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百三十一章 合战记(中)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手下众人纷纷点头,他们确定的举义时间是明晚,在此之前谁都不能离开苏府,大家吃住都在一起,为的就是防止个别人出去跟宇文护的守军或者宇文辛报信。元欣给苏绰的指令是避开宇文护的部下控制的东城、西城两地,直接控制中央皇城,而他的主力就在铜官、宜君一带。

    只要苏绰的部下一到那控制了皇城,守住了皇帝他就能迅速派人回长安驻防,让宇文护猝不及防长安顷刻易主,元欣是想由自己控制长安保卫皇帝,一旦关键时刻他能进退自如的做一些事,至于什么事就要看当时的情况而定。但是苏绰和他想的不一样,他的理想是让宇文护交出大权,皇帝重新掌握朝政,自己则以勤王的身份在此受到重用。可惜他被自己的梦想和报复宇文护的心蒙蔽,没有看到眼前实际的情况。

    宇文琉和姚氏之前在骊山的行宫隐居,自从高欢的大军进入雍州以后,骊山已经在敌人的兵锋之下,无法保全宇文琉的生命安全,所以姚氏决定带上儿子远遁扶风。一行人还没出发,宇文护的使者带着三百军士就来到骊山,领头的正是权景宣,他手持丞相公函,说要面呈宇文琉。

    姚氏本想阻拦不让宇文琉出来见他们,但是这孩子虽然年幼,但在刻经历了这些事情后也变得老成通达起来,劝慰母亲说自己还是宇文泰的骨肉,如今大敌当前,他要出来为自己的家族承担责任贡献力量,宇文护要宇文琉现在就道新丰的大营里跟他汇合,叔侄两要协力齐心对抗高欢。

    原本宇文护对他这个侄子充满了戒心,不是看在其他老臣的面上,以及姚氏曾经跟他好过一段时间份上,估计早就派人把他毒死了,但是后来高欢来了,他自己在关中的号召力毕竟有限,一些心腹手下例如解司春、尉迟炯之辈就几次三番建议他重新用力宇文琉,以故主宇文泰的名义号令关中诸侯同仇敌忾。

    宇文护看着宇文导被俘,自己这边确实没有至亲的能托付后事的族人,又时常想起当初和宇文泰一起的种种,于是才想要把宇文琉弄到身边,一来方便就近控制,二来他确实从内心里希望身边有一两个自己人可是说说心里话。宇文琉这时已经快十岁了,说起来也算是个半大小子,一些事情开始有自己的想法,他的印象里对于宇文护并不是十分美好,这个人凶狠残暴,欺负他和他的母亲。

    他经常晚上做噩梦被吓哭,因为梦里他看到宇文护持刀伤害自己杀害他的母亲姚氏,所以后来离开了长安到了骊山这段时间是他最开心的日子,但是关于东魏大军压境,要灭国西魏的传言一直没有停过,渐渐的他也明白了自己所肩负的使命可能无法逃避,但是姚氏死活不愿意放他回长安。

    这次宇文护派人来接驾,宇文琉去意已决,姚氏没有办法只好自己回长安,而宇文琉则跟着权景宣来到了新丰的大营,宇文护派人前去迎接,自己则率领一众百官下属在军营门前等待,等宇文琉的车驾一出现在营门前,宇文护赶紧上前亲自接驾。叔侄二人在众人面前很好的表演了一番亲情戏码,双方眼泪汪汪的相拥而泣,宇文琉虽然年幼,但是也很配合,大家都为他们宇文家的和睦在此感到欣慰。

    对于前方的军事来说,宇文琉毕竟不懂,索性也不过问,每天在军营里做个老实芭蕉的傀儡,宇文护也做出一副虚心请教的姿态,每次开例行的军事会议,他都会把宇文琉请来主座旁听。因为宇文导的通敌叛国,他已经传出檄文给高欢和各地军阀,声称已经把宇文导逐出了宇文家族的族谱,从今以后此人与他们宇文家没有任何关系,也不再担任任何官职。

    宇文护这样做也是出于无奈,想要破除高欢想利用宇文导来造势打击自己的机会。可是高欢也不傻,他当即就把宇文导叫上来,把檄文丢到他面前。宇文导此刻已经形容枯槁衣衫褴褛的做了快有三五个月的阶下囚,但是自打他来到郑县,高欢让人给他换上干净的衣服,每天好吃好喝的伺候着,还有专门服侍他的下人供他差遣,除了没有自由其他的他都有了。

    这时宇文导一看自己的哥哥已这样对他,心里感到绝望和愤怒,,看完檄文以后斩钉截铁的说道:“既然宇文护这样对我,也休怪我无情。大王,以后我宇文导就是您身边的一条狗,您说让我干嘛我就干嘛,为您赴汤蹈火马首是瞻。”高欢看看一旁的羊侃和慕容绍宗两人笑道:“那倒不必这样说,您我虽然初次见面,但是我一直感觉跟你就像是老朋友一般一见如故。”

    高欢让宇文导坐到自己身旁的椅子上,说道:“不过既然你这样说了,咱们就来个君子协议,我呢辅佐你当西魏的大丞相,你号召在关中的军阀不得跟我们对抗,早日放下武器对谁都有好处,这个你能做吗?”宇文导一听自己可以做大丞相,这不是他一直梦寐以求的事情吗?虽然恍若隔世可是如今这个话题在高欢嘴里重新讲出来,他显得很激动,当即又是赌咒又是发誓的。

    高欢把他的随后的具体行动都让羊侃和杨休之两人很详细的给他说了一遍,宇文导虽然没听明白一些细节,但是他已经很认真的点头说道:“一定全力配合大王的指示。”连羊侃都心里暗笑,宇文泰有这样的后人真是死不瞑目。于是在东西两军的阵中出现一个奇怪的现象,有两个西魏丞相。

    当然这个只是高欢的疑兵之计,是想要宇文护犯恶心的一个障眼法,他是绝对不会期望宇文导在关中能有什么号召力的,无非是想让关中的军阀对宇文家族更加厌恶,这个计策也的确有一定的效果,还真有一些墙头草的郡县纷纷尚书投效道宇文导麾下,比如北地郡、莲邵县之类几个小的郡县。

    苏绰的人马在长安的南门放火点燃民居造成了很大混乱,还讹传这时高欢在城内的奸细所谓,城东和城西的禁军都十分紧张,开始全城搜捕疑犯,他又趁机把北门的守卫控制了,明显就是为了让元欣的人马顺利入城做准备。很快宇文辛在相府得到了各种不同的消息,他完全没有办法识别真伪,只好一股脑的全部派人送到新丰的大营给宇文护。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