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三章节 血灵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千零八十三章节 血灵

    对于那些人类文明的天之骄子来说,很多人是做不到刑在这样的察觉之力,因为他们都是一群温室里的花朵,他们虽然也有不少人经历过种族战场的磨砺,但是那毕竟还是有限的战斗,而刑天却是经历了无数的战争,可以说他的一切都是在战斗之中所得到的,所以对于血腥和杀戮的气息,刑天那是无比的熟悉,他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这里的情况,而与他在一起的陈风那怕是境界比刑天高,也无法有这样的感悟!

    刑天的话,让陈风的面色变得微微难看起来,血腥的杀伐气息还有大量生灵的陨落,这一切听着就让他感觉感到毛骨悚然,让他为之骇然,明白自己前面的地方是什么样的存在!

    陈风沉默了片刻之后,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我们已经走到了这里,不去看看心中难免会有些遗憾,而且以我们这样的存在,一但心里有了遗憾,那就会形成心魔,对日后的修行大为不利,最重要的是我们已经落后那些人太远了,所以此刻我们没得选择,除非我们放弃那远古传承的争夺!要不然,我们还是要继续前进!”

    对于陈风的决定,刑天点了点头表示认同,其实就算是陈风想要彻底,那刑天也不会这么做的,对于刑天来说,那怕是前途再危险,他都会去闯一闯。

    在看到刑天的默认后,陈风又能开口说道:“我的境界比较高,刑天,你在这里等我一会,我去前面查探一番,免得一不小心落入到了敌人的陷井之中!”说着陈风便要大步离开,却不想被刑天所阻,这让他为之惊讶!

    在看到陈风那惊讶的目光时,刑天淡然说道:“同为人类文明的一员,我们还是一起前去吧,就算有什么事情我们也能够有所照应,这要比单独行动要好的多!”

    刑天这简单的一番话下来,让陈风彻底怔住了,他只想到要保护刑天,保护人类文明这个强大的天才,却忘记了刑天有自己的骄傲,若是让刑天站在后面,那是对他的污辱。

    在稍微思考了一番之后,陈风终于狠下了心肠点了点头说道:“好,既然刑天道友如此坚持,我那我们就一起出发前去看看!”刑天的这番话对于陈风来说触动很大,同为人类文明的天之骄子,但是很多人却做不到刑天这个程度,能够无畏任何艰难险阻,而一个遇到危险就畏缩不前的天之骄子,那又会有多大的进步?

    想要在修行之路上有所成就,在面对危险之时,那就要有勇往直前的精神,若是没有这样的精神,那是不会有什么成就可言的,毕竟你的心中已经有了胆怯,这会在通往成功的道路上成就自己最大的障碍,要知道修行之路上可是有着诸多的劫难,心魔那是无所不在,特别是在突破境界之时,心魔会给自身造成巨大的伤害。

    以刑天与陈风两人的速度那自然是奇快无比的,对他们来说那千百里的距离只是瞬息之间,虽然还没有到达目的地,不过隔着很远的距离,刑天他们就感受到了前方那种恐怖的碰撞,无数的血腥气息在疯狂地蔓延,让让他们二人的心中都是为之疯狂地跳动起来。

    “前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说是各大种族文明已经开始发生疯狂的大战吗,还是说有什么惊天的至宝出世,引得他们如此疯狂?”对于这疯狂的血腥气息的蔓延,刑天也好,陈风也罢,都不由地暗忖起来,都开始怀疑种族大战将要爆发,要不然怎么会有如此恐怖而疯狂的血腥气息在蔓延,这让他们不得不打起十分精神来。

    一瞬间,两人是不绝而同地停下了脚步,这时刑天开口说道:“陈风道友,你还是先在这里等我一会,我上前去察看一下情况,如此疯狂的血腥波动,只怕前方出现了疯狂的碰撞!”

    听到刑天的话时,陈风反倒是笑了起来,说道:“刑天,你先前说的很有道理,我们是人类文明的一员,我们代表的就是整个人类文明,我们都是人类文明的天之骄子,都有着属于自己的骄傲,你觉得我会放弃自己的骄傲吗?这一次我必须要上去看一看,那怕就算是殒落在这里,我也再所不惜,我不想让自己心中有心魔横生的机会!”

    陈风也是无敌王,他同样有着属于他自己的荣耀与信念,如果这一次因为畏惧而选择退缩了,那么以后在想要进步就绝对不可能了,因为他的心中会留下一道不可磨灭的印迹!

    没有等刑天有所回答,陈风继续说道:“刑天道友,如果这一次退避了,那么我的心就会有了桎梏,我的修行之路只怕就会断绝,日后将再无寸进的可能,虽然我也知道,你是好意,想要保护我的安全,不过我还是不会选择退缩!”

