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五章 作为聘礼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我还以为你会等不及,早走了呢,还好还好!”

    南宫一伦朗朗一笑,痴痴看了凤九鸢一番,回过神来道:“不知欧阳小姐找在下过来是有何事?”

    “额实不相瞒,小女子想请欧阳少爷帮一个忙。”

    南宫一伦点点头,指了指亭中的石凳,“坐下再说!”

    凤九鸢缓缓坐下,垂眸迟疑了一下道:“听说南宫府上有一种名为蟠莲的名贵药材,不知可否卖给我?价钱你出,我绝对不会少欧阳少爷一分。”

    “蟠莲?”南宫一伦听到这个名字,顿时蹙起了俊眉,有些为难。这可是南宫府的至宝,只有南宫府的家主,也就是他的父亲才有权决定此宝的使用。他虽为南宫家族已定的下一代家主继承人,可离真正成为家主的日子还远着,要动这蟠莲,父亲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允许的。

    “南宫少爷是有何为难之处吗?我知道蟠莲很珍贵,可我一个朋友如今命在旦夕,若是没有这蟠莲,恐怕到时候就算是神仙也难以挽回了。”凤九鸢的言辞恳切,“南宫少爷有何条件尽管开,只要能将蟠莲换与我,我都会满足南宫少爷!”

    “此话当真?”

    “当然!”

    南宫一伦颜色柔和地看了她一会儿,想了想道:“倒是有一个办法。”

    “南宫少爷请说!”凤九鸢面色略喜。

    “除非除非欧阳小姐能成为我南宫一伦之妻,我便会恳请父亲将此蟠莲作为聘礼送给欧阳小姐。”南宫少爷双眼灼灼地看着她,眼底带着期许。

    凤九鸢一听,原本晶莹的眸子顿时黯淡下来,与南宫一伦对视了一会儿,缓缓起身道:“谢谢南宫少爷看得起。”

    说罢,转身走出了松花亭,踏上飞行纸鹤,带着齐月朝欧阳府的方向飞去了。

    “小姐,南宫少爷不给吗?”飞行纸鹤上,齐月好奇地问道,方才她站得远,凤九鸢与南宫一伦的对话她半个字都未听清楚。

    凤九鸢深吸一口气,“是啊,不给。”

    松花亭里,南宫一伦远远望着凤九鸢飞去的方向,俊朗的双眉一直舒展不开,心中追悔莫及地想道:唐突了佳人,此刻她一定觉得我南宫一伦是个轻浮之人,可除此之外,我又有什么办法呢?早知道就应该先回去想想再给答复。

    回到欧阳府后,凤九鸢在自己的院子里来回徘徊了几步,问齐月道:“今日九哥哥在府上吗?”

    齐月摇摇头,“九少爷应该是去了城门口的谷仙茶肆。”

    “哦,你带我去找他吧!”

    “是,小姐!”

    一刻钟后,凤九鸢跟着齐月来到衢仙城城门口生着一棵杕杜花树的谷仙茶肆前,上得几级石阶,掀开竹帘,走了进去。

    此时,茶肆里头正有说书先生在台前说着书,一年轻女子则坐在一旁怀抱着一把琵琶,每至说书先生说到精彩之处,那尖细的指尖便拨出一串如玉珠走盘般清脆流畅的乐声来。

    听书的人听得兴味盎然,时不时地叫上一声好。

    凤九鸢与齐月在里头找了一圈,却不见欧阳沉香的影子,问了出来倒茶的伙计才知道,欧阳府的九少爷才刚走。问九少爷是不是回府了,伙计摇头答不知。二人于是又出了茶肆,欲重回欧阳府。

    回了欧阳府,问了永华园的仆人后才知道,原来欧阳沉香竟去了紫霞堂。

    看看天色,齐月这才恍然发现此时差不多已经过了申时,连忙道:“糟了小姐!”

    “怎么了?”凤九鸢与齐月朝欧阳府宅大门的方向走着。

    “今日下午好像是六长老讲课的日子,现在差不多已经开课半柱香的时间了!六长老此人为人严肃,若是迟到了,听说后果会很严重!”齐月面色焦急。

    凤九鸢却没什么感觉。在无极仙宗的时候,除了师父寒璟真君给她讲过课,那些长老级别的课她就从来未去听过,也完全体会不到这其中的严重性。不过看齐月面色如此紧张,想必后果真的会有点严重。

    “那不去行不行?反正我今日才报道,家族中如此多人,少我一个,她应该不会注意到吧?”

    “不行啊小姐,长老们讲课前都是会清点人数的!”

    凤九鸢面色微微纠结,原本家族中人就不看好五老爷一家人,听齐月齐芯说,先前五老爷为了她能进入紫霞堂,还亲自去找过二老爷。若是今日下午逃课,被那些等着看笑话的人抓到把柄,指不定又会如何嘲弄五老爷这一家子了。

    而且,既然横竖要惩罚,那迟到总比逃课要罚得轻吧?

    她一手环胸,一手轻轻捏了捏精致的下巴,问齐月道:“既然会有惩罚,那九哥哥逃了这么多次课,岂不是被惩罚许多次了?”

    “非也!九少爷是逃了许多课,可也是看人来的。比如说二长老的课,他几乎不去,因为二长老虽然在几位长老中极富威信,却性子和蔼,从来不惩罚任何人。而六长老的课,九少爷可是从来不旷的。”

    “原来如此!”凤九鸢点点头,心里嘀咕道:没想到这欧阳沉香,还蛮滑头的嘛!

    到了府宅门口,让齐月回明华园后,凤九鸢便去了紫霞堂。

    蹑手蹑脚地来到紫霞堂的前殿外后,便隐隐听见了里面六长老欧阳慕雪的讲课声。她躲在殿门外对着里面略有紧张地瞧了瞧,感觉像是回到了以前在学校念书的日子,那些年,就连做梦都会梦见自己上学迟到。

    心里忖了忖,不知道这个严厉的六长老究竟会怎样惩罚她呢?

    正忐忑间,教授着族中弟子们炼香之术的六长老眼睑忽然一掀,手心蓦地汇起一团袅袅香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倾指一弹,那团带着凛冽香气的烟卷便直逼凤九鸢的眉心而去!

    凤九鸢见状,足下御风连连退后好几丈远,身子往后一倾,险险躲了过去。

    六长老欧阳慕雪显然没想到凤九鸢竟会避了过去,秀眉不着痕迹地抬了抬,紧抿着粉色薄唇,眯眼看着殿外回身站稳的凤九鸢。前殿中听课的欧阳家族中的少爷少夫人与小姐们见生异况,纷纷回头去看。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