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二十五章 脱险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黑杨峰听见这话,竟然也有一些不相信似的说道:“兄弟多谢大当家的啊。”庆生就更不用说了,看着李凌的眼神简直就跟见了天神一般。

    李凌笑着摆了摆手,然后就低声对那来运说道:“来运,咱们也都已经出来了那么久了,现在也该回去了。”

    那来运早已是呆呆的了,脚下如同生了根一般,听到李凌这话,他才忙回过神来。

    “大哥啊,那你就慢慢想啊,不着急的。”李凌在走出丹心院的时候,客气地对黑杨峰说道。

    来运哆哆嗦嗦地跟在李凌的身边,深一脚浅一脚地行走着,他只觉得自己好像刚刚才从澡堂子里出来一样。

    来运忍不住又偷偷地往丹心院里瞅了几眼,李凌忙拉住了他的衣角,低声说道:“来运,快走了啊!别等一会儿他们回过味来了,咱们俩在这儿可是小命不保啊。”

    来运忙随着李凌往前走,直到走了许久,许久,看不清楚这些人的影子了,来运才终于放心了,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这才算是真正地放心了。

    “少爷啊,刚刚你真厉害啊,自己一个人说话,居然那么多人都说不过你啊!”来运的眼神里都是大写的“服了”,这让看在眼里的李凌很是受用。

    李凌满不在乎地说道:“这有啥啊,小菜一碟,你知道吗,这一招啊,就叫做投鼠忌器,那黑杨峰在咱们的手里,其他的一切事情就都是小意思了。”李凌虽然这样说着,其实心内其实究竟还是有些顾虑的,若是他真的是一个义薄云天之人,必然就不会愿意用那么多人的自由来换取他一个人的苟且偷生,可是,若真是那样的人,又怎么会到这皓山中做那贼匪之首呢?

    “少爷啊,你是怎么想到的啊,怎么一到那个时候,来运就只知道害怕了啊,别说想什么主意了,来运的脑子根本就不能使了。”来运边走边说着,同时还很是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李凌呵呵一笑,刚要开口随便说几句,却又猛然想到,来运正是想向自己学一些东西,这么多天相处下来,李凌觉得来运并不是一个有坏心的人,便觉得自己既然有机会,确实可以教给他一些东西,便斟酌着说道:“来运啊,其实遇到他们的时候,我也很害怕啊,当时咱们才刚刚”

    二人边说边聊,倒也不怎么觉得今天的辛苦了,来运听得很是仔细、认真,却只是不知为何,走着走着,他忽然就停下了脚步。

    李凌一怔,迷惑不解地问道:“来运,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不妥吗?”

    来运轻轻地摇了摇头,过了好大一会儿,才很没有把握地问出了一句话:“少爷,现在这整个山上大概也就只有咱俩了,若是黑杨峰他们过来了,咱们可该如何是好啊?”

    李凌见他担忧得居然这麽远,自己做的那些事情也实在不方便在这个时候都告诉他,便宽慰道:“来运,你不用害怕,虽然咱们这边就只剩咱们俩人了,可是他们那黑杨峰就等于是在咱们的手上,他们人虽然众多,可是也并没有什么便宜好占的啊。你就放心吧,有我在,必定是不会让你受苦的。”

    虽然只是几句话,在来运听来,却不亚于是最好听的话了。这么些天相处下来,来运自然已经发现李凌是一个非常好相处的人,并且他还发现,无论有什么事情,李凌总能够保持不慌乱,特别的冷静,一想到这,来运便有些脸红了,毕竟,本来应该是自己保护李凌的,而现在,却好像都反过来了。

    “那人还在啊。”来运首先到了院子中,低声说道。

    李凌点点头,并不准备当时就问些什么。

    二人本来是要到丹心院问些事情的,谁知道去了丹心院一趟别说问出什么东西了,差一点连自己的命都没有了,不由得都觉得有些后怕。回去之后,虽然也还是白天,也开始简单地洗漱了一番,连饭也没有吃,也不管到底是午睡还是晚睡了,反正闷头就倒在床上睡着了。

    “今日之事,但愿不会坏了咱们的大计。”邓玉成看着远处的山,那里好像有数不尽的道路一般,不禁叹了口气,说道。

    白奇松随着他的目光望过去,然后才缓缓地开口说话了,只是,这说出的话,却好像连一点关系都没有:“王爷既然已经等不及了,那需要消除的东西还是早点消除的好,若不然的话,借力不成反受压制,那就得不偿失了。”

    邓玉成听见白奇松如此说,古井无波的容色上不禁有了一丝丝波澜,如同微风拂过水面一般,说道:“咱们一连给王爷送了几分大礼,按理说,他应该知足了,否则的话,只怕,哼哼。”邓玉成并没有说的太清楚。

    “黑树林那边的人,咱们当真不用过问吗?”白奇松还是有些不放心,虽然自己和这位邓玉成相交时间不是太长,但是故人已去,他们二人又是为了同一个主人,自然还是客气一点比较好。

    邓玉成只是微微地摇了摇头。

    白奇松很是疑惑地看了邓玉成一眼,问道:“邓兄,恕兄弟多嘴,这李福乃是你培养多年之人,为何今天就这麽让他毁在了那黑杨峰的手上呢?”

    听见这话的邓玉成轻轻地闭上了眼睛,好像要将这一切都关到门外一般,说道:“白兄,兄弟一直记挂的就只有太子一人而已,其他的人,其他的事,玉成实在是玉成不了啊,即使有心,却也终究无力啊。”

    白奇松总觉得邓玉成没有对自己说清楚,那黑杨峰到底是谁的人呢?只是,见那邓玉成不愿意再开口了,他也就识趣地闭上了嘴巴。

    “现在,但愿公子能顺利回来。”过了许久许久,邓玉成似乎是自言自语一般说道。

    白奇松见邓玉成又开口了,便笑道:“有邓兄的鼎力相助,相信公子一定能够脱险的,也一定会如邓兄所愿的。”

    “但愿如此吧!”邓玉成说道。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