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八章 审问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再说柳随风和海大少二人,此时已经来到那片废弃的厂房。

    此时夜已很深,厂房孤零零地立在那里,偶尔一些奇怪的鸟叫,任然无法打破这里的寂静。柳随风和海大少根本顾不得这里的景色,急匆匆的来到关押小德子的房间。

    海大少的那名亲信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此时点着油灯,将光亮放的最小。听到外面有人来,马上警觉起来。

    提着灯,走出门外。当看到是柳随风二人的时候,这才放下心来。对柳随风和海大少施了一礼,便走过去将油灯调亮。

    “小马,没有什么意外情况吧?”海大少看了一眼周围,向这名小伙子问道。

    “启禀少爷,这里安静的很,平常也没有什么人到这里来,您就放一百二十个心,肯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的。”这名叫小马的打包票说道。

    “即便如此还是得小心为好,特别是你出去拿吃的过来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别被人跟踪,我听说二叔发现小德子失踪后,一直在暗地里找人。所以,咱们大家都还是小心为妙。”

    “是,少爷。”

    “好了,海兄,既然咱们已经得到迷药,这就进去给这小子用上,早点儿问出线索。”柳随风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木风布厂银两丢失一事的具体细节,当下便向海大少说道。

    海大少自然也很想知道,当下不说二话,接过小马手里的灯,推门而入。柳随风和小马自然跟了进去。

    只见此时小德子仍然完好地绑在屋内一根柱子上,眼睛被蒙,嘴巴被堵,此时已经不再挣扎,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听到有人来,小德子也是动了动,显然还没有入睡。不过,被人抓到这里还被绑着,任谁也不可能睡着吧。

    进屋后,海大少和小马不再说话,柳随风便扯出小德子嘴里的布块儿,也不和他废话,直接拿出刚刚缴获的迷药,摇了摇瓶子,将迷药倒在手中的布块儿上,不一会儿布块儿便被浸湿。

    而小德子嘴巴好不容易被解放开来,自然是不能错过这个机会,连忙求饶。不过柳随风此时自然不会听他说话,有了这迷药的效果,就不信这小德子不说出真相。

    不说二话,将被迷药浸湿的布块儿捂在小德子的嘴巴鼻子上,小德子还一阵挣扎,不过此时他动弹不得,自然不能躲开。这迷药不愧是一枝花配制而成的,药效果然强劲,不一会儿小德子便不再挣扎,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面色平常,略显呆滞。

    显然是这药发挥了效果,柳随风当下便对海大少道“这药真是有效,咱们审问吧。”

    海大少见此,也很高兴,点点头。

    “你是谁?”柳随风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小德子!”小德子木纳的回答着问题。

    “木风布厂银两是谁劫走的?”

    “是二爷还有城主府的人。”

    “具体都有哪些人?”柳随风接着问道。

    “劫银两的时候,那些大人物都蒙着面,我只知道有城主府的人,并不知道是谁。”

    “还有什么关于布厂银两被劫的情况没有?”

    “有。我听二爷说,布厂里有咱们的人,经常为咱们提供情报。在劫银两之时,这人就会下药晕倒押运银两的人。具体应该是在饭食里面下了蒙汗药。”

    小德子说出了让柳随风非常吃惊的线索,没想到木风布厂居然有奸细,这还了得,怪不得敌人能够轻易杀光所有押运之人,不留活口。

    柳随风当下便问道“布厂的奸细是谁?”

    “这事只有二爷知道,当初他只是随口一说,我也不敢多问。”小德子的回答,让柳随风有些失望,如果能知道木风布厂的奸细是谁,那事情就好办多了,可问题是不知道。

    见柳随风问的差不多了,海大少便过来,乘此机会也问了些问题。

    “你们二爷最近在忙些什么?”海大少问道。

    “最近布厂不再押运银两,所以劫银两之事便少了很多,但是二爷想夺得家主之位,最近和上官家走的很近,听说要谋划什么大事儿,具体我也不知道。”

    “你们劫来的银子都怎么处理的?”

    “银子是由二爷和城主府的人平分,不过二爷藏银子的地方很隐秘,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肯定是在海府之内。”

    “你为什么不敢说出二爷的情报?”海大少突然这样问道。

    “我一家老小的性命都在二爷手中,所以不敢向别人说二爷的事情”

    听到小德子这样说道,海大少和柳随风都心道果然,这海高通肯定是有什么手段让小德子不敢开口,没想到这手段如此卑鄙。

    问得差不多了,海大少就再将小德子的嘴堵上,吩咐小马看好小德子,便和柳随风离开废弃场厂房。

    现在已经知道布厂银两是被何人所劫,具体过程也大致知道一些,二人当下紧要之事,便是商议之后该怎么做。

    “海兄,如今已经查出来银两是你二叔和城主府的人劫走的,还有木风布厂有奸细,我得先上报门派,听听门派接下来让我怎么做,然后再做打算。”既然事情已经大致有所了解,而城主府又不是柳随风现在能够招惹的,此事自然是要先上报门派,然后再行定夺。

    “也好,这么多ri的奔波,也总算能够松一口气了。”海大少叹了口气道。

    “海兄,先前小德子说你二叔要谋划一件大事儿,此人可能对你不利,可得小心些。”柳随风想到小德子所说,便叮嘱海大少道。

    “放心柳兄,此事我会去禀报父亲的,到时候父亲会帮助咱们的。”

    “那海兄,在海府打扰多ri,我现在便回木风布厂吧,既然布厂有奸细,想必你二叔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现在在住进海府也肯定会被监视地更加厉害。我将这事情汇报宗门后,就开始调查布厂奸细之事。”

    “也好,那我就不留柳兄了,一切小心。”

    “海兄也是。”

    二人道别,互相叮嘱一番后,便各自回去。虽然现在一切都很顺利,但是此后一段时间里,二人都会经历更为艰难的处境。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