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节 菩提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节菩提

    菩提古树在洪荒天地之中这乃是佛教圣树,眼前这株干枯的古树苍劲如同虬龙一样,十几个人也合抱不过来,只可惜现在主干中空,唯有一条垂落到离地面两三米处的枯枝上挂着六面绿叶,晶莹闪闪,如绿玛瑙般剔透,让人喜爱,如此一棵宝树却落得现在这样的下场,让刑天的心中也有一些不舍,虽然这菩提古树潜力无限,几乎能够与自己内世界之中那诸多混沌灵根相比,只不过现在刑天却不能将其移植到自己的内世界之中。

    先不论这棵菩提古树之中有没有什么隐患,要知道在这样的恐怖环境之中能够保住性命,刑天并不认为这菩提古树没有能力,对于有能力的生灵,刑天都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要知道内世界可是自己的根本,若是以往,刑天或许不会太在意,以内世界的强大力量完全能够将一切力量镇压,而如今不同了,刑天的内世界刚刚经历了一场风暴,刚刚破而后立,需要时间休养生息,恢复元气,完善自身的法则,在这其间任何一点小小的伤害都会给刑天的修行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在没有做好完全准备之前,刑天不打算动手。

    当然,刑天也不会就这样放弃,来到树下刑天仔细打量这棵菩提古树,巨大的枝杈几乎完全压在古庙的上方,若挂满枝叶,可以想象那种遮天蔽日的景象是多么壮观,而现在剩下的只是残枝,连败叶都不曾有,可想而知这棵菩提古树的生机已经微弱到何等的地步。

    若是没有意外,这棵菩提古树是坚持不了多久了,那怕是有庙宇的庇护,菩提古树的生机也会在那恐怖的死亡气息的侵蚀之下完全消失,现在这棵菩提古树只不过是在拼命的挣扎而已,努力在让自己能够活得更久一些罢了。

    就在刑天的心神投在这古树之上时,他手中的青铜古灯则是为之一动,一道光芒落在了古树之上,紧接着刑天发现古树之上那六片晶莹的绿叶有点点微不可见的变化,一丝淡淡的生机竟然开始收缩,向那古树的树根而去,要知道这六片绿叶几乎是这棵古树的最后生机,是什么原因让它做出了这样的决定,这简直就是在自我毁灭!

    想到这里时,刑天蹲下身来小心地扒开树根处的泥土,想看看下方的到底有何物,竟然让菩提古树要自我毁灭,不得不说这里的泥土已经不适合植物的生长,泥土之中充满了无尽的死亡气息,不断地在磨灭着古树的生机,或许这片废墟之中的大地全都如此,而这方天地的毁灭也是从这地下而来吧,只有如此方才能够形成如此恐怖的毁灭之势!

    当刑天扒开泥土著人时,他并没有发现什么宝物,在这树根之中有得仅仅只是一枚菩提子,这一粒菩提子已经是毫无光华可言,若不是刑天仔细察看都发现不了其中那微弱的生机,不过这菩提子却不是没有什么特点,它是寻常菩提子的千倍大小,这让刑天感到震惊,而先前那菩提古树上的生机也正是流向这粒菩提子,在维持着它的最后一点生机。

    是什么原因让这棵菩提古树做出这样的举动?刑天不由地暗自思考着,可惜没有什么提示可供刑天参考,无奈之下刑天也只能将那被树根包裹的菩提子取出放在自己的手中仔细地观察着,片刻之后刑天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惊容,让刑天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这粒菩提子的外表之上竟然有一道道强大的神纹,而那神纹竟然散发出淡淡的禅意。

    佛宝,这粒菩提子说是佛宝一点都不为过,虽然刑天很想仔细将这粒菩提子的一切察看清楚,可惜的是刑天所在的环境不允许他这么做,无奈之下刑天也只能将这粒菩提子封印,将其小心地保存好,对这一粒菩提子,刑天可没有直接将其放入到自己的内世界之中,那怕是这菩提子很小,没有什么太大的威胁可言,刑天却不敢掉以轻心。

    当刑天将手中的菩提子封印并收起后,眼前的这棵菩提树的生机变得更加暗淡,并没有如刑天所想的那样重现生机,不知是这菩提子庇护了这棵菩提树,还是菩提子将这棵菩提树的生机带走,虽然眼睛这菩提树并没有死亡,只是时间已经没有多少了。

    当然,若是刑天愿意出手相救,这菩提古树也不是没有一点机会,只是刑天却不愿意出手,无论是这里的环境,还是对刑天自身来说,都不适合出手,虽然这庙宇之中有着淡淡的禅意,可是刑天的心中自始至终都有一丝淡淡的危机感,只可惜任由着刑天怎么查找都没有半点头绪,而越是如此,刑天越是不敢大意!

    细节决定着成败,认真仔细决定着生死,在这样恐怖的环境之中,刑天需要打起十二分精神,不能有半点的马虎大意,要不然很有可能将付出惨重的代价,甚至是自己的生命!

    在刑天收起菩提子没过多久,那庙宇之中的神帝一个个则是走了出来,看样子他们已经将这座庙宇里的一切宝物都搜刮一空,不过在诸多神帝之中有着几人的脸色显得阴沉,很明显他们在这一次的机缘之中什么都没有得到,对于这样言行于表的神帝,刑天不由地暗自摇了摇头,在这样的凶险环境之中做出这样失常的举动,那完全是在自取灭亡。

    对于一个随时都有可能发狂的同伴,没有人敢与之交流,没有人敢与之同行,在这样凶险的环境之中要么不出事,一但出事,绝对不会有任何人出手相救!这不是什么人心险恶,大家自私自利不愿意出手相助,而是他们自绝了自己的生机,让大家不敢出手相助,谁知道这几个混蛋会不会在最关键的时刻发狂拉大家同归于尽!(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