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节 夺宝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节 夺宝

    以往刑天对自己有很强烈的自信,毕竟他能够在子爵境界便拥有战王的实力,让他如何能不自信,可是现在看到了神魔两族的强者时,刑天心中则是提高了警惕,神魔两族的出现让他有了一丝的危机感,让他不得不改变自己先前的策略,将目光对准了神魔两族之人,而不是那兽族的几个无知的混蛋。

    在这一刻,刑天的心中不由地怀疑起神魔两族的存在,以他们的实力,若是想要抢夺正要出世的宝物,那有着绝对的实力,毕竟以他们的实力完全能够横扫在场的众人,刑天可不相信神魔两族有什么仁慈可,会一时心情大好愿意与众人分享这里的宝物。

    借刀杀人,不,神魔两族不会这么短视,就算他们彼此之间有着深仇大恨,但是在眼下的情况中,一旦发生了大战,那局势必会大乱,在乱局之中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他们是不会如此短视的;驱狼吞虎,驱使这些人前去为他们开路,这倒有那么一点可能,不过也不太可能,除非神魔两族的这几人知道这里的情况,明白即将出世的宝物是什么,要不然他们也不会这么做,因为一个不小心那就会鸡飞蛋打。

    心念转动之间,刑天的头脑在疯狂地运转着,在思考一切可能发生的事情,就在刑天疯狂地思考一切之时,突然之间,刑天感受到了一丝的异常气息涌入到了自己的神识之中,这并非是什么敌人的入侵,而是来自于大道的示警。

    一瞬间刑天从那疯狂的思考之中清醒了过来,虽然刑天没有办法得到详情,可是从这突然而来的变化之上,刑天明白自己被人给算计了,自己一直以为隐秘的行踪只怕被有心人给看穿了,就算没有被看穿,只怕也被人给当成了棋子。

    一想到这里时,刑天的心中则是不由地冷笑道:“有趣,竟然有人在算计于我,我倒要看看是谁有这个本事,敢拿我刑天来当棋子!”

    在这彼此都有所顾及的情况之下,谁都不敢轻易出手,大家都彼此相互牵扯着,而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很快又陆续出现了十几人,而这十几人的出现,又为各方阵营增强了不少的实力,而刑天所代表的人类文明一方却是没有什么人出现,只不过是多了几个附属人类文明的种族,这样的情况更是让刑天相信自己被人给当成了棋子,心中的杀意那是更加强烈起来,毕竟谁都不愿意被别人给摆弄。

    随着时间的一点点流逝着,很快那满天的宝光在渐渐地收敛起来,而出现这样的情况之时,在场的众人则是一个个都疯狂地提高了警惕,一个个都神情无比的凝重起来,都在准备着夺宝,因为所有人都明白这是宝物即将出世的征兆,等那光宝全部收敛之时,那就是宝物现世之时,所有人都疯狂地做好一切准备,等待着最终时刻的到来。

    又过了短暂的半天时光,那满天的宝光终于完全收敛起来了,而在那宝光全部消散之时,在刑天他们这些人面前出现了一件轮状的宝物,从那虚空之中闪现出来,不过在它出现之时,它的外层依然有一层光罩,而那一层光罩让刑天不由地皱起了眉头,在那光罩之上,刑天感受到了一丝的危机。

    就在这时,不知人群之中谁大喊了一声道:“动手!”随着这道声音的落下,在场的众人疯狂地向自己锁定的目标大大出手,而刑天也被那兽族给盯上了,一道道恐怖的攻击疯狂地向刑天轰杀而来,大有要一举干掉刑天的样子。

    说起来有一些好笑,这么多人之中竟然没有一个人对那宝轮动手的,没有一人冲上前去夺宝,看来所有人都打着要清扫敌人,然后再夺宝的想法,当然,也不排除他们心中想要借刀杀人,利用别人去探一探那宝轮的底,也好做到心中有数,能够重新做出安排。

