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章 姻缘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整个战局对起义军来说还是很顺利的,因为朝廷的援军未能及时赶到,镇守怀朔本镇的杨钧命令武川豪族贺拔岳率领贺拔胜、贺拔度父子三人帅八千主力抵抗卫可孤的十万大军,很可惜,贺拔岳父子三人都兵败被俘,这倒不是说贺拔岳技不如高欢,要知道两千打一万,跟八千打十万是没有可比性的,人海战术放大了那是很恐怖的事情,不是靠几百号子人去偷袭就扭转局面的。况且英雄也有虎落平阳时,后世当知贺拔胜贺拔度兄弟两乃北魏名将,实力肯定不是吹出来的,当然此时他们跟我们主角高欢一样,英雄未起,龙困浅滩。

    随着怀朔的陷落,六镇中其他三镇也纷纷杀镇将起兵响应破六韩拔陵,高欢和段长在收编了投降的贼众以后率部向南边的旧都平城撤退。杨钧、杨宇也在怀朔城破之前帅残部脱离战斗携带众将家眷退保平城,当然其中也有高欢父母姊弟。

    平城,北魏建国古都,孝文帝时迁都洛阳以后才渐渐落寞,虽说如此平城作为北方指挥桥头堡,军事和政治影响力从未消退,在平城驻扎的部队有三万人,加上元彧带领的援军八万,十一万的正规军,打六镇三十万的草民流寇,应该问题不大,当然这不是作者想的,这是我们主角高欢同学这么想。(作者先甩个锅)

    平城北门。

    高欢率部从容进入平城准备接受元彧调度指挥,当然入城部队也只是一小部分人,大部分都驻扎在城外待命,城里没有多余的地方给近两万的部队驻扎(怀朔加上武川以及沃野三镇的残兵)。

    高欢骑着高头大马走在前面和他并排的是段长,再前面是杨钧、杨宇等镇主将,虽然入城的部队破衣烂衫垂头丧气,像一只乞丐军。但是还是有不少好事的百姓在官道两边看热闹。

    “知道吗,这次官军里有个叫高欢的不但率部全歼贼寇还全身而退,不知道是他们中哪一个?”一个中年人跟边上一位老者谈论到。

    “我听说那个高欢身长九尺,体型巨大,满脸胡子,能驼着两匹马跑步呢!”一个三十几岁的妇人插嘴道。

    “谁说的?我怎么那么不信呢?”老头怀疑道。

    “哼,我家相公说的,爱信不信。”妇人有种被人拆穿的尴尬,嗔怒道。

    “哪儿呀,我听说的,那高欢长的英俊潇洒气派非凡,是个人中龙凤呢。”一个十几二十岁的丫头片子也凑热闹。

    三个人像看花痴一般看着她,懒得接话。

    高欢和段长听到这段对话,相视一笑,要是这些人知道他们的心中的大英雄就眼前这个破衣烂衫形容褴褛的普通人,不知作何感想。

    “看来欢哥的名声大噪,连陪都都有人知晓你啊。”段长打趣道。

    “段老看您这话说的,别人不清楚您老哥还不清楚吗?又拿小弟寻开心。”现在这高欢说起古话打起哈哈也是一套一套的。“都说老将军军功显赫资历丰沛。以后还要多跟老将军学习这行军布阵之术呐。”高欢一脸奉承的笑道。、

    “唉,这学习谈不上,老夫也没什么别的本事,这辈子就是打仗了。”说罢转头对高欢正色道“不过欢哥若是真想学的这行军打仗的真本事,跟老夫这个泥腿子出身的倒没什么可学的?”

    “老将军何来此言?”高欢有点不愉快,不是你说要和我做兄弟当忘年交吗,怎么现在又拒人于千里之外。

    “唉不是我不愿意交欢哥。”段长也看出高欢的不满,继续道“老夫这点三脚猫的功夫如何成的了大气候?像杨镇主(杨钧)贺拔将军那样的才是真有本事的人,你要真想学,可多与他们亲近亲近。

    走在前面队伍最前面杨钧听了十分受用,但是脸面上丝毫不露半分。

    杨宇回头骂道“都聒噪些什么?还当这里是你富阳戍呢?都给我安静点!”

