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3章 奇怪的结婚证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门外传来呼喊我的声音“阿正兄弟你在哪儿?”

    听着耳熟,是维家的声音没错。

    “唔”我正要张开嘴巴回应却立刻又被童姗捂住,本来要应声的,不知道为什么捂住我的嘴不让我出声。

    “阿正你谁都不要相信好吗?”童姗看着我的眼睛说。

    我一愣,“为什么?”

    “阿正你难道不觉得昨天有些不对劲吗?”我疑惑的盯着童姗,童姗松开了我的嘴又说“你昨天是跟着他一起来的对吗?”童姗说着手指着外面的方向,那肯定说的就是维家无疑了。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我就是跟他来的啊!”

    “阿正,你以后不要轻易的相信他了,任何人都不要轻易相信,懂吗?”童姗说着眼神忧郁的望着我,我搞不懂为什么不让我轻易相信别人,难道她我就可以相信吗?本来好端端的我现在被她莫名其妙的介绍到商贸行上班,又说她等的人就是我,又说不让我相信别人,难道她值得相信??

    我疑惑着开始穿衣服,这里太可怕了,我要马上离开!

    我找来找去床上都没有我的衣服,抬眼望去,不远处的椅子上放着一身大红颜色的新郎服,还有一朵大红花在胸口处,这种衣服都是很早以前人们结婚穿的那种,我原本的衣服就挂在那张椅子上被新郎服压着。

    我揭开被子又赶紧捂住自己的身体,我怕被她看到,不过又一想,男子汉怕什么!

    童姗问“阿正你这是要走了吗?”

    “嗯,是!”我毫不犹豫地回答。

    我一直穿着衣服,童姗坐到床上不说话,我穿好衣服的时候传来了童姗的啜泣声音,我扭头看了一眼走过去问“你这是干嘛?”

    童姗擦了擦眼泪站了起来“阿正,你不帮我我会死的。”

    我的神经绷紧了,她怎么了?她冰冷的身体明显跟正常人不同,难道她是鬼吗?若是鬼却又这么漂亮,若是想害我又为什么要哭着求我帮她?

    我紧皱眉头思索着,童姗拉住我的手说“阿正你坐下来把故事听完可以吗?你放心我不会害你的,因为咱俩已经是夫妻了。”

    一听说已经是夫妻了我就咕咚吞了口口水,“结婚证都没有怎么能是夫妻?何况也没同房不是嘛!”我心想着又白了她一眼看到了桌上的香烟,我走过去点燃一根抽着。谁知道童姗居然从枕头底下拿出两个小本本,红色的小本本递给我一看就傻眼了!

    因为本本是结婚证!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怎么可能?我都不知道啊,太奇怪了吧?

    我翻开一看里面居然是我跟她的合影,合影上的童姗面带微笑,照片的下脚还有民政局的公章!

    虽然我不知道这结婚证是怎么来的,但是我掐了自己一把感觉生疼,那就是真的没错了,既然事已至此,再说什么也没用了,既然她要讲故事那就听听她怎么说好了,我把本本往床上一扔说“假的吗?你继续编吧,请继续!”

    “我没有!”童姗有些歇斯底里的低声呐喊着。

    “好吧,那你说。”我坐了下来,童姗紧挨着坐在一起拉着我的手开始说“是这样的”

    “哇!少儿不宜!”

    我抬头一看居然是童恋推开了门正用手捂着眼睛,手指头缝隙很大,正大光明的偷看着。

    “恋恋你有事吗?”童姗抹了把眼泪看着童恋,童恋支支吾吾的从口袋掏出一只水晶手镯走了过来递给童姗,“姐姐我买来了,你拿去吧。”童恋说着冲我做了个鬼脸又说“叔叔好厉害的样子呢,这么快就跟姐姐结婚了嘻嘻”

    我尴尬的不知所措,可是童恋没有要出去的意思,后来童姗命令她出去她才不情愿的走了出去,一边走一边嘟囔“姐姐跟我抢男人,哼!”

    童姗涨红着脸走了过去把门关上又搓着手继续走回来坐下有些紧张的说“她其实是我。”

    看着童姗欲言又止的样子我也不好多问,人家的事想说就说不想说那就是不能让我知道我又何必多问。

    突然童姗紧紧地抓住我的手说“阿正,你要救救我们家,以后我们是一家人了,救救我,救救爸妈,还有很多人他们都已经变得不是不是人了。”

    听了童姗的话我浑身一个哆嗦,怎么会这样?长这么大第一次听说这种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呼吸急促的指着童姗“你你是鬼?”说完我觉得口干舌燥起来,我不由自主的往门口退去。

    童姗可怜兮兮的望着我,“不是的,阿正,我不是鬼,你相信我好吗?我是为你好。”童姗语气温柔的像柔水,我不忍拒绝。

    我抬眼盯着童姗,“我凭什么相信你!你是不是想害我!”我紧张的望着童姗,童姗咬紧牙关,眼角无意间淌出两行泪平静的说“你走吧,但你记住,下个月农历十五你请假别上班,切记。”

    我揉了揉鼻子,悻悻的出了门,感觉这一天实在是莫名其妙极了!

    我的两只脚刚迈出厢房踏进客厅的时候对面的厢房走出来一个人,我抬头一看那人就是买云英蛋的老婆婆,老婆婆正手扶着厢房的门框打量着我。

    “小伙砸你这是要走了吗?”老婆婆还是那种似乎有些沙哑和颤抖的声音传来,我把头伸进厢房看了看童姗,童姗已经躺在被窝了。

    我有些惊讶的笑了笑摸着头说“这么巧啊老婆婆,你也在呀?”

    “这是我家。”老婆婆边说边往凳子边走,坐下以后伸手指着对面的凳子示意我也坐,看了看客厅的摆设,红漆家具显得有些陈旧,两边两张长椅和茶几擦得干净明亮泛着倒影,我表情很僵硬的跟着坐了下来,不知道老婆婆这是要干嘛,但是事情却又接二连三的巧合,我都搞不懂了。

    首先见到的是童姗,接着见到的是童恋,继续就是见到了眼前的这位慈眉善目的老婆婆。

    这都不要紧,问题是她们三人居然是一家人,是一家人呀!

    难道这是有预谋的?

    我心里暗暗揣测,但愿是自己想多了吧,如果是想多了反倒是件幸运的事。

    我皱着眉头思索,老婆婆忽然站起来盯着我说“你等一下,我去去就来。”

    我不明所以的看着老婆婆进了东厢房,没一会儿工夫又抱着个纸箱走了出来,纸箱是封闭的,然而纸箱的四周都被什么物体戳了很多很多的小洞洞,从纸箱里传出来噪杂的叽叽喳喳的声音让我搓着手站了起来,顿时来了兴趣。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