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 一目千行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邢叔,可否给我们尝尝?”赵七染指垂涎道。

    邢孙忙又将酒坛给封上道:“要喝,自己讨去!”说罢,入了院子。

    赵七朝刘正撇了撇嘴,又看了看秦伯院子里的凤九鸢,悻悻地与另外两人一同回家了。

    秦伯的院子里,秦渺渺从后院走出来见着凤九鸢,看了看对面,走过来道:“凤姐姐,今日大早就不见你人影,你去哪儿了?”

    “我跟对面的邢老头打了个赌,去抓百灵参精了。”

    “啊?那你抓到了吗?”

    “当然!”凤九鸢抿嘴一笑,将百灵参精从储物戒中抓出来。秦渺渺见了,顿时开心不已,但见怎么戳这百灵参精都不动,于是问道:“它是不是死了?”

    “死了?”凤九鸢将它摇了摇,“反正要入药,早晚都得死,随它吧!”说罢又塞进了储物戒中。

    秦渺渺丧气起来,“如果不死就好了。”

    “为什么?”

    “因为成了精的百灵参是可以不停生长的,只要不吃掉它们的头好好将它们养着,今日断了它们的腿,过不了几日又会生出来,是可以长期使用的。”

    “还有这等好处?”

    凤九鸢虽然了解百灵参精的用处,这种特点却还未听闻过,不禁心中一喜,对秦渺渺道:“我去将它种着,看能不能让它活,若是活了,我就分你一两条腿!”

    秦渺渺连连点头,目送她进了房间。

    院中的阎罗大人一直看着凤九鸢,却未发一语,想了一下,去了伙房端出几个饼来敲开了凤九鸢的门,走了进去。

    “你没吃午饭,这个是本公子特意给你留的。”他将盘子搁到桌上。

    此时,凤九鸢已经将百灵参精扔进了空间,并交待桃球二宝好好看着,别让它乱跑。其实方才虽然怎么摇,这参精都不动,但凤九鸢却发现它一对疑似眼皮的地方动了动,这就说明,这家伙定是在装死!

    她看了一眼变得越来越细心的阎罗大人,捏起一块还热着的糯米饼来慢条斯理地咬了一口,问道:“娴儿呢?”

    “我刚刚送她去谷的深处修炼了,那里有片竹林,灵气比这边要足。”

    “安全吗?她到底有一半妖的血统,会不会被人发觉?”

    “那个地方远离人居之处,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况且娴儿若是不变身,就没人能感受到她的妖气。”阎罗大人说着,从袖中取出一摞线装地整整齐齐的书放到桌面上,“你要的东西。”

    凤九鸢顿时对阎罗大人心生佩服,短短时间居然就抄了二十几本!她翻开第一本看了看,字迹工整,格式清晰。

    “你居然真的做到了!好厉害啊!”

    阎罗大人被夸得心中略有得意,凤九鸢又道:“是自己抄的吗?”

    因为她又翻开了接下来的几本,发现字体不一样。

    阎罗大人清清嗓,“当然不是,这点小事何需本王亲自动手?”

    “也是!谢谢啦!”凤九鸢笑了笑,看了看他,“你还有什么事吗?”

    “何出此言?”

    “没事的话你可以出去了。”

    阎罗大人笑着的脸僵了僵,她又在赶他走。“你是要入空间了吗?”

    凤九鸢点点头。

    阎罗大人一把捉住她的手,“你要钻研毒经的话可以在外面看,为何一定要入空间?”

    一时哑口无言,凤九鸢清澈的眼端视了他半晌,将手抽出来道:“我爱在哪里看,关你什么事?再说,空间里什么都比外面好,我都习惯呆在里面了。”

    她抱着二十几册毒经朝床边走去,“出去的时候记得把门带上。”

    阎罗大人在原地呆望了她一会儿,出了门。

    凤九鸢回眸望向正慢慢合拢的门,痴怔了良久,心绪莫名的有些乱,却不知所起。缺憾?歉意?不可名状。

    刚入得空间,就见桃球与二宝正追着百灵参精四处窜着。她轻轻莞尔,想着该是时候炼制聚灵丹了,有这百灵参精,炼出来的聚灵丹再不济也可赶上次品凝元丹了!

    走过果林,来到药灵身边,将手中一摞毒经放到地上,坐到地上对他道:“这二十几册书我恐怕一时半会儿看不完,你帮我一起找找,看哪些书里的炼毒之术是值得借鉴的,到时候我就重点看。”

    药灵随手捡起一本,只是快速翻了一遍,就将之搁到一边,又开始翻开第二本。当翻完最后一本时,凤九鸢第一本都还未看完。她不可思议地看向药灵已经挑选出的六本里的内容你都看完了?”

    药灵嘴角噙起一丝笑来,挑眉点了下头。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这已经不是一目十行,而是一目千行万行了!”

    凤九鸢表情的夸张令药灵更加好笑了,他抿着嘴抬指弹了下她的额头,“想学吗?”

    凤九鸢小鸡啄米般点头。

    “我可以教你,除非你为我弹一首曲。”

    “弹曲?你想听哪首?”

    药灵想了想,“神兽太阳烛照的圣地里,你弹的那首曲子叫什么?”

    “广陵散。”

    “广陵散就这首。”

    凤九鸢嘻嘻一笑,“好!”

    她边从储物戒中取出白色骨琴边道:“以后我会多学些曲子,药灵想听的时候我就随时弹给药灵听!”

    药灵微微点头。

    抬手间指尖轻弹,一丝银色蓝色的光芒飞出,将空间入口给封闭了起来,将空间与外界隔绝。

    凤九鸢盘腿端坐,将骨琴搁于双膝之上,纤纤指尖轻扣琴弦,如鸣佩环般清越的琴声顿时铮铮流泻而出。

    她神情专注,弹得很是认真。

    他亦是神情专注,看得很是认真。

    听到情深处,从袖中取出他的四孔短笛来,与她合鸣。

    闻到笛声,凤九鸢抬眼来看向他,轻轻一笑,含情脉脉,顾盼生辉。只一眼便仿若望尽了千万年

    夜幕渐渐沉了下来,琴声早已淡去。

    凤九鸢依偎在药灵怀中阅着毒经,学习着药灵教她的一目千行眼沉入心,心沉入境

    于是她就一直沉,沉在一行字上走不动了。其实药灵的话无非就是一个字:静。

    他之所以能一目千行,是因为他平生看过的书太多太多,懂得的道理太多太多。

    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