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流行歌曲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李凌脸上的笑意慢慢地蔓延开来,那意味深长的笑让招妹恨不得自己也学会。

    终于付钱(押金)结束了,正要抬步上楼。

    招妹满脸得色,拍着李凌的肩膀说“蛮子,你要和他住一间吗?”

    招妹的声音让李凌吓了一跳,李凌惊讶地说“胖子,你怎么还在这儿啊?”

    “啊?那俺应该在哪儿啊?”

    李凌头也不回地说道“回家啊,这两间房子啊,不是咱仨住的,是我们每人一间,你今儿个要回家,回大安村。”

    大概这结果太意外了,招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为啥?为啥咱俩一块来,回去的时候就俺自己?”

    李凌一脸严肃,认真地看着招妹,笃定地说“咱俩都出来了,也没有给大人说,他们都担心咱啊,你还想让你爹抽你吗?再说了,这位公子现在需要个人照顾啊,你觉得他敢让你照顾吗?”然后,不待招妹反应过来,扭动着身子,急急忙忙地跟上了老周的步伐。

    其实,转过身后的李凌,是满脸奸笑,不怀好意的笑。

    “对了,你回家之后,先去给李老头也说一声,要是看着他想生气了,就说我受伤了,回不了家了——哦,算了,这样说不行,你就是我叫一个状元郎给纠住了,在这儿跟人家一起学习呢!”李凌差点忘了带话给李向高了,这后果,想想都可严重了,那以后,天天就不要清净了。

    待安置好房间,赶走了招妹,李凌终于可以安静下来了,安静地想一想这事该咋办。这计划和落实之间总会有些距离,有些偏差,怎样才能让偏差减到最小呢?

    萧逸是被李凌吵醒的,确切的说,是被李凌哼着的小曲儿给吵醒的,这小曲儿……好像没有听过啊?怎么这么的……****?下流?还是那填写的词儿太露骨了?

    李凌却是浑然不觉,还沉浸在美好的世界中“妹妹你坐船头,哥哥我岸上走,恩恩爱爱纤绳上荡悠悠……只盼日头它落西山沟哇让你亲个够……”

    最后,萧逸实在是被这小曲儿给打动了,让你亲个够?这到底是几首曲儿啊?怎么听这语气好像……他既是个男人又是个女人?

    状元郎——曾经的状元郎,既然会弹曲儿,还能弹得让李凌这个对音乐根本就没有一点觉悟的人都能感动了,自然对曲儿有些敏感,越听越觉得……舒坦?这种形式以前没有见过,里面的缠绵****欢快流畅,哎呀呀,美啊!

    不知不觉地,萧逸竟然从床上坐起来了,因为他想好好地欣赏欣赏这令人沉醉的曲子,当要好好地用心地做一件事情的时候,躺在那儿自然是不够的。

    李凌看到一个影子慢慢地晃动起来了,不禁吓了一大跳,我靠,果然是家黑店啊,居然还想吓唬我?还好,我身怀绝技,是个无神论者,当然更不相信鬼了,看你能奈我何!话虽这么说,李凌还是——

    扭头就要叫萧逸,毕竟人多了胆子会更壮嘛!

    回头一看,居然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家伙,正坐在萧逸的床上,呆呆地,或许是在出神?不过李凌惊吓之下,根本不及细看,便不禁高呼“呀!鬼啊!鬼啊!”

    萧逸左看右看,也紧张兮兮地问道“鬼在哪儿啊?”

    这鬼竟然还能说话?等等,我靠,居然是萧逸!

    “原来是你啊萧兄,我还以为是鬼呢!”李凌终于不再紧张了,还好,自己胆子大啊!

    萧逸无奈地摇摇头,并不计较李凌的大惊小怪。

    “贤弟啊……”

    李凌总觉得这样称呼有一种让人起鸡皮疙瘩的感觉,贤弟,怎么感觉像是梁山泊和祝英台啊,太让人受不了了!关系近的人哪有这样称呼的啊?只有关系远,才会这么客气的嘛!

    于是,不待萧逸这一声‘贤弟’说完,李凌就一屁股坐在他的旁边,貌似狠狠地给了他一拳,其实这是看起来重,其实非常轻,是前世的女朋友经常用来对付自己的,唉,想到这儿,李凌不自觉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那张英气逼人让人无法直视的俊脸,现在那个**女人想自己都该想疯了吧?说不定天天想起来自己都会哭一场,她肯定也想再练习练习了!唉,自己就这么重生了,以后给她讲起来,她肯定又会笑得眼泪满脸都是,那个大傻瓜啊!家里的搓衣板经常无人用膝盖去亲密接触,是不是都落满了灰尘,傻瓜会知道清洗清洗吗?以后再回去了,跪在上面的时候,是不是都是土啊?不行,一定得先洗洗,洗干净了再跪,做男人啊,一定要有骨气!想让我跪落满尘土的搓衣板?没门!一定要跪干净的!

