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 初入金吾营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哈哈哈哈哈哈!”

    爽朗的笑声直刺云霄!

    不待萧逸说完,李凌就开始仰天大笑了!

    萧逸被他笑得有些发毛,不知自己这话到底有什么好笑的,他居然敢笑琼瑶!萧逸握紧了拳头,正准备挥拳过去,狠狠地揍这个大方却又好色的家伙脸上!

    没有想到,李凌笑声未歇,却早已过来搂住了萧逸的肩膀,指了指萧逸,又指了指自己,一副了然于心的神情,眼睛里闪出贼一般的精硕的光芒,轻轻地道“了解,了解,你放心吧。”

    萧逸脸色一紧,正自担心自己什么时候已被李凌发现了,却也只是冷冷地问道“你了解?你了解什么啊?”

    “我当然了解了,你和我一样啊!”李凌觉得萧逸真是一个榆木疙瘩,比自己还傻呢!以后应该让萧逸到自己家里去住一段时间,让李向高看看,对比之下,他就觉得半吊子这个英名还是赐给萧逸更合适一些。

    谁知,他这一句话一出不当紧,萧逸更是神色慌张起来了,心下想到“蛮子说和他一样,难道他对琼瑶也已……?不会不会的,蛮子单纯无城府,怎么可能会对琼瑶?总是……唉!”萧逸胡思乱想到最后,脑子里还是一片浆糊,觉得反正这下有麻烦了!

    “哎呀,你看看你,我就开几句玩笑嘛,你都记得满头大汗了,我看到大白馒头都想习惯性地溜走,这个女人阴沉沉地,一点都不爱笑,太吓人了,我看你啊,每次都是提前躲起来了,比我还严重,不过呢,也比我还聪明!怪不得你会中状元呢!”

    哦,原来蛮子是以为萧逸也怕大白馒头啊!听了这话,萧逸心里轻松多了,好像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了一般,说道“哎呀,蛮子,这男人害怕女人,可不是什么好现象,这个女子啊,我永远都是要躲着她的,你啊,不要再说了,万一传了出去,说咱俩害怕一个女人,那咱俩多没有面子啊!女人嘛,本来就是要三从四德的,怎么能这么凶巴巴的呢!”

    李凌听到这话,又一次地大笑起来了!“原来瘦子是怕这个啊,那我知道了,以后她如果再过来,我肯定把她领到你房间里去,让你跑不了了!”

    这话音刚落,萧逸早已是出了一身冷汗!立马拉住了李凌的胳膊,紧张兮兮地说道“蛮子,这万万不可啊!你可不能要了我的命啊!”

    李凌邪邪地一笑,应道“瘦子,逗你玩呢!我自己逃跑都还来不及呢!”

    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那就好,那就好。”萧逸喃喃道。

    “哦,天哪,差点忘了,这大白馒头走了都有小半个时辰了吧,完蛋了,我还要去找她呢,这让她等了这么久,说不定我还真的完蛋了,那可不是一个懂礼貌守礼节的普通女子啊!”李凌猛然想起来这事之后,陡然觉得一个头两个大,赶紧飞速地站起来,好像有人拿着鞭子在他屁股后面抽打他一样,又好像他屁股后面着火了一般。

    “那个,蛮子,我可以帮什么忙?”萧逸追到里间问道。

    李凌听到这话,眼睛里的光芒简直和聚光灯里的光有得一拼了,喜道“你愿意帮我吗?”

    萧逸重重地点了点头,应道“当然。”

    李凌二话不说,先是很风骚地甩了甩头发,确切地说,是整了整头发,是啊,老祖宗的教训不可忘啊!头可断,发型不可乱啊!这得谨记了!然后,很魅惑地问道“你确定吗?”

    萧逸再次重重地点了点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怎能不救。

    李凌却陷入了沉思,过了一会儿,说道“虽说这事吧,不会要了他的命,也不算什么特别大的事情,但是呢,有一件事情你是可以帮忙的。”

    “什么事情?”萧逸笑问道。

    “为了摆平这件事情你可以做的事情就是——出银子!”李凌说完得意地笑了一下,终于不用花自己的钱了!

    只是,忽见一片影子闪过,好似什么一溜烟消失了一般,他抬头一看,哪里还有萧逸的影子!

    李凌无奈地摇摇呕吐,这家伙,跑得也忒快了啊!

    “哎呀,我就是开个玩笑,说说而已啊,干嘛非要当真呢,再说了,至于吗,胆小鬼,哦,不,是小气鬼!切!”