    面对着那疯狂的攻击之时,原本站在刑天一边的人类文明的附属种族的人一个个都疯狂地逃离,丝毫没有要与刑天一起对战那些兽族的意思,大有舍弃刑天的架式来,对于这些人的行为,刑天的心中则是冷笑连连,若是这些人肯留下来与自己共同对抗这些兽族,那刑天还有可能出手保他们一命,但是现在刑天却不会有这样的想法。

    在那些人看来自己的举动是无比的英明,可是在这战场之中,他们的举动则是无比的愚蠢,而且是蠢不可及,不管他们做出什么样的选择,他们都是兽族文明那些人眼中的敌人,那些兽族文明的人是不会放过他们的,不仅仅是兽族文明之人不会放过这些人,就算是那些散修也不会放过他们,会借机干掉他们,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脱离了阵营,不受阵营的保护,自然让那些散修为之兴奋,要猎杀他们夺取他们身上的诸多利益。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在绝对的利益面前,什么事情都会发生,在那几人刚刚从刑天身边冲出去时,还没有等他们站稳脚步,一瞬间迎接他们的是来自于四面八方的攻击,而这些攻击是来自于那些散修,他们一直都在等待着这样的机会!

    在有心算无心之下,这几人的下场那是可想而知的了,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就被那些人给干掉了,殒落在这场战斗之中,成为了首批殒落的人之一。

    对于那几人的死亡,刑天没有在意,这是他们自找的,与刑天没有什么关系,刑天是不会为他们之死有什么想法的,刑天可没有心思去理会他们的死活,现在刑天的心神一大部分则是投在了那神魔两族的身上,想要知道他们究竟想要做什么。

    至于说那几个兽族的敌人,刑天心念一动,一朵朵黑莲出现在了他的身边,那并不是实体,而是虚影,在用自己本体所幻化出来的黑莲之影,拥有着强大的防御力量,而这是刑天黑莲分身所拥有的强大神通。

    神通一出,那兽族的攻击被刑天给挡了下来,刑天可不是光挨打不还手的人,在挡下这一波攻击之时,刑天心念一动强大的毁灭气息疯狂地轰向了那些敌人。

    刑天一出手,他的分身便动用了自身最强大的力量,不出手则罢,一出手那就痛下杀手,毁灭力量疯狂地向那些兽族敌人斩杀而去!

    这一次刑天可没有藏拙,因为他知道在这种情况之下自己若是藏拙那绝对是在自取灭亡,这些兽族的敌人是不会放过自己的,他们会直接干掉自己这个敌人,命自己的头颅去换兽族的种族贡献点。

    大毁灭术,所化的利箭如同流星一样斩杀向兽族那些人,面对着刑天这突然反击,那些兽族十分的震惊,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刑天竟然能够挡得住他们的攻击,能够在这么短暂的时候发出反击,这是很多人所无法做到的。

    刑天的强大那是他们所没有想到的,毕竟刑天所表现的境界很差,可是当刑天出手反击之时,他们方才明白自己错得有多离谱。

    在刑天的突然出手之下,那兽族之人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便被刑天能干掉了两人,一出手之下兽族便死亡了两人,这样的结果让那剩存的兽族为之震惊,也让很多的人为之震惊,谁都没有想到刑天会有如此恐怖的实力。

    “混蛋,你该死!”在看到自己之方两人殒落之时,那个人则是为之愤怒,原本是想要斩杀敌人,却没有想到被敌人给干掉了自己的队友,这是何等愤怒的事情。在话语一落下之时,那兽族的最后一位强者则是向刑天发动了攻击!

    这一尊兽族的强者有着伯爵十层增界的实力,按理说,这样的实力在整个天神秘境之中那都是强者的存在,如此的对手,全力阻杀刑天,给刑天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在恼怒之下的全力一击让很多人都为之震惊,那些在一旁的散修一个个伯脸上都露出了一丝的冷笑来,他们都十分高兴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天大的好事,他们需要这样的结果,只有这样的方才能够让他们有机会能够抢到那件宝物,对于他们来说巴不得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面对这一击之时,刑天不屑地冷笑一声,一道强大的毁灭之气迎上了对方的攻击!在看到刑天的反击之时,与刑天对战的兽族强者,此刻的心里也在嘀咕着,在暗自思考着眼前的这个人族高手究竟是谁?幽冥神君,自己可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啊。能够接下与自己对战,能够一些击斩杀自己两位同伴,那绝对是人类文明之中的高手,怎么可能默默无闻?