    “你干嘛打我啊?”萧逸说着就看向李凌,突然发现这家伙居然满脸泪痕“那个,贤弟啊,你怎么了?是不是想家了啊?还是一日不归,想念亲人了?明天咱们就离开这,各回各家行不行?”

    “谁哭了啊?我才没有哭呢!男儿有泪不轻弹!我只是,只是,大概这房间太久没有人住了,都是灰尘,弄到眼睛里面了。”

    萧逸听到李凌这么嘴硬,不禁面上有些讪讪的,是啊,哪一个大男人喜欢当着别人的面哭啊!于是,便问道“贤弟啊……”

    “那个,萧兄啊,我总觉得咱们这样称呼太见外了,我在家的时候呢,我爹那小老头都叫我蛮子,你就这样叫我就好了,不要贤弟贤弟的叫了,觉得太文绉绉的了,对了,你爹娘都叫你什么啊?”

    “他们?”萧逸愣了一下,那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啊!

    “那你就叫我瘦孩吧。——对了,你刚刚唱的那首曲子叫什么名字啊?”萧逸的好奇心始终没有被其他的话题堵住,脑子里想的还是那首缠绵的曲子。

    “曲子?你说我唱的歌啊?那是《纤夫的爱》,小时候经常听,我们都会唱。”

    “怎么我感觉这——你说它叫什么?歌?怎么感觉这歌和现在的完全不一样啊?你教教我吧?”

    李凌一愣,不是说文人相轻吗,怎么这瘦子居然还会不耻下问啊?

    ——哦,对了,在他眼里,我哪儿算得上文人呢!

    不对,人家能当上状元,并且还是连中三元,那是有原因的,所有人的成功都是有原因的。

    李凌突然有些诡异地看着萧逸,他居然让自己教他,这个……好像有些难办啊,要知道这个时代没有卡拉OK,没有歌舞厅,这随便哼哼几句是一种享受,要是把这唱歌当成职业,去教别人,这难度忒大了点吧?

    虽然,李凌的前世是一名高中语文教师。

    虽然,李凌觉得自己完全能把这首歌教好。

    虽然,也可以把演唱前世的歌曲当成职业……

    只是,为啥总觉得那个地方有些不对劲呢?

    萧逸狐疑地看着李凌,俩人就这样大眼对小眼了,也没有人说话,一时寂然无声。

    “那个,瘦子啊,你想让我教你啊?”李凌确认道。

    萧逸重重地点点头,幽幽地说道“这歌好听,和我们经常听到的都不一样,学子士人自然也深喜曲儿,毕竟可以陶冶情操,可是,这歌,好像和曲儿是不一样的,它听起来似乎更明了,方式更直接,感情更浓烈……”

    “瘦子,这是歌曲,是一种新的……嗯,咋说呢,是和曲儿不太一样的,这是我自己创造出来的,所以嘛,一般人我是不会教的,当然了,一般情况下,我也是不会唱的,现在抄袭多严重啊,万一我还没有出名,这就被别人抄袭了,那我岂不是很吃亏?”

    这话里有真也有假,李凌觉得吃亏是真,不过不是因为他还没有出名就被别人抄袭了,而是因为他还没有赚钱就被别人学会了!

    “吃亏?蛮子啊,难道你不希望我能过得好吗?”

    “自然,自然,”李凌赶紧拱手行礼,好像不这样不足以对得起自己的真诚一般,不知为何,脑子里忽然闪过了那首看起来温暖至极实际上冷艳无伦的诗“我自然愿你名利双收,愿你飞黄腾达,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李凌那后半句名言说出来的却是

    我只愿默默地数我的钱!悄无声息地发我的财!

    萧逸听到李凌这么真挚的话,不禁感动了,终于笑逐颜开了,虽然眼睛还是有些不舒服,身上也还是在火辣辣地疼,但是毕竟有这样的一个朋友在身边了啊,这是真正的良师益友!

    “这个歌曲呢,实际上是两个人在唱,就是对唱,就像两个人在说话一样,只不过这语气呢是恋人……”

    大靖朝的情歌对唱就这样新鲜出炉了!

    李凌自己都没有料到,他挣钱的方式居然如此有创意!

    他更不会想到,这影响居然是空前的!

    看人家到古代去,随便一开动大脑,那就是财源滚滚来,哪像自己这,还必须亲自出场,亲自当起了一代歌唱家,还是在出场费为零的情况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