    说到这里之时,陈风语音又是一顿,长叹一声说道:“刑天道友,你的资质要比我强大得多,你的未来有成就神帝,甚至是纪元之主的可能,虽然现在你的战力惊人,可是你的境界却是更大的缺陷,一旦殒落对于整个人类文明来说那是巨大损损,所以你还是留下来保存自身,让我先前去一探究竟!”

    原本是刑天劝说陈风不要前去探路,担心陈风没有太多的杀戮经验,却没有想到转眼之间两人之间竟然反了过来,这让刑天心中有些无奈起来,不过他的内心之中却充满了一种暖暖的感觉,他能够感受到陈风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内心之中那种真诚的态度,对方是真的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而这是刑天自加入到人类文明以来,除了在自己老师的身上再没有从其他人身上感受到过,他所在人类文明感受最多的那就是冷酷与排斥。

    刑天哈哈大笑道:“陈风道友,你也太小看我刑天了,我与你们这些自人类文明所培养出来的天之骄子不同,你们从来都不担心资源,根本没有经历过那无尽的杀戮,而我不同,我的每一步,都是踏着尸山骨海的,杀戮对我而言那没有任何的压力可言。”

    对于自己的实力与底牌,刑天没有说出来,不过刑天却向陈风说出了自己的经历,尸山骨海对他来说那是没有任何压力,就算是前面再危险,刑天也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全身而退,他的底蕴不是陈风所能够想象得到的,在整个天神战域之中,除非是那几大超级文明的无敌王一起出现,联手对付他,要不然刑天是不会被斩杀的。

    看到刑天那认真而又能坚定的目光之时,在想到刑天曾经在人类文明之中所留下的那惊悚的大战,陈风最终还是点了点头,两人又一次加快的速度向前方飞了过去!

    当目光对准前方的战场之时,让刑天与陈风二人的心情不由地沉重了起来,混战,眼前完全就是一场恐怖的混战!在这战场之上各种残躯断体到处都是,无数的鲜血染红了整个大地,在这片战场之上那是杀气冲霄,血腥的气息在疯狂地扩散着,真得一片尸山骨海的地狱景象,让人看了不由为之心胆俱裂!

    如果没有看到前方的战斗,那么刑天会认定,这是在发生一场疯狂的种族大战,可是在亲眼所眼这里的一切后,一切就完全不同了,刑天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想法!

    对于天域的一些生灵,刑天并不是太了解,看着前方那疯狂的战斗时,刑天沉声说道:“陈风道友,那是什么生灵,竟然如此的恐怖,有如此惊人的战力?”

    此时,在前方那诸多种族文明的天骄们都在疯狂的战斗着,他们与是在相互大战,而与一种邪恶的生灵在做着生死搏杀,此时此刻在死亡的威胁之下,他们的各种底牌都纷纷出现,无数法则之力在疯狂地爆发着,让整个战场都在为之颤抖!

    这种邪恶的生灵,是一种无比诡异的存在,一种介于实体和虚幻之间的存在,它们不仅拥有着恐怖的杀伤力,同样又拥有着让人难以置信的迅速,可以说这里的每一个邪恶生灵都拥有着战王的实力,而它们所动用的仅仅只是肉搏的力量,身上没有附加任何法则的力量,如果在让这些邪恶生灵掌握了法则的力量,那么这一场大战也就没有必要再继续下去了,那些各大文明的天之骄子根本无力与之对抗!

    面对刑天的询问,陈风不由地沉默了,他的眼中流露出无比震憾的神色,许久之后他那颗起伏不定的心方才平静下来,然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道:“那是血灵,天地间最为邪恶的生灵之一,拥有着无比疯狂而又残酷的心性,是为杀戮而存在的噬血生灵!”

    血灵?听到这番话时,刑天不由为之一怔,不过很快刑天则是想起了自己在人类文明之中所看到的资料,血灵的一些情况不由地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血灵的确是这方天地之中最为邪恶的生灵,它们的存在就是为了杀戮!

    “这太疯狂了,这里的一切都是血灵?拥有战王实力的血灵,这神葬也太疯狂了,难道这神葬的大能是铁了心要消灭一切敢于闯入神葬之中的所有生灵,这太让人难以置信了!”刑天忍不住失声地大声喊道,在他这番话语之中则是流露出一丝的震惊!

