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三十三章节 阴狠一击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九百三十三章节 阴狠一击

    鸿钧道祖想要摆脱自身的一切限制,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完善自己的本源,而他的本源不过只是从因果天尊身上分裂出来的,他要完善本源,只有吞噬这尊远古神魔的本源之力,有所准备之下的鸿钧道祖自然是全力出手,原本这尊远古神魔的本源之力被刑天吞噬了不少,而鸿钧道祖又出手吞噬,让这三十三天的情况出现了变化!

    对于三十三天的变化,因果天尊自然是十分清楚,他的脸色则是变得更加阴沉起来,鸿钧道祖的疯狂之举让他彻底失去了诸多的机缘,他用无数岁月所布下的局完全崩溃了,他再也没有机会吞噬这尊远古神魔的本源了,因为随着鸿钧道祖的吞噬之举,这尊远古神魔的本源之力已经降到了一个危险的地步,若是他再敢吞噬,那么整尊远古神魔会出现崩溃之危,那时他必将被天域之中的那些主宰者给直接灭杀掉!

    “鸿钧,你这混蛋不要让本尊抓到,要不然必将你返还本源!”因果天尊的心中在疯狂地呐喊着,可惜他那都只是自欺欺人罢了,以鸿钧道祖的为人会给他这个机会吗,很明显那是不可能的,鸿钧道祖可不是一个傻子。

    在吸收了诸多的本源之后,鸿钧道祖则是收手了,他没有疯狂到要吞噬整尊远古神魔本源的想法,虽然他对这尊远古神魔的一身力量十分渴望,但是他还没有被这股力量给迷惑心神,没有放开一切,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摆脱自身的处境,他相信只要自己能够自立,那完全可以与本尊一较高下。

    撤退,鸿钧道祖可没有自己的本尊因果天尊那么贪婪,毕竟他可是经历了太多的危机,他深深地明白自己应该怎么做,在完成一切之后,他头也不回直接向那天域的通道而去,没有丝毫的留恋,那远古神魔的本源再好,他也不贪心,走得是异常坚定。

    刑天与无尽虚空的那些强者还在想要找鸿钧道祖的行踪,却没有想到这个时候鸿钧道祖早已经踏上了前往天域之路,那无尽虚空诸多强者所渴望的机缘已经被鸿钧道祖轻松所得到了,而这一切却都是要拜他们所赐,是他们大发神威牵制住了因果天尊,让鸿钧道祖方才有这样的大好机缘,能够如何轻易进入到天域之中。

    就在因果天尊心中无比的紧张之时,他很快又感受到了三十三天之中的变化,有人打开了天域的大门,因果天尊想都不用多想也明白这一定还是自己的那尊分身鸿钧道祖干得,不过这个时候鸿钧道祖已经不是他的分身了,在鸿钧道祖准确踏入天域之时,他的脸上闪过了一丝阴狠的神情,冷笑道:“因果,这一次本尊便与你了结一切因果,你控制了本尊这么长的岁月,这一次本尊就断了这一切,给你一个教训,本源切割,断!断!断!”

    随着鸿钧道祖的喝声落下之时,他自身之中与因果天尊的诸多因果在一瞬间都被斩断了,就边那因果天尊留在他身体之中的那道印迹也被毁灭了,随着这一切的毁灭,鸿钧道祖的身体一阵的轻松了,一切限制他的力量都消失了,一瞬间他的实力则是疯狂地增长着,很快便到了神帝之境,然后他冷笑一声大步踏入到了天域的大门之中,消失不见了。

    在鸿钧道祖做出这一切之时,正在无尽虚空之中的因果天尊不由地闷哼了一声,心神一阵的剧烈疼痛起来,一瞬间心神受到了重创,一身三分之一的力量在这场反噬之中消失了,若不是他本身的实力已经到了天尊后期,甚至都有可能一下子境界跌出天尊之境,如此剧变让他的心中无比的痛恨,让他要抓狂。

    刑天等人可不知道无尽虚空之中那因果天尊的变化,更不知道三十三天之中的这场剧变,更不知道他的生死大敌鸿钧道祖已经进入到了天域之中,已经比他先行一步。

    “所有人聚集力量,我们撤退!”在感受到三十三天的变化之后,因果天尊不敢再继续停留在这无尽虚空之中了,他需要尽快弥补一切,最重要的是快速恢复一切,然后离开这方世界,去天域之中抓鸿钧道祖收回属于他的力量。

    鸿钧道祖完善了自身的本源,已经摆脱了他的控制,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鸿钧道祖此举让因果天尊的本源受到了重创,这是永久性的创伤,若是他不能够重新将鸿钧道祖的本源给炼化回来,那他的实力将会再难进一步,这个时候他可不再想这方世界那撑天的远古神魔本源,而是早一点收回自己的本源来。

