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数钱数到手抽筋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事实上,李凌的担心是有道理的,老板娘是很眼红,非常眼红,眼红得早就跟个兔子差不多了,不过,让李凌没有想到的是,自己也应该眼红老板娘,因为,他没有想到,他自己也成了摇钱树。

    方公子满脸钦佩地走下楼去了,下面的人早已经等得不耐烦了,看到方公子下来,不禁都围拢了上来,不久,大家看向二楼的眼神儿都变了。

    然后,是第二个学生,第三个学生……到最后,李凌觉得自己数钱真的数到手抽筋了,唉,万恶的大靖朝啊,居然连读书人都这么有钱,真是让人想不通啊!

    数钱数到最后,李凌早已经是不耐烦了,深恨自己为啥要让招妹回家,让他回家了也没有对他说让他啥时候过来,那个憨瓜,不知道还会不会过来?希望他过来的时候不要再带着那特定的标志——淤青了!

    萧逸的状元人生或许已经结束了,但是影响值还是很高滴——作为夫子,萧逸夫子。当然了,对于教育战线的第一线,李凌是不感兴趣的,主要原因是这学生都太渊博了,自己作为一个在大靖朝连《四书》《五经》等等文人入门课本都不曾读过的人,露个脸还可以,这要是站到讲台上,呵呵,也就只能呵呵了!所以,李凌本着对自己的清醒认识,他只是偶尔去看看,看看这鼎鼎大名的状元郎到底会怎么传到授业解惑,他居然发现,原来还是要靠做题啊!

    哈哈!题海战术?古已有之?

    于是,李凌马不停蹄地积极主动地成为了萧逸的助手,他自觉地印了一系列的书,什么《十年会试,五年模拟》、什么《会试常见错题集》、什么《六点一测》、什么《会试知识解析》、什么《考试大全》……忙得天花乱坠不亦说乎,李凌第一次觉得,自己的人生也可以过得如此充实和……嗯,有价值……

    直到几天后的一天,李凌和萧逸正偷偷地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开心地数银子,李凌的房间早已换成了套间,数银子这样的事情自然是要在里间进行了!

    是滴,李凌是一个非常注重保护**的人,更何况,这还是银子,那更是**了!

    萧逸不屑地撇撇嘴,昂首道“至于嘛,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咱们就在你这房间里点数,里面外面都一样,难道大白天的还怕会有人偷走不成?”

    李凌冷笑着抬起头,眼睛像锥子一般钉住那瘦子,连话都懒得说了!请注意,那眼神是鄙夷的,是唾弃的。

    萧逸的脸色突然就有些讪讪地,挠着头说道“好好好,按你说的,咱们去里间,去里间!”于是,俩人就开启了一天之中最幸福的时刻——数银子!生活嘛,就是过日子啦,自从可以数钱数到手软之后,李凌觉得这生活还真是******那叫一个爽啊!自己终于打倒土豪分得土地了,再也不是一个人见人厌、天见天弃、鬼见鬼不理、美女见了如空气一样的**丝了!从此他就要靠着这种高洁傲娇的行为来打发这成了土豪之后的美好生活了!

    嗯,李凌突然觉得自己很像是一只骄傲的孔雀,现在终于才有机会开屏了!华丽丽的亮相啊!

    二人正要拍掌相庆,其实最好能有一挂鞭炮,制造点声音,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啊!

    “嘭”的一声!

    数银子正数得兴高采烈你我不分的时候,一股蛮力就这样不由分说地踹开了那道实实在在锁上的门!

    李萧二人愕然相对,不知是谁这么应景,居然这么神速地听到了他俩的心声,还帮助他们实现了愿望,制造了声音,这声音,和鞭炮声还真是有的一拼!

    然后,就是一片白光闪过,唉,在看到那道白光闪过的时候,他心中已然有了不祥的预感,某人又来捣乱了!

    真没素质啊,我和你根本就不熟好不好?你一个大姑娘家家的,都不能矜持一些嘛!李凌无法。

    “咚”!

    只听一声沉重的椅子挪动的声音传来,李凌心里重重地叹了口气,不知道那可怜的凳子在这蛮力之下会寿命几何?

    大家根本就不怎么熟悉好不好,虽然曾经有过那么一点点的交集,但是这不请自来还有这不让自坐,唉,太没有素质了!

    萧逸的目光里竟然充满了柔和的色泽,好像没有见过一样!“你没有见过这个女人嘛?”李凌耳语道,其实,他知道,萧逸肯定是被这个女人给吓傻了。

    “喂,蛮子,你死那去了,赶快给我滚出来!”不用说,又是那个大白馒头“你要是胆敢再不出来,鼠头鼠脑地藏起来,我可就要进去了啊!”

