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零五章节 血屠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三百零五章节 血屠

    蝼蚁,刑天用蝼蚁来形容自己之时,引起了诸多不为圣人的大能的共鸣,虽然说在洪荒之中刑天是有着数不清的敌人,可是在这一刻他的话却得到了在场大多数人的认可,就连准提与接引以及女娲娘娘都不得不认同刑天之言。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蝼蚁,诸圣视洪荒众生为蝼蚁,说什么不成圣终为蝼蚁之言,而在天道,在鸿钧道祖的眼里他们同样也是一群蝼蚁,至少鸿钧道祖便做出这样的决定,连做为洪荒众生之首的鸿钧道祖都可以无视洪荒的生死存亡,他们这些人又何必在意,对他们来说自保方才是最重要的,让他们这些人长途跋涉,那是不可能的。

    可以说当刑天站出来反对之时,这一场所谓的交流便到此结束了,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的算计落空了,他们小看了大家的反应,或许对于那些散修而言他们恐惧兽潮,愿意投靠各大势力,可是对于已经拥有强大势力的各方洪荒大能来说,他们是不会放弃自己努力所建立起来的实力,那怕是再危险,他们都不愿意放弃。

    其实,很多人心中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口,联盟不知是以谁为首,在诸多的势力之中强如巫族、截教等等他们会放弃主宰一切的权利吗,不可能,所以说自始至终这都只是一场闹剧,一场可笑的闹剧,白白浪费了大家的时间。

    很快这场闹剧结束了,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是失望而归,失去了通天教主的支持,人、阐两教的威望那是一落千丈,特别是在这死亡战场之中,一切皆是依靠实力来生存的地方,没有了截教那庞大的力量,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心中有再多的算计都没有用了。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也不得不面对这样的局面,不过虽然这场闹剧结束了,可是元始天尊对于刑天反对自己的提意十分的愤怒,元始天尊可不是一个善良的好人,自己的好事被刑天给毁了,他将刑天给记恨在心,当初刑天可是提前一步离开了死亡战场,这件事情让元始天尊给悄悄地传开来,一下子引暴了洪荒的诸多散修,在有心人的故意引导之下,一个关于刑天掌握了随意离开的传送法阵的消息传开了,无数人纷纷向刑天苦求,希望自己能够离开死亡战场,无数的散修涌向武族的基地!

    当这个消息出现之后,刑天的脸色变得无比阴沉起来,稍微一思考便知道这是一个陷井,一个针对于自己的陷井,而这个陷井是谁挖的,刑天不用问也知道是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当然刑天也不排除有一些人故意在推波助澜!

    看着不断有人冲击着武族基地之时,嫦曦与嫦娥则是十分紧张,说道“夫君,现在越来越多的散修涌向我们的基地,若是再这样下去,当那些散修忍不住心中的压力,只怕一场强烈的冲突便要发生,冲突一起,将会有如海啸一样,给予武族巨大的冲击,给予我们的防御造成巨大的损伤!”

    对于这一切刑天又何尚不知,虽然说这场风暴是由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引起的,可是刑天并不认为仅仅只是人、阐两教就能够引发这样恐怖的风暴,这其中一定还另有黑手在推动,所以刑天一直都在忍耐,等待着那黑手的出现,等待时机的到来将他们一网打尽!

    在嫦曦之言落下之时,越来越多的散修向武族基地涌来,而那些被挡在基地之外的那些散修也渐渐受去耐性,更有人在不断地鼓惑着那些散修时,冲突即将开始,那隐藏在暗中的黑手为之兴奋起来。

    就在这时,刑天淡然说道“不要怕,对于这些无知之徒,我们用不着担忧,也用不着与之妥协,对于他们只有一个字杀!杀得他们血流成河,杀得他们身死魂消,杀一百人不退,那就杀一千人,杀一千人不退,那就一万人,再不退那就全杀了!”

    刑天的话音虽然很平淡,可是在那平淡之中却是充满了无尽的杀意,杀意之盛让嫦曦与嫦娥姐妹都为之心惊!以她们对刑天的了解自然明白,这一次刑天是动了真怒,是要大开杀戒,给予那些人一个强力的回击!

    刑天的话语一顿,然后沉声喝道“武镇,传我的命令,大军集合,弓箭上弦,给我杀,不要去劝说,直接用杀戮来告诉他们我们武族的选择!”

    对于那些前来闹事的散修,武族之人早已经是忍无可忍,当刑天的命令一下,无数的武族大军集合起来,一阵阵的箭雨如同暴雨一样射出,那些散修还没有来得及做出防御便遭受到了灭顶之灾,无数人在这箭雨之下身死魂消!

    躲在人群之中的人、阐两教弟子,还有其他各方所安排的黑手,以及那一直都隐身在暗处的盘王,他们此刻不则为之恼火,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们若想自保那只有拼命,于是这些人一个个疯儿地大喊道“大家冲啊,刑天这个疯子既然敢对大家下杀手,我们不管怎么选择都是死路一条,大家一齐冲杀进去还有一线生机!”

