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 原魂惊现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妖兵领命,将自己腰间的灵兽袋打开,从里面放出一只浑身雪白却十分袖珍的长尾鸟来,极为不舍道“少主,这可是我们冰灵城最后一只冰霄鸟了!”

    “我知道。”冰敕叹了口鼻息,将一根几乎看不见的银线一端套到它脚上,另一端则系在自己的尾指上,对冰霄鸟道“去吧,找到妖虺谷!”

    冰霄鸟吱吱叫了几声,拍着翅膀飞远了。

    半个时辰后,冰敕终于带着十名妖兵来到了妖虺谷的入口,只是,银线已断,除了地上的一滩血迹与一根雪白细长的尾羽,冰霄鸟已不知去向。

    先前那放出冰霄鸟的妖兵一脸沉痛,对冰敕道“少主,冰霄鸟死了。”

    冰敕没有说话,只是看看妖虺谷毒雾重重的密布着藤蔓的入口,走到一个藤蔓绕成的圆形甬道前看了看,里面,似乎深不见底。

    他指了指其中一个妖兵道“你先进去探路,我们随后跟上,记住,提高警惕!一有情况,立刻吹哨!”

    妖兵抱拳,“是!”说罢,便身先士卒,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

    一边往下走,甬道一边摇晃着,那些青黑的藤蔓上,一条条奇形怪状的毒虫缓缓蠕动着,被那领头走着的妖兵一一冻成了冰霜。

    不到一刻钟,他们便从甬道的另一头走了出来。

    妖虺谷中与外面不同,明明是同一片森林,外面虽然毒雾环绕,却有树有草。而这谷中,除了枯草,便只有枯石,一根根矗立在地面上,仿似一座七弯八拐的迷宫。

    刚落地的雪妖们将眼前一片挡住视线的石柱望了一眼,不意间,脚底下似乎有什么东西动了动。

    冰敕警惕地低头看去,就见他们脚下的土壤呈青褐色,还奇特地露出一片片毫无光泽的鳞片来

    “快走!”冰敕连忙道,只是话才刚落音,脚下的“土地”霍然拱起,一颗独眼的巨大蛇头从他们头顶张开血盆大口,猛然咬了下来!

    雪妖们纷纷飞走,一双巨大的翅膀挥打下来,将其中几只猝不及防的雪妖拍倒在地,一道浑哑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入谷者死!”

    冰灵城内,緄寧苑。

    凤九鸢昏睡在榻上,额上汗迹涔涔,眉头紧拎,面目扭曲,看起来十分痛苦。

    好在汀祖妖医已经为她止住了血,只是她的身体时冷时热,无论妖医怎么为她灌入妖力,都无法维持体温平衡。

    从城主的寝殿过来的冰凝见到凤九鸢这副模样,不由担心道“汀祖爷爷,九鸢姐姐究竟是怎么了?”

    “她在为城主治疗时,受到了严重的反噬。”汀祖叹了口气道。

    “反噬?”冰凝面色有些呆愣,“可是九鸢姐姐在救治父亲之前,并未说过行针会受到反噬呀!难道她自己不知道后果吗?”

    “作为医者,还是一位懂得高深医术的医者,是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的治疗方法对人对己的利弊,大概是不希望你担心吧!”

    冰凝泪眼汪汪,“既然知道会受到反噬,她却还是要坚持救治父亲,这份恩情,我冰凝永生都不会忘记!汀祖爷爷,你一定不能让她有事!”

    “她现在的身体状况非常恶劣,筋脉尽数破裂,我也只能暂时用妖力保住她的性命。可纵使有妖力维持,至多也只能维持三日,三日之内,我会尽力去寻找救治她的办法。”

    “那其他的妖医会不会有办法?”冰凝急切地问道。

    “我会找信得过的妖医商量商量。但是小小姐,目前宫殿中的情形不比城主还醒着的时候,这位夜妖医的身份”

    “您知道了?”冰凝紧张地看看汀祖,又看看凤九鸢,“汀祖爷爷,求求你一定要保密!”

    汀祖点点头,“出于对夜妖医不顾生死来救治城主的这份大义的尊重,我也不会向任何人透露的。”

    “那昨日请来协助九鸢姐姐的其他人呢?他们也会保密吗?”

    汀祖捋着胡须笑了笑,“小小姐大可放心,他们对城主忠心不二,就算知道了夜妖医的身份,在城主醒来之前也必然不会揭穿。”

    冰凝松了口气,亲自从银盆中拎干毛巾为凤九鸢拭了拭汗,“九鸢姐姐,你千万不能有事。”

    凤九鸢浑浑噩噩脚步虚浮地走在一片黑暗中,四处充斥着森冷的阴风,似乎要生生将她的衣衫扯碎。

    “这里是哪里?难道我又回到地府了吗?”

    一丝丝黑气从她身边飘过,愈来愈浓,最后在她身前不远处汇聚成一个身着凤袍发丝散乱的背影来。只见她浑身充斥着浓重的黑紫气息,那笼罩向四周的怨气,重得几乎要将凤九鸢压得喘不过气来。

    “你是谁?”

    话从喉咙里发出去,又从对面飘荡回来,前面的身影,渐渐转了过来

    她,双目深不见底如同黑洞,唇瓣血红,惨白的脸上泛着青黑,脖子上是一道青黑的掐痕,双手上的指甲长得瘆人。

    凤九鸢吓得倒退两步,差点跌倒,这个人怎么这么熟悉?

    “你、你究竟是谁?”她喉头打结,再问了一遍。

    “日日霸踞着我的身躯,居然会不认得我是谁?”她声音中透着无以言喻的惊悚,刺得凤九鸢一阵头疼。

    她一步步朝凤九鸢走来,凤九鸢则防备地一步步后退着,“你是我?不,你是凤九鸢?”

    那张惨白的脸没有表情,一声惊悚的尖叫后,忽然就朝恢复成若小米魂魄的凤九鸢扑过来,“把我的身体还给我!”

    若小米吓了一跳,惊惧的同时转身便跑,边跑边喊道“稍安勿躁!稍安勿躁!”

    然而,那双尖长指甲的手刚碰到凤九鸢的头皮便被一道凭空出现的红光给猛然弹了回去,原来的凤九鸢的魂魄顿时化成了千万缕,未过多时,又聚拢过来。

    若小米只觉得,头皮上一阵森风扫过,撩过她的发丝,她甚至紧紧地屏住了呼吸,以为下一刻自己便要魂飞魄散。

    回过头,却发现凤九鸢的魂魄忽然之间离了很远,脚下一软,坐倒在地,紧张得无以复加。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