    是的这一切太疯狂了,让他难以接受,也难不得刑天有这样的震憾,毕竟每一尊血灵那都是一尊强者所孕育出来的,而且生灵的诞生也需要十分极端的环境,这神葬之中一下子出现了这么多的血灵,那绝对不是天然形成的,不是天然形成的血灵,那只有一个解释,是这神葬的主人所祭炼出来的,能够祭炼出这么多的血灵为自己守神葬,可想而知这神葬的大能生前是何等凶残的存在,这样的神葬那可是无比危险。

    血灵这样的邪恶生灵,他们算得上是天地间至邪至恶的存在,甚至是很多人并不会把他们当成是生灵,因为他们并没有属于自己的意识,没有自己的思想,他们存在的唯一信念那就只有杀戮,疯狂地杀戮一切有着生命波动的生灵,可以说他们是一切生灵的死敌,是天地间最邪恶的存在,是天地间禁忌一样的存在。

    血灵为什么会被所有生灵所忌惮,成为天地间的禁忌,是因为他们的身体介于实体与虚幻之间,他们能够凭借着战斗本能地切换自己的身体,能够吸收生灵的鲜血而提升自身的实力,这样的生灵那是很难被灭杀的。

    刑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陈风道友,我们是直接参与到这一场大战之中,还是绕过去,向深处探索?”对于神葬的了解,刑天并不是太多,对于血灵的存在,他所知道的也都只是皮毛,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刑天想要听听陈风的决定。

    听到刑天的询问时,陈风不由地苦笑道:“刑天道友,这种情况我也是首次面对,这种情况之下,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如,若是三五只血灵,我们或许还有机会绕过他们,不过眼前这已经有数百的血灵,我们就算再小心,也难以绕过他们,更何况我们不知道在那深处会不会还有更强大的血灵存在!”

    听到这番话时,刑天也不由为之沉默起来,不过很快他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的惊骇之色,脸色变得无比难看起来,这时,刑天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失声说道:“恐怕我们是绕不开这些血灵了,我们能够想到的,那先前的诸多文明的天之骄子又怎么可能会想不到!”

    刑天的话语一落下,陈风也瞬间反应过来,点了点头说道:“是啊,既然这神葬的主人能够疯狂到祭炼出这么多的血灵,又怎么可能给留下什么漏洞,若真有漏洞出现,那绝对不是什么好事,而是一个陷井,一个诱我们自投落网的陷井!”

    也怪不得陈风会这么想,毕竟这神葬的主人实在是太邪恶了,对于这样一位凶残而又邪恶的存在,他不得不将事情往最坏的方面去想,毕竟对于这位神葬的主人来说,没有什么事情是他干不出来的,一个能够疯狂到祭炼如此多的血灵为自己守神葬,可想而知他的内心是何等的疯狂,是何等的凶残,对于这样凶残的敌人,自然往最坏的方面去想,要不然最终吃亏的只会是自己,甚至会把自己的性命给断送掉!

    刑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战吧,现在我们别无选择,想要得到这神葬之中的远古传承,那就得破开这诸多的阻碍,一个能够如此疯狂的大能,他是不会让人轻易得到自己的传承,除了一战,我们是别无选择!”

    说到这里之时,刑天的眼中闪烁着蓬勃的战意,虽然眼前的这些血灵无比的凶残,可是刑天却没有被其吓倒,就算是这些血灵再恐怖,刑天也不会退缩。

    杀,刑天与陈风相互对视一眼,然后疯狂地冲进了战场之中,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场考验,一场对自己信念的考验,若是他们能够闯过去,那么他们的心灵将会得到升华,在他们冲破神候境界将不会再有任何的阻碍!

    刑天与陈风的速度很快,可是那怕是他们的速度再快,但是依然无法冲过这些血灵的阻挡,他们在一冲进战场之时,也是很快便陷入到了那疯狂的战斗之中,站在外面观战之时,刑天与陈风还有一丝的想法,觉得自己或许能够用速度冲过去,毕竟这里的血灵是有限的,只要自己的速度够快,那就有机会闯过去,不过当他们真正进入到战场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这样的想法了,血灵的速度比他们想的要快得多,一只血灵能够同时对十位甚至是更多的天之骄子发动攻击,能够轻松地游走在这战斗之中。

    这样的战果听起来很不可思议,让人难以接受,觉得有些夸张,可是这却是事实,眼前的局势就是这样的,虽然这些血灵的数量要比那些天之骄子要少得多,可是他们却对这各大文明的天之骄子形成了恐怖的压制,不是那些天之骄子凭借着人数上的优势对他们进行压制,而是他们压着这些天之骄子在疯狂地打击。

    在这片战场之上,那大地之上的残躯断体则是足以说明这些血灵的凶残,足以说明他们实力的恐怖,虽然他们都只是战王的力量,可是他们的极限速度还有那恐怖绝伦的身体,以及那让人为之恐惧的战斗本能,给予了这诸多各大文明的天之骄子造成了恐怖的创伤,有大量的天之骄子倒在了他们那疯狂的杀戮之中。(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