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十一章节 出卖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千零十一章节 出卖

    刑天被刺杀的这件事实在是发生的太突然了,让所有人都颇为意外,而且这一场刺杀一看就是一场精心策划的大事,想要调查出什么结果,只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开始的时候,进行得相当顺利,顺着于家的线索,凡是这些年与于军,或者是于家有关连的人或势力都在调查范围之内,都在被监视之中。

    可是,当继续进行下去之时却发现一切都没有问题,别说是那些与于军有所往来之人,与于家有所交往的势力没有问题,就连是那于家自身也没有什么问题,特别是于家的镇族之宝根本就没有遗失,这一点让很多人都为之震惊,于家的镇族之宝可是经过了天兵神候的检查,的确是真的,如此以来则是大家不由地疑惑起来,于军手中的那两柄神兵利器又是怎么来的,那爆发出来的力量可丝毫不比于家的镇族重宝差,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

    为了以防万一,天兵神候甚至动用了精神秘法来拷问于家,但是依然没有任何的收获,于家对这一场刺杀之事是丝毫不知情,就算是天兵神候有心想要拿于家当替罪羊也做不到,毕竟这不是小事,一但他用于家来做替罪羊,那么必会在人类文明高层面前败露,所以他只能放弃这样的想法,只能自己苦恼不已。

    这场刺杀与于家无关,这一下子便让诸多的压力压在了天兵神候的身上,谁让这场挑战是他批准的,是他认可的,而且先前那于军的表现也不得不让人怀疑这一场挑战是他所安排,这样的情况一出现自然让其压力倍增。

    对于这一场刺杀的调查,神阳还有那些护卫刑天的强者都十分的重视,对于其进度那是一切都在了解之中,在知道这样的情况后,神阳不由地开口问道:“小师叔,你觉得这样调查下去会有所结果吗?我们是不是应该让天兵神候收手了,毕竟再这样闹下去对你可不是什么好事,会让那暗中的猎杀者有更多的手段逃走!”

    刑天淡然一笑说道:“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再怎么调查都不会有结果的,于军这个人很明显是被人用灵魂秘术控制住了,而且这个控制于军的人对于天兵神国十分的了解,甚至是连于家的镇族重宝都被其仿制出来了,这样的大手笔可是惊人的,对方既然都做到这种地步,又岂是区区的调查所能够有所收获的,在对方动手之前,只怕早已经离开了天兵帝国,或者是早已经躲藏在了隐匿的地方,等着看我们的笑话!”

    说到这里,刑天的语音突然一转,沉声说道:“正是因为如此,正是因为对方的手段高明,所以我们方才要继续大张其鼓地查下去,找草惊蛇总比一潭死水要好的多,或许我们找不到刺杀我那些人的行踪,但是总会有所收获的!”

    刑天说得没有错,无论是天兵帝国也好,还是监察院的人手也罢,他们都没有停手,因为这是他们唯一为自己开脱的机会,若是没有任可的收获,他们可就无法向刑天有所交待,无法给予人类文明一个交待,所以在没有调查出叛徒之前,他们是不会收手的,他们需要一个替罪羊,一个可以让自己下台的替罪羊!

    过了十几日后,这一场惊人的排查也渐渐结束了,虽然结果有些强差人意,不过有总比没有好,最少让他们能够有所交待了,能够让他们暂时松上一口气,能够不再担心自己无法下台,虽然只是抓了不过十几个上不得台面的小蝼蚁,但是这也让他们能够有一点点的交待。

    十几日的修养,刑天身上的伤势早已经恢复了,这就是不朽真身的强大之处,虽然说疗伤让刑天付出了一点点的代价,不过那天兵神候也不是傻子,早已经送上了一份重礼,不仅仅是天兵神候如此,就算是四大家族,还有其他的家族都送上了一份重礼,让刑天也算是有所收获,至少没有白受这一场罪。

    看完了这一场刺杀的调查之后,刑天的脸上则是露出了一丝的冷笑,一切情况皆如他所想的那样,这样调查没有什么结果可言,虽然抓了几个小小的蝼蚁,但是对大局来说没有任何的帮助,对手的安排无比的了得,没有留下任何的把柄。

    看完这份报告后,刑天开口说道:“神阳,调查也算是结束了,可是这个结果却让人好笑,你对这一切有什么看法说出来听听?”

