大的多,任是他如何轰击,都无法破开杜美莎的防御,这样的结果让刑天的心中则是不由为之震惊。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若是再不能干掉这头杜美莎,只怕会让这头杜美莎有逃走的机会,也会对‘战神棋盘’造成不小的伤害,毕竟这强大的冲击波对于‘战神棋盘’有着很大的冲击力!”这时刑天的心中则是不由地生出了要轰杀这头杜美莎的念头来。

    刑天的心中开始急躁起来,而那头杜美莎的心中又何尚不为这急躁,要知道它的处境可比刑天要凶险的多,它现在可是随时随地都有着生命之危,被一个自己看不上的蝼蚁给逼到这种地步,这如何能不让这头杜美莎为之恼火。

    无数次碰撞,无数次爆发出恐怖的破坏力,都没有拿下眼前这个蝼蚁,而那恐怖的冲击波无论对这‘战神棋盘’有多么大的冲击,仿佛让那‘战神棋盘’随时都有崩灭的迹象,可是偏偏这‘战神棋盘’就是没有崩溃,始终保持着一丝的神光。

    杜美莎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一只自己从未曾放在眼底的小小蝼蚁竟然会如此的难缠,竟然会有如此恐怖的力量,自己堂堂一位神王大能的存在竟然跟这小小的蝼蚁纠缠这么久还没有斩杀对方,而且还落了下风,这对它来说简直是一种莫大的屈辱。

    在压力之下,在那恐惧之下,这头杜美莎彻底怒了,一下子将自己的本命大神通给爆发出来,一刹那间,杜美莎那四条手臂则是化为成千上万只手,一息之间则是发出数以万计的攻击,疯狂地向刑天狠狠地压了过去,这就是杜美莎的本命大神通,万影屠灭,一瞬间可以暴发出数万道攻击,用真正的狂暴流来压死对手。

    当看到杜美莎身上的气势瞬间一变之时,刑天的心中不由地暗忖道:“不好,这头杜美莎要拼命了!”当这万影屠灭一出,刑天瞬间感受到了死亡的危机,那数万道攻击齐轰而下让他仿佛是面对着一座刀山一样,被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这万影屠灭不仅仅是狂暴,同样也将速度演到了极致,一瞬间刑天都有些难以捕捉到这万道攻击的轨迹,仿佛是这头杜美莎那四条手臂已经消失在了自己的眼前一样,彻底化为虚无,让刑天难以找到它的存在。

    这样几乎让人几乎无法捕捉察觉的攻击,那绝对是最恐怖的,而且这攻击还有着强大的力量,如此强大的攻杀之下,只需要一瞬间就能分出胜负,决出生死来。

    危险!极度的危险!瞬息之间刑天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危险气息笼罩在他的心神之上,仿佛是那杜美莎的这一击,便能够让自己瞬间绞杀,让自己身死魂消在这恐怖的一击之中!

    “混蛋,区区凶兽也敢如此嚣张,比神通,老子岂会怕你,老子倒要看看是你快还是老子快,时间法是给我动。”面对如此危机,刑天并没有惊慌失措,心念一动,他的身上散发出一种奇异的波动,那是时间之力的波动,强大的时间之力一出,让刑天仿佛是置身于时间长这中一样,那头杜美莎那恐怖的攻击此刻在他的眼中已经变得异常迟缓!

    时间法眼,一瞬间刑天开启了时间法眼,别说是杜美莎不过只是神王境的凶兽,就算是神皇至尊的攻击在刑天这时间法眼之下都会变得无比缓慢,想要打破刑天这时间法眼的力量,除非同为时间之力,或者是直接能够暴力压倒刑天的时间法眼。

    不管是那一种方法都不是眼前这头杜美莎所能够做到,时间法则的力量可没有多少凶兽能够掌握,至于直接用暴力压倒刑天的时间法眼之力,那需要比刑天更加强大,而刑天这时间法则之力与他内世界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想要压暴刑天的时间法眼,那就需要压暴刑天的内世界,在整个无尽虚空之中没有人能够做到这一点,那怕是那些半步神皇的强者也做不到,毕竟刑天的内世界之中可是有着世界之树这样恐怖的存在,要压制一方有世界之树为中心的内世界,那是不可能出现的事情,这不是这头杜美莎所能够做到。

    时间法眼不仅仅能够看穿敌人的攻击,同样还有着强大的杀伤力,在那一瞬间,杜美莎仿佛是陷入到了时空的漩涡之中,整个身体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禁锢一样,让它的行动变得异常困难起来,仿佛是自己瞬间被那神秘的力量所禁锢住,一切都要静止一样!(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