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六章 或会化妖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房间里,见阎罗大人进来,刚准备脱衣服更换里衣的凤九鸢停下了动作,凝神听了听外面的动静,小声问道:“听娴儿说你今日中毒了,可知是谁下的?”

    “今日你出门之前我未曾出过秦伯的院子,你觉得最有可能下毒的会是谁?”

    “你是说秦伯?”

    阎罗大人仔细回想了白日里所接触过的一切,记忆定格在那只秦伯送来给他装酒的杯子上,当时他酌酒之时,秦伯似乎不止瞟了一眼那杯子。

    他点点头,十分肯定。

    凤九鸢沉默地想了想,“看来我夜闯谷主宅院之事已被他们知晓,他们做这些事情,定是为了维护谷主。可我想不通的是,谷主为何要囚禁采卿?”

    “你说采卿被关在谷主密室的温泉池中,泡在水里,当时你还看见了谷主从烟海兽化为人形的一瞬间一定是他身体有某种特质被谷主盯上了。一个不停地在人与妖兽之间徘徊变幻的人,宁愿遭受天雷多次,也不愿彻底沦为妖兽,那么他利用采卿就只有一个可能。”

    “什么可能?”

    “转移体内的妖性与兽性,即为妖毒。”

    “什么?!”凤九鸢一听,情绪有些躁动,“妖性与兽性也是可以转移的?”

    “当然,不过要遇见身体特质不一般的人。”

    “那转移之后”

    “转移之后,谷主便不会再妖化,并保留了曾吞食的妖丹中强大的力量,而你的师兄采卿,将会变成一头最低智的凶残野蛮的妖兽。”

    凤九鸢身体略微发抖,一手扶住桌子,无法想像采卿真的会变成那样子,眼睛有些红,“都是我不好,若不是我,采卿也不会下山,他不下山,便不会遭受这样的磨难,都是我不好!”

    阎罗大人伸手扣住她的肩膀,“你别太自责,这是他的造化。”

    “我不会让他有事的,绝不能让他有事。”凤九鸢捏紧秀拳,平复了一下心绪,眼波流转间,从储物戒中取出那瓶今晨炼好的毒药,谷主的力量她已经见识过,恐怕十个现在的她都不是他的对手。况他们人多势众,饶是阎罗大人能一次性制服谷中所有人,却并不能保得万无一失。如今事态越来越严峻,按原计划是难以行通了,看来直接进行后备计划,更为靠谱!

    她捏紧手中的药瓶,目光凛冽,“从明日开始,我会专心研毒。加害我的师兄,这种罪行,决不饶恕!”

    阎罗大人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她,这个叫采卿的人,没想到她会重视到这般程度。如果换做是他,她会不会也这样?

    翌日上午,凤九鸢才刚将早餐端出来,秦渺渺刚好要出门采药。凤九鸢招她过来道:“渺渺,我做的灵梨糕,快来尝尝!”

    秦渺渺没精打采地走过去,看了一眼桌面上三盘不一样的点心,抿了抿嘴道:“凤姐姐你吃吧,我今日没什么胃口。”

    “怎么了?”凤九鸢抬手试了试她额头上的温度,“是不是身体不太舒服?”

    秦渺渺将她的手拿下,“没有,就是没胃口。”说罢便朝院门口走去。

    “哎,渺渺,至少你要带一点儿出去啊,万一待会儿饿了,有胃口了,刚好有得吃!”说着,她已经用一个干净的干粮袋将三种点心各装了一点快步送出去。

    秦渺渺停下来,看看被凤九鸢塞进手中的干粮袋,忽然间心中生出几分愧疚。自上次谷主来过之后,她对凤九鸢渐渐疏离起来,甚至还有些讨厌她。

    “凤姐姐,你真好。”

    凤九鸢一笑,轻轻拍拍她的手臂,“早点回来!”

    “嗯!”

    目送渺渺离开后,凤九鸢看向邢孙的院子,今日大清早,她便往他院子里丢了一头下了毒的野猪,这次,邢孙用了半个多时辰将毒解除了,比上次的动作慢了半柱香的样子。

    院子里,娴儿将灵梨糕端到秦伯面前,软软道:“秦伯,这是姐姐做的灵梨糕,娴儿尝了,真的很好吃,您快尝尝!”

    “哎,好!”秦伯呵呵一笑,拿起一块尝了尝,连连点头,“甜而不腻,清爽可口,凤姑娘真是好手艺啊!”

    凤九鸢走进院子笑道:“秦伯夸奖了!”

    此时,阳光早已洒入灵川谷中,温暖得刚刚好。凤九鸢四处望了望,看看正在桌上抱着糕点啃得满嘴粉末的桃球,又看看正在屋顶上打滚的二宝,问秦伯道:“秦伯,可否向您借个筛箕?”

    “屋里有的是,随便拿!”秦伯道。

    凤九鸢点点头,从屋里拿出一个大一点的筛箕,然后在里面铺了一层干净的芋头叶,从储物戒中取出一个又大又沉的布袋,将今早腌制的兽肉一片片放到筛箕里。

    桃球一见,顿时忘了啃糕点,一瞬不瞬地盯着那些兽肉,两眼放光。

    一个不够,凤九鸢又拿来第二个筛箕,铺好芋头叶,放好兽肉,然后一起端着,轻身一跃上了屋顶,将筛箕小心翼翼地搁到屋瓦上,试了试,见不会下滑,于是对跟着跳上来的桃球道:“桃球,好好看着,别让筛箕掉下去,可不许偷吃!”

    桃球坐着乖乖点头,“桃球不会偷吃的。”

    凤九鸢帮它擦掉嘴角的糕点末子,对二宝道:“二宝,看着它,要是偷吃,就告诉我!”

    二宝一个鲤鱼打挺翻起来,坐得笔直,“是,主人!”

    然而凤九鸢才刚转身,桃球就已经一爪伸进了簸箕里,见她转头看来,又忙不迭收回爪子,坐得端正。

    待凤九鸢一下去,就做贼一样迅速捏了块肉起来,正要丢进嘴里,忽然瞥向正瞧着它的二宝道:“你要是敢告诉主人,我就揍你!”

    二宝哼了一声,捂嘴打了个哈欠躺下去,继续翻着肚皮睡觉。说好的勤修苦练呢?

    凤九鸢进房的时候,阎罗大人刚好从自己房中走出来,漱了口洗了把脸,走到梨树下的桌边拾了块糕点吃了几口,又看看正在晒药材的秦伯,将娴儿招了过来,对秦伯道:“秦伯,我与娴儿出去练功了!”

    秦伯点点头,等他们往谷的深处走得看不见了,手中的动作停了下来,眼中惊疑不定。

    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