    就在这兽族强者在思考之时,一道锋利无比的无形毁灭气息眨眼间便轰击到了兽族眼者的眼前,那强大的攻击力让所有人都为之震惊,让他为之恐惧

    “不好,有危险!”那兽族的强者一瞬间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以他那身经百战的身体让他在本能地进行着闪避。只可惜他的行动太晚了,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如今的刑天的这一招大毁灭术已经小成了,虽然离大成还很远,但其杀伤力也不可小视。

    刑天的这一击直接击中了敌人的眉心,那庞大的力量直接摧毁了兽族强者的灵魂,一招之下,胜负即分,生死即分,这就是高手之间的过招!这也是刑天一直所追求的高效率的杀伤力,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则一击必杀这就是刑天的黑莲分身所一击所希望的结果!

    刑天一击之下又斩杀了兽族的强者,他没有为此而停止下来,然后一转身朝兽族阵营的向个附属种族的敌人杀了过去。

    此时,其他种族之间也在疯狂地大战着,这些人都没有精力来理会刑天与兽族之间的大战,虽然说那些神魔两族的敌人有这样的实力,但是他们却没有这么做,他们巴不得这样的情况发生,他们都在等待着有人忍不住上前去夺宝,又怎么会去出手对付刑天!

    可惜,让这些神魔要大失所望了,刑天的攻击十分迅速,三两下就解决了兽族阵营的其他人,在刑天的大毁灭之术下,那些人根本没有与刑天对抗的能力,直接就被干掉了,不过刑天却没有如那神魔两族的人所想的那样去夺宝,而是心念一动,瞬间抽身而退,直接收手。

    当看到刑天这一收手之时,那神魔双方之人的眼中都透露出了一丝的杀意,虽然这丝杀意很快,一闪而过,但是以刑天那一直都在严防他们的神识,在那一刹那间便发现了这一切。

    当然刑天在收手而退之时,并没有忘记自己的战利品,将那兽族之人死后所留下来的一切都收走了,虽然那些散修很眼热,可是一想到刑天那恐怖的杀伤力时,他们一个个都不由地沉默了,那些兽族之人身上所留下来的宝物虽然很不错,可是却没有让他们不顾自家生命危险去抢夺的可能,毕竟他们可不想把自己的性命给丢在这里,在他们的心中天就是一个疯子,一个暴力无比的疯子,他们不想与刑天这样的疯子为敌。

    在刑天抽身而退,没过多久,那天空之中的那件宝物之上的光罩则是在迅速地消散着,如此的变化让很多人再一次为之激动起来,一个个的气息不由地沉重了起来。

    虽然说很多人都不想当出头鸟,不想为别人开路,可是在绝对的诱惑之下,他们却不得不这么做,终于有人忍不住心中的贪婪,疯狂地冲向那件宝物,而在他冲向那宝物之时,那道光罩突然完全消散了,那人一点都不客气,直接将宝物给抓在手中!

    原本所有人都认为这件宝物不是那么容易被收取的,强行收取绝对会受到强力的反噬,可是他们错了,事情并非他们所想的那样,那冲上前之人轻松地夺走了这件宝物,这如何能不让他们为之震惊,让他们为之恼怒,让他们为之后悔,若是先前他们能够狠下心来,能够冲上前去,那么宝物就会是他们的了!

    “可恶的混蛋,你给老子放下!”那太阳神族的强者在看到这样的结果之时,不甘地发出了自己心中的怒吼,而就在他分身的这一瞬间,与他对战的暗黑魔族的敌人则是没有放过这个轰杀对手的机会,直接施展出了自己的本能神通:“幽冥神光,火炼天地,给我死!”