    段长和高欢尴尬的相视一笑,自是不语。

    接下来几天的事情无非就是在城里安顿好家人,在城外整顿操练兵马,等待卫将军元彧的重新部署调遣,回头歼灭叛军。

    一直把高欢忙活的都差点忘了娄昭君这个人,这日高欢在城里衙门交署公差,刚出来就遇到了在路边等候的红玉(充话费送的丫鬟)

    “哎,这不是玉儿妹妹吗?你在这里等谁啊?”高欢一脸新奇的问道。

    红玉白了他一眼,浅浅的说道“公子您现在人前风光无限,怕是早就忘了我们家小姐吧?”

    “这话说的,我贺六浑能有今日最初也是靠小姐提携,再说我与小姐那是真情真意,怎会有忘记明春小姐这一说呢?我又不是陈世美。”高欢一脸无辜。

    “陈世美是谁?”红玉茫然的看着高欢,你别说这高欢一袭干净的长衫,整洁的束发,配上白皙的皮肤俊逸的脸庞,确实算得上大帅哥,加上年纪又小,更是青葱少年似的招大姑娘小媳妇喜爱,城里不少高官富户家的小姐得知高欢其人其事,都暗地里让媒婆想来个先下手为强。

    这娄明春是何许人,早在高欢未起时就暗许芳心,此时听得丫鬟们闲言闲语加上高欢迟迟不来门上投贴相见,早就芳心大乱,以为到了嘴的小白脸子…咳咳,是俏相公要跑了呢?于是就打发贴身丫鬟红玉去高府询问情况,家里人说高欢到衙署交差,所以娄明春连忙坐着轿子到衙署大门等候,果然遇到了高欢。

    “哎总之不管陈世美是谁,我们小姐此刻正在对面街角茶楼二楼的雅间,有话要与你说,你快随我来。”

    高欢有点受宠若惊,娄明春果然不负当日离别的誓言,不仅主动上门找自己,还在茶楼订了包间想要和他…想到这里高欢有点害羞又有点激动,三脚并作两脚紧跟红玉进了茶楼。

    高欢到二楼雅间门口,理了理衣服,整了整头发,然后一掀开门帘就进到房里,只见娄明春赶忙起身相迎,对着高欢款款一福,情深意重的看来高欢一眼,轻声说道“见过公子。”

    高欢连忙上前伸手要扶,嘴里连连说道“小姐不可如此,不可如此。”

    “嗯哼!”死丫头红玉见高欢爪子上前都要碰到娄明春的手臂,故意大声提醒。

    高欢尴尬的连忙后退,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娄明春也嗔怒的瞪了红玉一眼,红玉装作无故的吐吐舌头笑嘻嘻的道“行了行了,我知道自己碍眼,我出去就是,你们好好聊啊。”临走还不忘撅着小嘴嗔瞪一眼高欢,意思是你小子最好给我老实点。

    “都怪我平时拿她当亲姐妹般宠着,疏于管教,还让公子见笑了!”娄明春说着往边上一让“公子这边请。”

    “小姐说哪里话,玉儿也是无心的玩笑,我岂会当真。”高欢看着眼前朝思暮想的妙人儿心里也是说不出的欢喜。

    要知道前一世的自己都是主动追求别的女孩,人家还爱答不理自己还要低眉顺眼的贴上去,可这一穿越以后,形势逆转,现在咱是香饽饽了,大家闺秀的小姐都上赶着要和自己亲近,一个字师无昂爽!