    听到这话,李凌递给了萧逸一个得意洋洋的眼神,料事如神啊!

    本来以为应该收获一片森林的,结果只觉得萧逸有些呆呆的,不知道咋了,很明显的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唉,简直就和灵魂出窍的孙悟空是一个样子啊。

    李凌愁眉不展,柔肠百结,脑袋都快耷拉到地上了,虽然这个大白馒头天生丽质,灿烂夺目,但是李凌却真的不愿意见到她,好像每次见到她都没有什么好事发生。

    这才是他的教育事业开张的第三天,这个丫头就过来捣乱了!李凌赶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银子收好了,弄得好像自己就是个偷银子的贼一样,大白馒头是这银子的主人一般,生怕这主人看到了,逮住了正在偷偷数银子的俩人,等收拾好了,回过头来,发现萧逸正一脸茫然地望着自己,好似自己做的很不好理解一般。

    于是,李凌就心虚地附在他耳边轻轻地向他解释道“那个,瘦子,这是为了更好的保护咱们的劳动果实不被窃取,你以为这大白天的敢踹别人的门这事会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吗?不是,绝对不是,那肯定是两个鼻孔都朝天,目空一切的家伙才能干出来的——哦,对了,我得看看她今儿个有没有带人过来。”李凌说着,就从门缝里偷偷瞄了一眼,然后就紧张异常,说话也不清楚了,一张嘴就开始结结巴巴地“那个,那个,就她自己,她来这是要干什么的啊?”

    “沈……?”萧逸顿了顿“哦,谁,你说是谁?”出乎意料地,萧逸的紧张居然比李凌更甚,李凌看在眼里,不由得奇怪地盯着萧逸,郁闷地问道“你紧张个头啊?”

    萧逸朝他翻了个白眼,懒洋洋地回了一句“我紧张?我紧张个啥啊?我都从来没有见过她!”

    “咦,瘦子,你说谎话了!因为你每句话开头都用了我,代表紧张极了,明明咱们才见过她的啊,就是帮咱们捉贼的那个了,唉,她为什么又过来了呢?对了,你有没有发现她最近老是过来啊,咋回事呢?可能是看上我了吧!”李凌现在没有心情深究萧逸是怎么了,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李凌整理了下衣冠,嘻嘻,不好意思,这是在前世养成的习惯,出门之前必须正衣冠,他女朋友用穿衣镜的时间都没有他长,这也是李凌深深自豪并深深钦佩自己的美好品质之一……美好的品质太多了,正衣冠只是其中之一。

    李凌老早就伸出了一只手,在还没有来得及和大白馒头寒暄的时候。

    大白馒头自然不会客气,凶巴巴地说道“干嘛?”那模样好像李凌抢了她的夫君一般——如果她有的话。

    她边说边用一只手执起了那破旧的桌子上唯一的一只茶壶!李凌的嘴角不自觉地抽搐了一下,那是唯一的茶壶啊!她就这么不客气吗?都没有看到房屋的主人在这的吗?搞得她才是主人,自己反倒像个外来的客人一般!

    李凌根本就懒得看她,只是懒洋洋地抬起头,望向天花板的某一处,固定住姿势,优美无比的语气“干嘛?你今天来难道不是给我送银子的吗?哦,不,不是送,确切地说,是送还!银子呢?”那只伸出的手也依然优美地摆在那儿呢!

    “银子?没有!”大白馒头这么没有素质的人,果然说出来的话都是不经过大脑的。

    “没有银子?真的吗?”李凌的失望毫不掩饰。

    大白馒头冷冷地点点头,这家伙说话怎么这么噎人啊!要知道,她可是很少遇到这种情况的!

    “那你又来干什么啊?”

    是啊,大白馒头还真被这话给问住了,那来着到底是干啥的啊!

    李凌看到大白馒头一声不吭,觉得她肯定又是来无理取闹来了,于是开始了严厉的指责批评“你看看你,银子没有找到,你还敢来找我,这是成心不想让我赚钱养活自己吗?难道你是要让你们那个什么……什么来养我吗?咦,对了,你们的那个衙门叫什么来着?你是哪个单位的到底?”指责的时候居然突然忘词了,简直就和挺枪而进的时候发觉没有子弹是一个道理啊,是个男人都会觉得很没有面子啊,真是,唉,太没有面子了,李凌觉得自己今天的运气如此之坏还真是头一遭啊。

    “金吾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