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4章 喝血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老婆婆把四四方方长宽高不过五十厘米的纸箱抱着放在了眼前的桌子上,我刚要伸手打开,老婆婆一把拍开我的手说“别动!”

    我缩回手,不可思议的望着老婆婆,老婆婆不慌不忙的撕开纸箱上面的塑料胶带纸,眼前的一幕让我感觉有些意外。

    揭开纸箱盖子,定睛望去,里面赫然站立着两只小鸡,鸡冠子直竖着,五个脚趾,俩小鸡似乎认识我一样的看着我,突然我又觉得小鸡很可爱。

    “好可爱啊!”我边说边要伸手去抓小鸡。

    老婆婆立刻阻止“别动!”说出来的语气铿锵有力,跟之前买鸡蛋说的口气根本就不一样吗,这次力量大了好多的样子。

    “为什么不能动?它俩好可爱呀!”我望着纸箱里的两只鸡,两只鸡同时望着我,然而却并没有看老婆婆。

    山上的云英鸡是不会叫的,但这这两只小鸡会叫,唧唧喳喳的声音很是悦耳,比一般小鸡的叫声来的更加动听很多,想起家里以前养的小鸡那可是老可爱了!

    老婆婆伸手再次阻挡我去摸小鸡仔,“叫你别动了你还不听!小伙咂你确实喜欢这俩小鸡吗?”

    我点着头,“嗯嗯,喜欢。”我回答的很是热切,因为确实喜欢,而不是装出来的。

    “好吧小伙砸!既然喜欢那就要让它们吃一点你的血它们才会喜欢你呢!”老婆婆边说边抚弄着小鸡仔,小鸡仔象是很有灵性般的轻轻闭上眼任由老婆婆抚摸的样子让我不禁再次伸手摸去。

    “啪”的一声老婆婆再次打开我的手说“看见了没?一点骨血。”老婆婆边说边从桌子底下拿出来一只碗放在桌面上又拿着水壶往碗里倒了半碗水并示意我划破手指往碗里滴血。

    我皱了皱眉看着小刀,无意的流血我道是有很多次无意弄伤了才流血,可是这故意自虐还没有做过这种事啊,我拿着小刀在右手上比划着,老婆婆满意的点着头微笑着望着我。

    “怎么还不动手?”老婆婆终于忍不住了,因为我知道,耽误的时间太久了。

    我咬紧牙关却始终不敢动手,这可是对自己下手哇!

    “你再不动手就来不及了小伙砸!”老婆婆急促的催促起来。

    我看了看老婆婆那中焦急的眼神就像是很急迫的样子,什么来不及不知道为什么老婆婆这么着急?为什么呢?

    老婆婆一把夺过我手里的小刀另一只手攥住我的手指头就要划下去,我闭上眼,老婆婆捏着我的手指头捏了十几秒钟说“好了。”

    我还没感觉疼呢怎么就好了?我睁开眼看到左手食指肚上确确实实是流血了,也许是小刀很锋利的原因,也许是老婆婆动作很快的原因,总之我没感觉到疼痛。

    直到放了血以后,我才感觉疼痛起来,不过只是轻微的,我把手指头放进嘴里吸允了一会儿止血。

    老婆婆看了看我摇了摇头没有理我,径直朝着西厢房走去。

    不知道老婆婆去西厢房是要干嘛,而且还端着刚才我滴了鲜血的那只碗拿着小刀,不由自主的我就悄悄地跟了过去。

    我的脑袋探进西厢房,老婆婆扶起躺着的童珊,童珊顺势坐了起来,“快喝吧,热乎的。”

    看到这里我的心揪紧了起来,老婆婆居然这么变态!居然让童珊喝我的血,这是要做什么?

    童珊端着碗喝了几口,擦了擦嘴,童珊的眼睛斜着看了过来,我正要缩回脑袋,童珊叫住了我“阿正,你进来吧。”

    老婆婆微笑着扭过头看着我,“进来吧,以后你们就是真正的夫妻了。”

    哪跟哪啊这?童珊不是都说了我们已经是夫妻了吗?这又是怎么回事?难道这是圈套??

    老婆婆一直微笑着站了起来拍了拍我的胳膊问“还疼不疼?”

    我摇了摇头,“不疼了。”

    “嗯,那就好,你们聊聊吧,时间不多了。”老婆婆边说边往外走,我又纳闷了,什么时间不多了?

    屋里只剩下我跟童珊两个人,老婆婆出门的时候顺便带上了门,童珊好像很虚弱的挣扎着坐好,捋了捋额前的头发说“阿正,你把碗和小刀递给我。”

    床头的桌子上,碗跟小刀还在桌上,里面还有一点水,不知道童珊要碗跟小刀还要干嘛,我没想那么多,顺手拿起碗跟小刀递给了童珊,童珊让我端着碗,突然童珊拿着小刀在自己的指头上划了一下,然后用力的往外挤着血,好像并没有那么多血,挤来挤去只有一滴暗红色的血滴落进碗里,好像一滴红色的墨水掉进了碗里一样四散开来迅速溶解,童珊满意的笑了笑并接过碗拿在手里晃悠着,晃了一会儿把碗递给我说“阿正,以后你若是有危险我都会帮你想办法解决的,前提是你要喝了这碗水的一大半,剩下的留给小鸡喝。”

    童珊眨巴着眼睛很是好看的看着我,我没有伸手,童珊再次劝说“喝了吧,以后我们的血液相通,你中有我。”

    我心里暗想,这尼玛一点都不科学好吧?就凭喝点血就你中有我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你快喝呀!”童珊有些不耐烦的催促着,“我要是不喝呢?”我盯着童珊问。

    “不喝你会死,但是喝了不一定会死。”童珊的眼神很是坚决的望着我,我决定相信她,于是伸手接过碗一仰脖子一口气喝了三分之二。

    童姗满意的点了点头顺带喊了声“奶奶”

    我望着门口,老婆婆微笑着点头进来径直走到桌边端起那个盛着鲜血的碗又对着童姗说“乖孙女你好好睡吧,这下奶奶我呀,也可以安心了。”

    童姗点了点头,老婆婆看了我一眼就走了出去,童姗看着我,那种眼神就像是要生离死别般的样子,看起来特揪心。

    “阿正,我这次睡着又会睡一个月,我会想你的。”童姗边说边耷拉着眼皮,似乎很累一样,脸色也变得越来越更加苍白,我握住童姗的手,童姗用力睁开眼睛又挤出一个微笑,我把枕头给她放好,童姗的头似乎很舒服的枕了上去。

    “阿正,梦里我会经常去看你的。”童姗说完闭上了双眼,我帮她盖好被子深深凝望一眼走了出去。

    客厅里,老婆婆正微笑着抚摸纸箱里的小鸡仔,我望着小鸡,一只貌似昏昏欲睡的样子,一只脑袋转来转去东张西望的打量着四周。既然是童姗的奶奶,那我也跟着叫了“奶奶你这是什么鸡呀?”

    老婆婆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小声说“以后你会知道的。”说完就合上纸箱的盖子,“你可不要告诉别人啊,自己知道就行了,看在你是我孙女婿的份上我告诉你,保密是为你好!”

    我听得一愣一愣的,刚想问一下这鸡怎么跟九里坡后山的鸡一样的而且为什么这鸡有五个脚趾头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我接起电话,居然是维家打过来的“阿正啊你电话总算是接通了,你在哪儿呢?我都急死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