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7章 天上落下一张纸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我说山上传来的呼救声是耳叔的以后,维家愣了一下又再次的哆嗦起来!

    “快去救人!”我说着就要往山上跑。

    没跑几步维家喊:“你疯了!快回来!!”

    我停住了脚步扭头说:“可是总不能见死不救吧!咱俩一起去,就算是鬼骷髅很厉害咱俩对付一个胜算也是很大的好吧?何况你也说了,鬼骷髅是趁人不备才下手的!不是吗?”

    维家说:“我不是不去救人!而是那鬼骷髅太过可怕!去了也是送死啊兄弟!”维家依然是颤抖着看我。

    听了维家的话我站着不敢动了,救也不是,不救也不是!

    就在我犹豫的时候山上跑下来一个人,定睛一看居然是耳叔!

    耳叔边跑边扭头往后看,好像是在看后面有没有东西追上来一样仓皇而逃!

    我又看了看维家,维家瞳孔收缩直盯着山上跑下来的耳叔!

    耳叔越来越近,很快到了我和维家的跟前这才停下了脚步。

    耳叔脸色惨白、喘着粗气说:“你们在这里做做什么!”

    维家问:“怎么了这是?我们是来采药的,你在山上干什么?急着跑下来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耳叔的气息稍微缓和了一点说:“没事,我就是来看看,看到山上有白骨,所以给吓的赶紧跑。”

    “主人他在撒谎!”小玉说。

    我说我当然知道他在撒谎,可是撒谎是为了什么?他在山上会不会是遇到鬼骷髅了?这都是疑问,既然耳叔不肯说,那么问了也等于是白问,静观其变,免得打草惊蛇!

    耳叔说完以后很不自然的回头看了看山上一眼,接着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背着双手离开,离开的时候又回头看了看我和维家,语气很重的说:“你们别去采药了!吓死人了!”说完快步离开。

    我跟维家对视一眼又同时往山上看了看也跟着离开。

    到了路边的时候维家说这里怎么有辆车的?

    我说这是我的车,是王胖子送给我的,说完我按了一下遥控,车灯闪了两下我拉开车门带着维家开始返回。

    一路上维家看看这儿摸摸那儿的赞叹着这辆车坐起来的舒服感。

    突然维家说:“兄弟你晚上上班可别出门了,还是当心的好!”

    “嘎吱!”我浑身一个激灵猛踩离合跟刹车!

    “卧槽!你能不能别提这个吓唬我!”我扭头瞪着维家。

    “我就是提个醒你怕啥?”

    “好吧!我知道了!”说完我继续开车。

    开了一段路我问:“你说那个鬼骷髅应该怎么去打败他?”

    透过后视镜我看维家眯着眼睛说:“说不清楚,最好是不要一个人独处。”

    我怀着惊悚的心情开着车,必须得想个办法才行!

    维家下了车以后说:“你的房租到期了,你那个房租”维家边说边拈着手指头。

    “你说什么!!那房子是你住的好不好!”对于维家的要求我懒得理他!我一踩油门离去。

    开出去几十米我又倒了回来,因为毕竟我俩也算是生死之交,过命的交情我又岂会舍不得那么一星半点的房租?

    倒回来以后维家居然站在原地没动!

    维家笑着说:“我就知道你肯定会回来的!”

    “你去死好了!你家住的别墅一样的楼房你跟我要房租?亏你说的出口!你弟弟不是获赔五百万吗?”我埋怨的看着维家。

    维家愣了一下说:“我确实是说过我弟弟获赔过,可是你怎么知道是获赔五百万的?”说完就疑惑的盯着我。

    维家这么一说我有些惊讶,难道他弟弟当掌柜那时候王胖子也承诺给他五百万赔偿吗?

    我歪着脑袋又想,难道王胖子知道当了掌柜就会死吗?还是单纯的只是会有意外发生?我顿时唏嘘不已的看着维家。

    “你弟弟临失踪之前是怎么个情况?”我问。

    维家想了想拉开车门坐了进来小声说:“我记得那个时候我弟弟整天魂不守舍似的!突然有一天他开始变得不正常,对他老婆又踢又打,突然就抱着脑袋在地上打滚!然后嘴里喊着鸡吃人了、鸡吃人了,接着跑出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怎么会这样啊!啊?”

    “我怎么知道!所以要去查嘛!”维家说着叹了口气。

    我发动车子往前开去,维家说:“我到宿舍要下车了你带我去哪儿?”

    我没说话,到了取款机门口停车我对维家说等会儿我去取钱。

    我把黑狼给我的卡塞进提款机卡槽输入密码,原来这卡上还真有一千万,而且还有个一百多万的零头!

    妈的老子做梦也没有这么多钱啊!我骂了一声开始取钱。

    到了车里我随便从口袋抓了一把递给维家,维家说:“你小子真是走运!你那个师父看起来很厉害嘛!居然会治伤!”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说:“你下车走回去吧,路上人多,我已经到了。”我说着指了指酒店,因为酒店门口对面就是银行取款机。

    维家把钱装进口袋离开,我把车停进酒店停车场上楼,上楼的时候才想起来童姗说要我买手机给她,我居然把手机忘了给她了。

    上了楼刚到门口就听到房间里传来笑声,有童恋的也有杜灵的笑声。

    我推开门就见二人正在看画。

    于是我走到跟前问童恋:“恋恋你在画什么呀?给叔叔看看好不好?”

    童恋说:“叔叔你可回来了!”童恋朝我扑了过来。

    杜灵皱了皱眉问我衣服怎么又破了,我怕说出来吓到她于是我说不小心被树枝划了一下撕破的搪塞过去。

    我抱着童恋,杜灵说那幅画是捡的,于是我把童恋放在床上拿起那幅画,居然又是素描!看画风居然又是出自我的手笔!

    画上有一条蛇,那条蛇貌似很大,蛇的肚子鼓鼓的,正看着我吐着信子

    “你在哪儿捡的?”我盯着童恋问。

    童恋往下指了指说:“就在酒店门口!恋恋等叔叔回来可是叔叔还没回来!所以恋恋就去楼下等你了,突然就看到门口从天上落下来一张纸,所以恋恋就跑过去捡起来了。”

    我纳闷的想,早上童恋给我的那幅画说是我给她的,我知道那就是我的灵魂给她让她转交给我的,可是这幅画据童恋说是从天上落下的!偏偏就被童恋看到捡了回来,难道说我的灵魂又回来过?

    我再次盯着那幅画看,画上那条蛇的黑白花纹如果有颜色的话应该是一条蝮蛇!

    可是蛇的肚子鼓鼓的,好像吃得很饱,但我确定的是这条蛇是吃了一个大的猎物!

    一个恐怖的念头在我脑海闪现!难道蛇腹里被吃的是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