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章 斗争麦党思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这顿饭非常丰盛,有一壶酒,一碗肉,麦党思知道这跟与往日的残羹冷炙不同,他预感到什么,眼神中闪过一丝决绝的神色,也好,吃完了好上断头台。

    龙二牛每天派人过来拷问,要他交出侵吞的赃物,他死也不愿交出,二十多万金币,还有掠夺马六甲王室的各种财物,都被他转送回国,年纪大了,都快六十了,够给葡萄牙的妻儿过上一种富裕的日子,不会写信回去让家人花钱来赎,他也知道,即使交上去,马六甲的民众也饶不过他,双手沾满马六甲民众的鲜血,在这里也没干过一件好事,死在他手上的马来亚人和华裔至少上千,被凌辱的女性也不在少数,每当马六甲的普通老百姓新婚,新娘的第一晚就要交给他,不从的话就会上绞刑架活活吊死,他拥有初夜权,西方贵族的特权。

    这辈子够本了,麦党思凄然一笑,他阴森的笑意使得狱卒吓得后退一步,病老虎的余威犹在,狱卒抽了他一鞭子,临死了还吓人,赶紧的吃完,爷好送你上路。

    麦党思的身体早就被抽麻木了,不就是多道痕吗,他伸出还算结实的双手,撕扯着那盘肉,吃一口肉喝一口酒,很快吃完,舔舔手指,瘦弱的体格站起,晃悠悠穿过低矮潮湿的牢门,一路走去。

    一道强光射来,刺激着他的瞳孔,一下子视线无法看清,处于盲视状态,但能听到山呼海啸的声响,声音中饱含仇恨,愤怒。

    麦党思感觉到身体被什么东西砸中,接着又是砰的一下,脑门上被一个球状硬物砸中,硬物撞击在他的脑门上碎裂开,流出一滩黏黏糊糊的液体,慢慢滴下来,流过他的额头,眉毛,高耸的鼻子,最后到了干瘪的嘴边,麦党思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印证了他的感知,那是一个砸到脑门的臭鸡蛋。

    接下来就不是鸡蛋那么简单,一个个鸡蛋大小的石子接连不断砸击在他身上,接着他的脸颊被狠狠抽了一记。

    “畜生,你祸害了我老婆,结婚第一晚她就含恨上吊,今天也轮到你了,哈哈哈!苍天有眼啊!”一个凄怆夹杂报复的语音响起。

    “你个杂种,为了夺我的家产,逼死我老公,你去死吧,哇呜!”一个头发蓬乱的女子咬掉麦党思肩膀上的一块肉。

    “杀了他!”

    “千刀万剐!”

    “为马六甲王族报仇!”

    “这个畜生,连公主都逼死了!”

    无数的仇恨裹挟而来,发泄着愤怒与不满。

    麦党思的眼睛恢复了视线,他冰冷的眼神看着这群人,这群以前匍匐在他脚跟前,苦苦哀求他的人群,只要他将大拇指举起缓缓朝下,他们的脑袋就会掉,而今日,这群人站了起来,可以诅咒他,唾骂他,砸击他,这背后的一切就是因为有个人,他的克星沈侯爷,是沈侯爷让他一夜之间从人间天堂沦落地狱,这个人,他在心中狠狠诅咒他。

    麦党思搜寻着沈浪,在总督府的大门口,只看到了新任总督龙二牛,那个粗俗的武夫,沈浪没有出现。

    龙二牛坐在一排椅子的最中央,他知道今天要干什么,就是审批麦党思和他的走狗们,大喊一声,“将他们都押上来!”

    十二个罪大恶极的走狗被解押上来,迎接他们的又是一阵疯狂的谩骂,鞭打。

    “诸位马六甲的父老乡亲,今天为了给你们报仇雪恨,特地对以麦党思为首的歹徒,恶棍进行审判,他们对马六甲犯下累累罪行,沈侯爷和本总督会给你们一个交代,血债血偿!”龙二牛早已背下文书给他起草的宣判书,正要在读下去,全场起了热烈的鼓掌声。

    “砍他们的头!”

    “将他们大卸八块!”

    “绝不放过他们!”

    “大快人心啊!”

    “苍天有眼!”

    “老婆,你看到了吗?你在天上看到了吗?恶人受到惩罚了!”

    “爹啊!仇人要受戮l了!”

