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八十九章 上仙法器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不是说这婆罗岭是险地,去过的人都是有去无回吗?这个欧阳三小姐居然也敢来揭榜?

    三小姐欧阳姝身边的丫鬟入了大门,回头朝凤九鸢哂笑了一番,凤九鸢只是冷眼想回,转眼看向正从远处走来的大长老,迈步朝纳贤阁内走去。

    纳贤阁分为一楼二楼,若是平日,必是上上下下都贴上了悬赏任务的告示,而擒王会的那日,整个纳贤阁内,必定只有一张告示。

    换做往年,每逢擒王会,这纳贤阁内定是挤得水泄不通。可这次要去的是婆罗岭,虽然报酬要比往年丰厚得多,赏主除了那但凡是修士便皆想得到的白泽妖图斩外,令附上品灵石五十枚,金币一万!

    然即便如此,纳贤阁却是门可罗雀,连同从其他城池赶来的修士在内,总共才不到四十人。

    凤九鸢这是第一次听闻白泽妖图斩,原本并不知晓是怎么样的法器,听药灵描述后才知道,却原来是云泽大陆上排名第八的法器,对人类与仙神的攻击力与防御力低下,却是妖魔鬼怪的克星。

    传说,这白泽妖图斩的主人原属东方子玉上仙,后子玉上仙在一次与妖界的战斗中陨灭,这白泽妖图斩便辗转换了好几任主人,如今竟沦落成了悬赏任务的报酬。

    也不知这白泽妖图斩是何模样。

    除了对白泽妖图斩的好奇,凤九鸢更感兴趣的是赏主要找的东西。从此次悬赏丰厚的报酬可见,这次赏主是下了大血本的,也不知他所要找的是怎样价值连城的东西!

    沿着纳贤阁内的红毯往最里面的髹漆平台走去,在髹漆平台前摆着一个古木雕花架子,挂着一幅还未打开的卷轴,卷轴上所写的便应是今日悬赏的要求与内容了。

    平台上则站的是纳贤阁的阁主,一旁的案后有一个青年,便是负责清点并记录人数的了。

    平台最中央的古朴桌面上,摆放着三只宝箱,大致猜想,里面装的应是此次悬赏的报酬。

    纳贤阁的阁主已经在阁里等候多时,见今日前来之人为数不多,便也不打算再等,于是令台下的伙计将那卷轴打了开,阁中前来揭榜之人纷纷围了过去。

    凤九鸢来到告示前面默默阅了一遍,上面说,此次赏主要获取之物,是一把剑。剑的名字没写,但在告示上画了一幅丹青,是一把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剑。剑柄是两轮弯月,剑身中央一道凹槽,内里似乎刻有符文。整把剑看起来宽而沉重。

    也不知这剑是何来历。

    “诸位,今日乃是一年一度的擒王会,擒王会的内容都在告示上,而报酬则在我身后的这三只箱子里!”阁主说着,令伙计将那三只箱子打开。

    伙计应了声,将箱子一一揭开,第一只大箱子刚一揭开,一阵金灿灿的光芒刺眼而来,有几个人在凤九鸢身后轻轻唏嘘了一声,“那可是一千金币,一千啊!”

    第二只箱子打开了,又是一阵闪烁夺目,是一箱上品土灵石。

    在众人的翘首企盼下,第三只箱子缓缓打开

    一柄银白色形若漩涡流云盘一般的兵器正静静躺在箱子里。

    那兵器乍一看,仿若银做的雕花器皿,周身萦绕着一抹淡淡的柔光,感受不到任何冷兵器所有的冷冽之息,但一眼便知不属平凡之物。

    在一阵阒寂之后,众人纷纷指着那白泽妖图斩唏嘘起来。

    凤九鸢微微睁大眼来,心道,上仙的法器,果然不同凡响。

    “下面,有请诸位一一上来登记,即日便可出发前往婆罗岭了!”阁主道。

    众人闻言,三三两两相觑了一眼,排着队上台登记去了。

    轮到最后几个时,凤九鸢刚刚登记完,领了皮纸丹青下了台,就见阁门口又来了人,回头看去,竟是南宫一伦,而尾随着南宫一伦进来的,却是欧阳滢。

    见了凤九鸢,南宫一伦显然一怔,眼底原本的烦闷转瞬消失,眉梢上不着痕迹地捎上了喜悦。

    “文君!”他走近后,朝凤九鸢行了一礼,因上回凤九鸢说要认他做大哥,便连称呼也改了。

    凤九鸢也回以一礼,“南宫大哥!”

    “真巧,你也是来揭榜的?”南宫一伦道。

    凤九鸢含笑颔首。

    南宫一伦一笑,目光炙热地看着凤九鸢,一时竟有些移不开眼。

    凤九鸢清了清嗓,稍稍别开了头道:“他们都登记完了,南宫大哥也赶紧去登记吧!”

    南宫一伦略有些尴尬,望了一眼台上记录名额的青年,道:“文君,婆罗岭上可不是好玩的地儿,里面危机四伏,你当真要上去?”

    凤九鸢抿嘴笑着,“既已登记,当然要去。”

    “好,既然你决意如此,那我们便一道吧,我来保护你。”他目光柔和。

    “额呵呵呵!”凤九鸢干笑了几声,“我们此次前去,都是为了找到告示上的剑,从而得到此次悬赏的报酬!所以至时无论谁先得到那把剑,都会无可避免地引发一场激烈的争夺,到时候,大家就是敌人了。那把白泽妖图斩我可是看中了的,若是要取的那把剑到了南宫大哥手中,我也会毫不犹豫地抢过来!如此,南宫大哥还会说出保护我的话吗?”

    南宫一伦眉心蹙了蹙,凤九鸢说得不错,此次参加擒王会的不仅仅有衢仙城的人,到时候大家为了得到那把剑,恐怕会争个你死我活。

    来时父亲就吩咐过,只有白泽妖图斩才能救醒母亲,所以势必要得到此物!

    见他迟疑,凤九鸢笑了,“南宫大哥还是赶紧去登记吧!”说罢,已经迎向了正走近的欧阳滢。

    南宫一伦本想再说什么,想了想,还是闭了嘴,又看了凤九鸢一眼,朝平台上走去。

    “滢儿,你怎么也来了?”凤九鸢走到欧阳滢跟前低声问道。

    欧阳滢偷偷瞧了一眼南宫一伦,苦起了脸一张俏脸,“听听说南宫二少爷也要来揭榜,我便想着姐姐说的偶遇,纳贤阁外遇着了,他又说我是跟踪狂,还指着我让我滚,那我只好硬着头皮说我也是来揭榜的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