    陪了夫人又折兵,这就是因果天尊这一次行动所得到的收获,不仅仅没有完成自己的目的,反而受到了重创,断了自己修行之路,这是何等可悲的事情,这一切又如何能不让他为之焦急,让他不得不做出这样虎头蛇尾的事情来。

    听到因果天尊的这番话之时,那些神帝的脸上都闪过了一丝的犹豫,他们付出了如此惨重的代价,什么却都没有得到,他们心有不甘,他们不愿意接受这个结果,他们想要留下来干掉刑天还有那无尽虚空的众多强者,只有这样方才能够消除他们心头之恨,要知道这一次他们可是损兵折将,若是就这样退走了,他们很难给门下弟子还有后辈一个交待。

    在看到这些神帝脸上那一闪而过的犹豫之时,因果天尊则是沉声说道:“机会本天尊给你们了,你们能不能把握得住那就看你们自己的决定了,三十三天之中出现了变化,天域的大门开启了,你们若是不想离开这方世界,那也由得你们,若是错过了机会那就怪不得本天尊了,你们好自为之吧!”

    当因果天尊的这番话一落下之时,那些神帝一个个的脸色则是为之大变,一瞬间他们忘记了刑天还有那无尽虚空的诸多强者给他们所造成的伤害,忘记了心中的痛恨,只剩下了一个念头,那就是天域,他们所等待的机会终于来到了,至于说门下弟子还有后辈,那完全被他们给抛之脑后了,他们的心中此刻有得只有自己。

    这些神帝都被因果天尊的这个消息给惊呆了,忘记了三十三天之中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变化,为什么那一直被因果天尊所掌握的天域大门会在这个时候洞开,这其中究竟有什么隐情,这一切他们都不去理会,他们的心中有得只有兴奋。

    “走,我们自然听从天尊的吩咐,只要天尊一声令下,我们可以抛弃一切!”那诸多的神帝急忙地向因果天尊表起忠心来,生怕自己晚一步会错过了这一场天大的机缘。

    看到这些神帝的恶心表现时,因果天尊的心中更是厌恶这些人,只是他却不能够表现出来,毕竟他还需要借助着这些神帝的力量,还需要利用这些混蛋去天域之中找鸿钧道祖,所以他不得不忍受这份厌恶之情,只能冷哼一声说道:“既然如此那你们都还等什么,全部聚合,本天尊要聚集所有人的力量撕裂空间回到三十三天之中!”

    虽然说这些神帝都已经看到了脱离这方世界的机会,但是就这样放过刑天还有无尽虚空的那些大能,这些神帝的心中依然有所不甘心,有人则是不由地开口问道:“天尊,我们就这样走了,这不是白白便宜了无尽虚空的这些混蛋了吗?”

    这尊神帝之言立即引起了因果天尊心中的痛恨来,因果天尊冷哼一声说道:“便宜他们,想得倒美,这些混蛋如此得罪了我们,本天尊又岂能够让他们好过,他们用这空间乱流来对付我们,那本天尊就用这空间乱流来对付他们,因果轮回,时空转换,给我变!”

    因果天尊一声大喝之下,因果之力疯狂地运转起来,而是这无尽虚空的空间之力也在疯狂地转动着,当这两道力量运转到极点之时,一瞬间,一股巨大的力量瞬间找到了刑天与那无尽虚空的众人,还没有等他们反应过来之时,他们则是回到了无尽虚空之中,而那因果天尊这时则是聚集众人之力撕开了空间。

    只见,因果天尊冷笑道:“刑天,你们这些蝼蚁也妄想要与本天尊为敌,想要暗算本天尊,你们还没有那个能力,你们就自己品尝自己所种下的后果吧,本天尊走了!”

    因果天尊说着带着那诸多的神帝瞬间消失不过了,进入到了三十三天之中,而刑天与无尽虚空的诸多强者一个个则不由地阴沉起来,他们的心情变得无比的凝重起来。

    虽然说,刑天与无尽虚空的这些强者完成了他们的一部分目的,将因果天尊给逼退了,也给予了对方沉重的打击,让他们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可是他们同样也付出了太多的代价,最重要的是他们都小看了因果天尊的反击,谁都没有想到因果天尊竟然可以一瞬间玩上这么一手空间转换,将他们给拉回到这无尽虚空之中,让他们被困在了自己所弄出来的这个陷恶环境之中,要面对这无尽虚空之中的那些空间乱流。

    在看到如此惊人的变化之后,魔罗神尊不由地沉声说道:“刑天道友,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我们都小看了因果天尊,现在我们则是自食恶果了,要被困在了这无尽虚空的重重危机之中了,如此危险的环境之下,只怕我们都很难能够坚持下去!”