    这些山呼海啸的声音传出,那些狗腿子如同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这些平日里作威作福的人个个面色苍白,双腿抖索,牙齿打颤。

    “哈哈!那两个狗日的吓尿了!”

    “叫你们狂,叫你们疯!今日叫你们完蛋!”

    龙二牛等他们释放完激动的情绪,摆了摆手,“诸位,麦党思和他的走狗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我们就要以牙还牙,绞死他们!”龙二牛喊出最后一句话后,将右手高高举起,非常有气势。

    “绞死这些狗娘养的!”

    “侯爷英明,总督英明!大明万胜!”

    “为被害死的人报仇!”

    龙二牛示意几十个手下,将罪徒押送上绞刑架,场上立了十三个绞刑架,都是为麦党思他们准备的,以前是为马六甲的人准备的。

    上了绞刑架,守卫们用拇指粗的绳索套住罪徒的脖子,等候龙二牛的指示,一旦龙二牛高举的右手放下,他们立即将罪徒脚下的活动开关打开,让他们的身体悬挂在空中。

    “绞死他们!”

    “绞死他们!”

    龙二牛现在有种生杀大权在握的滋味,举手投足间,就可决定人的生死,这就是权力,他一旦将手放下,这十三个罪徒便会被绞死,那么他就会得到马六甲居民的崇敬和拥戴,被万众拥护的感觉那真是爽,龙二牛领会到了,他知道这种权力的滋味是沈侯爷给的,让他主持审判大会,就是为了树立龙二牛在马六甲的威信。

    龙二牛一直将右手举着,没有放下来,他要享受那种关注,那种美妙的感觉,那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快乐,呐喊声还在继续,居民的激情被点燃,他知道,一旦放下右手,就会达到情绪释放的高点,等待的过程是最狂躁,也是最刺激的。

    而对于罪徒来说,这种等死的焦灼比快点死要难受一百倍,他们心中在呼喊,快点吧!快点结束吧!太难熬了。

    终于,龙二牛将右手缓缓放下。

    绞刑架的活塞被敲开,十三个罪徒如同十三只被捏住脖子的鸭子,全身高高悬挂在空中,他们的面孔扭曲,青筋暴起,脸孔红肿得比以前大了一倍,双腿使劲踢蹬着,身体晃动着,痉挛着,抽搐着,好像荡秋千般,慢慢没有动力,渐渐停止下来,一动不动,他们的脖子被扯得歪着,眼睛鼓突,舌头伸出,滴拉着浓稠的血液。

    马六甲的居民看到十三个罪徒被绞死的瞬间,心中的仇恨被释放了些,从疯狂的情绪慢慢变得稳定,然后就是一片寂静,接着就响起一些哽咽哭泣的声音,很多人还抬头看青天,今日的天气一开始是乌云笼罩,一阵狂风吹过,依旧是艳阳高照。

    “感谢侯爷,感谢总督!为我们报仇,为我们做主!”

    老孙和老李领头跪下你,一下子整个广场黑压压跪倒一片。

    “父老乡亲们,我们就是为马六甲的父老乡亲们而来,为你们报仇,今后,我们还要发展生产,让每个人都能吃饱肚子,穿暖衣服,有老婆孩子,过上丰足的日子,沈侯爷已经上船准备回巨港,他临走时让我告诉你们,马六甲的税率设定为十税一,这样,你们的生活就没有负担,日子会一天天变好。”龙二牛的这些话是喊出来的。

    “侯爷真是青天大老爷啊!”

    “沈侯爷就是海神啊!”

    “他有颗菩萨心肠!”

    “我们有救了!”

    “感谢侯爷给我们一条好活路!”

    马六甲的情绪又一次被调动起来,缴税只要缴一成,那以后的日子还不美到天上去,麦党思主政的时候,税率可是十税五,那日子苦**的,没法活啊!沈侯爷给他们的生活带来希望,他们由衷地感激沈侯爷和龙总督。

    龙二牛眺望着远处东方的海洋,就是那个人给自己带来希望,现在又给马六甲的居民带来希望,他就是天上的太阳,海上的龙神,山上的山神,不,他比山神海神还要好,只有他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

    远处的波浪上,飘着一艘黑色的船只,沈浪喝下一口辣辣的朗姆酒,欣赏着身边和远处的美景,这多舒心,绞死的场面他觉得呕心,全权交给龙二牛,帮助他树立威信。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