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二十七章 深夜探视(二)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靳书贤又如何能听不出李凌话里话外都是在挖苦讽刺自己?只是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只得说道:“大当家的啊,你是不知道啊,小的上头有八个姐姐,家里就只有我一个男孩,是一根独苗啊!”

    “八个姐姐?”李凌这下子还真是被惊呆到了。乖乖啊,八个姐姐啊!

    靳书贤的脸色微微有些不好意思,点了点头。

    “哦,对了,我来这里主要是担心你现在的情况,你怎么样了啊?”李凌说了一会子废话,才慢慢地提起了自己来的目的。

    李凌不问还没有什么,被他这么一问,那靳书贤才猛然觉得自己的眼睛又开始如同针扎一般疼痛难忍了。

    “大当家的,我这眼睛现在就如同针扎一般的啊,也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好了。”靳书贤慌忙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也真是的,那双眼睛早已经肿的跟个大鸡蛋一样了。

    “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常见的一些东西。”李凌不经意地说道。

    那靳书贤因李凌这家伙暗算自己,早已是将他恨得牙痒痒了,只恨不得一拳将这家伙揍得满地找牙。

    “常见的东西?”不过,靳书贤听见李凌这么说,还是觉得很奇怪,常见的什么东西居然能有这么大的威力啊?无论他如何想,就是想破脑袋也绝对想象不到,那所谓的毒药其实就是非常常见的辣椒油!

    只不过,李凌以前从来只是将那东西当做调料用,没有当过武器用,倒还真的没有想到,这东西用作武器的时候居然还真的能发挥这么大的作用呢!

    “是啊,只是,这东西虽然常见,却是万万没有人能想到的。所以啊,这一干人出来行走江湖,最重要的从来都不是武功,而是”李凌说着,就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那意思很明显,要靠脑子。

    “是,是,大当家的说的很有道理。”靳书贤不知道李凌这次深夜来这到底有什么目的,所以也没有敢说太多的话,但他也确实清楚,这家伙绝对不会好心地担忧自己的,肯定是有什么不能告人的秘密的。

    李凌若是知道他的心思,免不了要大呼冤枉了!他此来一则就是因为睡不着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白白地浪费了时间,不如找靳书贤聊聊,说不定还有意外的收获呢二来想再借机吓吓靳书贤,看看能不能从他嘴里再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对了,靳兄弟啊,你这一趟出来,你的那八十岁的老母应该会很是担忧吧?她老人家平常身体如何,可还健朗吗?”李凌闲闲问道。

    那靳书贤不知道李凌此话用意何在,犹豫了一会儿,便说道:“家母身体很好,就是有些怕热,也不知道她现在是不是正在向我。”

    “你是不是很想念她老人家啊?”李凌问道。

    靳书贤猛烈地点了点头,那目光中隐隐有泪光显现。

    李凌很是同情地拍了拍靳书贤的肩膀,赞叹道:“靳兄弟一看就是个大孝子,看来我的眼光没有错啊!”

    靳书贤冷笑一声,心中暗骂:“好一个狡黠的家伙!居然要这么套出我嘴中的话!哼,想得倒是挺美的!”嘴上却也只是连连谦虚道:“大当家的你过奖了,小的现在身不由己,连想见老母一面都不能,又哪里能说得上是什么孝子呢!不肖子倒是真的!”

    “你倒是可以有选择的,只是可怜了伯母啊,想见自己唯一的儿子而不得,老人家的身体虽然很好,这思念摧心肝,也不知道她老人家有多难过呢!兄弟啊,若是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可愿意做同样的选择吗?”李凌问这话的时候,目光灼灼地盯着靳书贤,这小子若是连一丝悔意也没有的话,自己这一趟几乎就是白跑了。

    靳书贤虽然不明白李凌的问话用意何在,却也知道,自己的回答在一定程度上就会决定了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出去他总不会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就置自己于死地吧?便很是机灵地回答道:“唉,大当家的,不瞒你说,自从发生了这件事情之后啊,小的是日思夜想,都想有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若是有机会可以重头再来的话,小的才不会为了那一点小小的便宜而做出这样的事情呢!”

    李凌闻言不由得冷笑起来了,然后才缓缓开口问道:“那好,现在就有一个大好的机会摆在你的面前,你可要好好地抓住了啊!”

    靳书贤闻言不由得喜形于色,惊讶不已地问道:“大当家的,你是要将我给放了吗?”

    李凌轻轻一笑,说道:“那倒不是,只是啊,我看你是一个大孝子,虽然身在皓山,而心却在忧老母亲,所以啊,来给你送解药来了。”

    “当真吗?”靳书贤惊讶地问道。虽然他对李凌的话是不相信的,但是还是做出了惊喜的样子,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麻痹李凌。

    李凌点点头,说道:“自然了,我作为这皓山的大当家的,说话必定是一口唾沫一个钉的。”说完,他便从衣袋里掏出了一个银白色的小瓷瓶。

    靳书贤看那小瓷瓶精致非常,里面装的应该是非常重要的东西,有可能就是那解药,不由得也有些愿意相信李凌此来就是为了救自己了。

    “这……这就……是解药吗?”靳书贤一天都在被那毒药折磨,早已是觉得生不如死了,一见到这可能是装有解药的小瓶,不由得激动地声音都有些发抖了,连说起话来也不是那么利索了。

    李凌点了点头,微微一笑:“兄弟啊,这解药可是珍贵得狠哪!是我亲自去那天山上采集的雪莲加上川贝、千年人参、冬虫夏草等等秘制而成的,唉,说来惭愧啊,为了这解药啊,我可是差点连小命都不保了呢!”李凌说着说着,连自己都觉得那解药珍贵起来了,看向那小瓷瓶的目光不由得充满了珍视。

    “多谢大当家的。”靳书贤深深一礼。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