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三章 丧事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大白馒头一听李凌这话,一下子就把向李凌要魔镜的事情抛到天上去了,心里满满地装着的都是自己身为代理大将军的职责了,忙对李凌说道“是啊,咱们赶快去大将军府吧,早到了一会儿就可以早一会儿了解这边的情况。但愿我能平定这边的土匪吧。”

    一行人按照那女子指的道路走,黄昏时分,终于赶到了大将军府!

    大白馒头老远就兴高采烈地跟李凌叨叨着“这么久没有见到哥哥了,不知道他会不会准备什么特殊的礼物给我啊?”

    李凌闻言,装作异常开心地回道“礼物?当然有了啊!并且还是一份大礼呢!”

    大白馒头没有听出来李凌语气中的不友善,美丽的大眼睛扑闪扑闪地瞅着李凌,笑嘻嘻地说道“怎么,你已经知道了啊?那你能猜到是什么礼物吗?”

    李凌得意洋洋地抬头看看天,懒洋洋地应道“自然了啊,我若猜不出来是什么礼物,哪还好意思见他啊!”

    “真的吗?那哥哥送我的礼物是什么啊?”大白馒头一跳一跳地问道。

    “这川蜀之地的土匪啊!”李凌眉飞色舞地回答道。

    大白馒头一听此言,立马狠狠地瞪了李凌一眼,本来的满脸的喜色瞬间如同被泼了一盆冷水似的!

    李凌赶紧追了上去,舔着脸说道“瑶儿,瑶儿,你生气了?你看看,你这一路辛苦,说几句话逗逗你嘛,你怎么就生气了啊!”

    大白馒头还是不理会,一个人闷闷地走在前面。

    “瑶儿,你看,我这张嘴啊,真的是不会说话啊,一说话就会惹得你不开心了,这样吧,等到了大将军府,你先让你刚刚送你一盒针线,先把我这不会说话讨人嫌的嘴巴给缝上了吧!”李凌求饶似的说道。

    大白馒头闻言,“噗嗤”一下就笑了出来!本来紧绷着的脸,也变得柔和起来了,轻轻地嗔道“哼!我才懒得管你呢!没得污了我的手!”

    李凌见状,这才放下心来了!

    只是,匆匆赶到了大将军府的一行人,却都呆若木鸡一般立在那儿了,如同被别人给定住了一般!

    原来以为即使不是满心畅快,也应该是不悲不喜的,怎么现在居然是这样!

    李凌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不知道,这在楚州城内,还会有什么事情比这更打击大白馒头的了!

    眼前的情景实在是让人欲哭无泪!

    那是一个雪白的世界!

    门上都是白布!

    入眼都是白布!

    是有人去世了吗?

    大白馒头见到如此情景,浑身冰凉,忍不住又是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珠帘一般倾泻下来!李凌慌忙扶住了伤心欲绝的大白馒头。

    大白馒头嘴唇发抖,想哭,想大声地哭,却不知为何,根本就哭不出声音!只得让眼泪流个畅快!

    李凌忙道“瑶儿,你想哭就哭出来吧,大声地哭出来吧!”李凌生怕大白馒头受不了兄妹分离!

    那小丫头冬梅更是不相信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见有李凌照顾小姐,早已是不顾一切地冲了进去!

    “少爷,少爷!”冬梅不顾大家的目光,一路往里面跑过去!

    管家关易简正忙得找不着头绪,大人自从见到那封家书之后,整个人好似失了魂魄一般,这府里的一切事情都只能自己一个人扛着了!

    除了一件事情!

    丧事!

    管家还记得那天大人见到家书,整个人都如同发疯了一般!待他稍微平静下来之后,说出来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不能让瑶儿无家可归!做兄长的要亲自为瑶儿治丧!”

    他已是在椅子上坐了几天了,恐怕身体也快吃不消了,幸好,他长期蹑足行伍之间,暂时还无碍,只是,想想以后,管家不由得无奈地摇了摇头。

    当一个陌生的女子不顾一切发疯一般冲进来的时候,管家正在为发丧的事情发愁呢!一见这个女子,他瞬间就凌乱了!怎么这么面熟呢!这个,是谁啊?不会是在做梦吧?

    “少爷!”那撕心裂肺的声音传过来的时候,管家一个激灵,不错,就是她!这个女子正是跟在小姐身边的小丫头!

    只是她叫什么来着?

    关管家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发现自己还是想不起来这个小丫头的名字。

    “那个,唉”管家刚刚开口说话,谁知那丫头根本看也不看自己,却一直往里面冲过去了!

    管家的脸色很是担忧!这小姐不在了,你即使伤心,也不能就这么不懂礼貌啊,要知道,现在少爷也伤心着呢,这再有一个人过去一起伤心,那俩人在一块岂不是更伤心了么?他本来是想拦住的,可是,所谓一人拼命,万夫莫当,看她那架势,他还真的觉得自己根本就阻拦不了呢!

    只是,无论如何,也得看着啊!

    这样想着,管家飞快地跟在冬梅的身后了!

    “少爷啊!”冬梅在大家的愕然目光中,跑过了垂花门,跑进了大堂,以为大堂里放着的应该是少爷的棺木,不曾想,那大堂里却哪里有棺木的影子?

    “少爷,少爷!”冬梅一时摸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

    在冬梅呆愣的时候,管家却也已经到了大堂上了!

    “你你不是跟在小姐身边的吗?怎么就你自己了啊?”管家气喘吁吁地问道。

    冬梅狐疑地看了这个小老头一眼,觉得很是眼熟,一时之间却也想不起来此人到底是谁,听他如此问话,便了头,问道“少爷是何时出事的?是否已经报知府里了?”

    那管家听这丫头如此说话,早已是惊讶得胡子都翘起来了,疑惑地说道“少爷?少爷没有出事啊,这是,少爷得知小姐已遇不幸,所以才命令为小姐治丧的。”

    冬梅一听此言,忍不住“啊”了一声,不相信似的说道“为小姐治丧?小姐还好好的啊,现在就在大将军府大门呢!”

    “什么?”那管家闻得此言差就站不稳了,他实在是不敢相信,明明就是安国侯府那边寄过来的书信,怎么可能?

    那管家早已激动地说不出话来了,老泪在脸上纵横交错地翻滚着,胡子一抖一抖的,根本也就不再管冬梅了,早已是飞奔入内,结结巴巴地说道“大人,大人啊,小姐她,小姐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