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2章 被新郎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五保老汉已经喊叫着往村里跑去,我跟维家因为看鸡和狗所以耽搁了一下。

    不远处走过来一个挎着篮子的女人,我一看居然面熟,不是面熟,而是认识!就是昨晚那个买退热贴的寡妇。

    越来越近,我开口打招呼“大姐你家孩子好点儿了没?”

    女的一愣停下了脚步看着我,“哦,是你呀大兄弟,你怎么来了?”女的边说边捋了捋自己的刘海。

    我就奇怪了,我怎么就不能来了?于是我问“怎么了大姐?我来找人的,你这是要到哪儿去呀?”

    寡妇立刻红了眼,抹了把泪说“我那孩子就在我去买退热贴的时候就昏了过去就再也没有醒来。”寡妇说着哽咽着又说“村里的大仙让我上午就把孩子安葬了,借用了别人的一个墓穴已经入土为安了,只可惜不能跟孩子他爹葬在一起。”

    “对不起啊大姐,我不该问的,让你伤心了。”我歉意的说着,心里想着哪里还有借墓穴的就接着问了出来“在哪里安葬呀大姐?”

    寡妇抽泣了一下说“唉,一切皆是命,半点不由人呀,大仙说那墓穴本是五保老汉的,哪成想那五保老汉死而复生,硬是冲死了我的孩子,把阳寿折给了那个老疯子了,所以墓穴就在八里坡,我现在要去给孩子送纸钱,你们要找人那你们进村吧。”寡妇跟我道别,说完急匆匆离开,我跟维家往村里走去。

    正走着,就看到对面转角处跑过来几个人,领头的居然是那个五保老汉,五保老汉边走边指着我跟维家,后面紧跟着的一群人里面最突出的一个老头拿着一根拐杖,胡须花白,颧骨高耸,他身穿宽松黄马褂,七分裤也是黄色,拐杖却是没用的,拿在手里指着我跟维家,“大家别让他们跑了!”

    黄马褂老头边喊边指挥着一群人把我跟维家团团围住,黄马褂老头用拐杖横空一扫,一股辛辣刺鼻的气味传来,拐杖都没碰到我,我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我看了看窗口,是白天没错,但是房间里的情景让我惊呆了。

    白色的窗户纸,雪白的墙壁,红色的幔帐,窗口上倒映出一个大红囍字。

    我浑身无力挣扎着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你!”我惊叫一声彻底醒了过来。

    “阿正你好好休息一下。”她说着用手捂住了我的嘴,我没想到会是她,厢房外传来低沉的说话声,她边捂住我的嘴边回头看了一下门口,我不再说话,脑袋里拼命想着这个说话的声音像极了那个拿着拐杖的大仙。她起身去关门,农村的房屋都是分两侧厢房中间是客厅。

    我动了动感觉浑身没有一点力气,是她救了我吗?这是她的房间吗?她为什么穿着一身红色的出嫁衣服?我到底是怎么了?我扭头看了看,我睡在大床的靠墙位置,边上还有一个枕头,枕头上绣着鸳鸯戏水图,被子也是红色,猩红如血。

    她走了过来,“阿正你别怕,我会救你的。”

    她说着帮我盖了盖身上的被子,此时我才感觉到身上的寒冷,明明现在是九月,除了清晨有些凉爽之外一点都不冷,可是我怎么浑身冰冷?是不是发烧了?我伸出手摸了摸额头,但并没有发烧,我把手缩回被窝,顿时我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被窝里的我只穿了一条内裤,身上的衣服不见了,糟了,难道我**了?莫名其妙的被拉来做新郎了?我正要惊叫起来的时候她又捂住了我的嘴并小声在我耳边说“阿正你先躺着好吗?等下我会跟你解释的。”她说着指了指门口,意思是隔墙有耳。

    我点了点头她把手松开,寒冷让我缩进被窝,就那么静静地看着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心里嘀咕着,我跟她就一面之缘而已,昨天第一次见面她就帮我介绍工作又借钱给我,就是她,童姗。看着房间喜庆的样子我暗暗怀疑我们现在却是有缘有份了!

    看着童姗,童姗面露难色又焦急的看着我小声嘟囔着“我没想过要害你的,可是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难道这是命中注定吗”

    门外客厅的声音似有似无的传来,我只能静静地躺着和等着,童姗和衣而卧,她身上穿的似轻纱般柔软,触碰到她只觉得浑身婀娜,她搂着我的脖子轻声细语“阿正,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强求你跟我结婚的。”

    果然不出所料,我这是睡了一觉莫名其妙的做了新郎了!转念一想这样也好,家里的父母不还等着自己结婚抱孙子呢么?童姗这么漂亮,虽然没有什么感情,不过我们农村大多数人不都是相亲才结的婚吗?先结婚后恋爱倒也正常,何况我遇到的又是这么个大美女,越想越兴奋,我搂紧了童姗,童姗的身上冰冷的让我浑身一颤立刻松开了她,我正要问她这是有多冷的时候门外的声音貌似出了门去越来越远,童姗这才双眼含泪伤感的开始对我解释着事情的经过。

    “阿正你不该来的,可是你来了,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来,也许是有人引诱你来,也可能这是你的劫数吧。”我没再问什么,也不知该怎么问,更不知道该问什么,童姗继续说“昨天耳叔把你带来我们俩就把婚事办了,你知道为什么吗?是因为就在等你出现。”

    “耳叔?耳叔是谁?他为什么要害我?”我疑惑的看着童姗,童姗摇了摇头说“不,也许并没有人要害你,这也许是你的命。”

    当我问我的命怎么了的时候,童姗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给我讲了个故事。

    红卫兵的出现,破坏了九里坡的建筑物,在那之前,不知道有多久,九里坡商贸行的生意都是有条不紊的被村里的五保老汉打理着,也不知道五保老汉为什么不结婚一直单着孤独终老,也没有人知道他的实际年龄。自从九里坡商贸行被拆的时候开始他就已经疯了,后来也就是童姗的父亲,因为在这一带颇有威望的名气才使得商贸行重新规划起来开业,但自从开业不久后,童姗的父母就此别过,因此而分开,奶奶也从来都不跟她讲具体原因,直到童姗自己觉得自己越来越跟常人不同的时候开始,奶奶就跟童姗说让她等,等一个叫做庞守正的人!

    故事我听着有些扯淡,我问为什么要等我出现,为什么偏偏是我,童姗说“阿正,说了怕吓到你”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