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四章 往事(二)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李福便忙扶住了妻子,叹气道:“容儿,果真如你所言,那狗贼知府居然真的是居心叵测,当真是欺世盗名啊!”

    做妻子的却只是温柔地看着丈夫,许久,才幽幽说道:“相公,其他的都不重要了,咱们回家吧。”

    这场闹剧之后,早已是到了中午,李福原要去买些吃的,只是那做妻子的无论如何都不让李福再离开自己了,李福无法,只得听从妻子的话,让客栈老板准备了饭菜,自己就和妻子草草吃了几口。

    “容儿,你今天感觉怎么样了?”看着妻子的神色越来越不济,脸色也越来越苍白,李福不由得担心地问道。

    早已是瘦削不堪的她闻言忙硬撑着抬起了头,那双如秋水般盈盈的大眼睛这个时候却显得很是空洞无神,李福心里酸涩难言,便不忍看向她,低下头去,却不防那泪水早已流了下来,直如一股泉眼一般,怎么擦拭也擦拭不完似的。

    “相公,莫哭了。”

    她没有多余的劝慰的话,只是很温柔地摩挲着他的手。

    “也不知晓知府家的郎中看了一次病,会要多少钱?”

    她喃喃地道。

    “容儿,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咱们慢慢还就是了。”妻子病重成这样,还得操心还债的事情。

    这时,就听得外面一阵骚动,二人不知何事,忙抬头看时,却只见是一众衙役闹哄哄地过来了。

    “店家,店家,这里是不是有一个叫李福的?”为首的那人耀武扬威地就过来了。

    李福一愣,自忖:“这人到底是谁?来找我也不知有何事?”

    那店家闻言,忙慌慌张张地迎了上来,行了一礼,这才答道:“回大老爷的话,待小的去问问吧。”

    “不用去了,在下就是李福。不知这位官爷找小的有何贵干?”李福见那店小二就要上去,明知无论如何也是躲不过去的了,便站了起来。

    那人见李福就在自己的面前,并且也不躲不避的,不禁微微怔忡。

    “大人?”

    李福再次叫道。

    “呃你是不是欠了咱们大老爷的银子了啊?这大老爷本是人人都知晓的大善人,一贯喜欢解困救贫,对于你呢,自然也是如此。只是啊,有一件事情你可能不知晓,现在大老爷家里发生了些事情,急需要银子,这欠债的凭证呢,小的已经带来了,若是有钱能还的上了,那就什么事也没有了若是还不上了,那可就对不住了。”

    “哼!大善人!好一个大善人!你要怎样?”

    李福不由得咬牙切齿起来。

    “哎呀,这位大哥,我看你年纪不大,火气不小嘛,有事好好商量吗,干嘛跟个乌鸡眼一样,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啊!我和你可没有仇怨啊,小的也只是听吩咐办事而已,不要怪罪,不要怪罪啊。”

    这人的一张利嘴,说得李福一时无言,想一想好像确实也是,人家也只是听吩咐办事而已啊,是个狗腿子而已,和他置气有什么必要啊!

    “那他要怎样?”

    “他?很简单啊,要么还钱,要么把你妻子女儿卖了,然后还钱!”

    “你!哼!”

    李福上前一步,就要动手去打那人。这时,却听到身后传来了轻轻柔柔的一个声音:“大人,奴家已经答应了上午来的那位老爷的话了,愿意去服侍知府大人,这样可以了吗?”这声音是李福再熟悉不过的了。

    是容儿。

    李福慌忙转身,不敢相信似的望着容儿,结结巴巴地说道:“容儿啊,你你开什么玩笑啊?快告诉我,你是在在开玩笑的是吗?”

    那做妻子的却根本连正眼也不看李福一眼,只看着那衙役,眼波流转间,顾盼生辉。笑吟吟地说道:“这位大人,欠债的凭证呢?既然奴家愿意跟你走,那这欠的债也都可以一笔勾销了吧?”

    “容儿啊,你怎么那么糊涂啊,他们这明明就是仗势欺人啊!”李福顾不得其他的,一步走上前去,猛的摇着妻子。

    那衙役见状,忙靠近李福的旁边,一把将李福推倒在地了。正要对他拳脚相加,就听到那妇人说道:“大人,既然有正经事要办,就不用管他了。凭证呢?”

    那妇人说着,伸出手来。

    那妇人的眸子一直紧紧地盯着那群衙役,生怕他们忽然要做出什么事情一样。

    那衙役见这妇人居然如此爽快,大大地出乎意外,这和那老头说的完全不一样嘛!看来还是自己有魅力啊,这才刚刚出马,就一下子成功了!看回去不气气那个老东西!衙役一边神思胡想,一边磨磨蹭蹭地从袖口里掏东西。

    最后总算是拿出了东西!