    当这声音响起之时,那些原本打算逃跑的散修则是又为之一顿,被这番话给打动了,一个个又掉回头冲向武族基地,希望能够杀进去夺取那一线生机,可惜的是对他们这些人来说那仅仅只是幻想而已,还没有等他们冲到武族基地之前便被一阵阵的箭雨给硬生生地轰杀了,没有给武族造成丝毫的伤害。

    这些散修的冲击连那小型的兽潮都不如,根本形成不了冲锋,原因只有一个,他们是一盘散沙,根本没有指挥,在面对有如铜墙铁壁一样的武族基地时,他们的冲锋那只是在送死,根本不会起半点作用。

    一阵阵箭雨之下,武族基地之外那是血流成河,无数的散修倒在了这基地之外,那浓烈的血气引得方圆上百里的凶兽为之狂啸,一场小型的凶兽因为这场杀戮即将形成!

    这时,终于有人忍不住大声骂道“刑天,你这疯子,我们只不过是想离开,你为何要这么狠心对我们痛下杀手,你这疯子不得好死!”

    狠心,刑天若是不狠心只怕眼前的情况就不是这个样子了,而是那些散修冲击开武族的防御,对武族大军造成伤害了,受害的反而是刑天所领导的武族,刑天可不认为那些人仅仅只是想离开死亡战场。

    对于这样的骂声,刑天丝毫不理会,依然任由武族大军对那些散修展开轰杀,死亡在不断地上演着,一千人、两千人很快便有上万人倒下了,这么多人的死亡终于让些散修的意志为之崩溃了,毕竟这些散修都是一群意志不坚定的人,面对这样恐怖的杀戮,他们的心神承受不住这样的冲击。

    逃!终于有人忍受不住这样的冲击,转身后撤,有一个人逃走,一下子便引爆了所有人心中的恐惧,瞬息之间那正疯狂向武族冲击的散修大军崩溃了,无数人掉头逃跑,至于那些暗中推波助澜的黑手之言没有人再去理会了,诸多散修之所以会前来冲击武族基地,那是因为他们想活下去,而现在他们看不到半点活命的机会,看到的只有死亡,让这些意志不坚定之人自然是掉头而逃!

    “混蛋,怎么会是这样,这些蝼蚁真是烂泥扶不上墙!”那些黑手在大骂着,可是不管他们怎么骂都没有用,兵败如山倒,这已经成为定局,不可改变的定局,以他们这些黑手根本不可能改变,在看到这样的情况之下,那些黑手只能一个个随大流向后逃走。

    看着那如潮水一样退去的散修大军,刑天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杀意,沉声喝道“攻击,给我出击追杀,我要让他们知道敢于冲击我武族大军将会是什么样的下场,要让他们知道什么是杀戮,给我杀!”

    刑天一声令下,武族基地的大门缓缓地打开了,一队队武族大军疯狂地向那些正在败退的散修展开了追杀,一阵阵的箭雨疯狂地继续猎杀着那些散修。

    当看到武族大军冲杀出来时,那些散修更是慌了神,这时他们方才想起刑天是什么人,一个个都后悔起不该前来冲击武族基地,可惜他们后悔的太晚了,刑天是不会给他们改正的机会,武族大军疯狂地追杀着他们,跑得慢的都死在了武族大军的追杀之下。

    随着武族大军的追杀,一条血路在武族基地之前出现了,当武族大军出击时,那冲天的杀气让方圆百里刚刚要成形的小型兽潮一下子消散了,强烈的杀气让那些凶兽都为之恐惧,为之害怕,能够形成如此恐怖的杀气,可想而知在这一场杀戮之中死亡了多少散修。

    当然不仅仅是诸多散修身死,那各方势力安排在散修之中的黑手也死了不少,毕竟刀枪无眼,在那如同暴雨一样的箭雨之下,那是毁灭性的打击,只要被箭雨所笼罩没有人能够活命,死亡是他们的唯一结局。

    那怕是你有再强大的防御灵宝,都没有用,在那箭雨之下就算是先天灵宝也能够给轰成碎片,这便是刑天一手所建立起的杀戮大军,也是刑天的心血所在,是刑天的底气!

    对于散修的动向,洪荒各方势力都在紧密地注视着,当他们得知刑天大开杀戮后,所有大能都为之心寒,在武族大军的疯狂杀戮之下,十数万的散修殒落了,整个武族基地之外那是血气冲天,杀气纵横,仿佛是鬼域一样。

    “混蛋,刑天这个混蛋怎么敢如此嚣张,他想干什么,这是在向我们所有人示威?”元始天尊疯狂地呐喊着,那神情无比的疯狂,他精心所安排的这一场冲击不仅没有给予刑天打击,相反却成就了刑天无上的凶名,这让元始天尊无法接受。

    看到元始天尊那一脸愤怒的样子,太上老君则是十分平淡地说道“元始师弟,你应该清楚刑天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在你决定发动这一场风暴之时,就应该明白一但激怒刑天这个疯子会是什么样的结果,而且这仅仅只是开始,很快我们都要面对刑天那个疯子的疯狂反击,你不要以为自己做得有多隐蔽,不会被人发现,刑天不是傻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