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一章 杀父仇人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哎呀,你小心一点啊,不要总是一惊一乍的!”在他身边不远处的一个侍卫说道。

    “啊!”那侍卫就着火把一看脚下,又是一惊!

    他身侧的侍卫更是不耐烦了,正要发作,就也跟着“啊”地一声叫了出来!

    “怎么了啊?”其他人见这二人总是一惊一乍的,不由得有些不耐烦了。距离他们较近的一名侍卫已是很急躁地走了过来。

    “报告驸马爷,太子殿下他,太子殿下他”那侍卫见了太子殿下已然倒下,不由得双腿一软,遂跪了下去。

    “太子殿下?找到殿下了?”那沈如山一见那侍卫早已是跪了下去,不由得一惊,也紧接着赶了过来!

    他还走到太子殿下的尸身前,就已经看到了太子殿下的尸身!远远望去,他似乎是不太相信一般,一时竟然呆住了!

    左右见太子殿下已然倒下,那雨水浇在他的脸上,木然至极,众人不觉得都有些胆怯了,都不敢靠近。

    “驸马爷,驸马爷啊!”沈如山带来的近身侍卫见沈如山受惊呆住,遂忍不住轻轻地唤了几声。

    “既然殿下已经伏法了,那大家伙儿也好向圣上交差了。将殿下的尸身”沈如山还未说完,却已是忍不住噤声不语了,一双眼睛却似长在了殿下身上一般。

    “驸马爷,驸马爷!”

    “好了,大家伙儿都是替圣上办事,万万不可惊扰了圣上。这件事情,本宫自会回禀圣上,尔等务必要管住了自己的嘴巴,切切不可胡说,无论外人问起什么,都一律说不知道,明白了吗?”沈如山思量片刻,方才说道。

    “是,卑职遵命。”大家都知道事关重要,都一齐应道。

    “那好,都退下吧。”沈如山有气无力地说道。众人听闻,忙都退了几步。沈如山却又往前一步,低声说了几句话,属下因离得不远,故而能听得到。沈如山说道:“殿下,承蒙你的关照,如山一直都很顺利,今日之事,如山却有许多不得已处。父皇若追究起来,如山自会尽力保全你的名声。”那沈如山说着,居然有意无意地朝属下藏身之处又看了一眼,属下陡然心惊,这才恍然明白了,他说的这番话是为了让属下听到,只是,属下却不明白,这些话到底是何用意。

    属下后终于逃了出来,却一直什么都没有再查出来,居然感觉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是,这世界上从此却再无太子殿下了。

    邓玉成说完,早已是泪流满面了。

    “邓伯伯。”李凌听见邓玉成这么说,也觉得这里面定是有很多不会人知的隐情,只是,要想得知,怕是太不容易了,先帝早已作古多年,谁又能知道他当时听信了谁的谗言,这才对太子下手了呢?

    “那沈如山似乎是已然发现你了,甚至应该是也真的知道了你手中抱有一个婴儿,只是,他为何不连你一起抓起来呢?这样的话岂不是无后顾之忧了吗?”事关这具身体的主人,李凌不得不多一层关心。

    “若是那太子真的能顺利登基称帝的话,那我岂不是一下子重生为皇帝了么?”李凌这样想着,心里居然有说不出来的一种失落。

    那邓玉成见李凌如此问,也点了点头,说道:“是啊,这也是属下多年都不明白的地方,这在萧帅谋反这件事情上,他到底是扮演了什么角色?”

    “邓伯伯,您将这一切事情都详细地告知了我,是想让我去查明当年的真相,为那太子殿下洗清冤屈吗?”

    李凌本以为,这应该就是邓玉成的本意,虽然说自己是那太子的孩子,可是,毕竟,他是和前太子的感情更深一些,他对自己的关怀也完全是因为前太子,那若自己真的想去查明这件事的话,也正好可以了了他的心愿啊!

    哪知,那邓玉成却只是摇了摇头。

    李凌惊诧不已,问道:“啊,为何?你辛辛苦苦那么多年,不就是要查明这件事情的真相吗?”

    邓玉成的眼睛直视着李凌的眼睛,说道:“公子,你有所不知,查明这件事情现在已经太难了,况且,要查明的话,属下自然会尽力去查。只是,这件事情,却是要属下这件去做的,公子另有他事要做。”

    “哦,何事啊?”李凌问道。心里不由得纳闷:“怎么这个邓伯伯老是不按套路出牌啊?这替父报仇的事情不都是要自己的孩子去做的吗?难道他是要连这个机会都要抢走吗?真是有些稀奇啊。”

    邓玉成一字一句地清清楚楚地说道:“刺杀皇帝,夺取皇位。”这短短的几个字从邓玉成的口中说出的时候,李凌简直都不敢相信!他不由得往后退了几步,不敢置信地看着坚定的邓玉成!

    吕四娘做过这样的事情,可是,她应该死了吧,可是,那皇帝还是好好的啊,荆轲做过这样的事情,死在了当场,现在,这邓伯伯,居然是要,要我去做这样的事情?李凌说什么都不怎么敢相信

    “邓、邓、邓伯伯啊,那个小侄小侄我还年轻得狠哪,做做这样的事情,恐怕不太妥当吧?”

    李凌忍不住结结巴巴地说道。他拼死想不让自己的舌头打结,可是,那舌头仿佛不是自己的一般,居然像是打了个死结!

    “公子啊,你现在与王爷交好,又与沈如山的爱女有情,见到当今皇帝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找个机会下手也不是不可以啊,为何如此胆怯啊?”邓玉成居然觉得此事还算得上是轻而易举了,李凌再一次目瞪口呆!

    李凌不由得伸出手去,摸了摸邓玉成的额头,几乎浑身都在大哆嗦地说道:“那个,邓伯伯啊,小侄看你没有发烧啊。”

    谁知,那邓玉成居然第一次朝李凌发起火来了,说道:“公子,你怎么如此胆怯啊!古有荆轲刺秦王,他一个外人为了情义都可以去宫殿上冒险一试,而你,你怎么就可以连你的弑父仇人都不敢杀啊?”

    “杀父仇人”李凌说到这儿,不由得心念一动,自己到底是不是这邓玉成口中的那个婴孩啊?这中间当真就不会出错了么?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