    “就是它吗?”那妇人有些不相信地从那衙役手中拿走了凭证,转身就走到了李福的旁边,轻轻说道:“相公,你可写过这些东西?”

    李福接过来一看,不禁大吃一惊,怎么那上面居然有自己借他银子的话!他忙摇了摇头:“没有,为夫从来就没有写过这些东西,这肯定不是为夫写的”

    只是,那上面的字,遒劲潇洒,刚劲有力,不是自己所写,那又会是谁呢?

    李福脑子里忽然就想起来了一件事,那些郎中的药方上曾经让自己看过,也让自己确认过!

    圈套!

    这个奸贼!

    自己怎么那么不小心,一下子就中了他的圈套了呢?

    “可是,相公,我怎么看着这很像是相公的字迹呢?”那做妻子的也好像有些不相信,只是,这事实就在眼前,却也不得不相信。

    “容儿,咱们好像一开始就落进了他们的圈套,可是,你不能去啊!”李福第一次觉得自己是如此的无力。

    “相公,为今之计,除了依了他们,咱们又能怎么样呢?你别忘记了,咱们还有嫣儿啊,就算你不怕死,我也不贪生,可是咱们就这样抛下了她,岂不是枉为人父母?相公啊,你就听为妻的一句劝吧,好好照顾嫣儿,一定要好好照顾嫣儿啊!”

    李福觉得自己心里有一团火!

    这父母官真是好好的一位父母官啊!

    不知道他到底坑害了多少人,也不知道他这大善人的背后,踏着多少白骨!李福无语了,只得仰天大笑!

    那做妻子的非常不忍地看了丈夫一眼,这才扭身对衙役说道:“那若我去照顾知府大人,是不是我们欠下的银子就不用还了?”

    “这个是自然了啊,大家都是一家人了,这么一点点银子哪里还需要还啊?那也就太见外了啊!”

    “那也就是说,这个凭证可以撕毁了吧?”

    那衙役不明这女子到底要做什么,只是想着:“知府大人对于她好似很是上心呢,虽然才仅仅见了一面,却已是念念不忘了,这几天啊,可一直都派人在这家小店外面盯着呢!这若是因为自己言语失范而让她有了退缩之意,这万一传到了老爷的耳朵里,那自己这小命到底是要还是不要了啊?”

    这样想着,便忙说道:“这个自然,自然了,一切都全凭你做主了。”

    “那好吧。”她从那衙役手中接过了那所谓的欠债的凭证,二话不说,“刺啦”“刺啦”地就给撕毁了!

    别说衙役了,就是李福见妻子这么做,也是吃惊不小!

    “容儿,你这是干什么啊?”

    李福不由得问道。

    “相公,这薄薄的一张纸就能害咱们夫妻分离,难道还要留着它不成?为妻今日去了,还望你能好好照顾嫣儿!”

    她看向李福的眼神充满了依恋,好似是生离死别一般,李福只顾暗暗伤心了,觉得容儿性情本刚烈,怎么会选择屈服呢?忽地,就听到那边便传来了“嗵”的一声,抬眼看时,却是容儿一下子撞在了门口的石碑上了,霎时,鲜血喷溅出来,染红了天空!

    李福一瞬间觉得天昏地暗!双腿好似不听使唤似的,哆哆嗦嗦地行至容儿面前,那手却像是别人的一般,不是真的,这一定不是真的!自己的容儿,说好的要陪伴自己一辈子的,现在才过了几年啊,剩下的那漫长的路都是要自己走了吗?不,不,不会是真的!为什么要骗自己啊!

    “容儿,容儿!”李福死命地抱住了她,那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却是再也停不下来了。

    “相公,不哭啊,咱不哭。”容儿的嘴唇翕动着,脸上现出一丝柔和,她的手慢慢地抬了起来:“相公,你要你和嫣儿都要好好的。”李福等啊等啊,却再也没有等到妻子的手抚摸自己的脸庞

    “喂,你没事吧?”

    那衙役见这女子这么不知好歹,也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见这李福像个木头人一般,一直保持着同一个姿势抱着他的妻子,不由得也有些担忧了。

    李福好似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一般。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轻轻地放下妻子,仿佛是怕惊动了她一样。

    “杀人偿命,是你偿还是你的老爷偿啊?”

    当这声音从李福的嗓子里跑出来的时候,李福自己都吓了一跳,这简直就不是自己的声音啊!