    神阳一脸阴沉地说道:“一切线索都已经全断了,虽然发现了一些小小的问题,但对方的动作极快,所有的线索都被其快速地掐断,所有的目标人物也都被直接灭口了,基本上可以肯定,这些人全都是被强者用灵魂秘术所控制奴仆,看这手笔绝对是人类文明敌对势力所为,不是那些背叛者所能够做到的。”

    神阳说得没有错,这样的手笔的确不是那些背叛者能够做到的,毕竟这手笔实在是太惊人了,如此的大手笔让刑天则是压力倍增,要知道这也算是在人类文明的重地,而那敌对势力便能够做出如此惊人的举动来,这说明这敌对势力要比自己想象的要疯狂的多,要厉害的多,自己的处境十分的危险。

    刑天淡然一笑说道:“果然是它们出手了,虽然之前我们有所猜测,不过现在总可以证实了,不过你觉得有没有可能是那些背叛者与这些敌对势力合作弄出来这样的大场面?”

    “虽然不排除有这样的可能,但是这个可能并不大,要知道那些猎杀者都不是一般人,绝对有着神候的实力,按照正常的情况推测,这样的情况是很难出现的,毕竟那些猎杀者是不敢轻易相信别人的,而那些背叛者也同样如此,在彼此都不相信的情况之下,他们是很难合作的,更不要提弄出这样惊人的行动来”神阳摇了摇头地开口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刑天点了点头说道:“嗯,说得不错,这的确不可能发生,这些老鼠看起来藏得还真的不是一般的深。也罢,就让他们继续藏着好了,反正我有的是时间与他们玩,除非他们肯放弃自己的任务,要不然终有一天还会再一次跳出来的,不怕他们不动手,只要他们敢再动手,那就是他们的死期,而且那些老鼠只怕经过了这一场失利后,他们再出手时必会拉下那些背叛者,到那时能够将他们一网打尽。”

    刑天说得没有错,他有得是时间,他现在无需着急,因为该急的不是他,而是敌人,就算有压力那也是敌人的,至于说天兵神候有什么想法,那不要刑天的考虑之中。

    听到刑天之言时,神阳不由地为之震惊,要知道他也不是第一次护卫刑天这样的天才,在他这前的几次护卫之时,那些天才一个个都无比迫切地想要尽快完成任务,以求能够给人类文明高层一个非常好的印象,为自己争取到更多的观注与资源,可是刑天的样子却是一副散漫的表现,这实在是太少见,让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时间对刑天来说不重要吗?不,重要,但是刑天更明白自己现在的情况,这个时候他不应该急,而且他现在缺少的并不是修炼的时间,而是磨砺,在经过那一场刺杀之后,刑天自身的潜力则是有了巨大的爆发,让他能够清楚地感受得到自身实力的提升,仅仅只是过了十几天,刑天便有一种要突破的感受!

    正如自己老师虚空神王说得那样,自己所需要的是磨砺,闭关苦修并不适合自己,在这一场生死的搏杀之中,刑天不仅仅感受到自身境界的提升,同时在那死亡的压迫之下,让天对五行法则的掌握也是更进了一步,对空间的掌握也同样是增强了不少。

    自己出身于巫族,一身的实力都是在杀戮之中,在战斗之中而得来的,所以最适合自己的是战斗,在那生死搏杀之中修行,借助着那死亡的压力不断地爆发出自身的潜力,这比闭关苦修要更加适合自己,能够让自己更快地提升自身的实力。

    虽然说这样的修行之路十分的危险,可是刑天却并不在意,因为有付出方才有收获,没有付出又那来的收获,自己既然已经决定要走一条不同寻常之路,那就得冒险。

    正是因为刑天的心中有了这样的想法,所以他方才会如此的镇定,没有丝毫的紧张,没有丝毫的急躁,对他来说只有在压力之下方才能够让自己快速提升,压力越大,对他的修行越十分有利,能够让他在短时间之内追上去其他人的差距。

    事情也正如刑天所想的那样,他根本用不着急着行动,最着急的不是他,而是敌人,当知道这一次行动失利之时,那兽族所派出的几位猎杀者的脸色则是变得无比阴沉起来,要知道为了针对刑天,能够做到一击必杀,他们可是整整动用了三尊神候级的强者,而且都分出了自己的一分神念,可是就是这样强大的力量却没有完成任务,而且还打草惊蛇了,这如何能不让他们为之恼火,让他们为之不安。

    在天兵帝国的一处隐匿之所中,那兽族的诸多猎杀者聚积在一起,这时,有兽族的强者开口道:“都说说吧,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这一次的失利对我们来说可是有着巨大的威胁,我们都小看了那个小辈,他的实力要比我们想象的要大得多,甚至可以说他在人类文明之中的地位绝对很高,在他的身上绝对有着人类文明大能所赐下的重宝,要不然是不可能在三位神候的猎杀之中活下来,对此大家有什么对策?”

