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33章 大刀阔斧(4)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防具区库房的视察让赵子良比较失望,兵器厂打造的甲胄防具不输于朝廷军器监打造的明光铠、马铠,由于使用了全新的冶金技术和生产流程工艺,防具的防御力比朝廷的防具还要强上一些,造价也更低,赵子良比较失望的是这个兵器厂对防具的产量严重不足,主要还是造甲匠师不足以及造甲工艺太复杂、耗时太长。

    现在打造的战甲除了护心镜之外,其他部位都是用经过特殊处理的麻绳或牛筋把一片片甲叶连接起来的,一件甲胄需要的甲叶多达几千片,再加上护肩、护臂、战裙,想要制成一套甲胄,耗费的时间可不是一天两天,打造普通士卒的护甲倒是简单一些,把甲叶用麻绳编织成一件甲衣就行了,不需要护肩、护臂、战裙,但校尉以上的甲胄就不能这么随便粗制滥造,耗费的时间觉不是几件普通士卒所穿戴的护甲可比的。

    在防具库房转了一圈,赵子良叹道:“防具产量还是跟不上?”

    符昆摇头苦笑道:“甲胄这东西急不得,再者造甲方面的人手也不足,我们想要完全不依靠朝廷供给自己满足军需还不太可能,至少在甲胄和弓弩方面暂时不行”。

    赵子良拿起一件甲胄上半身看了看,这是一件大将穿戴的甲胄,做工非常精细,甲叶的大小厚度形状都完全相同,而且每一片甲叶的光泽度都很高,显然都是已经过精心打磨,不过这种造甲方式确实太耗时费工了。

    他想起西方世界的甲胄先是使用链甲,链甲的好处是灵活性强,穿戴在身上对行动影响不大,但它对箭矢的防御却不尽人意,链甲在西方世界使用了几千年,直到后来有人发现用整块的铁板可以有效防御箭矢的打击,才有了板甲,所谓板甲就是前后都是整块的铁板,后来直接用钢板,坚韧度大大提升,一般的箭矢无论是远射还是近射对它的没什么作用,只有大型弩箭才能对穿透它的防御。

    板甲的其他工艺倒不是很麻烦,唯独打造前后两块大钢板需要耗费不少功夫,这钢板要用整块钢块不断击打成形,对钢块的材质要求比较高,含碳量和杂质不能太高,太高了击打时容易碎裂,含碳量也不能太低,太低了硬度不够,而且还要用铁锤不停的捶打,直到把它打成整块钢板,最好还有打磨光滑,花费这么大的工夫打造一副板甲肯定不能让它太难看,给普通兵士使用也就罢了,但给校尉以上的将校穿戴就必须要求工艺精细一些,款式美观好看一些才行,因此打造一副完整的板甲需要的时间绝对不比制作一副链甲少,但是它的防御力确实要比链甲强得多,它的造甲也比链甲高,因此即便在西方像拜占庭这样的强国,也不能装备到全军,只要中高级军官和将军一级的人物才能穿戴,直到使用了冲压技术大大缩短了板甲的制造时间,西方军队才大规模列装板甲,特别是近卫军这种皇帝的亲兵,基本上都是人手一套。

    板甲并非能防住所有的箭矢攻击,它只能保护它遮盖的部位,主要是躯干部位,胳膊、手臂、腰部以下,甚至是咽喉这些部位还是毫无遮拦,容易被箭矢射中,总体来说,它已经比链甲好得多,如果把它装备给重骑兵,战马也套上马铠,弓箭几乎对装备了板甲的重骑兵毫无办法,除非有哪个倒霉鬼被箭矢射中了眼睛和咽喉这几个目标极小的部位。

    赵子良想了想,以西林守捉钢铁厂出厂的钢块,完全可以制造板甲,不过想要把板甲大规模装备给军队,必须要使用冲压技术,而如今这个时代的能够使用的动力只有人力和畜力,想要用人力和畜力用在冲压技术上,这个动力还是差了一些,如今在没有蒸汽机提供动力的情况下,最有可能被使用的只有水力,如果能设计出一个传动装置把水力利用起来作为冲压技术的动力,就可以进行初步的工业化,而且这还是没有污染的。

    赵子良对符昆说道:“这样吧,从今以后你们兵器厂改名叫兵器一厂,只负责铸造兵器,把你们这里制作弓弩和甲胄防具的匠师分别单独分割出来,过一段时间我会再分别成立兵器二厂和兵器三厂,分别负责制作弓弩和防具、军服、鞋袜”。

    “这”符昆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答应了:“诺!”