    这是暗黑魔族的本命神通,这神通也是他们的领域之力,这一招一出,在一定范围之内都会被那强大的神通之力所笼罩住,让你是无从躲闪,面对这样的攻击你只有硬抗一条路。

    “混蛋,你这无耻的小人,竟然敢暗算老子!”那太阳神族的强者在面对这突然而来的袭杀之时不由地怒声大吼起来,这个太阳神族的强者也是够心狠手辣的,一狠心之下,右手一挥,直接斩下了自己的左臂,然后那他那左臂疯狂地冲向了那暗黑魔族,轰的一声巨响,他那左臂化为一道黑芒,势如破竹地冲出了暗黑魔族所施展出的本命神通来,一瞬间,他的身体则是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

    狠,这家伙也够狠的,在看到自己失了先机之下,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即施展出了自己的逃命神通,血遁**,直接自残而冲出了这一次的绝杀,让自己能够活着脱身,对他来说那宝物虽然很重要,可是再重要的宝物也没有自己的性命来得重要。

    “哈!哈!哈!神族的混蛋,就凭你那点小心思也妄想与老子争夺宝物,真是不知死活!”那暗黑魔族的强者不由地大笑起来,在他大笑之时,那目光则是投向了正陷入到杀戮之中,死死地盯上了那个夺下宝物之人。

    就在他的话语落下之时,就在他嚣张地大笑之时,突然一道冷哼响起:“你这混蛋,你以为自己真得赢了吗,你给老子去死吧,给我爆!”

    随着这道声音的落下之时,轰的一声巨响,一道身影从那虚无之中出现,然后疯狂地自爆了,而那自爆直接来自于那暗黑魔的身后,这暗黑魔族暗算了太上神族的强者,一击之下剥夺了对方夺宝的机会,可是那太阳神族也不是剩汕的灯,在他自残之时,将自己的一尊分身给留在了那左臂之中,等那暗黑魔族失去警惕之时则是立即发难。

    对于那太神族的强者来说,被自己的敌人给暗算了,那是不可容忍的事情,自己得不到的宝物,那敌人也别想得到,自己被这混蛋给暗算了,那对方也别想好过,他就算是失败了,也得拉敌人同归于尽,于是也有上演了这么一场好戏来。

    “混蛋,你不得好死!”那暗黑魔族怎么也没有想到被自己暗算的太阳神族还有这等的反击手段,在一时没有被察觉之下,直接被那强大的自爆给击中,强大的自爆之力直接轰在了他的身体之上,那怕是那暗黑魔族有着强大的力量,有着强大的防御,可是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之下,他的身体一瞬间就被那恐怖的自爆给直接毁灭了!

    他的那番话还没有完全落下,已经失去了肉身,在这种情况之下,那暗黑魔族可不敢继续留下来,要不然等待他的那就是神形俱灭,要知道没有了肉身之后,他的实力那可是大大折扣,再也没有机会去夺宝了,所以他的元神一转便想要划破虚空而逃走。

    就在这一瞬间,刑天终于出手,只见他的身形一闪,直接撕开了空间,一只漆黑如墨的大手直接抓向了那暗黑魔族的元神,直接将这暗黑魔族的元神给挡了下来。

    对于刑天来说,他可不想放过这样的大好机会,这可是一尊暗黑魔族强者的元神,对他来说那可是有着巨大的利益,若是能够炼化这一尊元神,那自己就能够从这暗黑魔族的元神之中了解一些神魔两族的秘密,对可是刑天一直想要得到的资料。

    “混蛋,你这人类的混蛋竟然敢暗算我,难道你就不怕引起人族文明与魔族文明之间的战斗吗?”在发现自己的元神落入到刑天的手中之时,那暗黑魔族的强者立即开口威胁起刑天来,想要借助着种族文明的力量来迫使刑天放过他。

    可惜,这暗黑魔族也太自以为是了,也太高估了暗黑魔族的威慑力,魔族虽然是超级文明,可是人类文明那同样也是超级文明,刑天根本不会被他这可笑的威胁给吓倒!

    在听到这番话时,刑天不屑地冷笑道:“无知的蠢材,你也太高估自己的能力了,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能够让人类文明与魔族文明开战,就凭你这小小的伯爵也能够做到,那这天域之中早已经是混乱不堪了,你给老子死吧!”

