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章 沧洲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话说柳随风和海大少一行两人,坐在马车里,书童在外面赶马车。

    三人不紧不慢地向沧洲赶去,一路上柳随风见识到了海大少的豪爽,两人聊了很多,不过柳随风所说的都是这个身体主人的记忆里的事儿,经过柳随风稍微修饰,海大少觉得柳随风是个有趣之人,不像表面上那么死板。

    在闲聊中,柳随风二人自然是聊到了此行的目的地沧洲,从海大少的口中了解到,沧洲距离京师甚远,整个沧洲城鱼龙混杂,各种帮派门派多不胜数,还有一些世家望族,各种势力之间经常相互争夺地盘,官府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当说到官府之时,海大少还狠狠将那里的城主刘一手狠狠地骂了一顿,告诉柳随风此人是多么多么的坏,多么多么的压榨百姓。

    而海大少所说的一切,柳随风自然是牢记在心,毕竟自己要去沧洲调查门派物资被劫一事,了解一些情况对自己还是很有帮助的。

    赶了几ri路程,三人终于是来到了沧洲地界,路上的马车行人渐渐多了起来。

    而看到快要到家了,海大少也兴奋了起来,拍了拍柳随风道“柳兄,咱们再行半日路程就可到达沧洲城了,到时候我一定要带你逛一逛沧洲城,还要带你大吃一顿,另外你要是喜欢美女,咱们沧洲也不少哦。嘿嘿!”

    听到海大少的话,柳随风心里直笑,这人还真像自己在前世里的那名好友,好色程度也是差不多的。

    当下便道“好好好,我初到沧洲,日后还有很多麻烦要劳烦海大少你帮忙的,到时候别嫌麻烦啊。”

    “柳兄哪里话,老兄你我一见如故,日后在沧洲有什么事儿包在我身上,哪里会嫌麻烦之类的,这么说可是见外了。”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终于是到了沧洲城。

    这还是柳随风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古城的,只见这马车已经来到城门口,城门口一些执戟官兵整齐的站在城门两侧,还有一些散兵拿着朴刀,在城门口来回巡查进城之人,态度恶劣之际,不是拳打就是脚踢。

    海大少和柳随风看着直皱眉头,柳随风看了海大少一眼,见他十分不爽,便知道这位大少爷又是准备教训这几名官兵了。柳随风不想一进城就惹不必要的麻烦,当下扯了扯海大少,告诉他不要惹事儿,进城要紧。

    还好之后守城官兵并未怎么为难海大少的马车,所以海大少还是听了柳随风的,二人也是顺利进城。

    “柳兄,我海大少最看不惯的就是这些仗势欺人的狗官兵,只会欺负无权无势的老百姓,ri后若有机会,我一定教训一下这些人。”海大少进了城还十分不甘。

    柳随风自然连忙说这些官兵不是人,有机会自己也出手教训,海大少这才罢了。

    “柳兄,不如你先来我家,让我招待你几天,再去木风布厂吧。”

    “多谢海兄的好意,我还是先去木风布厂吧,不然让长辈知道我来了沧洲城不去找他,会惹他不喜的。”柳随风现在还有要事,自然不会去海大少家里。

    “那好,我现在就就将你送到木风布厂,过几天我过来找你,到时候你可不能推辞啊。”海大少有些失望,但还是听了柳随风的,并表示过几天会来找柳随风。

    柳随风连道多谢,二人便坐着马车向木风布厂赶去。

    木风布厂在沧洲城一个偏僻的地方,毕竟是一个布厂,需要占地面积不小,所以偏僻的地方才是最好的选择。

    到了木风布厂门口,海大少向柳随风告辞,并且一再叮嘱他,有空一定要来海家找他。在得到柳随风肯定回答后,海大少这才坐上马车离开。

    送走海大少,柳随风这才仔细打量了一下木风布厂。

    只见这是一个外有围墙的宅子,大门前面挂着一块旗子,上面写着木风布厂,旗子下面角落上还写着‘昆仑’二字,柳随风知道自己找到地方了。

    当下也不停留,直接走到大门旁看门的老人那里,施了一礼问道“老人家,这里是昆仑派的布厂吧?”

    那个看门老人见有人来问,马上慢吞吞道“是的,敢问你是?”

    “我是木风布厂管事儿梁天群的侄子,麻烦您老帮忙通报一声。”柳随风直接说是这里管事儿梁天群的侄子,因为这次任务需要保密,所以柳随风还是没有打算说出自己是昆仑派弟子。

    那看门老者一听柳随风是管事儿的侄子,当下便道“公子稍等片刻,老朽这就前去禀报。”

    老头儿说完,就起身进去了。柳随风站在原地等着,观察了一下周围情况,柳随风发现这周围并没有其他人家,看来这里是被木风布厂全都包了下来。

    就在柳随风无聊乱想之际,那名老者出来了,说是管事儿有请。

    柳随风就跟着这个老者进去,进去没多久,柳随风就听到很多吱吱呀呀的声音,看来这就是织布机的声音。紧接着就看到很多小隔间,里面都是一些大妈大娘等在手工织布。柳随风不禁想到在前世看到过的机械大型织布机,要是弄一台到这里来,织布效率肯定会好很多。

    不过柳随风此次来不是管织布效率之事,所以当下便收回心绪,跟着老者继续走。

    终于,来到了一个会客厅的地方,老者停了下来,转身对柳随风道“公子,管事儿就在里面,您请进。”

    柳随风也不二话,直接进入屋内。

    只见屋里很是气派,装饰的都十分豪华,毕竟是昆仑派的产业,门面工作还是做的非常不错的。

    屋里没有其他人,柳随风见到主座之上坐着一个留着八字胡须的中年男子。

    柳随风知道就是自己要找的人,而那人见到柳随风进来,也赶忙起身,看着柳随风也不说话。

    柳随风知道这是在向自己要信函,当下柳随风道“敢问您可是梁天群梁管事儿?”

    那名中年八字须男子直接道“正是梁某。”

    柳随风继而将青元子给他的信函交给梁天群,梁天群拆开信函,细细看了起来。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