    接下来赵子良等人继续西行,抵达碎叶城,并在这里巡视了碎叶都督府辖下的众多城镇军政事务,碎叶都督府辖下的城镇的军政事务存在着诸多问题,尽管不是什么特别大的问题,但如今已经到了不得不整顿的地步。

    碎叶都督府这些年来一直由来瑱主掌军政事务,来瑱此人虽然带兵不过,治理地方也还行,在这个时代也算是文武全才的人物,但是来瑱毕竟是封疆世家子弟出身,行事南面有许多顾忌,手脚都被束缚了,视野和见识方面都有很大的局限性。

    这些年来,碎叶都督府在来瑱的治理下荒废了许多田地、军队方面的军纪也比较松散,对蛮族的管理也比以前松懈了很多,他在碎叶都督府任职的时间太长,早已经有了自己的一班人马,这些人良莠不齐,其中贪赃枉法、营私舞弊、欺上瞒下、克扣军饷、对治下百姓实行苛政制度的不在少数,来瑱本人是没什么问题的,而且还颇有才能,可架不住手下官员将校背着他做这些不法之事,而他自己也不是不知道,但他总不能自断根基,对自己人下手,所以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不知道,也正是因为他这种纵容的态度,赵子良在接掌了北庭节度使之后才决定把他的位置挪一挪。

    来瑱的老爹是来曜,来曜此人以前在北庭颇为威望,在朝中的人脉也很广,以前赵子良早想把来瑱挪一挪位置,但顾忌来曜的脸面,始终没有付诸实施,自从他接掌北庭节度使就没有这个顾忌了,来瑱被他调到庭州任兵马使,如今兵马使府衙门都是他的人,来瑱基本上没有什么太大的权利,只能管管庭州城卫军。

    碎叶都督府的位置空出来之后,赵子良就把楚歌从大漠军使的位置调到了碎叶城当任碎叶都督府都督,由他的老部下魏猛出任大漠军使,楚歌在碎叶都督府上任之后,按照赵子良的意图开始进行整顿,对来瑱留下的势力一一进行清理,把一些重要位置上的官员都调到闲职养老,然后在逐步清除来瑱留下的势力。

    这次赵子良带着巡视组来碎叶城,一方面是想看看楚歌上任这段时间以来的成果,另一方面也是给楚歌撑腰,其次才是视察碎叶都督府之下的军政事务。

    巡视的结果让赵子良颇感失望,也许是安逸日子呆得太久了,碎叶都督府治下的很多官员在处理公事时都是人浮于事,虽然这里地处边陲,但这里毕竟是丝路最重要的中转站之一,经济水平也是丝路上所有沿途城镇最好的城镇之一,在这里做官油水足,怎么样都可以捞钱,因此碎叶都督府治下真正有才能、真正干活的人不多,但混饭吃、来当官捞油水的官员却不少。

    赵子良等人在这里呆了五天,期间许多官吏向赵子良告状,全部都是针对楚歌的,但全部都被赵子良压下去了,赵子良还派人把这些状子给楚歌送去,楚歌接到后一看,就明白赵子良的意思了,立即对这些人下狠手。

    十二月,赵子良一行人返回了庭州,在连续召开了几次军政会议把政务和军务都布置下去之后才有点空闲陪陪家人。

    “父亲,我不服,你为何让我去做小兵,却让哥哥在府衙做校尉?”赵霆气哼哼地走过来对赵子良很是不满地问道。

    赵子良呀然:“呦呵,你还不服?你不服也得服!我告诉你,你也别眼馋你的哥哥,等过了年,他也要下去军中从小兵做起!你们兄弟俩不但要完成军中的操练任务,还要额外完成我给你们布置的修炼任务,我会派人盯着你们,如果你们偷懒,会有人告诉我的,到时候看我怎么治你们!今日不是休假的日子,你怎么跑从军营跑回来了?”

    这时聂三娘从外面走进来说道:“你经常不在家,孩子们挺想你的,听说你回来了,这不霆儿向上司告了假才回来一趟么!”

    赵子良闻言脸上有些尴尬,点点头对赵霆道:“算你小子还有点良心,知道告假回来看你老子,行了,你也风尘仆仆的,一身都是灰,去洗洗在吃饭吧!”

    聂三娘扑哧一笑,指着这爷俩道:“你们父子都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

    赵子良骂道:“你个娘们懂个屁,男人自然有男人的交流方式,父子也不例外,哪像你们磨磨唧唧的!对了,郑三来了没有,我叫人去叫他,怎么还不来?”

    聂三娘道:“人来了,正在外堂跟雷儿说话了”。

    赵子良起身道:“那我去见见他,有事与他说”。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