    魔罗神尊此言一出,立即得到了那魔龙王的认同,身为凶兽一族的王者,魔龙王对刑天那可是有着深仇大恨,他冷哼一声说道:“魔罗道友说得不错,刑天,你得给我们一个交待,要知道这一切可都是你的提意,你得给我们一个解释!”

    听到此言时,刑天不屑地冷哼一声说道:“解释,你想要什么解释,这一切是老子逼你这么做的吗,这一切是你们自愿的,老子早就说过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这一切只能说我们的运气不好,我们小看了因果天尊那个混蛋罢了,你们现在想要把事情推在老子身上,那太也高看自己的能力了,既然你们如此无耻,那也就不要怪老子绝情了!”

    说到这里之时,刑天没有再多说什么,心念一动,本命至宝‘永恒神舟’则是瞬间被祭出,然后宝光一闪,刑天的身影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冲进了那恐怖的空间乱流之中。

    对于这些无知之辈,刑天可没有心思再与他们去做什么讨论了,既然这些无知之辈不仁,也就休怪刑天不义,当看到刑天的身影瞬间消失之时,那魔罗神尊则是阴沉起一张脸来,虽然他先开口,但是他的那番话之中却没有为难刑天之意,只是想要与刑天重新商量对策,可是魔龙王这一插嘴把一切事情都给搞砸了,这如何能不让他为之恼火。

    魔罗神尊阴沉着一张脸,怒声喝道:“魔龙王,你这混蛋想要找死吗,你看你这混蛋都干了些什么事情,你真得很牛啊,把刑天都给逼走了,现在你这混蛋得给本尊一个说法,你若是不能给本尊一个交待,那就休怪我心狠手辣了!”

    魔罗神尊说得身上则是散发出无尽的杀气来,也怪不得他如此的恼火,毕竟谁都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谁都不愿意被困在这无尽虚空的空间乱流之中。

    在看到魔罗神尊大有一言不合便要与魔龙王来个生死对搏时,其他强者不由地开口说道:“魔罗道友暂且不要发怒,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就算是再愤怒也没有用,我们还是商量一下对策为好,想一想如何方才能够脱离眼下的困境吧!”

    脱困,魔罗神尊自然有这份心思,可是现在这种局势下怎么才能够脱困,他们可没有因果天尊那恐怖的实力,能够合众人之力撕裂空间,也没有刑天那么疯狂,能够直接驾驭着‘永恒神舟’冲进那无尽的空间乱流之中!

    “商量,商量有个屁用,谁能够保证自己可以在那空间乱流之中生存下去?”魔罗神尊阴沉着一张脸,怒声大吼起来,很明显他对这所谓的商量根本不当成是一回事,不认为能够商量出什么样的结果来,所以他的语气十分的恶劣。

    在冲进空间乱流之中后,一直都在刑天本命至宝之中的女娲娘娘、后土祖巫等人都不由地暗叹了一口气,那女娲娘娘则是有些担忧地问道:“刑天道友,我们就这样离开真得没有问题吗,如此以来我们可就将那无尽虚空之中的各大势力给得罪死了,可是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这样真得不会有事吗?”

    女娲娘娘的这番话也是问出了在场其他人的担忧,毕竟他们都不是孤身一人,若是他们都是孤身一人,那谁都不会有所担忧,不会担心那无尽虚空诸多强者的报复,他们的小千世界之中都有着诸多的后辈,让他们不得不为那些后辈考虑一番。

    听到这番话时,刑天淡然说道:“有什么可担忧的,就算我们不这么做,难道就能够与那些人和平共处吗,要知道我们原本就与他们是不死不休了,若不是这一场大变来得太突然,只怕我们早已经与他们来了一场生死大战,就算把他们给得罪死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而且他们这些混蛋也不见得能够从这困境之只脱身而出!”

    刑天说得没有错,以无尽虚空的那些人的实力,他们想要从这恐怖的危机之中脱困,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们只怕要为此付出不小的代价,毕竟他们之间那可是从来都不会齐心协力,那些人一俱上都有着自己的私心,指望他们齐心协力撕开空间脱困而出,这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以那些人的心性,谁都不会出全力!

    刑天说得可没有错,他一走,那无尽虚空各大势力之间则是有分道扬镳的架式,谁都不想出力,都想要依赖其他人,在这种情况之下,又怎么可能会有生机,又怎么可能会破开这危机,又怎么可能脱困而出,只能说他们自己太自私了。

    对于这些人,他们一个个的心中都有着自己的想法,要知道这一次因果天尊出手将他们可是拉到了无尽虚空的中央,让无尽虚空的这些人一个个的心中都不由地打起了那远古通道的主意,而他们谁都不想当炮灰,所以都将主意打到了别人的身上,指望着其他人能够出手探路,自己好跟在后果白拣好处,正是因为他们所有人都有这样可笑的想法,所以他们一个个都不做为,都想要用言语逼别人出手,他们却不知道这样的举动,则是在自取灭亡!(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