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三章 洪荒之息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阎罗大人将空间里的景物大致扫了一眼,这里的空气中灵气充沛,大片灵药仙谷,还有满林灵果这里的每一物皆非凡品,能造出这样的空间,修为造诣该得有多高深才能做到?起码连他都望尘莫及!

    跟着凤九鸢穿过果林,当目光落到果林外的老树下靠着的人影时,娴儿顿时惊呆了。

    树边的男子阅着玉简,一身玄色衣袍,青丝顺着衣袍而下,明明被铁链锁着,却丝毫没有阶下囚的卑微低贱,反而优雅不凡,反而尊贵得不可一世。

    她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这个俊美的哥哥,原本她以为阎罗大人的容貌就已经是人中之龙了。

    而阎罗大人看到树下的药灵后,内心却是惊疑不定,在这么强大的空间里,居然囚禁着一个人。或者说这个强大的空间之所以被制造出来,是为了囚禁这个人!

    如果真的是空间衍生出的灵物,又怎会被囚禁?况且他身上的铁链似乎散发着一股不寻常的气息,而且他丝毫看不出他的修为有多高深,这个人,一定不简单。

    药灵和颜悦色地看向凤九鸢,似乎完全忽视了一旁的阎罗大人。

    “你究竟是谁?”

    阎罗大人眼中充斥着敌意,他不知道这个空间是怎么到凤九鸢手上的,但凤九鸢既然与这个人有了接触,就必然会涉及到了她的安全问题。虽然空间指环在坊市里可以买得到,可一般像这样强大的空间都是会认主的。它选择凤九鸢,难道只是因为单纯的缘分?若是空间里没有这个人,他倒是可以这样认为。

    药灵将目光从凤九鸢身上移向阎罗大人。光是浅浅一眼,一股巨大而沉重的压迫感便在顷刻间猛然降落,令人窒息!

    阎罗王的头被迫往下垂去,双腿竟也开始发抖,往前弯曲。

    这种感觉是来自上古的洪荒之息?!

    心无端端地生出一丝前所未有恐惧。

    恐惧的不仅是他,还有一旁的娴儿,药灵身上隐形的巨大气场与刺眼的光芒根本就令她睁不开眼来,早就已经跪了下来,浑身都在颤抖。

    阎罗王捏紧双拳极力抵制着,就在双膝快要着地时,那股压迫之息却忽然撤去。他讶然抬头,就见药灵不咸不淡地望着他,不见启唇,声音如同来自天际,“这只是对你小小的警告,不许你再碰她。因为,她是我的女人。”

    这话只有阎罗王一个人听得到,他在朝他宣布专属权。

    阎罗王半晌说不出话来,心跳的节奏有些紊乱。

    完全感受不到任何压迫力的凤九鸢见药灵与阎罗王对峙着,而娴儿居然跪了下来,不知道刚才短短的时间内究竟发生了什么她看不到的事情,但是她感觉得到,堂堂的阎罗大人居然在害怕!

    如果再这样僵持下去,真不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恐怖之事,万一动起手来,她这空间里的一切恐怕轻而易举就被毁于一旦了!

    她走到阎罗大人身前挡住药灵的视线,扬起一个迷死人的微笑道:“我可以带他们出去了吗?”

    药灵的面色柔和下来,令人着迷的眼瞳微笑地注视了凤九鸢一会儿,点点头。

    扶起娴儿,凤九鸢拉着阎罗大人朝空间出口走去。

    出了空间后,凤九鸢这才松了一口气,看向阎罗大人时,阎罗大人已经摔门而出。她颇为费解地问娴儿:“娴儿,方才药灵和阎罗大阎落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娴儿摇摇头,心有余悸地嘟着嘴道:“那个大哥哥的气息恐怖极了,娴儿当时真的好害怕!”

    “恐怖?”凤九鸢不知所云,明明她什么也感受不到啊。

    外面,阎罗大人站在自己的房前檐下,飞眉紧皱,想着在灵药空间里发生的事。

    他究竟是谁?为何会拥有洪荒之息?他的力量如此恐怖,即便被铁链穿透了琵琶骨,即便只发挥出九牛一毛的力量,竟也足以置他于死地

    “这样的人太可怕,绝不能让他留在那个丫头身边”

    正兀自想着,不远处一声惨叫传来,一个人影从灵川谷的深处跑来,边跑边喊道:“不要追我!不要追我!”声音里充满了恐惧。

    他身后,又出现三个人影,两男一女,追着他跑。

    此时,听见惨叫声的秦伯与秦渺渺都从房内走了出来,凤九鸢也牵着娴儿走了出来,问道:“发生何事了?”

    “是刘正!”秦渺渺定睛看了许久,终于认出个大概。

    秦伯连忙走出院子,见追在刘正后头的是刘府一、刘棍以及刘正的媳妇儿,拉住刘府一道:“刘正他咋的了?”

    刘府一神色烦懑,“唉,不知道啊!从昨儿个开始就这样了,说什么见到鬼了,被恶鬼缠上了,要吃了他!昨儿个病情还没这么严重,今夜就跟疯了似的!”

    望望已经追过去的小儿子与儿媳妇儿,急道:“先不说了,得把他追回来,跑出谷可就难找了!”

    “我们也去!”秦伯道。

    此时,对面的邢孙父子闻声也出来凑凑热闹,只不过却没有兴趣跟上去,抱着手臂好整以暇地朝众人所追的方向看着。

    见秦伯和秦渺渺都去追了,凤九鸢也牵着娴儿与阎罗大人朝那方向走去。然而走了几步娴儿却停了下来,轻声问道:“姐姐,我们不去可好?”

    “为什么?”

    “那个人本就是活该!”娴儿干净的眼底冒出一抹怨怒。

    凤九鸢隐隐觉得这事与娴儿有关,看了一眼已经进院子的邢孙父子,蹲下身来握住娴儿的双肩看着她,“娴儿,难道你给他下咒了?”

    旁边的阎罗大人挑挑眉,一言不发地听着。

    娴儿嘟着嘴,双眼在凤九鸢脸上扫着,似乎在害怕她会责备她,犹豫了一会儿,这才低头道:“他欺负姐姐,娴儿不喜欢他!”

    “欺负我?”凤九鸢想了一下,“那你是什么时候给他下的咒?”

    “就在我们落入了他们的陷阱被他们绑起来,他动手推了姐姐的时候”

    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