    刑天没有丝毫犹豫,心念一动,立即将这暗黑魔族的元神给直接吞噬了,刑天这一次出手那可是干净利落,没有半点拖泥带水,那暗黑魔族的强者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直接就被刑天的黑莲分身给吞噬了元神,就算是想要自爆也没有机会了,因为刑天的毁灭法则之中拥有着强大的吞噬力,让他无从抵挡。

    在刑天干掉了那暗黑魔族的强者之时,那原本还有所观望的一些人则是为之疯狂了,一个个疯狂地冲进了战场之中,原本他们不敢轻举妄动,生怕为别人做嫁衣,被那暗黑魔族给坐收渔翁之利,可是现在他们则没有这样的顾及了,特别是在他们看到刑天吞噬了那暗黑魔族的元神,他们更加为之放心了。

    在他们这些人的心中,一个个都认为刑天这一出手,那就没有什么威胁可言了,毕竟刑天可是吞噬了暗黑魔族的元神,那需要付出强大的力量来消化这个元神,如此以来自然也就没有机会与自己争夺那宝物,在这样的想法之下,那些观望之人自然是放开手脚冲杀上前,希望自己能够在下一波敌人出现之前夺得宝物离开。

    不得不说这样人的算计还真是很不错,不过算计好那不意味着他们就能够成功,再好的算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是不堪一击的,他们都小看了刑天的实力,虽然刑天所动用的是一尊分身,可是这尊分身的强大那也不是他们所能够想象的。

    刑天的这尊分身可没有他们这些人想的那么脆弱,对于一般人来说,吞噬一尊暗黑魔族的元神,那需要付出惨重的代价,但是这一点却无法用在刑天的身上,因为刑天不是一般人,刑天的这尊分身那是拥有着强大吞噬力量的黑莲分身,以黑莲分身那恐怖的吞噬力,无需付出任何代价就能够直接消化这暗黑魔族的元神,因为这黑莲分身本体是那业火红莲,而且又吸收了寂灭黑莲的本源,本源之强大那是他们所无法想象的,别说是一尊伯爵境界的暗黑魔族的元神,就算是一尊神候的元神,刑天的黑莲分身也能够无声无息地将其吞噬掉。

    在看到这些观望者一个个如同打了鸡血一样疯狂地冲锋上前时,刑天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冷笑,在那冷笑之中充满了无尽的杀意!是的,是杀意,这些人以为刑天丧失了夺宝的机会,他们却不知道,刑天根本就没有什么损失,相反在这一场吞噬之中得到了巨大的好处。

    刑天没有急着动手,而是冷眼旁观这一场大战,等待那些人分出生死来,等着他们拼个两败俱伤,然后再一举轰杀所有人,夺了那件宝物。在那件宝物之上,刑天能够感受得到一丝的时间气息,很明显那是一件强大的时间神器,这样的宝物让刑天可是无法舍弃。

    不仅仅是刑天无法舍弃,其实任何人在看到这件宝物之时,都无法放弃,毕竟时间神器那可是十分难得的,更何况这件时间神器的品质还如此的惊人。

    也正是因为这样,所有在场之人都陷入到了疯狂的杀戮、抢夺之中,一个个都杀红了眼,因这一刻没有什么朋友,也没有什么同伴,他们的眼中有得只有那件时间神器,为了得到这件时间神器,他们这些人已经杀成了一团。

    血在不断地飞溅着,不断地有人倒了下去,一尊尊的强者在这一场争夺之中倒下了,把自己的性命给断送在这里,随着杀戮的进行着,很快在场的那些人已经倒下了四分之三,仅仅只剩下四分之一的人还在坚持着。

    原本刑天打算继续等待下来,让这些人再多死一些,等待死得差不多的时候自己再大大出手,可是事情并非完全由刑天所掌握,很快刑天则是感受到了那远方传来的一丝的警惕,在刑天前来这里之时,在那路上,刑天早已经留下了一丝的布置,一但有人出现,那丝布置就能给刑天发出警惕来。

    “混蛋,怎么有人来得这么快,看来我是不能再等待下去了,要不然等再有人出现之时,那局势就会发生更大的变故!”当刑天的心中一有这样的想法之时,刑天没有丝毫的犹豫,心念一动,那只巨大而又漆黑如墨的大手疯狂地探出,直接撕裂了虚空抓向那人群中间。

    刑天不出手则罢,一出手那是爆发了全部的力量来,那只漆黑无比的大手之上散发出恐怖的力量,没有等那夺宝之人有所反应之时,大手则是直接将其抓住!