    那衙役见出了人命,心里早已是怯了,如所有色厉内荏的家伙一样还在强撑着,说道:“那此事本来也是因为你家娘子而起,现在她去了,就都了了吧!”

    “不行!”

    李福闻听此言,不由得暴跳如雷:“你们平白无故地害死了一条人命,还说什么了了,杀人偿命是天理!在下就是告到当今圣上那儿去也要讨个说法!”

    “爹爹,爹爹!”忽然一声呼唤,让本来要去拼命的李福不得不清醒了一些。

    这是嫣儿啊!

    现在自己就只有这一个亲人了,自己若也跟着容儿去了,那以后谁来照顾嫣儿啊?她是一个小小的人儿,连自己都不在了,是不是大家都会欺负她啊?

    念及此,李福不由得陡生恨意!

    这算什么世道啊,狗屁父母官,狗屁世道啊!

    “你哎呀,这侄媳妇,侄媳妇这是怎么了?”

    说这话的是邻居武大娘。

    李福出来之前,就把女儿托付给了武大娘照顾,并没有让他们出来啊,只是,这武大娘为何会在这儿啊?

    “大娘啊,容儿她,容儿她”李福再也说不下去了。

    那武大娘见此情形,虽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这侄媳妇撞死在石碑上总是自己见到的,只得劝道:“福啊,你要好好保重啊!这侄媳妇是个好女子啊!就是可惜了啊!”

    那衙役见又有人来,忙带着一众人等悄悄地溜走了。

    只剩下嫣儿的哭声了。

    “娘,娘,你醒醒啊,你醒醒啊!”

    嫣儿摇着容儿的手,这么小的孩子还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却只是一味地哭闹。

    “稚子无知,我又怎么能忍心丢她一个人在这凄苦的世上啊!”李福不由得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他以为自己的后半生,就这样了,慢慢地看着嫣儿长大,希望她能遇见一个值得的人,能好好地照顾她,让她开心一生,至于自己,就什么也不求了。

    站在妻子的碑前,李福不得不这样想。

    只是,没有想到,那万恶的知府大人却并没有想过要这样放过自己。

    大概过了一个多月吧,在一个刮着大风的漆黑的夜晚,忽然就有人闯进了院子里。

    “尔等何人?”

    李福开口便问道,现在只要能保护好女儿,其他的都无所谓了。

    “何人?李福,你可还识得本官?”

    一听到这声音,李福的仇恨简直像是被点燃了一般,怒喝道:“狗贼,你来这里干什么?”

    “干什么?哼!”那知府大人一声历喝:“给我打!”

    “你这个狗贼!你会遭报应的!”

    李福压低了声音叫骂道。

    “呵呵,报应!你为何不大声叫骂啊?老夫想,你现在心里是恨毒了老夫吧,为何不再大点声音呢?”

    知府邪恶的笑声在屋内响起,李福不由得打了个冷战,他忽然就明白这个狗贼为何会深更半夜过了了。

    啊,嫣儿!

    “你们到底想要怎么样?”

    李福的声音控制不住似的在打颤。

    黑暗中并不能看到知府大人的虚伪面孔,但是,李福却能感觉到他的假仁假义与残忍恶毒。知府大人在黑暗中“嘿嘿”一笑,往前走了一步,这才平静地说道:“本府想要什么东西,从来都没有失手过,从来都没有!其实啊,本府也已经好久好久没有看上什么人了,谁知那一日居然觉得你家夫人特别地有眼缘,本府当时心中都心花怒放了!”他说到这里,声音微微一顿,好似琴上的弦凝住了一遍,又悠悠地叹了一口气,这才接着说道:“唉,本来呢,这可以成为你们一家人的福气的,可惜啊!”

    李福听见这话,不怒反笑,这就是一地的父母官啊,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如此无耻啊!这和禽兽有什么分别啊!

    突然,李福站稳了身子,瞪大了眼睛,朝黑暗中狠狠地唾了一口,这才大笑道:“你可真是父母官啊!”

    那知府大人却也并不生气,看似很是风轻云淡,只是用他一贯慈和的声音异常平静地说道:“本府真是不明白了,她还是你的妻子,这一点又不会有什么变化,只是偶尔去照顾一下老夫的生活起居,这又有什么不好呢?你们一家人的生活也不会有什么变化啊,哦,若非要说有变化的话,那也是越变越好啊,老夫是不会亏待你们的啊,唉,真是想不通啊,太让人费解了!”

    李福这个时候已经不愿意和他再说什么了,觉得说什么都是无用的了,只是有气无力地在想:“不知道嫣儿是不是已经在他们手上了?”

    “大人,已经找到了。”

    随着一声禀报,就听到嫣儿惊诧的叫声:“救命啊,救命啊!”

