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 酒鬼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俺知道,俺知道啊,俺高兴是……俺爹托媒人给俺说媒了要,就是大石桥的那户人家……”招妹脸上的喜气洋洋好似把他罩住了一般,他整个人看起来都是一种泛红的色泽,好像又有些害羞。

    李凌大喜,这个憨子,终于有人要给他说媒了!眼睛睁得大大的,一下子就从凳子上站起来了,紧紧地抓住了招妹的肩膀,有些不相信似的问道“胖子,真类吗?哈哈哈!太好了!是谁家爹娘那么没有眼光啊,居然愿意把宝贝女儿嫁给你!”

    本来正待要听到贺喜之声的胖子,听到李凌这话,控制不住地嘴角开始抽搐了……

    在交朋友之前,一定要擦亮双眼啊!这还真是血的教训啊!

    “对了,”李凌乐呵着乐呵着好像想起来了什么事情一样,脸色有些凝重,慢慢地双手开始在衣服里面摸索,那模样,还真是叫一个猥琐,摸索过来摸索过去,最后终于从衣服里摸出了东西,看也不肯地递到招妹手里,不耐烦地说道“这里是五十两纹银,你先拿着,回去问问媒人看看人家姑娘家大概要彩礼多少,要是不够,你再给我说,反正你娶媳妇的钱,我这手上应该是够的。”

    “真类?”招妹觉得今儿个真应该去赌一把,说不定也能发财呢!今儿个这运气实在是太好了!脸上的笑像发大水了一般,马上都快把整个大脸都给淹没了……

    李凌看着直想哭,心肝疼,那可是自己辛辛苦苦挣回来的钱啊!

    “那个,胖子啊,你先回去,我过几天就回去了,你先给我爹带个信儿啊,就说我在这很好,记住,有一条,可千万不能告诉他,我挣钱了啊!”李凌边说边急急地把招妹往外推,很紧急,主要是他很害怕,他怕招妹再不出去的话,他会忍不住把刚刚给招妹的银子再抢回来……

    招妹脸上的笑终于不负所望地……结冰了!

    然后,他的脚步根本就没有动,他还是一无所知地如大山一般挡在那儿呢“蛮子,俺向李伯伯保证过,俺这一趟过来就是要把你带回家的,就是俺把你打晕了,扛也要把你扛回家……”

    李凌哭笑不得,这种诺言都能说?

    “胖子,我到底是不是你好伙伴啊?”硬来的肯定不行,李凌既没有愚公移山的精神,也没有移走铁塔的力气,也就只能智取了。

    谁知,那招妹居然轻轻地摇了摇头“你才不是呢。”

    李凌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死死地盯住这个大胖子,自己居然都不能被他归为好伙伴,这交友要求还真不是一般的高啊!

    只是,那招妹看了不看他,自己对自己说话一般说出了下半句话“你是俺的亲兄弟。”

    李凌二话不说,一步上前,死死地抱住了这个大胖子——这是对他说话大喘气的惩罚!过了一会儿,李凌才发现这大胖子刚刚的话里面有问题,自己怎么会是他的亲兄弟呢?最多只是胜似亲兄弟啊!嘻嘻,还真是个大憨瓜!

    “蛮子!蛮子,今儿个我请你喝花酒吧!要不,这银子还真是麻烦啊,花不出去了!”人未至声音先到了,然后,醉醺醺的萧大状元如一滩泥巴似的摊到在李凌的房间门前了。

    招妹听这声音,知道是上次被自己一不小心揍了一下的人,脸色腼腆地瞅了一眼,鼻子却是不听使唤似的跐溜着,也是啊,这酒啊,还在很是香飘十里啊!

    然后,手不受控制似的就从那沉睡的萧逸手中接过了那酒壶,萧逸还真是小气,睡着了睡着了竟然还使劲地攥着酒壶把子,弄得招妹不得不用力气把他的手掰开,最后才把那酒壶弄到自己的手里。

    李凌觉得自己的这个胜似亲兄弟的人说不定是专门坑自己的,这叫不叫偷人家的酒喝啊?

    “是……谁?是谁?”萧逸经招妹这么一用力掰手,大概也疼醒了,舌头都还不会打结,眼睛也还没有睁开。

    招妹的脸皮大概是和他身上的肥肉成正比例的,根本就不管萧逸,拿起桌上的茶杯——等不及找酒杯,就往里面倒,本来就倒了一杯,满满的一大杯,正要举起杯子往自己嘴里灌,只听得李凌低低的哼了一声,招妹才讪讪地放下了杯子,站起身又给李凌倒了一杯,这才坐下来,自顾地开喝了,再也不管李凌了。

    李凌满脸黑线,这家伙,也太自觉了吧……

    “咻,咻咻!”

