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一十四章节 惊骇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九百一十四章节 惊骇

    刑天这恐怖的一剑,直接将那猎王的气势给破开了,只听“轰隆!”的一声巨响,就好像天地间在那一瞬间都被刑天这一剑给崩碎了一样,一道无与伦比的恐怖亮芒在那一瞬间爆绽出来了,整个第三重天那是变得无比混乱起来,,一道无与伦比的恐怖气息席卷天下。

    “好了,不要玩什么花招了,有本事就站出来与老子一样,想要用这狗屁的气势来压老子,你还没有那个资格,老子倒要看看你那背后的主子还有什么手段!”刑天冷笑着,那古铜色的脸庞上竟然露出了几分狞笑,他的声音在整个第三重天之中回荡着,让整个第三重天的所有生灵都感受到了来自于他内心之中的疯狂之意!

    一瞬间,整个第三重天的那些大能都沸腾了,他们虽然都知道刑天疯狂,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刑天竟然疯狂到了这种地步,竟然直接要与这三十三天之主对上,这让他们一个个都不为则倒抽了一口气,虽然说他们这些人都受到了三十三天之主也就是那幕后黑手因果天尊的碾压,可是他们依然不敢正面与之对抗,而刑天却走到了这一步,而且还如此光明正大的向对方发出了挑衅,这让他们一个个如何能不为之震骇。

    三十三天之上的那幕后黑手因果天尊在听到刑天这嚣张之言时,脸色变得无比阴沉、狰狞,恨不得把刑天给生吞活剥了,可惜他做不到这一点,因为他的力量被这三十三天的大道给限制住了,在别人的眼里他是高高在上的无上主宰,可是只有他自己方才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有多么危险,一切事情也并不是能完全由他来决定的。

    “好一个刑天,先让你嚣张一些,很快你就会在猎王的手下身死魂消了,就凭你一个区区的小辈也妄想撼动这方天地,你实在是不知死活,你以为你是当年那群远古神魔吗?”因果天尊恶狠狠地在喃喃自语着,在他说话之时,身上不由地散发出来一丝阴冷的杀气。

    若是刑天听到了对方的这番话只怕会大为震惊,远古神魔,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这因果天尊的口中会对那远古神魔有着巨大的痛恨之心,这一切都是一个秘,只有因果天尊自己方才知道,至于整个三十三天之中已经没有人知道这一点了,因为那时间太漫长了,知道的人要么已经进入到了天域之中,要么便已经殒落在这三十三天之中。

    在刑天破开了猎王的气势之时,整个三十三天之中诸多的强者都一个个为之震惊起来,那恐怖的剑意让他们都感受到了一丝压力,他们都明白新得大战要开始了,这是一场新的碰撞,而这一场天地大变将会从这一刻正式开始,让他们一个个都从那沉睡的修炼之中清醒了过来,他们都在等待着新的机遇的到来。

    猎王没有被刑天的这番话而扰乱了自己的心境,而是冷冷地站立在虚空之中,那高大的身体之上则是散发着一道道青色的气息,虽然猎王表面上十分轻视刑天,可是真得要动手之时,他却无比的慎重小心,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一出手便动用了自己最强大的力量,在这一刻他仿佛是一尊远古的风神,青色的真元瞬间将他裹了起来,让他的身上犹如披上了一件拥有无尽神力的铠甲一样,他的手中握有一柄残缺不全的长矛,虽然这长矛残缺不全,但是却散发出让人为之恐惧的气息,让人一眼就能够看得出来这是一杆从太古传承下来的古老长矛,而这长矛竟然与猎王身上的气息相合,很明显这是一尊太古风神的无上神兵!

    也难怪那猎王会如此地轻视刑天,有这一杆强大无比的神兵,他的确是有这样的资格,以他的实力再加上这杆无上神兵,别说是刑天只是一尊小小的神皇,就算是面对同级的对手,猎王也有十分的信心可以斩杀对方,若是他自身没有这样强大的实力,那也不会成为因果天尊身边那诸多强大的手下之中的一员了。

    许多人看到猎王手中那杆无上神兵之时,一个个都不由地暗自嘀咕起来,猎王本身的实力就足够强大,身为神帝后期的高手,离冲突现有的境界只有那一步之遥,手中又有如此一杆无上神兵,他这样的气抛也太强横了一点,这样的气势,等闲神帝都挡不住他一矛就会被直接刺死,由此可见他到底有多强,至少这一点没有多人知道,在整个三十三天之中能够接得下猎王一矛之人没有多少,而那些诸多刚刚清醒过来的大能一个个也都无比渴望地等待着这一战的开始,他们想要借刑天之手来了解猎王的实力,因为或许有一天他们将会面对猎王,所以他们不得不提前有所准备,以防自己会被人打得措手不及!

