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百零五章 表露心迹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薛宇升冷眼旁观没有说话,他正在仔细打量杨坚,虽然他并不认识他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谁,但是从两天前城里传闻说杨忠的亲儿子回来了,他此刻能大概的猜想到这个样貌不凡的年轻人的身份,只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太挑明。杨忠在此摆摆手道:“大家都先听我说。”说着他指了指身旁的杨坚道:“这是老夫的额犬子,他刚刚从豳州和东秦州等地探查敌情回来,你们先听他说说前方的真实情况。”

    杨坚在父亲杨忠的目光鼓励下站起身来对着屋里的将帅们行礼道:“在下杨坚见过诸位叔叔伯伯。”薛宇升心里说道:果然如我所想。杨坚见大家都把目光集中在他身上,不禁有点心虚,毕竟在这种场合发言他是第一次,这里在场的每一个人似乎都比他有资历有经验有地位。

    但是杨坚还是自我安慰镇定自若的说道:“之前在下一直在豳州和东秦州之间路过,对于现在的战事多少知道一点,如今西北地区已经陷入慌乱无主的境地,到处是烽烟四起的敌军和趁火打劫的盗贼,有的人忙着抢地盘抢粮食,有的人为了保命则和敌人里应外合出卖国家。严格意义上来说西北已经没有可以统治的基础了,想要消灭这一恶劣的情况唯有打败高欢一条路,只有东魏撤军,西北州郡才能恢复到之前。”

    杨坚看大家没说话,于是继续说道:“虽然目前局势可能对我们并不是很有利,但是大家不要忘了,我们是在关中自己的地盘上作战,拥有主动权,天时地利占了两个,高欢为了侵攻我们已经把战线拉的过场,从洛阳到潼关,从潼关到郑县,又从郑县到新丰。这跟当年刘备八百里连营一般无二,是兵家大忌,他连这一点都不看不出,确实有失名将威名,只要我们抓住其薄弱点以致命一击,必然能将其打败。”

    薛宇升严重闪过一丝惊喜,虽然杨坚的分析有些地方不合实际经不起推敲,但是一个年轻人能在老将云集的军事例会上讲出这些东西来,的确要有点气魄和大将之风的,看来杨忠已经有一个合适的接班人了,只要在稍加打磨一下,这个杨坚将来肯定要比杨忠更有机会上大位。自己看来跟着杨家还是有点机会的。

    其实一开始他并不想参与这次的战争,只想找个理由躲在秦州的老窝里坐观成败,可是杨忠执意要他出征,无奈之下他只能带队来到雍城。他心里十分忧心这次的战争会然他们薛家从此一蹶不振,但是今天在这里见到了杨坚,他忽然对这个年轻人很有信心。这点连他自己都想不明白为什么。

    杨忠笑着说道:“大家都发表一下看法吧。”于是像慕容延、杨纂、曹辉宫这样的将领纷纷大唱赞歌。杨忠看着一直一言不发的窦陆光问道:“窦将军有何高见可否讲来与我们听听?”大家都很不屑这个窦陆光,因为他在秦州一战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直到侯莫陈崇败亡他都没能挽救自己的主公,要不是杨忠留他一命,估计这人也早就追随侯莫陈崇兄弟去地下了。此刻一听杨忠主动询问他,都用十分鄙夷的目光看着他。

    窦陆光诚惶诚恐的起身恭敬的说道:“败军之将何敢言勇,只是主公留了小的一命,小的自当奋力报答您的大恩罢了。”杨忠摆摆手道:“窦将军严重了,老夫本意是爱才,将军也算是英雄人物,可惜没有遇到赏识你的明主罢了,老夫留下将军在帐下停用不是为了让你报答我而是希望将军的才干为国家所用,当然也是给将军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窦陆光闻言脸都红了,他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小人曲解了助攻的意思,真是罪该万死,如今这样的场面末将实在不敢妄言什么,至少有一句话想说,天下大势不可违,望主公深思。”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在场的人纷纷开始议论起来,杨纂早就看他不顺眼,当即怒喝道:“大胆逆贼,你这话说的什么意思?难道是要主公投敌叛变不成?”

    窦陆光脸上的神色十分难堪,虽然自己的意思的确是希望杨忠可以再三考虑这次的出征,但是他也不敢说的太直白,尽管如此这句话还是如同一石激起千层浪,引起了轩然大波,杨纂当即对杨忠进言道:“主公,此人心怀鬼胎,他既能背叛侯莫陈崇,也难保他某天不会背叛您,如今还当众说出这样的话来,简直就是明目张胆的造反,应当力斩此人,为我军出征祭旗。”慕容延也没少吃窦陆光的苦头,此刻跳着脚赞成。

    杨忠愁眉不展的看着窦陆光心说我是一直想给你机会让你翻身正名,你倒好一而再再而三的自己找死。这时薛宇升开口了,他对杨忠说道:“主公,末将斗胆说几句。”杨忠点点头示意他说下去。薛宇升面向大家正色道:“杨窦将军绝对不是大家想的那样是个表里不一的小人,能在这样的场合敢这样直白的说出不同意见,本身他就是很有勇气的。打仗就是要死人,就是要分出胜负,没有百战百胜的常胜将军,只有运筹帷幄才能立于不败之地。窦将军的话不失为对我们的一种提醒,提醒我们要做好所有准备,为所有可能发生的结果做好准备,这并没错啊。”

    薛宇升看大家没说话,继续说道:“当今关中的情势已经十分明朗,宇文氏一族依然摆脱不了沉沦的命运,整个关中遍地都是裂地封王各自为政的军阀,有几个人能想主公这样一心为国的?窦将军说的天命不可违正是此意,想要保全国家首先要保全自己,只有我们这些人活下来,才有可能让朝廷继续存在,否则大家都死了谁来维护这个国家这个朝廷?谁来照管你们的妻子儿女?”

    大家都被他的话点中了心里的软肋,如果说之前都是大家脑子冲动之下说的场面话,那么此刻窦陆光和薛宇升就把所有人的面具都撕毁,让大家的真实想法和本来面目都露出来了。对于跟高欢一战,别说杨忠自己在场的人没有一个认为可以获胜的。

    薛宇升话锋一转说道:“虽然事情是这样,可是我们作为朝廷命官,国家的栋梁,也不会自甘堕落和敌军为伍,就是打不赢这一仗咱们也要让对面的人看看什么是关中热血男儿,什么是气势不倒的坚挺。让他们也不敢小觑咱们。”这句话说得连慕容延这样的都很激动,觉得自己热血沸腾。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