    “嫣儿,嫣儿,莫怕。”

    李福磕磕碰碰地跑到了女儿的身侧,只得紧紧地抱住了她,语无伦次地说道:“嫣儿,嫣儿,爹爹在这儿,爹爹在这儿呢,不怕,不怕啊。”

    “爹爹,他们是坏人。呜呜,我不要坏人在咱家,我不要坏人在咱家!”黑暗之中,嫣儿的声音听起来特别凄凉。

    “小姑娘,以后啊,你的家就不是这儿了!”

    知府大人说道。

    “你们要干什么?”李福咆哮道。

    “该说的本府刚刚都已经说过了,现在本府好累啊,本府也该休息了。”

    知府大人的声音慢慢地越来越远了。

    李福正要死死地抱住女儿,就只觉得有好多只拳头砸向了自己,只是,很奇怪的是,他并觉得疼,他只是觉得,女儿的哭声让人心碎

    自从女儿被带走后,李福觉得自己的世界真的塌了,直到有一天他想起来小五说的那句话:“每到清明节的时候,知府大人都是一个人去祭拜先人。”

    自己终究是不能就这样下去的。

    那一年的清明节其实与往年并没有什么不同,年年的伤心与追思,年年的凄风与苦雨,真的没有什么不同。

    只是,李福却觉得有很大很大的不同。因为,他知道,自己的生活早已是坍塌了,他早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他早已经准备好了。

    大孝子,好一个大孝子!

    雨丝在空中飞来飞去,如不着家的孩子一般,莫不是因为他们也如自己一样,家人早已经都不在了吗?

    李福不由得感到一阵心酸。

    他趴在那墓碑旁整整一天一夜,只为等待那万恶的狗贼!

    他在雨中守候了一天一夜,只为能一洗心中仇恨!

    只可惜,雨水浇不灭他心中的怒火!

    他就只能等待了,等待!

    不知等了多久,那个狗贼终于来了!

    李福不由得紧张地四处打量打量,那个奸贼,手里拎了一个筐子,步履蹒跚,莫不是这个时候他会觉得愧对父母吗?

    李福恨不得猛揍他一顿,以解心头之恨!

    李福告诉自己,要忍耐,要忍耐!

    坟场里的人已经很少了。

    那狗贼行至墓碑处,轻轻地擦拭了一下上面的水,慢慢地从筐子中拿出了东西,躲在墓碑后面的李福霎时闻到了一股香味,李福偷眼看时,那已经摆上来的东西中有酒,有肉,有白白的大馒头,有

    只听到那狗贼“噗通”一声跪了下去,说道:“父亲、母亲大人,儿子来看你们了。”他说着抬起了头,接着说道:“唉,自你们走后,儿子总是觉得孤零零的,虽然有妻有子,却再也感受不到那种温暖了。儿子近来总是觉得乏力无眠,很多事情都已经是有心无力了,儿子想,自己离大去之日已经不远了,想来也好,儿子也终于可以去陪伴你们了。娘啊,从小到大,你都教儿子,说做人要做善人,可是,你最后又落下了什么呢?还不是一样被人诬陷、冤屈而死?儿子真是不明白啊,不明白,你为了儿子,什么苦都愿意吃,可是,儿子还是觉得不够,儿子也觉得苦啊”

    那人叨叨个没完没了,李福早已经什么都不管,只想给他一刀,让他一命归西,让自己报了杀妻抢子之仇!

    “狗贼,拿命来!”

    李福从墓碑后一跃而起,说时迟那时快,早已是一刀砍在了那狗贼的脖颈子上了,霎时,那狗贼身上的血喷溅了出来,把那墓碑都染红了!

    “你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

    他的声音慢慢地低下去了

    李福怒极,斥道:“你作为父母官,逼死了我的妻子,抢走了我的女儿,天良丧尽!对于你这样的十恶不赦之人,我还有什么不敢的?”

    “好,好!”那狗贼从喉咙里挤出了这两个字,便再也没有了声息,不一会儿,便一命呜呼了!

    李福本来以为,大仇得报,他终于可以畅快地追随妻子去了,可是,一想到自己还没有找到女儿,忽然就觉得一切都不确定了。

    不,我不能想不开!

    在他睡过去之前,他这样对自己说。

    “你这人,一下子就睡了三天三夜,可真是快到达睡神的级别了啊。”

    李福刚刚睁开眼睛,一个听起来疲倦不已的声音就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你是谁?”

    李福生怕自己落到了那帮衙役的手中。

    那人却只是冷冷地一笑,说道:“我是谁?很简单啊,救你的人啊!”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