    “这个时候还说什么对策,这一次的失利已经让我们被那人类文明的力量给盯上了,他们现在如疯狗一样地四处在查找着我们的行踪,若不是我们见机的早,提前一步断去了一切的踪迹,只怕早已经被那些混蛋给抓到了,这一次的失败让我们所有人都陷入到了危机之中!”这尊兽族的神候的语气之中充满了一丝的不满的情绪论,也怪不得他如此,毕竟这样的事情坏了他的任务,自然让他难以接受。

    “够了,这都到什么时候,你还有这样可笑的想法,你要知道,对于我们来说最重要的任务便是猎杀掉那个小辈,不惜一切代价地猎杀他,你明白吗,你的任务可以失败,但是这个任务却必须要成功,这是没有讨价还价的事情!”

    “为什么这一切的后果要由我们背,而且我们也不一定非要主动出击,去猎杀那小子,毕竟这一次的失败已经让其警惕起来,所以我认为我们现在要换一个方法来考虑,既然我们无法再接近那小辈,无法动手暗杀他,那就让他主动跳出来!”

    “你这混蛋没有在做梦吧,你想让那小子自己主动跳出来,你认为他是傻子吗,我们刚刚刺杀他,他会傻得主动跳出来,就算他肯这么做,那人类文明的那些混蛋也不会允许他这么做的,你就不要说出这样可笑之言来了!”很快则是有兽族的神候出口所驳。

    虽然被人反驳了自己的提意,但是那尊兽族的强者却没有在意,他淡然说道:“与人类这些无耻之徒大战了这么久,我也不是没有收获,他们能够算计我们,我们又何尚不能算计他们,那小辈这一次是为何而出现在天兵帝国之中,那是任务,他的任务是要找出天兵帝国之中那些背叛人类文明的人,我们则可以用这些人来诱那小辈现身!”

    “好,黑狐,你们狐族果然不亏是我们兽族之中最有智慧的种族,这个计划可行,我们可以这么做,不过那些投靠我们的人类可都十分的狡猾,想要让他们主动跳出来做诱饵只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毕竟他们一个个都无比的阴险狡诈!”

    黑狐冷哼一声说道:“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由不得他们不同意了,而且他们也没有资格与我们讨价还价,就算他们不同意,那我们也能够逼他们同意,实在不行那怕是暴露一些奴役的奴隶也再所不惜,逼得他们暴露出自己的身份来!”

    阴险、毒辣,不得不说这黑狐真得够恶毒的,竟然能够想出如此恶毒的计划来,能够为了自己完成任务而牺牲掉那些背叛人类文明而投靠他们的人族叛徒,他的这这种行为十分的无耻,丝毫没有把那些投靠他们的人类叛徒当成是自己人来看待。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句话不仅仅适用在人类的身上,同样也适用在所有智慧的种族身上,兽族的这些神候强者在听到这番话时,一个个都疯狂地点头同意了黑狐的这个提意,用那些投靠自己之人为诱饵来完成自己的任务,丝毫没有理会这么做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黑狐虽然很厉害,很阴险,可是他忘记了一件事情,这里不是兽族的地盘,而是人族文明的重地,他的算计虽然很厉害,可是他这么做也会把那些背叛人类文明的叛徒给逼急,会让这些叛徒生出同归于尽之心,毕竟这些人类叛徒也不是傻子,是不会坐以待毙的,黑狐想要让他们死,那他们也不会让黑狐这些兽族神候活下去,要死大家一起死,谁也别想好过。

    在黑狐这些兽族神候安排自己的计划时,要用那些隐藏在人类文明之中很深的奴隶来出手逼得那些人类文明的叛徒主动跳出来时,那些人类文明的叛徒也发现了自己的处境是何等的危险,让他们一个个的心中都不由地生出了无比的杀意来。

    “混蛋,我就知道这些兽族的混蛋没安好心,这些混蛋当初拉拢我们的时候说得倒是很好,会给我们最大的支持,这些混蛋就是这么支持我们的,都要把我们往绝路上逼了,这些混蛋不仁,那就休怪老子不义,你们这些混蛋想要拿老子当替死鬼,那老子就拿你们这些混蛋做挡箭牌,人类文明的那些白痴不是在寻找你们这些混蛋的下落吗,老子就主动将你们这些混蛋的情况给暴露出去,看你们这些混蛋怎么死!”

    一瞬间,人类文明的那些背叛者一个个的心中都升起了无尽的怒火,毕竟谁也不愿意被人当诱饵来使用,而且兽族这么做分明是在把他们往绝路上逼,这是他们这些人类文明的背叛者所无法接受的,所以他们做出了疯狂的反击,要拉这样兽族混蛋同归于尽!

    不,更准确地说是要拿这些兽族的混蛋做替死鬼,兽族的那些混蛋出卖了他们,那他们便可以出卖这些兽族来自保,争取有足够的时间逃走!(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