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四十一章 黑莲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柳随风最后这一剑,里面蕴含着火属性内力,直接在鼠王身体里爆裂开来。

    这只虽然十分强大的鼠王,但是在经过和上忍水谷信夫的对战之后,现在看起来虽然凶狠,不过却也只是强弩之末了。

    所以在柳随风雷霆之势的攻击之下,此时已经是动也不能动弹了,死的不能再死了。

    占杀掉鼠王之后,柳随风回头看向水谷信夫,身上的杀意依然存在。

    水谷信夫此时依然盘膝坐在地上,看着柳随风,神色不变。

    “少侠隐藏的可真是深啊,如此好手段居然现在才拿出来,我看少侠可不是一般的内力五重天,就算是一般的内力六重天,说不定都不是少侠的对手啊!”

    听到这话,柳随风神色冷冽地看着水谷信夫。

    “隐藏的深,哪里有你深?废话少说,我知道你现在实力大不如前,赶紧将解药叫出来,或许我不会向你动手!”

    “哈哈,少侠你这莫不是说笑了,若是我现在将解药交给你了,那你还会放过我吗?”

    水谷信夫说完,居然继续开始闭目恢复体力起来。

    见此,柳随风毫无办法,脸上有些怒意。

    柳随风也知道,这水谷信夫现在是不可能给自己解药的,而且以后也说不定。

    不过现在也没有办法,如果没有解药的话,这裂心散的毒,他可不知道该如何去解。

    而且如果是其他华夏修炼者的毒也还好说,到处寻找一下,说不定便能够找出解毒的方法。

    但是现在这裂心散的毒,可是水谷信夫这名东瀛忍者下的,所以就算是要找解毒方法,也不是简单的事情。

    所在放在柳随风面前的路,他没得选择,只能忍气吞声。

    此时水谷信夫认定柳随风不会向其出手,现在他坐在原地一直在恢复着。

    柳随风看了水谷信夫一眼后,摇了摇头,然后走到鼠王旁边,内力一提,扔出一团内力球,鼠王的尸体直接化为一道黑灰。

    随后柳随风找了一个地方,也盘膝坐了下去,打坐恢复起内力起来。

    柳随风之前消耗了一些内力,不过经过现在的恢复,已经差不多了。

    柳随风看了水谷信夫那边一眼,发现此人额头之上满是汗水,身上的气息时而稳定时而不稳定,而且到现在还没有任何动静。

    柳随风当即明白,这水谷信夫之前和鼠王一战,的确是伤势不轻,这也怪不得柳随风能够轻易地解决掉鼠王,也是因为这水谷信夫全力对战鼠王的缘故,将鼠王的实力消耗了不少。

    不然的话,实力相当于七重天的鼠王,可不是柳随风随便能够斩杀得了的。

    其实现在是斩杀水谷信夫的最好时间,柳随风心里一直很是矛盾,他其实非常想杀了水谷信夫的,只是碍于裂心散,所以一只不能动手。

    现在其实已经有些晚了,因为柳随风已经感受到水谷信夫身上的气息慢慢地稳定了下来,而且实力也在不停地恢复,如果现在动手,搞不好会拼个鱼死网破,到时候得不偿失了。

    两个时辰过后,水谷信夫长叹一声,终于是结束了恢复。

    水谷信夫站起身来,看了柳随风一眼,然后道:“柳少侠,让你久等了,咱们这就去探寻这第一个门吧!”

    听到这话,柳随风当即站起身来,然后看向周围的几个石门。

    这几个石门看起来都极为寻常,而且似乎还没有关闭的样子。

    但是无论是这个通道当中有任何的鼠洞,但是那石门旁边却是任何鼠洞都没有,十分干净,应该是妖鼠没有过去过的样子。

    水谷信夫此时直接起身走到第一个石门外,然后直接将石门推开,柳随风此时也来到了这里。

    石门推开之后,发现里面是一个巨大的空间,墙上也是镶嵌了不少的月光石,将里面照的如同白昼一般。

    这个房间里看起来空荡荡的,出了中间有一个蒲团之外,其他什么也没有。

    而还有一个现象就是,这里看起来极为干燥,完全不像是在山底的洞府。

    应该是有什么特殊的手段保持洞府之内干燥,不然的话,这里不说是能够沁出水来,地面上肯定也会很潮湿的,哪里像现在这样,十分干燥。

    水谷信夫率先走了进去,发现里面只有一个蒲团后,神色如常,似乎没有因为这里什么都没有而失望。

    柳随风此时已经被水谷信夫下了毒,当下也不再和水谷信夫客气,直接问道:“这里什么都没有,难道你不惊讶?”

    听到这话,水谷信夫微微一笑,道:“没事儿,这里应该是清虚道人的练功房,没有东西是正常的。”

    说完之后,水谷信夫直接出了这个房间,来到下一个石门外。

    像之前那样,水谷信夫想要直接推开这个石门,但是却似乎受到了阻碍。

    接着就见水谷信夫使劲一推,石门这才吱呀一声缓缓打开。

    柳随风发现这个石门里面,居然非常潮湿,而且地面上也是有着不少的泥土。

    走进一看,发现里面居然是一个药园,在这个遥远的最里面,有几个筛子粗的孔洞,从里面露出阳光来,直接照射到这一团团药圃上。

    此时这里还生长着一些药物,柳随风发现不少都是寻常的药物,不过因为年岁已久,这些药物还是散发出沁人心脾的药香来。

    柳随风见此,心里一动,不知道这水谷信夫会不会采摘这些药物。

    在柳随风有这个想法之后,就见到水谷信夫直接快步走到最里面。

    柳随风跟了上去,发现最里面的那个药圃,里面居然不是泥土,而是一个水塘,里面生长着一个漆黑如墨的莲花。

    水谷信夫见此,满脸的喜色,然后从怀来拿出一把短刀,直接将这株漆黑如墨的莲花采了下来,然后用一个精致的盒子装了起来,然后小心地揣进口袋里。

    随后就见到水谷信夫要走的样子,柳随风当即准备将这里的药草全都采摘掉。

    但是令人万分愤怒的一幕发生了,只见水谷信夫直接大手一挥,一个巨大的水球,直接在这个药园里爆裂开来。

    那一株株上了年份的药草,在水谷信夫这一攻击之下,直接完全损毁。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