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四章 伤离别(二)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辞行?你要去哪儿啊?”李凌听大白馒头这样说,简直觉得犹如惊雷一般!自己怎么这么命苦啊,这刚刚遇见了一个自己关心的人,居然就要分两地了?

    “去川蜀之地。”大白馒头长长地叹口气,无奈地说道。

    “川蜀?那边”古时的川蜀可不比现在的川蜀,那个地方冬季湿冷,连衣服被子什么的都晾不干,夏天闷热如火,太阳低低地悬于头,好似一个会行走的炉子罩在自己的头上一般!“大白馒头,你知道吗,川蜀之地,冬湿冷夏干热,你若真的到了川蜀,可该怎么办呢?”李凌不由得心急如焚。

    “其他到不妨事,只是,此去关山路远,也不知我何时才得回还,想要再见你一面,只怕是难了。”大白馒头的一双眼睛紧紧地黏在李凌的脸上,不忍心挪开一瞬。

    “是啊,蛮子再想见馒头你,也是千难万难啊。”李凌说着,猛然才想起,大白馒头在金吾营当差当的好好的,是好好的大捕头铺,怎么一下子就要去那遥远的川蜀之地了呢?遂问道“只是,大白馒头啊,你为何要去西南边陲呢?”

    “只为哥哥事故,皇上为了让哥哥全力讨贼,派我到那是为了安哥哥的心,也是为了安父亲的心。”

    对于朝廷上的事情,李凌向来是一窍不通,虽然说这朝廷斗争大概也是和公司企业的斗争差不多,但是当官的这心眼儿都实在是太稠密了,根本就找不到这漏洞是在哪里啊!若说起战争,无外乎是男儿热血上战场,谋士运筹于帷幄,可是,现在看来,自己是什么忙也帮不上了!

    “你一个女子,去那么远的地方,侯爷可也放心吗?”李凌奇怪地问道,这沈如山对待大白馒头很是看重,并不像其他的父亲那般因她是个女孩儿就轻视于她。

    “父亲虽然贵为一国丞相,只是,圣意难违啊,再说了,先有社稷,再有君王,而我此去,是为了保大靖社稷江山,岂能一再推诿?家父他能一步步走到今天的地位,可不仅仅是因为家母乃当今公主,于社稷他是有大功的,否则,外祖父也断断不会让他最喜爱的女儿下嫁到沈府的。”

    “只是,你此去,我总是不放心。”李凌心内确实很舍不得大白馒头,听说大白馒头要去那么远的地方,他顿时觉得简直犹如一盆冷水从头浇过来一般!

    “我自会保重,并且,我到了之后,有哥哥保护,他自会尽力照顾我,你放心吧。”大白馒头忙劝李凌道。

    李凌头。

    大白馒头犹不放心,接着说道“蛮子,只是,这京师本身龙潭虎穴,你这书院已是惹了人的眼睛,保不定还有哪起子小人心里有坏主意呢,你可一定要小心了!若有事,可先去金吾营找王强、王琦兄弟,他们是我的心腹,你的事情自会尽力去办。”大白馒头说着轻轻地叹了口气。

    “我会的,你放心吧。”李凌应道。

    “不过,有些事情,可能他们也会力不从心,万事都得靠你自己了!萧逸哥哥在你的身边更好了,你们相互可以有个照应,蛮子,你一定要照顾好萧逸哥哥,他吃了许多苦,我看他现在过得很是放松,他本才高八斗,这传道授业解惑正是他所长,能让他有个安身立命之地,那是最好的了。”

    “嗯,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那边的事情一结束,我就立马回来见你。”大白馒头依依不舍地说道。

    李向高在堂屋里吱楞着耳朵,心里是一阵阵地叹气。

    送走了大白馒头,李凌心神不宁地回到了屋子里,外面的月光依旧皎洁,他却再也找不到之前的平静了。

    常柳桥。

    稀稀落落的行人从此处经过,过了这常柳桥,便出了京师,游子骚人,自是会经常感叹此桥虽名为常留,其实却是浪得虚名,因为这桥根本就是留不住人的。

    华贵的马车慢悠悠地驶过来,一辆接着一辆。马车上的女子一身戎装,英姿飒爽,气度不凡,此人正是沈琼瑶。

    她本是乘马而行,怎奈她的母亲晨旭长公主执意要送至常柳桥,母女二人,自是有许多体己话要说,沈琼瑶这才弃马登车,陪伴母亲。

    “禀大人,常柳桥到了。”王强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过来。

    晨旭长公主闻言,紧紧地握住了沈琼瑶的手,沈琼瑶微笑着说道“母亲,孩儿也就是去一段时间,说不定啊,月余便能平息此事,到那时,母亲高兴都还来不及呢,也必定不会再伤心了。”

    二人站起身来,从马车上下来。

    晨旭长公主虽贵为公主,也和寻常人家的母亲一样,见唯一的女儿远行,自是忍不住泪水涟涟,哽咽道“瑶儿,你万事一定要当心啊!虽你在金吾营当差,也曾和不法之人交手,但是西南边陲,民风彪悍,恐多不懂法纪,你一定要万事多和琼琚商量。”

    沈琼瑶头道“母亲放心,孩儿谨记。”她说着,忍不住一次次回眸,也不知道今日一别,何时才能再见到李凌,更不知道此去是否会有回时路。

    这次随她入川蜀的仅有几个小厮,也难怪做父母的不放心了。

    “大人,请上马。再不启程,恐天黑之前,就到不了驿站了啊!”王强忍不住催促道。

    站在公主后面的沈如山也是忍不住催促道“瑶儿,快走吧。为父会照顾好你的母亲的,你放心吧。”

    “爹爹,你也要保重。”沈琼瑶说着,泪水早又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滚落了下来,那长公主本已停止了哭泣,见沈琼瑶如此,忍不住又浸湿了手帕。

    长公主毕竟知道耽误了投驿站的时候可不是小事,忙忍住悲痛,转为微笑,也劝沈琼瑶道“好了,好了,瑶儿,该走了啊。”边说边抚摸着沈琼瑶的脸颊,喃喃道“你真是像极了为娘年轻的时候啊!”

    沈如山闻言一怔,忙道“晨旭,瑶儿该启程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