    “哎呀,我就说嘛,蛮子你对招妹兄弟那是一片赤诚啊,现在这机会,正好可以表达下兄弟情义,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好意思横刀夺去呢!对了,天快黑了,我刚刚跑到外面数了数星星,观了观天象,你现在出发正合适,真是良辰吉时。”

    “对了,招妹是谁啊?你的妹妹还是兄弟啊?”萧逸此话一出,李凌都凌乱了!

    这人,这记性,到底是撞了什么样的****运,他才能连中三元啊!连中三元啊!苍天啊,发榜那几天,你是不是都是发烧去医院输液了啊,然后就输液输糊涂了啊!

    “那个,瘦子啊,你脸上的伤都好得差不多了吧?我记得淤青都已经下去了吧?”李凌笑眯眯地看着萧逸,阴阳怪气地诉说着。

    对于这段伤心往事,萧逸还是非常有自知之明的,恐怕早已是忘得一干二净了。

    李凌这么一说,萧逸的脸上一下子就呈现出了扭曲不堪的形状,这……伤心总是难免的,把他忘了不就行了吗?干嘛还要老是揭开伤疤看看呢!

    萧逸想起来招妹第一次见到自己时,那彪悍的拳头,凶狠的眼神,更忘不了他带来的脸肿淤青,现在想起来腿都还发软呢,别说他不舍得钱,就是舍得他也不敢去见啊!

    “啊,是啊,早好了。”

    “难道瘦子你真的就那么健忘,忘了是谁给你制造的这挂彩的机会了吗?”李凌依旧笑眯眯的。

    “哎呀,那个蛮子啊,差点忘记了,我今天晚上本来有一个老乡会要参加的,是同年的老乡会,春闱之后,大家聚聚都很不容易啊,那个,你先忙,你先忙啊……”眼看萧逸就要闪人了。

    “等等等等啊,你刚刚说现在正是良辰吉时,我觉得也应该是,这样吧,瘦子,我自己去呢,有些不方便,毕竟那个地方的人大概说话都是文绉绉的,我可是大字不识几个的,怕应付不过来,要不你陪我走一趟?”李凌随便问了一句,虽然说都是实情,但是,想让萧逸再去见这个招妹,对于萧逸来说,这风险还是有些大了。

    “蛮子,开什么玩笑啊,他们那些人,哪个也不会是你的对手啊,再说了,我真的还有事情呢,这出门在外,谁都可以不见,但是这老乡和同年可是一定要见的啊!”

    得,这李凌一说清楚招妹是何许人也,萧逸就一定要去见他那些老乡和同年了,也不知道那些人是不是真的有这么个聚会。

    一堆闪闪发光的银子,亮瞎了李凌的双眼!这本来是自己的啊!原来挣钱的时候,还想着,以后要歌唱事业和教育事业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绝对的不能软!可这艰苦的创业阶段很是需要资源啊,尤其需要钱,找地找房子需要钱吧,疏通各方关系需要钱吧,培训员工需要钱,招生需要钱,打广告需要钱,雇佣老师也需要钱……不过这些钱,大概也差不多了。

    曾经有多少次,李凌午夜梦回,直接就从床下跳下来,掀开床板,对着这堆会闪闪发光的宝物傻呆呆地笑,好像这堆东西会生孩子一样,一个一个又一个,笑完了,就重新回到床上,可是,还是激动地无法入眠,然后,就再次掀开床板,把这银锭子啊,都一个一个地拿到地上来,数数有没有长腿自己跑了的,结果,发现他们都比较老实,是良民,很是遵纪守法,别提李凌有多开心了!现在,要把这些银子的一半都要赔给那个叫丁大贵的家伙,想想都委屈得慌,这就意味着,他本来想好的两手抓,必须变成一手抓了!

    这么想着,李凌觉得自己的手好像生生地被砍掉了一只一样,哭得很伤心,很伤心……是真的很伤心……

    金吾营的大门是肃穆的黑色,上有用隶书写成的几个金色大字敕造金吾营,龙飞凤舞又遒劲有力,大门前面立着两个石狮子,只是,那石狮子居然是闭着眼睛的,好似很缺少精神气一般,和那几个龙飞凤舞的金色大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石狮子上早就落了一层灰尘,大概保洁阿姨这几天忙着打怪兽去了,没有时间打扫卫生了。

    李凌看到这个样子是石狮子,不禁有些想笑,这负责京城治安、圣上安全的部门,不应该是威风凛凛、怒目圆睁的吗?它在这闭目养神,那圣上还能安心地休息吗?

    门口站着一个小厮,看到李凌,喊了一声“李公子这边请”就领着李凌往里面走了,李凌点点头,暗暗赞叹这服务态度,真是不错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