    轻微地如同三蚕食桑叶。

    竟然是萧逸!

    “真香啊,好酒好酒!可否赏本官一口?”迷迷糊糊的,他居然还能分辨出这是酒香。

    招妹满脸通红,打着泛着酒味的饱嗝,眼睛已是睁不开了……

    李凌很惆怅,这……这一个屋子里一下子就多了两个酒鬼,还真是发愁!

    唉,忽然想起来,自己前世的那个傻傻的女朋友,每次在自己喝得晕乎乎地回家的时候,都会给自己擦洗身上的东西,她的动作轻柔极了,非常舒服,早晨李凌醒来,她总是会劝他,别老喝酒了。可是,那时候的李凌还是真的迫不得已,一个大男人,除了工作根本就没有退路啊!更何况,公务员,咋能不好好喝酒呢?

    算了,李凌觉得,还是他们学会自力更生吧,要自己学会照顾自己啊!

    “琼……瑶……琼……瑶……”萧逸呓语一般吐出了几个模糊不清的字眼。

    李凌听到这家伙都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居然还在叫着“我要”“我要”,不禁无奈地摇摇头,这,那个为民请命的好官真的就是他吗?历史书上的这样的大清官都都应该是海瑞那样的人吗?不苟言语、方正不阿、严肃持重,怎么这个家伙居然还能喝酒,并且喝得如此得……不知廉耻?

    不过,李凌可不想管那么多,于是,他大袖子一甩,毫无心理负担地就到大街上看新鲜去了,把两个好朋友扔在凉飕飕的地上,他的心里可没有一点负担。

    所以说,找朋友,还真得两眼擦亮了啊!最好能带个灯,那样才能照得更清晰,看得更远。

    最近几天,李凌都在寻思着怎样能挣更多的钱。

    前一世,他只顾在机关死拼了,眼睛都没有往外看过,等到他那同时毕业的同学都住着几百万的房子、开着大奔的时候,他还是每月那么一点死工资,都不好意思去参加同学聚会,万一,曾经暗恋自己的女同学,在同学聚会之后非要包养自己,那自己该如何拒绝呢?是不好意思地接受呢?还是扭扭捏捏地接受呢?还是……到底该咋接受呢?

    为此,他曾经苦恼了很久,还好,那些暗恋他的女同学们都很低调,低调得这样的话都不好意思说出口……大概是害怕影响自己在李凌心中的形象,其实,李凌真的不希望她们那么低调啊,这么含蓄还怎么交流嘛!

    所以,李凌这一世准备好好吸取教训,要自己挣很多很多的钱,嗯,是啊,钱可真是个好东西,无论在什么朝代。

    这个贡士速成班的赚钱潜力还是很大的,只是,那时的会试才三年一次,不是每年都有机会的,所以,现在的李凌其实很纠结,那另外的两年他干什么呢?总不能坐吃山空吧,这还真不是他的风格。

    那就还是让萧逸到街上来唱流行歌曲吧?这个想法重新浮现在李凌的脑海中的时候,他忍不住邪恶地笑了一下,萧逸的嗓子还真是不错,自己当了两年老师,咽炎都缠上自己了,他这又是唱歌又是授课的,居然嗓子还是那么……**!不过,现在有那么多的学子都已经认识他了,对于他的声音,那更是熟悉了,说不定萧逸一开口,他这学生便上去要把这夫子拽下来了,哪里还会有脍炙人口的流行歌曲呢!“唉,我不就是要发个财吗,怎么就这么难啊!”李凌抬头看了看他,在内心呐喊道。

    李凌在外面瞎转悠了一天,天擦黑的时候,才依依不舍地回到客栈。

    一看,萧逸还在忙着和周公约会,呼噜声震天响,不过,并没有人和他应和,再一看,招妹已经不再了,该是回家去了。

    李凌脸上浮现出满意的笑容,不得不说,招妹这个兄弟,还真是不错,虽然说很憨,很耿直,但是很实诚,心眼好,很让人放心,也省心。

    这京师皇城还真是地邪,李凌马上就知道了,这位好兄弟有多大能耐了!确实是很憨,很耿直,很实诚,不过也确实很……

    “哈哈哈,哈哈哈!你能奈我何!当官不为民做主,白白读尽了诗书,我值得啊值得啊!”

    萧逸姿势**地翻了个身,几声大笑之后,终于和周公暂时分开了。

    萧逸睁开眼睛之后,迷糊地打量了下这房间,纳闷道“这好像不是我的房间吧?我怎么会跑到这儿来的呢?”李凌只顾欣赏外面的美景了,哪里有心情理会他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