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四章 毁容了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啊啊……我的脚刚刚流了那么多的血,这下子一定是没有救了吧?”李凌说着,满面惊恐地就往自己的脚上看去。

    说来也是奇怪,刚刚在生死之时,自己一心就只记挂这这件事情了,而当时刚刚从那鬼门关上死乞白赖地留住了一条命,居然将这么重要的事情都给忘记了!这可如何是好啊!

    来运听见李凌如此说,也不由得暗怪自己不够细心,怎么都有时间笑了啊!少爷的脚都还没有顾得上看呢!万一他的脚有个什么不好,那可真的大大的不妙了啊!

    这样想着,慌忙蹲下身去,去细细地查看那李凌的脚。

    “说来奇怪啊,怎么这一出来,就觉得那脚都不疼了呢!”李凌见来运蹲下身去了,便也很是自然地告诉了他自己当前的感觉。

    来运瞅啊瞅啊,就是不见抬头。

    李凌心中一凛:“妈啊,不会是太严重了吧?总不会是这脚都已经亡命了吧?难不成是坏死了?”这样想着心中不由得大骇:“怪不得没有感觉到疼呢!原来神经都已经死翘翘了啊,又怎么会感觉到疼呢!”

    这样想着,便也顾不上正在死死地盯着自己的脚的来运了,自己一把推开了那来运,想要看清楚自己的这脚到底是怎么了!

    李凌看过去,更是不由得……

    “少爷啊,你这脚上确实……都是血啊!”来运慌张地说着,然后却又有些惊异而迷惑地说道:“不过,感觉也很是奇怪,你怎么会流那么多的血呢?你这脚上根本也就看不出来哪里有伤口啊!”

    “啊?”李凌猛然一听这话,那额头上便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慌乱中问道:“那这个该不会中了什么隔山打牛之类的力吧?”

    来运倒从来都没有见过这大当家的也有如此慌乱之时,不禁有些意外,不过他也实在想不出什么更好的法子了,便说道:“少爷啊,你别站在这儿自己吓自己了,你走几步路看看咋样,看看疼不疼啊。”

    李凌一愣,忙点头称是。

    这倒也不能怪李凌这个时候居然如此胆小,在大事临头的时候,每个人的都会有一些慌忙之中找不着北的情况,更何况,他对自己,那可是真正的关心则乱了,根本就忘记了这脚原来居然是长在自己的身上的,自己可拥有绝对的支配权!

    靠,这种事情居然也会生在自己的身上!

    李凌不由得对自己有些鄙视了,无论如何,自己也已经是两世的妖精了啊,怎么就这么不长记性呢!

    他慢慢地抬脚走了几步,一开始像是脚下有地雷一般,小心翼翼的,使劲地弓着身子,生怕一不小心就到了地雷一样。

    来运自己虽然很是胆子小,当时见了李凌如此,却也忍不住有一些觉得太过了,只是,他也深知这人在胆怯的时候,有这样的表现也是很正常的,无论如何,这少爷无事才是最重要的,便关切地问道:“少爷,怎么样?可还疼得厉害吗?”

    李凌呲牙咧嘴地走了几步,一阵阵冷气从胸腔里透过牙缝挤了出来,来运看到他这样,不由得更是担忧了!

    一步一步地小心翼翼地行着,虽然自己的胳膊在摆动的时候是疼痛的,虽然自己的背部也是生疼生疼如撕扯着一般的,但是,自己的脚,好像……再细细地感受一下,嗯,对,自己这脚确实没有感觉到疼痛啊!

    来运见李凌听见自己的话,也不回答,以为是他疼得受不了了,忙一步走上前去,使劲地扶住了李凌,然后,就要搀住李凌的腰!

    李凌原本以为这来运扶住了自己,就已经可以了,因为脚确实是不疼了,这正在满意见,却又感觉到他的一双手正不安分地在自己的腰上游走!

    李凌惊骇不已,瞪大了眼睛,一把推开了那来运,忙用手拭了拭自己的腰,颇有些不知所措地大声说道:“来运,你……你怎么回事啊?”

    来运本来是一片好心,只是为了更稳地扶住李凌,却没有想到这李凌居然好心不识……不但竟然一把将自己推开了,而且还这么大声地吼自己,很是有些委屈,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哪里做得不对了,便睁大了无辜的眼睛,将两手一摊,说道:“我……我哪里有事情啊,还不是就是为了更好地扶住你吗?你看看,你都已经快走不稳啦!”

    “你还委屈了啊?我哪里走不稳了啊!”李凌觉得这个小子肯定是有些不太那啥的癖好,虽然自己倒也不会反感,只是,你可不能找我啊!

    “那好吧,那你再走几步吧。”来运知道这样对李凌说话是不对的,毕竟自己只是他的小厮,哪里能这样和他说话呢!只是,心里却真的是忍不住觉得太委屈了,便真的就一松手,让李凌自己去走了。

    “哼,走就走,难不成……”李凌话音还未落,便紧紧地看着来运,赌气似的就迈开了大步子。

    谁知,还未走几步,李凌便整个人飞也似的就摔了出去!

    这一下子,整个人都扑倒在地上了!李凌深深地觉得惭愧,这……也太影响这见到形象了啊!他完全能够想象自己脑袋着地的模样,这个样子就是俗话所说的狗啃地,或者有个更形象的说法:狗吃屎。

    本来还想着笑一笑呢,这时才猛然想起来,这人可不是别人,而正是自己啊!在这样想着,便将脑袋死死地贴在那滚烫的地面上了,再也不愿意起来了!

    那夏季的太阳本来烧烤着地面,地面就很热了,再加上刚刚那小黑屋里才遭受了一场大火,这整个地面的温度很是让人觉得……酸爽!再也没有这么酸爽了!还能再酸爽一些吗!李凌对这感觉很熟悉。

    李凌刚从那火海中逃出来不久,本来那脸上就已经是黑的灰的花花一片了,简直就是画布上被一个两三岁的孩童涂抹了一般,这再摔了一下,好家伙,那脸上更是如同油彩画一般姹紫嫣红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