    在这个时候,那无尽虚空的各大势力都不由地聚集到了一起,原本他们这些混蛋还想打那些神帝的主意,想要夺取对方身上的机缘,可是在看到猎王那恐怖的气息之后,他们一个个都不由地胆怯了起来,一个个都退缩了,不敢再有丝毫的举动,一个个都疯狂地缩了回去。

    在看到刑天与猎王对上之时,暴风神王则是忍不住开口问道:“诸位道友,你们认为刑天能不能与这尊强大的神帝一战,他有几分可能挡得住这尊神帝的攻击?”

    听到暴风神王之言时,那诸天万界的古族之中的风神王则是不屑地说道:“暴风,你在说什么笑话,刑天那混蛋不过只是神皇的境界,而他所面对的是一尊强大无比的神帝大能,一尊全盛世时期的神帝大能,就凭他那点本事根本就没有半点可能,要知道那尊神帝手中的那件无上神兵可是传承与太古时期,其威力之强大不是我们所能够了解的,这三十三天比我们想象的要凶险的多,这一次只怕我们的情况可并不怎么理想啊!”

    对风神王的这番话却不是所有人都认同,虽然说大家都知道刑天的境界比较低,但是刑天的战斗力却不能依靠境界来决定,刑天有着越级而战的实力,先前那十几尊神帝不正是被刑天给打得抬不起头来,一个个需要外力相助方才能够从刑天的手中逃得一命吗。

    当然,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开口,对他们来说都不愿意轻易下结论,毕竟一切还没有开始,只要事情还没有决出胜负之前,那一切皆有可能,毕竟他们都不是愿意得罪刑天这样一个疯子,大家可不想被刑天这个疯子给盯上。

    猎王的的威名赫赫,但那只是在三十三天之中而言,对于无尽虚空的各大势力来说,他们并不了解对方的一切,而刑天同样也是凶威盖世,可以说自从刑天进入无尽虚空的那一天起,他就一直活跃在无尽虚空之中,在他的手下可是斩杀了不少的强者,即便是现在到了这三十三天之中,刑天依然无比的强大,这一点他们完全能够感受得到。

    猎王身上是杀机四射,对于刑天的嚣张之言让他是异常的狰狞,杀气也是异常的强烈,就算那些神帝都不敢向他轻易靠近,不然都有可能被猎王身上那强烈的杀机给杀死,猎王身上的杀机是不会直接杀死肉身,但是却能杀死精神,这让那些受伤的神帝自然一个个是躲得远远地,生怕会被猎王身上那恐怖的杀气影响到。

    那些神帝虽然都知道猎王的强大,不过原本在他们的心中都有一丝的不以为然,可是在这一刻,当他们看到了猎王身上的气势之后,他们一个个都在暗自将猎王与自己相比较,顿时结果让他们是大为失落,原本他们还认为猎王与因果天尊身边的那些神帝强者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是借助着因晨天尊的力量而闻名于世罢了,但是当他们真正看到了强横无比的猎王后,他们方才扪心自问,自己能不能做不到猎王那样的层次。

    答案是否定的,他们做不到这一点,猎王仅仅只是身上所散发出的杀机就能够威胁到他们的生死,虽然说这有一部分原因是他们自身受到了重伤,无法发挥出自身的最大力量,但是他们依然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自己与猎王之间的巨大的差距,这样的差距让他们不得不认同,他们虽然说都很自信,但是在面对猎王之时,让他们不得不低下了自己那高傲的头颅!

    ‘轰’的一道金色的神性突然之间凝聚而成的一道强大的气柱冲破虚空,横穿虚空而起,那汹涌澎湃气息,瞬间朝着周围四散开来,一瞬间整个战场周围变得犹如是一片金色的海洋一样,让人仿佛是来到了一个黄金的国度,一个神祇的国度。

    很快在这神国的世界之中一道身影踏着金色的波浪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那人身上缠绕着恐怖的气血,而此人正是刑天,在这一刻刑天完全拿出了自己的全部力量来,若是在这样的大战之中刑天还想有所保留,那完全就是在自取灭亡,刑天还没有傻到那种地步的程度,他知道在这种情况之下自己应该怎么做!

    猎王的速度是奇快无比,而刑天的速度也并不比他慢,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刑天与那猎王都行动了起来,那神念相互锁定了对方,那样子生怕眼前的敌人会不战而逃一样。

    “刑天,我真是没有想到,你竟然敢出现在我的面前!”猎王一看到刑天时,眼睛之中则是透露出疯狂的杀意来,不由地低声嘶吼了一声,眼神死死的盯着刑天不放,这就是他这一次所要斩杀的目标,一个小小的神皇蝼蚁。

    “刑天,过来受死吧,我要替主人斩杀你这狂徒,从来还没有人敢挑战主人的底线,所以今天你必须得死!”猎王低声地大吼道,在这一刻他仿佛是变成了一尊疯狂的信徒一样,那神情让人都不由地打了一个冷颤,让众人都不由地警惕起来!