    刑天这一出手立即引起了所有人的怒火,原本这些人都认为刑天已经失去了夺宝的机会,可是他们错了,刑天在他们的眼皮底下竟然直接出手抢夺宝物,这让他们立即为之愤怒,一个个立即掉过头来疯狂地对刑天发动了攻击,想要联手先轰杀刑天!

    在看到这些人的攻击之时,刑天的脸上闪过了一丝不屑地冷笑,冷哼一声说道:“无知,毁灭风暴给我爆发吧,都给老子去死吧!”刑天在疯狂的大吼声中,一道道恐怖的毁灭风暴从他的身体之中散发出来,那风暴快如闪电,还没有等那些敌人有所反应,强大的毁灭风暴已经形成了,然后如同闪电一样地对他们进行反击。

    刑天反击之时,他那漆黑的大手突然一变,一道五行气息瞬间出现,那是五色神光无上大神通,不过这道神通出的太快了,一闪而过,根本没有让那些人有所查觉,而在那五色神光一闪而过时,那被刑天的大手所抓住的人则是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而在与此同时,刑天的漆黑大手也瞬间崩溃了,消失在那虚空之中。

    在那黑色大手消散之时,刑天不由地闷哼一声,嘴角之上出现了一丝的血迹,脸色变得无比阴沉起来,怒声喝道:“老子记住你们这些混蛋了,你们给老子小心,我们之间没完!”说话之时,刑天的黑莲分身则是瞬间暴退而去,没有等那些敌人反应过来之时则是间消失不见了,一瞬间撕开了空间从这战场之中脱身而出。

    “无知的人类,在这个时候还不忘说什么大话,你记住老子又能如何,你以为自己是谁……”还没有等这人把话说完之时,突然一柄宝剑则是洞穿了他的身体,让他直接倒下了,在看到打退了刑天之时,很快有人则是立即对自己的‘战友’痛下杀手了!

    一瞬间,那剩下来的四分之一的人又倒下了一半,而就在他们还想要继续大开杀戮之下,突然他们一转身却发现原本被他们包围起来的那人已经不见了,那件时间神器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这让他们一下子都傻眼了。

    “混蛋,是谁夺了神器,给老子站出来!”有人则是忍不住地在疯狂大吼着,那眼睛这中透露出无尽的杀意来,那疯狂的眼神则是狠狠地扫向在场的那些人,在他的心中并不认为是那先前夺宝之人自行逃走了,而是被有心人给抓走了,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只有他们这些包围对方之人,所以他的心中有一丝想要干掉在场所有人的疯狂想法,为了能够得到那件时间神器,他愿意冒任何的危险,愿意大开杀戒。

    不仅这人有如此的想法,在场的所有人都有这样的想法,他们一个个都在怒视着所有人,一个个都在疯狂地聚集力量,突然有人忍不住出手了,有道是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于是一场杀戮又开始了,一下子仅剩下来的几些人又疯狂地战在了一起,说起来也有一些奇怪,竟然没有一个人怀疑刑天,他们一个个的眼光都盯在了在场的众人身上。

    可惜,这些混蛋并不知道那件时间神器已经落在了刑天手中,若是他们知道,只怕一个个都会被气得吐血,谁都没有想到刑天竟然会玩起这等的手段来。

    可惜,就算是现在他们这些混蛋知道了这一点也没有用了,刑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想要这天神秘境之中寻找到刑天的行踪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那有如大海捞针一样。

