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百十七章 卷土重来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王僧卞皮笑肉不笑的没说话,高岳于是吩咐道:“来人,传我的命令,王将军的病请最好的大夫来治,府里所需的一切从我大将军拿取,派一百卫士来此地守卫王将军,不能让闲杂人等清绕了他养病。”回头又对王僧卞说道:“王将军,您好生养病,有任何需要只管派人来找我,其他政务上的事情不必担心,我这就找陈将军商议下,这个前线目前战事吃紧,急需要像他这样的良将出征。没什么事我就告辞了,你好生歇着吧。”说完高岳抬手就告辞了。

    王僧卞躺在椅子上装死,等管家送走了高岳等人,他急忙从椅子上爬起来钻进屋里了。管家回来被他喊道书房,王僧卞坐在书桌前,脸上静气十足,问道:“大将军走了?”管家上前献媚道:“可不是走了吗,老爷您别说,刚刚您演的真像,连我都以为您真的病了。”王僧卞眼睛一睁,怒道:“混账,胡说什么。”

    管家知道自己又说了不该说的,赶紧闭上嘴道:“老爷我错了。”王僧卞若有所思的说道:“难道他真是回来调派人手的?”他的耳目也搜集了一些前线的战报,所以他知道高岳在安康过的并不如意,并且一时局面也打不开,原本他派钱申过来请自己出山的时候他就旁敲侧击的问了一些事情。

    在王僧卞心里,高岳来请他出山肯定是万般无奈之下的选择,他要不抓住这次机会好好的跟他坐地起价,以后他真的不拿自己当外人了,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那他王僧卞以后还怎么在江南政坛里混?但是回头一想高岳如果扭头去找陈霸先,那就跟自己的计划背道而驰了,要知道陈霸先虽然年纪比自己小很多,可是战阵上的能力远超自己,王僧卞对此虽然不愿意承认,可是心里一清二楚。

    所以如果前线吃紧高岳转头去找陈霸先求他帮忙,那就没有自己什么事了,到了那时自己再怎么蹦跶也不会有人看他一眼了。搞不好还会以年事已高年老体弱不宜从政为借口将自己清除出江南政坛,到那时就真的结束了。所以他心里开始有点着急了。

    他挥手把管家招来身边,低声道:“你速速去打探一下,看看大将军是不是真的去找陈霸先了,有消息立刻回禀我。”管家点头出去了。他开始琢磨怎样才能名正言顺的出山,其后自己又细细的分析了一下当前眼下的情况,就在这时他在关中高欢军中的眼线传来了密保:东秦州大将柴延屏已经带兵南下支援高岳的作战。这个消息让他喜忧参半,忧的是自己出山的可能性很低,喜得是陈霸先这样也不能助阵高岳了。

    高岳在建康也得到高欢密保说是柴延屏已经带领一万人南下,这支部队虽然人数不多,可是据情报显示,柴延屏这个人的能力在东秦州和解司春、崔猛等人的大战里已经得到很好的验证,绝对不在慕容绍宗之下,陈霸先之流估计也只能跟他和个平手。有这样的强力选手支援,高岳对于打败李弼充满了信心。

    但是陈霸先他也想带着去前线,毕竟他是自己帐下的得力干将,好事不能都让不相干的外人得了,再说陈霸先要是能立下大功,将来论功行赏的时候高欢可能会对自己之前犯的错宽大处理。陈霸先不喜欢争名夺利,但是他是一个喜欢挑战强者的人,你越是说某人比他厉害,他就越是有战胜对手的渴望。

    高岳就是利用他这样儿的性格特点,要陈霸先跟自己去前线,但是这里人一走,建康城谁来防守,三吴地区谁能镇住呢?高欢用调令把正在江南一带紧急筹措军粮的徐明之升任临时江南大都督,行台宰。王僧卞作为武官之首从旁协助,防止有人趁机捣乱。

    这些人是安排调动在三五天之内就完全部署好了,王僧卞也得意洋洋的重新回归主流政坛,徐明之也趁机当当领导过把瘾。陈霸先则跟着高岳来到安康,每个人都很满意这样的安排。李弼在接到王文德一行人之后每天就是强攻安康城,可是不论他怎么挑战士严和钱邈就是不出站,龟缩在城内,他又不能弃之不顾直达长安战场,这反而使得他贻误了战机。

    高岳这次带着精干的人手和充足的军粮再次出现在他们面前,韩兆武和刘文周都全李弼要么及时撤退,要么赶紧通过子午谷进入长安,不能跟高岳再战,因为局势已经开始朝着不利于本方的方向发展,他要是此刻再跟高岳纠缠只怕迟早会落败。李弼此刻也意识到了危机正在靠近,可是他不愿意就这样轻易的撤兵,因为杨忠和独孤信的部队已经陆续的抵达了新丰霸陵之间跟宇文护已经汇合。

    连元欣那个墙头草都率部北上抵抗高敖曹去了,这个时候他李弼好歹也是一方的诸侯,手下近十万人马的王者,怎么可能面对高岳这样的角色就轻易地认怂,于是让刘文周等人集合起来商议该怎么对付高岳的几路援军。上庸虽然已经被他毁去,可是高岳早就带着救急粮草和生力军杀气腾腾的回来了。

    刘文周托着下巴说道:“看来事到如今恐怕只有个个击破才能找回胜势了。”李弼赶紧着急的问道:“那如何能做到各个击破?”韩兆武和王文德也罢耳朵竖起来仔细听。刘文周略微思考了一下说道:“陈霸先跟高岳其时是不和的,这个我们可以晚一点再想办法,就是那个叫柴延屏的人很难对付,此人要是不除掉的话,我们很难开展工作,但是所幸这个人跟高岳原本不是一个体系的,他是高宾帐下的人,虽然很有才能可是毕竟是两个不熟悉的人一起合作,难免会有不协调不默契的地方,咱们就趁他新来立足未稳先给他干掉。”

    李弼点点头说道:“这个柴延屏之前不过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子罢了,但是此人却在和解司春等一战中声名鹊起,让人难以忘怀不得不说长江后浪推前浪,想这样的人在我方是我们的幸运,在敌方就是我们的不幸。”刘文周道:“所以属下才认为只有先把这个人杀掉才能挽回我们目前的劣势。”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