    当然在这一刻,大家的心中都十分佩服因果天尊的手段,竟然能够将猎王这样的强者给训练成如此一尊疯狂到极点的信徒,这可不是一般的能力,仅从猎王的身上,他们就能够知道因果天尊的实力有多强大,强大到什么程度。

    面对猎王的这番话时,刑天不屑地冷哼一声说道:“你和那先前十几个蠢货一样,都是来送死的,就凭你们这些混乱也想杀我武旦虚有其表,真是可笑至极!”刑天的声音十分的平淡,目光平直地看着猎王,巍然不动,仿佛是没有将猎王之言当成是一回事。

    听了刑天的这番话时,猎王的脸上是更加地怒不可遏,要知道刑天这可是在污辱自己,而他竟然还说的如此地轻描淡写,这对于猎王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侮辱,不可原谅的错误。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不管是原本就有因果天尊的绝杀令,还是刑天这番让人为之恼怒之言,都让猎王心中是怒火中烧,让他那冰冷的眼睛之中透射出两道青光的神光,神光之强直冲天际,惊动四方,他的神念更是死死的锁定了刑天,不想给刑天丝毫逃走的机会,他这一动手,整个天地都为之一变,而这仅仅只是刚刚开始。

    只见,猎王脚下猛然一踏,一道巨大的力量从他的身体之上爆发出来,在这一瞬间他所散发出来的恐怖巨力让整个虚空都为之崩塌了,变成了一片一片恐怖的空间碎片,猎王随手一挥但弄出一片青色的海洋,以铺天盖地般气势朝着刑天席卷了而去。

    猎王这样恐怖的攻击瞬间让第三重天是天地变色,那原本还想要观战的那些神帝想都没有多想,立即纷纷迅速地倒退而去,不敢再有丝毫的靠近,不然他们那脆弱的身体只怕会被这股恐怖的力量给直接硬生生地杀死,毕竟这股力量太强悍了,已经严重威胁到了他们的生命,在死亡的威胁之下,让他们这些神帝可顾不得什么脸面,都做出了正常的反应

    面对着猎王的攻击,刑天则是丝毫不甘示弱,同样是脚下狠狠地一踏,无尽的金色神力凝聚出了一道道恐怖的巨浪,一道道强大的力量如同那狂风一样向猎王是横扫而出。

    ‘轰’的一声巨响,猎王所爆发出来那恐怖的青色的气势与刑天的金色的神浪在虚空中狠狠地撞在了一起,瞬息之间一道可怕的力量疯狂地席卷出来,那股可怕的风暴间向四面八方是席卷了开来,仿佛是要摧毁一切阻挡之力样一,让所有人都不由地倒抽了一口冷气。

    对于那些三十三天之上的强者来说,他们在震惊着猎王所爆发出来的恐怖力量,那力量让他们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而对于无尽虚空的各大势力而言,他们在震惊于刑天的强大,他们都没有想到刑天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一身的实力又有了疯狂的进步,竟然能够挡得住猎王这样神帝后期的强者的恐怖一击,这让他们深深地为之感叹起来。

    差距,一瞬间这无尽虚空各大势力的强者都明白了自己与刑天这个疯子之间的差距有多大,原本他们都并不认为刑天能够强过自己多少,但是这一刻他们知道自己与刑天之间的差距有多大,若是让他们面对刑天这恐怖的一击,只怕他们所有人都抵挡不住,毕竟刑天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实在是太恐怖了,恐怖到让他们一个都为之震憾的地步。

    以刑天与猎王的恐怖实力,他们可没有被这恐怖的冲击波所阻挡,他们都在一瞬间顶着那恐怖的冲击波冲锋上前,瞬息之间则是冲到了对方的跟前,一瞬是他们两个人几乎都可以看到对方脸上所有的表情,可见他们的速度有多快。

    “杀!”猎王一声怒吼,周身的空间再一次被崩碎了,在这一刻,他身上的气息瞬间完全释放了出来,简直就犹如是太古的风神复生一般,可怕到了极致,一瞬间整个战场仿佛已经是他的国度一样,在这里便是他的世界,在这里,他才是主宰。

    一瞬间,猎王手中的长矛犹如是一条青色的蛟龙,瞬间划出了一道道的闪电,挟着无匹的锋芒撕破虚空直接斩杀到了刑天的身前,大有要将刑天给一矛轰杀的架式,这一矛之上可是凝聚着他无比强大的力量,仿佛是要毁灭这片虚空一样,要将整个第三重天都给毁灭一样,其实在他来之间,他已经得到了因果天尊的同意,只要能够干掉刑天,就算是毁灭这第三重天那也是再所不惜,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他方才会如此的疯狂。(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