    刑天不是傻子,自然不会给他们这样的机会,在刑天疯狂地从这一场大混战之中脱身之后,刑天没有丝毫的犹豫,心念一动,他那黑莲分身则是瞬间消失不见了,回到了刑天的内世界之中,转而出现的是他的生命分身。

    刑天担心有人在暗中算计自己,这一次身份的转换之时,刑天没有接受人类文明的身份,而是自己给自己弄了一个散修的身份来,因为刑天担心在那些人类文明的身份之中,会有所破绽,会让那些暗中算计自己之人有所察觉,会让自己身陷于绝境之中。

    小心驶得万年船,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刑天可不敢在这件事情之上有丝毫的马虎大意,他可不想把自己的性命给丢在这里,所以他一切都十分谨慎,十分小心。

    刑天可不知道在自己离开之后会引起什么样的震荡,会让那些白痴们一个个疯狂地大战在一起,而且在刑天刚刚离开没多久,很快则是有一批人出现了,他们都是为了夺宝而来,在看到那混蛋之时,那些人在宝物的诱惑之下疯狂地冲杀上去,对那些人展开了攻击。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虽然说在这些新出现的众人之中,有不少人与那些白痴是一个种族文明的,可是他们之间却没有什么友情可言,一个个都疯狂地展开了轰杀,在利益面前,他们忘记了所谓的种族友情,在他们的心中有得只有利益。

    如此之下,战斗则是变得更加混乱起来,若是没有这些新生力量的加入,那么用不了多久,这一场杀戮就会结束,那时最后获胜之人在没有找到时间神器之下,自然会联想到宝物已经落在刑天的手中,他们这些人被刑天给耍了,可是当这些新生力量的出现时,一切都出现了意外,让他们错失了追杀刑天的机会。

    杀戮在疯狂地进行着,那所有人都在疯狂地杀戮着,在他们的心中都认定,在那场中的那些人手中有着刚出世的宝物,所以他们都是下了狠心,就算是自己种族的人那也是毫不留情,而他们在围杀这些人之时,却不想很快又有一波人马从那远方杀了进来,于是场中的情况变得更加混乱起来,让一切都变得不可控制起来。

    在从那战场之中脱身之后,刑天不由地松了一口气,那生命之树分身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的震惊,要知道这一次他还真得很幸运,刑天也没有想到事情会进行的这么顺利,能够如此快速地抢夺一件强大的时间神器来。

    虽然刑天很想炼化这件时间神器来增强自身的实力,可是那也仅仅只是想想而已,他不敢真得这么做了,要是他真得这么做,那等待他的只怕是死路一条,要知道在这天神秘境之中那可是危机四伏,稍有不慎就会把自己的性命给断送掉,更何况他所需要的资源多得惊人,虽然自己抢到了一件强大的时间神器,但是在这整个天神秘境之中,宝物则是多如牛毛。

    刑天的生命之树分身没有驾驭自己的本命至宝‘永恒神舟’,而是独自小心地在这天神秘境之中行走着,继续向那天神秘境的更深处前进着,去扫荡更多的天材地宝。

    随着刑天的疯狂前进,随着他的深入,出现在他面前的人则是少之又少了,要知道随着深入,刑天能够感受得到一股无形的力量在不断地压迫着自己的心神,让他的心神受到了巨大的冲击,让他不由地为之凝重起来。

    那是来自于心神之上的攻击,强大的心神攻击让实力不足之人是无法继续前进,若不是刑天的本尊祭炼成了灵魂至宝,而那灵魂至宝又是支撑整个内世界的世界之树,能够让刑天的分身也可以借用这灵魂至宝的力量,他的生命之树分身已经被挡在了外面,无法再继续前进下去了,因为那无形的冲击实在是太恐怖了,超出了他生命之树分身所能够承受的限制。

    虽然刑天的分身有着伯爵的境界,但是其战力却仅仅只有战候的实力,而且只是一般的战候实力,只能够对抗初级的神候,这样的实力是不足以继续闯这天神秘境,若是刑天继续下去,那对他的生命之树分身来说则是会造成巨大的冲击,还好他的分身能够借助于本尊的灵魂至宝中,要不然后果真得是不堪设想,会让他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