    “公子近来可好?”娄明春不动声色的边斟茶边问道。

    “让小姐费心了,这几日一直忙于军内事务,都还没抽出时间去府上拜访。”说罢高欢忽然抓住正拿着茶杯往这边送的娄明春的一双小手,深情的看着她说道“小姐不会怪罪我吧,说实话我在外打仗时想的最多的居然不是父母姊弟,竟然是小姐你婀娜的身姿,美丽的面容。”

    娄明春听完此语满脸羞涩,双手急欲从高欢的魔抓中挣脱,可高欢不但没放手,反而一手抓着娄明春的柔夷,一手绕后直接将坐在对面的娄明春整个人揽在怀里,低头轻声道“嘘,不要说话,看我的眼睛。”

    此时娄明春哪里还敢看他眼睛,面脸通红别过脸去,嘴里呜呜道“公子不可,这里还有许多人在,你这样是坏了我的名节,公子…”

    “你就说你喜欢不喜欢和在一起吧。”这小子居然想霸王硬上弓,一只手在娄明春腰部按住她乱动的腰肢,另外一只手放开柔夷,轻轻把娄明春的脸庞拨过来正对着自己,深情的说道“小姐,你早知道我对你心思,放心,我会对你好的,只要……一下就好。”

    高欢一脸认真的看着娄明春,如此靠近的近距离凝视,加上他阳刚热烈的男子气息,娄明春早被迷得昏昏噩噩,脑袋晕晕乎乎的一片空白,只觉得身体一股莫名的燥热自内而外的翻腾,此时哪里还说得出话。高欢见状顺势而上,低头深情的把嘴唇递了上去,娄明春小嘴里发出嘤嘤呜呜的声响,本来还在反抗的双手也渐渐失去抵抗力。

    两人一番激烈又深情的舌吻之后,高欢放开怀中的妙人儿,娄明春终于挣脱出来,满脸通红的坐在椅子上大口大口喘粗气。

    这小子居然强占姑娘便宜,果然是我们新时代好青年,这一手多年泡妞心得不是吹的,时机分寸把握的分毫不差。

    心神缓过来的娄明春忽然眼泪汪汪的看着高欢嗔怒道“你这轻薄的冤家!今日这样举动对我,教我还如何做人?我的名节都毁于一旦。”说罢竟小声抽泣起来。

    高欢还在回味妹子的舌吻,美滋滋的还没回神来,怎么这女的说哭就哭了?什么情况?看着泪眼婆娑的娄明春,高欢心里也懊悔不已,是自己太轻浮了,怎么能如此对待心上人呢?

    “昭君,你别哭啊,我的心思你还不了解吗?我肯定会对你负责。你放心,不日就去府上跟尚书大人提亲,将你娶过门来,你看行吗?”高欢一脸心疼想要上前抱住娄明春的细腰安慰她。刚要伸手只听得门口一声尖喝。

    “住手,你这枉披人皮的禽兽,对我们小姐做了什么?”红玉火急火燎的就冲进来大声斥骂高欢,一面转身心疼的安慰娄明春“小姐你没事吧?小姐你怎么了?”

    高欢一脸尴尬的呆站一旁,确实是百口莫辩。在古代轻薄了人家姑娘,坏她人的名节,那是要负责任的,轻的就要把对方娶回家当媳妇,严重的那是要被抓起来进祠堂吃家法浸猪笼的。不似现在世风日下,嘻嘻哈哈的摸一下亲一口跟闹着玩一样无所谓。

    高欢貌似也知道自己闯了大祸,不该随意妄为,可是自己毕竟是成年大小伙子,又不是寺庙里的老主持,事情发展到那一步谁能控制的住?男孩子要敢作敢为。心里忽然想起小时候踢球打碎窗户玻璃后妈妈教导自己的。

    “昭君,你别哭了,我今日便上门向岳父大人提亲,给你定下日子,这样你就是我高家的人了,也不怕人家闲言闲语。”高欢正色大声对娄昭君道。

    娄昭君闻言停止抽泣,抬头泪眼婆娑的望着高欢弱弱的问道“公子此言当真?”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高欢说道做到!”高欢斩钉截铁的保证。

    很奇怪,高欢(程录)从不叫自己的字贺六浑,即使姊弟和同僚也只叫他欢哥,倒是他父母常唤他小六子。

    “你大声嚷嚷什么!还嫌不够丢人?再吵吵信不信本姑娘把你丢到大街上?”红玉这小丫头一点都不怕这个可能即将成为自己主子的男人。

    高欢一脸憨笑的挠头“忘了,习惯了。”

    噗嗤,看着高欢的傻样,把娄昭君逗乐了,破涕为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