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五章 起疑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可有人来报,前方情况如何?”沈琼瑶满面焦灼地问道。她依旧是躺在一张长椅上,桌子上累着一大堆邸报。

    站在她面前的那小厮却只是低着头,听见沈琼瑶这么问,依旧面无表情。

    沈琼瑶自被杜敏捷送回来之后,一直都在昏迷中,现在这刚刚转醒,却是谁也找不到了,既不知道蛮子在前面的情况,更不晓得杜敏捷回来之后又去了哪儿。

    “杜大人呢?”沈琼瑶见现在根本也问不出来情况了,自己担忧也是没有用的,只得换做问杜敏捷人在哪儿了。

    “这个,小的,小的不……”那小厮见沈琼瑶着急,生怕自己说话哪里有不对的地方,不由得紧张地一个字一个字地在说话了。

    “算了,我还是问其他人吧,和你说话啊,我都快急死了,你怎么那么慢吞吞的啊?”沈琼瑶不待他说完,早已是扭头转向了别人。

    那小厮见沈琼瑶终于不再盯着自己问了,心情陡然轻松下来了,脸色也不再是红彤彤的了,只是,那眼神却有点怯怯的,好像总是有些不放心似的。

    “回大将军的话,杜大人送你回来之后,大夫看你腹痛难忍,开了个方子,只是,那药材不太好找,而那大夫又年长了,所以,杜大人亲自带着几个人去找了,已经去了好大一会儿了,此刻应该也快回来了吧。”

    一个小厮见沈琼瑶实在是担忧,忙上前一步,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说了个明白。

    沈琼瑶见终于有人能明白清楚地说这件事了,不由得多看了这人一眼,不看则已,一看才想起来,这个人好似是以前照顾过哥哥的人。正好,她现在心里面还有个疑影儿,反正自己现在也做不了什么了,那就问自己想知道的事情吧。

    沈琼瑶朝大家轻轻地摆摆手,疲倦地说道:“我看你说话倒是很利索啊,你留下吧,让他们都退下吧。”

    那小厮忙躬身上前,低低地说道:“是,大将军。”

    “你叫什么名字啊?你一直都在我身边伺候着,却也一直都不怎么知道你的名字。”沈琼瑶似是在闲话家常般问道。

    “回大将军的话,小的叫庆喜。”那小厮见沈琼瑶作为一个堂堂的大将军,居然会关心起自己的名字来了,不禁有些诚惶诚恐的,忙恭恭敬敬地拜了下去。

    “庆喜啊,你应该知道,我和沈总督的关系吧?”这小子看来还是一个伶俐人儿呢,沈琼瑶边问边观察着他。

    那庆喜见沈琼瑶并没有问其他的事情,遂放心了,忙答道:“不瞒大人说,小的以前就是在沈总督跟前伺候呢,自然晓得你和沈大人的关系。大将军您可不知道啊,那沈总督待您啊,可真的是好啊!小的在他跟前那么多年,都没有看见过他有多开心过,您可不知道啊,一开始听说您要来的时候,他那个高兴劲啊,觉得吧,他看见什么都想告诉人家他有个可爱的妹子要过来了,甚至啊,看见一只麻雀他都想告诉它一声,他是多开心。天天都眉开眼笑地布置这布置那的,整个大将军府那是喜气洋洋啊!就是等到后来,后来突然有不好的消息……”沈琼瑶正认真地听着,谁知那庆喜说到这儿,却突然停住不说了。沈琼瑶不由得疑惑地问道:“怎么不说了?”

    那庆喜说到这儿,猛然想起,自己这话不对,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呢,忙抬起手,掌嘴道:“小的该打,怎么净说这么些不开心的事情了!”

    沈琼瑶一时想不起来说的这不开心的事情到底指的是什么了,见他竟然还是掌嘴了,这才想起来了,他说的应该是哥哥得到那错误的传闻的事情了,遂笑了笑,说道:“无妨,你接着说吧。”

    那庆喜这才抬起头,战战兢兢地说道:“大将军,小的这张嘴吧,想到哪儿就说到哪儿,实在是……”

    “没事,没事,只是,我总觉得有些事情很奇怪。”沈琼瑶忙打住了庆喜的话头,提起了另外的话题。

    “奇怪?大将军,你有什么事情尽管问,小的若知道的话,清楚了。”庆喜见沈琼瑶有些迟疑,遂打包票地说道。

    “你是在我哥哥跟前伺候的,那你可知道,我哥哥为何会突然升职了呢?他本是剿匪的大将军,为何突然不再让他剿匪了呢?你们下面的人自有一套消息途径,可曾听到过什么不曾?”沈琼瑶的目光炯炯有神,完全不像是一个身体不舒服的女子。

    那庆喜在沈琼瑶的目光之下,不知为何却低下了头,好像是承受不住沈琼瑶的目光的热度似的。

    许久,那庆喜才低低地说道:“大将军,这样的事情,小的是什么也没有听说,真的是没有听说过。小的就只知道当时是朝廷突然就下了那样的命令。不过,有句话不知道当说不当说啊。”

    沈琼瑶听见这话,忙说:“说。”

    那庆喜的声音更低了,低到沈琼瑶听起来都有些费劲了:“说来也真是奇怪啊,这命令下来的时候,沈总督居然也并没有不同意,依小的对沈总督的了解,他定会不依的,倒真的没有想到他就那么同意了。后来小的们都听到这事之后,倒也没有觉得太奇怪了,因为新任命的大将军是你啊!”

    “啊?”沈琼瑶眼珠儿一转,忽又问道:“那哥哥剿匪这几年可尽力吗?”

    这一问,别说那小厮庆喜了,就连沈琼瑶自己也吃了一惊!自己怎么能问出这样的话来呢?那个大将军是谁啊,他是自己的亲哥哥啊!是最疼爱自己的亲哥哥啊!自己怎么能这么想他呢?若是剿匪不尽心,岂不是说他不忠?

    那庆喜听见沈琼瑶如此相问,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待反应过来之后,早已是慌慌张张地磕头如捣蒜一般了,道:“大将军啊,小的不知您何出此言啊,沈总督对待剿匪那是尽心尽力的啊!”

    沈琼瑶见他的反应,猛地大笑了几声,这才说道:“庆喜啊,我是看你可爱,就和你多说几句逗逗你,你看你吓得啊!我自己的哥哥,我又岂会不知啊!”

    只是,沈琼瑶却无法说服她自己,若真的是如此,哥哥为什么要在最后的那杯酒里,动手脚呢?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